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闪婚蜜爱 > 第64章: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64章: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总,我一直认为您是正人君子,可我没想到您竟然低级下流。”秦诗诗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不由得往后退几步,拉开两人的距离,“人都是有尊严的,如果张总非要我给您一个答案,那只能让您失望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张宗平瞥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男人,脸色微变,朝他低声哼道:“把这个女人,给我送到顶楼套房内。”

  秦诗诗因为太过震惊,大脑一片空白,还没回过神,一个面色凶悍的男人直接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力气之大,竟让她根本无法挣脱,只能迈着踉跄的步伐跟随他的脚步。

  秦诗诗一怔,顿时开始拼命地挣扎,低吼的声音不免有点失色:“放开我,你们这帮土匪。”

  “放你走,谁去陪张总睡觉?”那个男人面不改色,拖着她一步步往前走。

  “别碰我,我让你滚开。”秦诗诗明知道抵抗不了对方的控制,可还是不停地挣扎企图甩掉对方放在她身上的大掌,“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

  “省点力气,留着伺候先生的时候在叫吧。”那个男人唇角含着笑,贼眉鼠眼的眸光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蛋,随后视线落到了她傲人得胸部,“小妞,倒还是有几分姿色。”

  秦诗诗奋力挣扎,眼看他的大掌就要触碰到她的脸蛋,她瞪着眼睛惊恐地大喊:“滚开,你给我滚开,别碰我,放开......”

  还没看清怎么一回事,“咚”的一声,那个强硬拉扯她的男人瞬间侧倒在地,嘴角溢出鲜红的液体,光是看他疼的满地抽搐的姿态,隐约能看得出这一拳打的有多重。

  “诗诗,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冷韦辰拥住她颤抖的身体,冷眼望向躺在地上的男人,一脚踩在他的大掌,浑身散发一股难以抗拒的寒气,“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动她?”

  “唔......痛,是......是张总吩咐把她压到顶楼包房。”一脸痛楚的男人,此刻已失去刚才凶悍的形色,强忍住手上传来的刺痛,磕磕碰碰的回道。

  冷韦辰眼底闪过片刻心疼,修长的指尖抹去她眼底溢出的眼泪,他温柔亲吻她饱满的额头,“诗诗,没事了,别怕,有我在。”

  秦诗诗被刚才的一幕吓得,始终不愿意开口说话,而她只能用更多的眼泪,来描述她心底的委屈,那一刻,她竟然想到了邱少泽。

  如果他在,他定不会让她受这样的羞辱。

  “去楼上把他们张总请下来。”暮云轩勾了勾唇边,一抹邪魅的微笑荡漾在嘴角,冷着声音,向身后的人吩咐道。

  秦诗诗在片刻的哭泣后,很快恢复到原本的样子,如果不是脸颊的泪痕,竟然看不出一点她哭过的痕迹,不得不佩服,她演艺功底十分深厚。

  而此刻,那些在后背议论她的人群,也都瞬间安然无声,有也只是脸上那惊愕的表情。

  秦诗诗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对她开展人格攻击,但她现在只能选择沉默,将这件事交给身旁这个两个人处理。

  仅仅离开几年,国内的娱乐圈就变得如此不堪入目,究竟是谁渲染了这个大染缸,竟无人应答。

  .......

  顶楼宾馆走廊里,严渊走在前头带着张宗平一路来到总统套房外,刚打开房门,正想要进去,却听到这层电梯打开的声音。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黑衣大汉,并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将他们拎起,还没等回过神,他们便已被关进电梯,张宗平斗着胆子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对我这般无礼?”

  “你们这是带我去哪?知不知道我是谁?”张宗平连续问道,换来依旧是他们的沉默,这般情景,竟让他忍不住腿打起了哆嗦。

  “叮......”

  电梯门被打开,黑衣人完全不顾他的身份,将他一脚踢出去,随后拎着他的衣领将他拖到了大厅中央,一把甩了出去。

  “你......”被猛然的力道甩出,张宗平瞬间摔个狗吃屎,整个人狼狈不堪,刚要低声吼道,再抬头那一瞬间却缄口无言。

  “我让你们请张总过来,谁让你们这般无礼?”暮云轩淡淡瞥了他一眼,便板着一张脸朝他的手下喝道,声音淡漠,却听不出任何责备的口气。

  “暮总,您这请人的方式,还真让人惊叹不止!”张宗平听闻,立马起身很随意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眼底分明闪过一丝记恨,唇边却勾出一抹浅笑。

  “呵呵,张总乃大度之人,何必跟这些下人斤斤计较。”暮云轩说的轻描淡写,但,言语之中却充满了讽刺的语气。

  “你......”张宗平被堵得一口气上不来,只能干瞪眼看着他,“暮总,您这话似乎是话中带话,有何事,不妨直说。”

  “哈哈......”听闻,暮云轩失声笑了出来,犹如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声止住,他挑了挑眉,性感的薄唇随意勾了勾,“张总,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刚才您在大厅内羞辱我旗下艺人,怎么转眼就忘了?”

  张宗平微微一怔,只是没想到秦诗诗竟然是他旗下的艺人,本以为她在国内找不到下家,这才打起了她的注意。

  “怎么可能?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张宗平还真是演绎的无人能比,而他的神色又却不小心出卖了他。

  “张总不想上明日头条的话,就给秦小姐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暮云轩没有意向跟他玩文字游戏,每一字每一句都直接挑明,并不咸不淡的威胁道:“别的不敢保证,但,24小时播放你刚才做的一切,我还是可以打包票。”

  “你就不怕因为一个艺人而缠上绯闻?”张宗平咬牙切齿的吼道。

  “当然。”他故意的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不怕,整个a市的娱乐传媒都在我的掌下,我怎么会让自己陷入绯闻呢?”

  “暮总,你何必为了一个艺人搞坏咱们之前的关系?”在商业如战场行业滚爬很多年,但,栽倒一个戏子手里,着实让他心里有口恶气咽不下。

  “秦小姐,是我高价从国外挖来的女艺人,还没正式签约,您就用如此下三滥的方式毁掉她的前程。”暮云轩略带不满的声音传来,顿时在周围炸开一阵喧哗:“毁掉我的金饭碗,那我只好让您的公司陪葬。”

  看到暮云轩眼底一闪而过的狠劲,张宗平忽然有点后悔刚才所做的一切,他真是被迷晕了头,才想端起架子沾点便宜,哪想到却招惹到这难缠的人物。

  张宗平这才感到有点后怕,额头溢出的冷汗顺着颊侧滑落,微变的脸色有一丝慌乱,“秦小姐,我刚才就是鬼迷心窍,说了伤害秦小姐的话,还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秦诗诗忍着眼角的泪,见他这幅表情诚恳的与歉意的样子,哪怕心里众多愤怒,在这一刻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唇角勉强的勾了一抹浅笑,算是沉默的回复。

  冷韦辰会意到暮云轩投过来的眸光,揽着秦诗诗的肩膀,不动声色地往宴会出口走去,只留下一抹背影,任他们无限遐想。

  这一刻,冷韦辰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暮云轩,他接受他的提议,并用自己的真心实意将她捧在手心里呵护。

  只是他的假戏真做未必能换来她的真情流露,而他始终只是她严重的一个筹码。

  冷韦辰将她塞进车里,这才绕过一圈走到驾驶室,当他探进身子那一刻,他竟然看到她眼底滑落的泪水,心被莫名的撕扯着,在为她淌着血。

  秦诗诗眼角的泪打着转,明明一副委屈要死的表情,但,她却表现的不痛不痒,“辰,你说我是不是又选择错了?”

  见她这幅伤心痛楚的模样,冷韦辰这才收起眼底闪过的煞气,改而换上一副温柔的的笑脸,“诗诗,既然选择终究有你选择的理由,但,不管结局如何,我会永远做你的背后的支持者。”

  “辰,谢谢你。”秦诗诗扬起一抹浅笑,便陷入沉默,而她的视线越过车窗,落到了对面高楼大厦闪烁的大屏幕上。

  一张英俊的面孔,浓密的剑眉微微扬起,性.感的薄唇此刻正耐心的回答主播提的问题,而他所穿的那套黑色西装,似乎成了他们唯一的见证。

  他以两人名字头个字母作为品牌商标,他说穿上这个品牌的衣服,犹如她时刻陪在他身边一样温暖,而转眼几年过去了,她始终没有料到,他还在一直穿着。

  这世上,只有他会真心实意陪她浪迹天涯,可惜的是,她竟然不小心丢弃了与他白首到老的时光。

  “他......还好吗?”秦诗诗没有神色的眼眸,不知盯着何处,低沉沙哑的声音,却掩饰她心底的失落。

  ,..

看过《闪婚蜜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