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闪婚蜜爱 > 第53章:是不是毁容了

第53章:是不是毁容了

  “邱少泽,给我打电话问我你在不在我家,当时我以为你们俩闹了什么别扭,也就没当回事。”沐晓月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有个叫阿勇的男人跑到我那找你,我就觉得哪不对劲,于是我就缠着他问,那个男人才告诉我你被人绑架了。”

  “豌豆,你不知道当时都要把我吓死了。”沐晓月嘟嘟囔囔说了一大推,伸出手紧紧握住她的小手,眸光掩饰不住的心疼。

  陆婉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怎么搞的一副她被人绑架的模样,不过对于她对自己的关心,陆婉晴还是感觉十分窝心,“没事了,没事了。”

  “怎么可能没事?你看你的脸都.......”沐晓月一时心急差点脱口而出,还好她及时刹住,并没有将她猪头脸的事情说出来。

  呃......我的脸,怎么了?

  陆婉晴还没来得及问出心中的疑惑,病房间的门再次被人推开,然后一拥而入众多医生将她团团围住:“陆小姐,有没有觉得头部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头晕,恶心、呕吐的感觉?”

  “没......没有。”面对医生一连串的问题,陆婉晴不禁的咽了下唾沫,有没有人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医生难道都很闲吗?怎么都跑来她这里?而且一个个脸上不是挂着紧张的表情,就是额头溢出了点点汗滴。

  这,已经入秋的天气,他们怎么那么热?

  医生对她又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医生交头接耳嘀嘀咕咕的了好久,这才有一位比较权威的医生看着她说道:“陆小姐,目前情况还算比较平稳,需要在住院观察几天。”

  呃......

  还要在住几天?不是吧,我好想现在就出院。

  抬眼可怜巴巴的望向邱少泽,可他只是很温柔勾了一抹浅笑,湛黑的眸子闪烁着宠溺的眸光,“听医生的。”

  “好吧。”陆婉晴沉闷的低下头,就在医生准备离开的刹那,她猛地想起什么,“医生,那个我的脸......”

  “老婆,中午想吃什么?”邱少泽及时打断了她的话,并向医生瞥了一记冷冽的眸光,神眼中带着警告的意味,并示意他们赶紧滚蛋。

  陆婉晴看着医生推门离开,隐约觉得似乎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可又一时半时想不出来,然后她回过头看着邱少泽,想了一会儿,脱口而出:“肉。”

  噗嗤......

  沐晓月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气,听到陆婉晴说的话,再看看她那张肿的像猪一样的脸,一个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

  “咳咳,我出去打个电话。”她干咳了两声,擦了擦嘴边,然后随便扯了个借口就直接窜了。

  “老公,你有没有觉得沐晓月有哪里不对劲?”直到那抹身影窜出门外,陆婉晴才扭过头看着他疑惑的问道。

  “你这个朋友正常过吗?”邱少泽眸光微闪,伸出一双大手往她额头探了探,确定她还好之后才不急不躁的说道。

  陆婉晴想了想似乎还真那么回事,这才扬起一张小脸,扯出一抹浅笑:“老公我好饿,你听我肚子都在咕噜咕噜叫。”

  说着,竟然想要起身,可是背后突然传来的撕扯的痛,让她忍不住又躺了回去,看到邱少泽布满紧张的面孔,哪怕疼痛难忍,她只是皱了一下眉目,硬生生咬牙撑了下来。

  “老婆,哪里不舒服?”邱少泽感觉到陆婉晴有几分不对劲,立马上前扶住了她身子,眼底明显溢出了心疼的眸光,“受伤了,还不老实。”

  那张白皙青春亮丽的脸蛋如今却挂满了青紫痕迹,微微还有点红肿掺在其中,全是那些该死的绑匪打出来的。

  他不知道那几个小时候陆婉晴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可是她身上浑身上下的伤痕来看,她不止遭到一个绑匪的殴打,或许是更多个。

  想到这,他湛黑的眸子闪过一记冷冽的眸光,心头顿时又传来阵阵撕扯的痛。

  他发誓,他一定会把那些伤害她的人统统碎尸万段。

  “怎么这会,浑身上下都好痛。”

  邱少泽伸手替她掖好被子,瞧见陆婉晴嘟囔着小.嘴奏是可爱,他忍不住刮了几下她高挺的鼻梁,忍不住打趣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才第一天。”

  “老公,我的脸是不是毁容了?”陆婉晴完全不照套路,突然蹦出了这几个字,不难看出她还是有几分顾虑:“你别骗我,其实我都知道。”

  望着她颇是难过的脸蛋,邱少泽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沉寂片刻,他才不以为然的说道:“老婆,你想多了,只是有点擦伤,过几天就好了。”

  “真的?没有骗我?”陆婉晴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小脸,并没有摸到哪里有什么不对劲,这才放心的吁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真的以为......”

  见到邱少泽不悦的表情,陆婉晴还是乖乖地把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这才勾了勾唇边,咧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好吧,我不说了,不过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在医院里待,你能不能找找医生,让我出院吧?”

  望着陆婉晴那明亮的眼眸布满期待,邱少泽只是选择别过脸,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沉寂片刻,他忍不住在心底叹口气,再次看向她眼底闪烁着无比坚固的眸光,“你要听医生的话,刚才是谁呲牙咧嘴喊疼?”

  陆婉晴有点心虚地躲开了他的问题,看向一边的水杯,但,邱少泽并没有决定放过这个女人,忽然他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说道:“陆婉晴,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地事情,都不要盲目选择极端的方式去解决。”

  呃......

  陆婉晴不由得一怔,好半天才缓过神,她有点不解地看着邱少泽,企图从他脸上寻得一点答案,奈何,除了看到他板着一张冷冽的俊脸,并没有发现任何情绪。

  邱少泽无奈的瞥了一眼那个反应迟钝的女人,看她这幅表情似乎已经把那件事给忘得彻底,一想到她纵身跳入海中的画面,那一份抉择竟然没有一点犹豫。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把她救起,那她岂不是已经葬身于大海中,想到这他的心再也控制不住一阵阵抽痛,那种撕扯他神经末梢的痛,深入骨髓。

  “你跳入海中,有没有想过我?”邱少泽冷着一张脸,湛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盯着她的脸蛋认真说道。

  呃......

  情况那么紧急,哪有时间想这些,但,当她潜入冰凉的水中,体力一点点耗尽,唯一支撑她的信念真的是他。

  “当时,哪想那么多。”陆婉晴对着他莞尔一笑,完全忽视他眼底的怒火,一脸平静继续说道:“以前,跟沐晓月一起学过潜水,当时我在我们班憋气的时间可是最长的一个呢。”

  “然后把自己憋到陷入昏迷?”邱少泽浓密的剑眉拧在一起,低沉磁性的嗓音不难听出有一丝玩味掺在其中。

  “哪有。”准备好反驳的话,到了唇边话竟然一个句都说不出。“当时,待在冰凉的水中,整个人已经冻到无法动弹,本来暗躲在游艇的后方,那里有个弊端一般不会有人看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艘游艇猛地启动,一下子就把我打晕然后我才潜入了水中......”

  “你们都是干嘛吃的?竟然把我的孙媳妇看丢了,如果她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好看。”门外,猛地传来一阵很具有威力的嗓音,着实让两个人不由得一怔,似乎对老太太的出现都有一点意外。

  陆婉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而此时,病房的门便已经打开了,毫无意外地传来了一阵惊呼的声音---

  “天呢,这到底怎么回事?”刘淑琴一进门便看到陆婉晴脸上挂着青紫伤痕,哪怕已经做好一些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

  自从昨夜余管家突然匆匆离去,她的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她的心就一直悬着,直到天亮余光家依旧不见踪影,她就忍不住犯嘀咕,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如果不是她留一个心眼,她到现在还被这个鳖孙瞒着呢。

  “到底怎么回事?”刘淑琴几步走过去坐在床榻边,眼底止不住流露出心疼的眸光,突然她猛地转过头,十分凶恶的问道:“臭小子,你告诉我,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奶奶,没事就是一点擦伤,过几天就好了。”陆婉晴扬起一张小脸,忍不住替邱少泽求起了情。

  “奶奶,您怎么来了?”邱少泽并不打算回答她老人家的问题,反而疑惑的向她发起了问题。

  刘淑琴一脸心疼的坐在陆婉晴床边,瞥了一眼那个不以为然的臭小子,之后眼泪忍不住在眼眶打转,她哽咽的声音,颇为难受---

  “这个挨千刀的绑匪,怎么能下去手打一个弱不经风的女人。有没有哪不舒服?要不要在喊医生过来检查下?”刘淑琴又回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邱少泽:“去给我把医生喊来,我要亲自问问他们。”

  ,..

看过《闪婚蜜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