蜡笔小说 > 萝莉小农女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真好

第二百五十四章 真好

  “冤冤相报何时了。”曾经,桃花觉得这句话很白痴,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如果这样一代代的伤害下去真的是永无宁日了,“那些过去的事为什么不能让他过去呢?每个人都已经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不是吗?”

  “可能那些伤痛不是发生在说的人身上吧。”南暝低声道。

  “对不起。”

  “与你无关。”南暝道,“而且很多事情一旦开始就无法回头了。”

  “真好。”桃花看着南暝突然道。

  “嗯?”

  桃花微笑了一下,轻声道,“我家百川还是这么温暖的一个人。”

  南暝微侧过头,“可我没有办法阻止这场战争。”

  “我懂。”

  南暝抬头看着桃花认真的神色,心中却泛起一拨又一拨汹涌的疼痛。

  “你走吧。”桃花道,“在这里耽搁太久了,让别人发现就糟了。”

  分别后,桃花抱着瓷瓶回了营地,她知道,即便南暝给了解药恐怕短时间内也无法研制出这么多解药来。但凡事总要试试才好。

  桃花当即找到赵老头,将事情简单说了。

  赵老头神色凝重,接过解药,看向桃花,“只有一颗。”

  桃花点头。

  “我不确定,也许能做出来,也许做不出来,无论结果如何,这颗解药肯定是毁了的。”

  “哪那么多废话。”桃花笑了。

  赵老头不再说什么,不过这件事必须得告诉北郡王,商议之后的事,按照南暝所言,根据服药时间推算恐怕决战也将在一个月后,那么要趁此时间尽快将关内百姓迁离,同时赵老头立刻着手分析解药成分,这件事没有谁能帮得上忙,在旁边也只是添乱,桃花便帮着协助百姓撤离。

  忙了大半日,稍稍歇了会,碰上苏锦臣得闲,两人往帐外走去。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苏锦臣道。

  “那有什么补偿我的?”桃花笑眯眯看向他。

  苏锦臣停住,然后很认真的想了想,似乎都拿不定主意,最后看向桃花,“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桃花拖长了声音,见苏锦臣认真的神色,连日来的辛苦突然消散了不少,她跳到他面前,直直的看着他,道:“想要你呀。”

  苏锦臣是最听不得这样隐含逗弄的话的,脸上立刻闪过一丝飞红,片刻后小声的憋出一句,“随你。”

  “啊?你说什么你说什么?”桃花惊讶,拉着苏锦臣震惊的道。

  苏锦臣却是不说了,抬脚往前走去。

  桃花赶紧追了上去,缠着他,“锦臣哥你刚才什么意思?是不是一切随我啊,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的意思呀?你脸红什么劲啊?你害羞吗?不会吧,这有什么好害羞啊,哎呀,你慢点,这么不小心,没看到有石头吗?”

  扶住终于站稳了脚步的苏锦臣,桃花又一叠声的道:“锦臣哥你说话呀。”

  “我没什么好说的了。”苏锦臣道:“你说就好。”

  “你这是什么意思?嫌弃我话多吗?我们还没成亲你就开始嫌弃我了?”

  “我没有。”苏锦臣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桃花不放过他。

  苏锦臣自然看出桃花是在故意逗自己,道:“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意思。”

  看着眼前男子眉目如画,轻言温语,周遭的一切仿佛一下子都消失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单单是看到他的脸他的笑听到他的声音,桃花就觉得心里软软的,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扩大,桃花歪着头笑看苏锦臣,道:“这可是你说的,要算数哦,一辈子。”

  “嗯,一辈子。”苏锦臣轻声道。

  两人正走着,正巧北郡王和张猛也从前面营帐里出来,看的出来两人脸上尽是疲态,桃花朝他们招了招手。

  “都歇歇吧,我们出去转转。”桃花道。

  说起来,四个人重逢后还没来得及坐下好好说话,北郡王挥退了前来跟随的人,于是四人一起往营地外走去。说起来自打自己来了之后感觉变化最大的就是曾经的云澈如今的北郡王了,之前跳脱中二的少年如今变得稳重寡言。

  “北郡王,”这个称谓一出口,桃花不禁觉得有些别扭,不过也确实不能如多年轻那般死云澈臭混蛋之类的叫了,忍着笑道:“你还记得我们刚认识时候的场景吗?”

  云澈立刻一脸的惨不忍睹,“那么丢人的事能不能不要再提了?”

  “发生了什么?”张猛奇怪。

  苏锦臣轻笑。

  “额,我没给你说过吗?”桃花道,然后立刻兴奋道:“我给你说当时可好玩了,咱们的北郡王被一个莫须有的故事吓得……”

  “喂喂喂,你住嘴!”北郡王当场慌了,作势阻拦。

  桃花灵巧的闪到苏锦臣身后,接着刚才的话喊道:“哇,这会倒是厉害了,当时也不知道是谁霸着茅房不出来,最后被一个故事吓得瑟瑟发抖,慌不迭的就出来了,哎哟哟,可笑死人了。”

  “桃花!”北郡王咬牙。

  “没想到王爷你竟然还有……”张猛失笑。

  “张猛,你还笑,那时候的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吧,好像当初你没被这丫头欺负过似的。”

  “我怎么可能欺负张猛哥呢!臭云澈,你休要挑拨离间。”

  一声臭云澈,几人几年不见的隔阂陌生感似乎一下子消失了,时光好似又回到很多年前,他们嬉笑打闹,肆意张扬的日子里。

  那些玩闹、欢笑仿佛就发生在昨日,好似大家都没有分别,不远处的战争沙场反倒像是做梦一般。

  桃花道:“锦臣哥,你现在还怕水吗?”

  “怕水?”北郡王惊讶,“锦臣不是水性很好的吗?”

  这下轮到桃花意外了,苏锦臣微偏了下头,“也不难学。”

  桃花嘴角勾起,眉眼弯弯,看来是那次落水之后苏锦臣偷偷学划水了。

  躺在一片草地上,四人望着头顶碧蓝的天空,几堆云朵厚重的仿佛,周围鸟鸣清脆,山风轻抚,静静的,四人都没有说话。

  良久,不知谁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能回到那时候该多好啊。”

  这句话很傻气,可却是大多数梦想的。

  片刻的轻松之后回到营地,四人便立刻又投入到了紧张的现实中。赵老头对解药的分析还算顺利。

  “嘿,没想到你还真挺厉害的呀,不愧有鬼医之称啊。”桃花真心夸赞。

  赵老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他这些年对巫真族多有研究,尤其关于巫蛊这一块,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要归功于桃花中的情蛊了。

  :。:

看过《萝莉小农女》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