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闪婚蜜爱 > 第49章:她被绑架了

第49章:她被绑架了

  “咚......”

  陆婉晴被人从后备箱一脚踹了下来,原本已经有点意识,脑袋着地后整个人又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仿佛听到了大海的声音。

  一个男人粗暴的拖着一个行李袋,丝毫不在乎里面的人会不会受伤,拖行的麻袋依稀可以看到血液从里面渗透出来,蔓延在漆黑地道路上,让人触目惊心。

  直到走到一个废弃的仓库间,这个男人才将麻袋一脚踹到了旁边,这暴力的行为,立即引来同伙的不悦:“老鼠,你悠着点,老大特意交代过,不要伤害到里面的人。”

  “不就一娘们吗?老大还能杀了我不成。”代号老鼠的男人呲着大门牙,不以为然的哼道。

  没过多久,原本关闭的大门被猛地打开,突然的情况让里面的俩人立即警觉起来,手不由得伸向腰间,准备把枪做出反击的行动。

  “是我,人带来了没有?”只见一个男人带着半个银色面具,闪现在他们面前,依稀还能听到门外传来杂碎的脚步声,代表门外有重人把手。

  代号鸭子的男人立即上前迎了过去,距离还有一米处,他顿时停了下来,扬起一张贼眉鼠眼的脸,恭维的说道:“老大,人在那里呢。”

  说罢,他伸出只有四个指头的手,指向了一边的麻袋,并用眼神暗示老鼠,马上过去将绑着的绳子解开。

  老鼠生性就是一个粗暴的男人,女人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漂亮的女人才配得上当他的床板,如果不是当初他鬼迷心窍强.上了一户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被警方到处通缉逮捕,他还不至于流落到这种地步。

  所以,长相绝对壮实的老鼠几步走到了麻袋前,掏出别在腰间的小刀,几下子就将编织袋划破,并将里面的女人野蛮粗暴的扯了出来,一把将她甩在了地面。

  “好痛......”因为头颅再次撞击地面,陆婉晴纤细的眉目不由得皱在一起,抿紧的双唇因为痛楚而喊出来。

  这时,那个神秘的银面男子并没有上前查看,而是用眼神瞥了一眼身后的男子,不知何时那个男子竟然奇迹般地抬过一把椅子放在了他的身后。

  陆婉晴拼命地想要抬眼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只是眼还未来得及睁开,杂乱的脚步声已经朝她走了过来,紧接着一桶冰冷刺骨的海水,瞬间泼在她的身上。

  也就在那一刻,陆婉晴条件反射的猛地睁开了双眼,而映入眼帘竟是一张凶狠残暴的脸,然后,那个男人一把将她拽了过来,像拎小鸡一般仅仅走了几步,便将她再次扔到了冰冷地地上。

  陆婉晴吓的将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再次睁开眼便看到一张戴着银色面具她并不熟悉的面孔。

  只见那个男人突然用鞋子的脚尖抬起她那一张惶恐不安的脸蛋,随即唇边勾起一抹没有温度的笑容,他那犀利的眼神带着几分探索意味的眸光,正落在她的脸上。

  陆婉晴对视到他的视线,整个人开始拼命地挣扎试图解开捆绑在身上的绳子,她甚是有一种错觉,这个男人恨不得她现在就死掉。

  那一种感觉,真的让她真正的尝试到死亡的感觉。

  自从她被人扔到后备箱中,她就已经知道她被人绑架的事实,原本她还抱着侥幸的心态,误以为对方绑错了了。

  可她很快就发现她真的太天真了,那个面具男子幽深的眼神中,很轻易就看到了恨,对就是那种恨之入骨的寒意。

  阴湿的地面再加上敞开的大门时不时又刮来一阵刺骨的海风,着实让趴在地面的陆婉晴吃尽了苦头,可这才仅仅是开始。

  那个面具男很随意的抬起手腕,很快身后的男人便将一根雪茄小心地放在他手中,待他放进唇边并及时上前点燃了它。

  借着打火机点燃的瞬间,陆婉晴终于看清了面具男另一半的五官,还有她深处的环境。

  哪怕只是半边脸,她竟然还是能感觉出这个男人有一张精致的面孔,而他慵懒的翘着二郎腿,长指夹着雪茄翘起的唇边不由得朝她吹了一口烟雾。

  “咳咳......”

  陆婉晴被突如其来的烟雾呛得猛烈的咳嗽起来,她想用手摁住胸口让自己可以舒服一点,这才发现自己四肢竟然已经被绳子捆绑住,根本就无法动弹。

  绑架她的时候,绑匪为了阻止她发出声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在那时就已经用胶布封住了她的嘴.巴。

  面具男似乎很享受看到她被呛得满脸涨的通红,哪怕看到她因为恐慌而止不住的颤.抖,可是她干净的眼眸对上他的视线,竟然没有一点躲避,这一现象,竟然引起他无限的兴趣。

  下一秒,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旁边的男人,鸭子收到指示,很快走到了那个女人身边。

  陆婉晴惊恐的望着一步步朝她靠近的男人,她拼劲全身力气想要外后退去,可是身后的大箱子阻止她的举动。

  她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那一刻她的脑子中闪过很多恐怖的画片,可是她除了感觉到嘴边撕扯的痛,下一秒那个男人已经返回到那个面具男身边。

  “你......你们......你们到底是谁?”陆婉晴惶恐不安死死盯着他们,生怕他们又会做出什么不利她的举动,“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哈哈......”一阵狂傲的笑声过后,银面男子身子猛地向她靠近,勾着一抹邪恶的浅笑,“当然是抓你换我想要的东西。”

  陆婉晴迎上他直勾勾阴寒眼神,那么灰暗的光线下,她猜不透他的想法,只是下意思的又开始猛烈挣扎,她真的好害怕,尤其是他那一双仇恨的眼睛,让她整个人快要崩溃。

  那一刻,她真的好想邱少泽,脑子里不停地盘旋着俩人在一起的画片,对于他曾经野蛮的霸道,她甚至都觉得那么温馨。

  “你们俩给我把这个女人看好了,如果出现任何意外,你们俩就自行了断,不用来见我了。”

  银面男霍地起身,离开之际还不忘交待他们,只是快走到门口,他猛地转过身瞟了一眼陆婉晴之后才将视线转移到那俩人身上:“这是一半的酬金,另一半在任务完成之后打到你们卡上。”

  闻言,俩人立即高兴的手舞足蹈,伸出接过钱之后立马开始兴奋地数起来,就连那个神秘的少爷何时走掉,以什么方式离开,他们都没有察觉到。

  作为四处逃窜地亡命之徒,钱是让他们唯一感到安全的东西,也是金钱让他们不惜走上这一条犯罪之路。

  “这下发了,我估摸着这些得有二十万。”鸭子盘腿坐在地上,望着散落在地上的钱兴奋地说道,“等这件事情干完,我就收手不干了,娶个老婆生几个娃娃去。”

  “瞧你那点出息,这点钱还不够一晚上输的呢。”老鼠嘴里叼着劣质烟,躺在地上望着屋顶疑惑的问道:“你说,事情办成之后,对方会不会耍赖不给我们了?”

  “不会,道上的人对他口碑特别高。”鸭子想也没想否定了他的说法,“再说了,对方出钱我们出命,谁会惹上咱们这些亡命之徒,除非他不想活了。”

  “嗯,有道理。”老鼠想了想鸭子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向他探寻道:“你说,这个雇主,怎么那么神秘?为何道上查不到他任何底细?”

  “哎呦,你打我干嘛?”老鼠捂住脑门,朝他大声的吼道。

  鸭子往四处看了看,这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压低嗓音向他谨慎的说道:“管好你的嘴,你难道忘了那个刘三是因为什么死的了?”

  呃......

  看着怔住的老鼠,他忍不住伸手照着他的脑门又呼了一巴掌,这个老鼠除了能记住女人的三围,还能有啥能耐,迟早有一天要被他害死。

  道上规矩,无论是雇主还是他们这些跑命的,都不许私下打探对方的私人信息,而且双方都会隐藏自己的真实姓名,这样办事方便且又不会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就拿他和鸭子俩人之说,他之所以绰号是鸭子,还要从几年前说起,年轻那会不懂事,很早辍学踏入社会,很快便认识了一堆狐朋狗友,根据年龄大小他们拜了把子,开始了称兄道弟的生活。

  不久他们因为打架斗殴全部被抓紧了监狱,有钱的人家花钱将他们保了出去,而他父母因为他长期在外惹事,已经彻底放弃了他。

  所以,他成为整件事情的傀儡,最后他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十年,他几乎在里面度过了所有的大好青春,也在里面看透了那些所谓的情义。

  十年,父母因病双亡妹妹也不知去向,他一度的迷茫不知何去何从,在他解饿交加没有一个朋友帮助他,反而在背地里嘲笑他。

  那时候是他这一生最狼狈的时候,直到偶遇一位香港富婆将他包养,他的生活才慢慢的好了起来,可他是鸭子的绰号却已经传遍了整个朋友圈。

  ,..

看过《闪婚蜜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