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794章 西蒙诺夫的疑惑

第1794章 西蒙诺夫的疑惑

  得到关键休整的列车再度狂奔,它的速度依旧傲人。

  弗拉基米尔距离莫斯科已经不远了,终于在莫斯科时间下午四点半,军列抵达了莫斯科的喀山站。

  这一次,内务部承担了一切接应工作。

  只见的独立月台上沾满了蓝帽子的人,个个还穿着大衣。

  俄罗斯人基本是高鼻深目,有的蓝眼睛有的绿眼睛,他们的面相多半很相似,来苏联久了,杨明志已经能对其作出很好的分辨。

  其中一人的长相是如此熟悉!

  八折车床的帘子,透过窗户看到那人的脸,杨明志淡定嘟囔:“是拉林大尉。这个家伙!费留多夫善于出差,难道你擅长接车接飞机?!”

  拉林大尉毕竟是老熟人了,从图拉到莫斯科,此人的帮助不可小觑。

  整顿一番衣物,命令格里申科拎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待军列停稳后,杨明志下了车。

  莫斯科,比起新西伯利亚,她都是更为宜人的城市,即使三周前还遭到了特殊空袭。

  这里的气候稍稍温暖一些,整个世界亦未被白雪覆盖,倒是天空中充斥着白色的漂浮物。它们还是防空气球,比起之前,数量只多不少。

  拉林大尉带着令人舒服的笑脸,主动迎了过来:“亲爱的别列科夫将军,惊喜吗?今天是我来迎接您。”

  大尉穿着一身内务部的制服,身上还披着一件黑色皮夹克。这身打扮可是不一般,要知道早期的契卡,简直人人都穿黑色皮夹克。

  杨明志的眼角扫视一周,只见接应者都是内务部的部队,一顶顶蓝帽子颇为扎眼不说,月台上的他们也是令车站的其他人本能的敬而远之。

  场面有些骇人,杨明志也注意到,身后拎着小皮箱的多布洛夫,他的眼神泛着惶恐。

  “的确,你从没见过这种场面吧……”心理嘀咕一下,杨明志开始和大尉接洽。

  “大尉同志,看来您之前任务的成功完成,您还没有因此晋升?”

  “您……唉,我还以为您会说什么?晋升?这等好事以后再说。亲爱的将军,谢谢您对我的关心。”

  杨明志耸耸肩:“我也要感谢您啊!您是我信赖的朋友。我看到您还带来了更多的同志,他们都是从卢比扬卡来的?”

  “您的眼神总是那么敏锐。不错,我们是奉命前来接应您,也是接应您千里迢迢带来的重要货物。”说着,拉林大尉瞟了几眼那些随行的士兵:“将军同志,从现在开始,就由我们接受您的货物,那些护卫的士兵,他们的工作到此为止了。”

  “哦~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是贝利亚同志着手负责?”

  “对。接下来,您和您的随从将第一时间抵达我们的办公楼,内务人民委员同志已经在等您了。”

  贝利亚?这个老家伙?!

  内务人民委员部管理的事物五花八门,归根结底工作核心是安全保卫。想想看,自己很快要见到斯大林本人,首先和贝利亚打个照面,这是合情合理的。

  不!不仅仅于此。

  杨明志估摸着,恐怕今天火急火燎的克里姆林宫执行,贝利亚很可能随行。

  “那就不要磨蹭了,你我的时间都非常紧张。再说了,我现在非常想见到斯大林同志,想必联盟的领袖也是一样的迫切。”

  “那是当然的!”拉林大尉嘿嘿一笑,“我们……我们现在开始吧!”

  从现在开始,来自西伯利亚军区司令部卫戍团的任务胜利完成,他们一路之上严密看管着所有的木箱,当箱子被全体搬下来后,杨明志首先进行一番检查,令他高兴的是,箱子上甚至找不到明显的磕碰痕迹。

  还是从现在开始,杨明志知道自己当前必须接受内务部的管理。

  顺着拉林大尉手指的方向,他更是看到接应自己的轿车,以及准备搬运货物的卡车。

  一番严密又小心的搬运,所有的木箱完成装车。那些负责押运的内务部士兵足有一个连,他们站在十辆卡车上,每个人的冲锋枪皆已上膛。

  所有的车辆组成浩浩荡荡的车队,杨明志和年轻的多布洛夫钻进由拉林大尉本人开动的汽车,而副驾驶坐着的,是比其矮上一级的格里申科少尉。

  这一情况难道不很特殊吗?

  当杨明志还在尽量安抚多布洛夫受惊的身心,竖起的耳朵可是听到了拉林大尉的一番调侃。

  “明明是下级该给上级开车,格里申科,你小子现在越级享受。也罢,你现在毕竟是将军的警卫员,我还得敬你三分……”

  一切毫不拖泥带水,大家仅仅在火车站逗留的不到二十分钟,内务部的浩荡车队就开进喀山站的广场,之后迅速拐入共青团大街,直奔卢比扬卡而去。

  ……

  别列科夫中将,必然会在九月二十九日抵达联盟的伟大首都莫斯科。

  他是联盟不可多得的综合性人才,尤其在武器研发方面有着难以置信的造诣。而且此人明明是中国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现在所做的一切,明摆着就是为了苏维埃的伟大事业。

  斯大林不怎么相信别列科夫对布尔什维克绝对的拥护,他唯独相信此人会竭尽所能,帮助苏联打赢这场战争。毕竟,当今的中国和苏联就是实实在在的盟友是其一。其二,别列科夫的所有权力地位,可以说都是自己提供的,到这么大的恩宠,还能背叛不成?

  领袖是这般态度,那么被其请来的一众人物,也不得不接受这种态度。

  俄罗斯的大国沙文主义不可能因为沙皇俄国的崩溃而消失,苏联的许多高级人员,他们的灵魂深处还有这类思潮的余存。又因为苏联建立后的经济高歌猛进,人民开始变得自信,高层人员也自傲于自己的制度。

  斯大林不是那种梦想家,他更着眼于实际,包括对自己能力的自知之明,发现自己缺乏指挥战役的能力,就不再妄想做一名“方面军司令”,老老实实做苏联的领袖。

  所以他也不可能自负的自称科学家。

  或许大部分科学工作者都有着自己的傲气,斯大林将他们请到莫斯科,只为参与到对别列科夫发明的新式武器的研讨与测验,当几位著名的武器设计专家抵达克里姆林宫后,斯大林能够感受到他们对别列科夫的一丝不信任。

  即便那个“前中国人”改进了苏联搞了一段时间却被无限期搁置的火箭助推式榴弹,使得其拥有了令人惊喜的战斗性能。

  到达莫斯科的西蒙诺夫、捷格加廖夫、托卡列夫,这三位可是对火箭助推式榴弹不约而同的提出同样的看法。

  缘何?

  苏联军方早就想到用火箭弹或是无后坐力炮进行反坦克的方法,而rpg的本质就是一种无后坐力炮,虽然在改进一下,变成单兵火箭炮也不是不可以。

  就像是撬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瓦特那般,蒸汽机早就存在了,瓦特的改进使得其第一次的实用化,难道可以说是瓦特发明了蒸汽机?

  不!虽然不得不承认别列科夫的贡献,但是苏军现在大规模装备的中近距离反坦克武器之火箭助推式榴弹,它的技术核心还是源自苏联。

  听得这样的说辞,斯大林作何感想呢?

  他真是出奇的高兴,甚至觉得别列科夫不知从哪偷看过苏联的相关研究资料,再因为那个姓普加乔夫的团长帮助,才有得rpg的成果。

  普加乔夫,另一个姓普加乔夫的家伙掀起了反对沙皇的哥萨克起义。

  哥萨克总是桀骜不驯的,远东也有很多哥萨克存在,想要让这些哥萨克言听计从是困难的,他们可以服从命令,背地里再搞些什么,就是克里姆林宫也难以监管。

  这三位枪械制造专家研发的轻武器已经广泛装备部队,他们是枪械制造的绝对专家,他们的点评非常重要。

  他们的言辞中有着对别列科夫的怀疑,斯大林完全明白,他们的怀疑有着理由。

  事情就是发生在两天前,当时杨明志还在军列上狂奔。

  克里姆林宫里,三位最早抵达的枪械设计师站在了苏联领袖的办公室拼花地毯上。

  斯大林直白的指出:“来自新西伯利亚的报告里明确指出,别列科夫研发的新式突击型自动步枪,可以持续射击三千发子弹。”

  斯大林自己对这一数据当然非常高兴,让他当他说明这一数据时候,当即遭到了三位枪械设计师的集体怀疑。

  “这怎么可能呢?自动步枪稍加改造就是轻型机关枪,难道还有持续三千发的轻机枪?不!只有水冷重机枪才能完成这样的举动。”如此表态的就是捷格加廖夫,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枪械设计师,根据其专业素养,实在难以相信那些数据。他深切的觉得,西伯利亚军区夸大了事实,恐怕这里面有讨好领袖的嫌疑,当然也有着吹牛的举动,这倒是人之常情。

  为了让斯大林更明白些,捷格加廖夫谈起了金属材料的机械强度。

  有着极强专业性的词汇令斯大林头蒙,他一度摆着右手:“您暂时安静。”之后,他询问起西蒙诺夫的意见。

  在办公室里,斯大林非常有必要倾听西蒙诺夫的意见。

  “亲爱的西蒙诺夫同志,我至少明白一件事,如果没有子弹,枪械就是废铁。我获悉的报告指出,他们使用的子弹,就是您研发的新式子弹?”

  “对。”西蒙诺夫直言不讳,又诚恳的表态:“这件事令我惊讶。两周之前,我的研究所接听到几通来自新西伯利亚的长途电话,当地的一个武器研究所居然询问我一种特别子弹的技术参数。我迅速了解到,他们是普里皮亚季武器设计局,是别列科夫将军的提问。本着互相支持的原则,我提供了相关的技术参数。”

  “哦?这么说来,他们是基于您的子弹研发出特殊的自动步枪?”斯大林惊喜的问。

  “从某种意义上确是如此。但是我非常奇怪。”

  “您快说。”

  “我觉得我军现用的手枪弹威力太低,而步枪弹威力过大,我的设计局于1941年初萌生研发一种折中的子弹。我们有了一定的研究成果,我有意利用这种子弹,研发出一种威力更强的冲锋枪,但是我们并没有研制成功。也许给予我们更多的时间,到了明年我们会成功。现在看来,别列科夫将军提前完成了一款样枪。”

  西蒙诺夫的这番解释向斯大林传达了两个意思,第一,别列科夫的成功依旧是建立在苏联已经拥有的科学技术研究上;第二,就是别列科夫没有展开研发,西蒙诺夫工厂也会在几个月后拿出样枪。

  rpg武器系统,联盟三十年代就开始研发。

  中间威力步枪弹,西蒙诺夫研究所已经研发完成,只是没有搞出配套枪械。

  超远距离火箭弹,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会滑翔的火箭弹,。

  看起来,别列科夫拿出来的每一项新锐兵器,不应该是他变魔术般变出来的,因为联盟早就有着许多研究。

  但是问题接踵而至,他别列科夫如何知晓的这些科学技术,从子弹到火箭弹,他不但知晓这些技术,还能短时间内完成研发,并取得很好的成果。

  斯大林把自己的怀疑压在心里,继续问西蒙诺夫:“那么,在别列科夫的电话之前,您的特殊子弹的研究成果是否对外公布了?”

  “这……没有!绝对没有!”西蒙诺夫稍稍犹豫了一下,毕竟他的研究所里研究员很多,负责生产的工厂里,也有很多人接手了新式子弹的小批量生产。

  本来,这些研究不存在什么知识产权,再者西蒙诺夫和他的助手们,当时只是觉得这类子弹的前景不是很明朗,保密上根本就不上心,甚至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

  虽说这就是事实,西蒙诺夫还是不禁要问:“据我所知,普里皮亚季武器设计局是在白俄罗斯成立的,他们被德军四面包围!别列科夫有能力在那种状态下研究吗?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后来分给他们的设计员里,有了解我的设计局的研究成果。我只能以此结论解释,可是即便如此,他们的研发速度也太快了!”

看过《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