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闪婚蜜爱 > 第208章:爬得越高摔得越狠。

第208章:爬得越高摔得越狠。

  “秦诗诗,我给过你一次悔过的机会,但,是你自己没有好好珍惜,那接下来就不要怪我不懂得玲香惜玉。∈八∈八∈读∈书,.≦.o≧”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暮云轩口中脱落而出,声音淡漠,却出奇的冷漠诡异。

  “呵,可笑至极!”

  “暮总,一句贱人您就受不了想要杀了.......可惜,您现在还真没有那个本事动我一根毫毛!”秦诗诗明媚的眸子毫无惧怕直直对上暮云轩淡墨如水的目光,丝毫不在意他眼底暗藏骇人的杀意。

  暮云轩冷哼一声,又继续说道:“秦诗诗不要得意太久、小心爬得越高摔得越狠!”话落,暮云轩松手而后捏起餐桌上的湿巾擦了擦手指,然后起身离开时刻意顿了下,“动你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因为我嫌你脏!”

  一个‘脏’字,无形之中刺中了秦诗诗内心深处某个地方,喉咙深处更是不由自主溢出星点血腥的液体,迅速蔓延在舌尖,让她一眼对上餐桌六分熟的牛排,顿时恶心不已......

  暮云轩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餐厅,踏出门外他第一时间从裤兜里掏出,骨骼分明的指尖滑了几组号码然后拨了过去:“晓月,我暮云轩!”

  “呃?”

  “谁?谁?谁?他刚才说他是谁?”

  沐晓月猛地一怔,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当电话那头再次飘到他温润而磁性的声音,这才渐渐缓过劲:“哦,有事?”

  说话的语气,明显像是对待陌生人一般,可在沐晓月心里其实早就把他当成了大哥哥,然而死鸭子嘴硬的她却怎么也不好意思主动承认他的身份。

  “嗯,是有点事!”暮云轩直爽的应道,然后抿了抿性.感的薄唇问了一句:“婉晴,被什么人救走了?”

  “你......你怎么知道?”

  沐晓月更是为之一怔,她明明记得邱少泽早就把这一消息封死,就是为了避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可如今连暮云轩都已知道,那丁浩为何还要她死守秘密?

  “餐厅遇到秦诗诗,她亲口告诉我的。”

  暮云轩既然决定打电话问她就没有要打算隐瞒的意思,相反他还特意犹豫不定又问了一件事:“婉晴,和邱少泽离婚了?”

  “离......离......离婚?”一抹疑惑的声音落入耳旁,顿时让沐晓月惊愕的有些口吃,而暮云轩也从她语气中感觉到,这件事她也毫不知情。

  “那......”

  “婉晴......”

  暮云轩话还没说完,就被沐晓月毫不留情打断了,当然她的话也因为有些中断,然后她刻意问了一下:“谁,告诉你的?那个贱人秦诗诗?还是邱少泽那个王八蛋亲口告诉你的?”

  “婉晴,临走之前是告诉过我她有打算离婚的念头。而且临走之前还特意邮递给邱少泽一份离婚协议书,可邱少泽并没有签字啊?”

  “我可是亲眼看到他把那份离婚协议书撕了,还特别霸气说了一句:“想要离婚,做梦!”

  话落了好大一会,良久电话那头又传来沐晓月鬼哭狼嚎的声音:“他二大爷的,邱少泽那个龟孙子不会是故意演戏给我看的吧?”

  “......”

  暮云轩的薄唇抽搐了一下,虽早就摸透了沐晓月火爆的脾气,可他确实是第一次亲耳听到她骂人的口吻,还没来得及训教几句,电话那头就传来‘嘟嘟’的几声忙音。

  她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把电话给挂了。

  可,暮云轩刚想要惆怅一会,电话瞬间又传来‘嗡嗡’的几声响铃,可入眼熟悉的号码又让他有几分疑惑不解,电话接通——

  “嘿嘿,暮哥哥,那个问你一件事!”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沐晓月讨好的声音落入暮云轩耳中,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词语形容他,可那一句‘暮哥哥’也着实愉悦了他的身心。

  “嗯,好!”

  “你刚才在哪碰到的秦诗诗?”沐晓月问的小心翼翼,明显一副生怕别人不告诉你她的口吻,可在细心一想,又怕暮云轩生起疑惑,于是便又补充了一句:“婉晴,临走之前特意嘱咐我把一样东西交给秦诗诗。”

  “哈哈,谢谢,暮哥哥,你太伟大了!”

  话落,沐晓月略有些兴奋便把电话再次挂断了,而她更是因为激动再一次忽略电话那头暮云轩未说完的话.......

  暮云轩无奈地摇了摇头,而后这才一把拉开厚重的车门弯腰坐了进去,也就那一刹那的功夫,他才猛然想起今晚还有一场应酬,心力憔悴的他纵然打了秘书的电话让他前去,而他径直驾车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

  “喂,晓月,你在干嘛?”

  丁浩还没来得及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便看到沐晓月板着一张小脸跑到房间内翻腾了半天,最后在一处箱子最底下扒拉出了一双拳击手套出来。

  撅着小.嘴吹了吹沉浮在上面的灰尘,然后又宝贝似得抱在怀里走出了房间,这期间沐晓月视线一直未曾投在丁浩身上,当她慢斯条理把那套拳击手套擦干净,这才给自己戴上。

  然后对着镜子模像样做了几个比较帅气的姿势,这才满意地勾了勾微红的唇.瓣,哼着并不着调的小曲心情愉悦地拎着背包甩到了肩上,连个招呼都没打便直接走出了几门。

  全程被冷落在一旁的丁浩看着有些傻眼,这个女人背那玩意干嘛去?他怎么不知道沐晓月还会打拳击?难不成,是因为最近心情压抑跑到黑市打拳击赛了?

  一想到这,丁浩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据说去黑市打拳击赛的成员上台前都要签上生死状,赢了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奖金,相反死了他们连家属都不通知一声便直接火化了......

  “沐晓月,你给我站住,你要去哪?”

  虽然,丁浩隐约猜到沐晓月要去的地方,可心里还是忍不住抖三抖,心里忍不住暗自腹诽了几次,可当事人却和没事一样站在路边拦起了出租车。

  若不是担心她的生命安全,他才不乐意在她面前装孙子呢,这个女人就是典型的白眼狼,用到自己那笑的好比一朵狗尾巴花,声音能酥麻了你的骨头,甚至灵魂。

  最可恨的是,用完之后连一句谢谢都没有便摆手示意你可以滚蛋了,滚也就算了,还把他电话拉入了黑名单,对,你没有听错,就是黑-名-单!

  沐晓月站在街边等了好久始终没有一辆出租车为她为停下,小.嘴不由得撅了撅像似发泄着心里的不满,心里不免有些抱怨道:“早知道,今天就不把车送去保养了,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啊!”

  ‘哎’的一声叹息过后,沐晓月深呼了几口气然后猛然转过身,唇角勾了勾,随即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那一双狐媚的大眼睛更是朝丁浩放着几千伏的电压,声音甜美又极尽温柔:“浩哥,您现在有事吗?”

  “咳咳咳.......”

  丁浩被沐晓月突然娇滴滴的声音吓得咳个不停,待他缓过神之后,视线对上她那妖娆无限的目光,浑身上下更是忍不住爬满了鸡皮疙瘩。

  他越是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沐晓月就越发忍不住想要寻他开心,“浩哥,人家这会儿搭不上车,你可不可送人家过去呢?”话落,她竟然玩心大发上前扯住丁浩的手臂摇个不停:“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

  丁浩额头不由得竖起几道诺大的黑线,阳光般的俊脸也挂着几丝无奈的表情,可想而知,丁浩这会儿情绪到底有多崩溃。

  “沐晓月,你出门是不是忘了吃药?就不能好好的说一句话?你要在.......”

  “你有药吗?不不不......你就是我的药!”

  沐晓月神色悠然,抬眸迎上丁浩浮夸的视线心里早就乐成了一团,还好她拼命地忍住才不至于让爆笑吐口而出。

  还好,那一句‘你是我的药’恰好闯入了丁浩心扉顿时让他心情爽了几分,不过,他依然冷着一张脸若无表情往车库走去,声音淡漠,“在这,等着!”

  “谢谢,浩哥!”

  闻言,沐晓月毫不客气继续讨好道:“浩哥,人真好,你简直就是中国好雷锋!”

  “沐晓月,你能不能正常一点?你这样说话很恶心人......”虽然背对着她嘴上说着嫌弃她的话,可心里还是很受用,整个人顿时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沐晓月冲着他的后背做了几副鬼脸,心里更是忍不住暗自腹诽道:“小样,敢说我恶心,信不信我打碎你的牙齿!”

  心里一遍暗自骂道,而后又抬起手腕瞄了一眼时间,距离时间过去了十几分钟,心里竟然隐约有些担心那个叫秦诗诗的贱女人会中途离开,让自己扑个空......

  这一次就算有天王老子守护着她,自己也要把她揍得体无全肤,大不了就是进去吃几天皇粮刚好还能躲开粘人的丁浩。

  一箭双雕的计划看似完美可她全程却忘了一件事,国家的皇粮听起来很好吃可一旦入口就好比吃了翔一般,让人无法下咽。

看过《闪婚蜜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