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闪婚蜜爱 > 第25章:老婆相信我

第25章:老婆相信我

  邱少泽薄唇微微勾了勾,眼底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幽暗目光,一双寒冰的眼眸看向陆震森,磁性的嗓音明显冷了下来。

  他淡然说道:“该有的聘礼,订金,等一切所需礼品,明日订有人送达陆府,还请陆老不要嫌弃。

  啊?陆婉晴侧头看了他一眼,也不敢多问,依旧乖巧地坐在他身旁。

  陆婉晴轻叹了一口气,心里暗自想着:“他明明知道她的家人根本不会真心对待她,可他还是不禁的为她做到最好,在背后给她撑足了面子,并以此警示她的家人,你们不稀罕的在他邱少泽眼里是宝贝。”

  他只是用他的行动,向她证明此情胜过所有繁华憧憬的诺言。

  陆震森并不是什么见财眼开的人,可狱中的小女儿还需要他付出大把的金钱才会有一丝出狱的希望,公司的盈利基本寥寥无几,如今会有一笔不菲的订金,顿时让他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此刻,陆震森看着女儿的目光渐渐染上了温柔在里面,这么多年,他始终有亏欠与她。

  可,一想到他的小女儿陆紫岚此刻还在狱中受着罪,陆震森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整个人看上去也瞬间老了很多,再三考虑,想要把她救出来,看样子还是需要开口求助邱少泽。

  陆震森瞥了一眼邱少泽之后看向他怀里的陆婉晴,一脸期盼地说道:“婉婷,你妹妹还被压在公安局,你和少泽能不能想办法先把她给捞出来?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和你夏阿姨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

  从一进来,陆婉晴就从夏月香嘴里听到用她去换陆紫岚这一事情,在看到父亲憔悴的容颜,她就知道这次陆紫岚惹出来地事情绝对是个烫手山药。

  暂且不说这个夏月香曾经对她有多么不好,可是那个妹妹年幼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只是到最后她被惯得越来越飞横拔翠,眼里根本容不下她的存在。

  所有才会整天到父亲那栽赃陷害她,以致到后来她成为了全家眼中钉。

  她不记得她替陆紫岚背过多少次黑锅,因为她受了多少辱骂,她总是在心里告诉自己,陆紫岚还小不懂事。

  直到她亲眼看到陆紫岚跑去父亲书房翻找钱物,不小心摔坏了父亲心爱的古董,担心受到惩罚,主动跑到父亲那恶人先告状,并将偷来的钱悄悄塞到陆婉晴房内。

  看着父亲从她的房间翻出来钱扔到陆婉晴的身上,并恶言相待,她跪在地上替她承受,而陆紫岚却站在一旁幸灾乐祸讽刺她。

  想到这里,陆婉晴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和痛苦,那些曾经丢失的尊严让她明白了蛇夫与蛇的故事。

  所以心里已经下定决心,陆紫岚的事情,她肯定不会插手,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不会在插手陆家的任何一件事情。

  陆婉晴抬起头睁大了一双清澈无邪的眼睛,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言语也不自觉的哽咽起来:“爸,陆紫岚这次惹了什么货?难不成你还想让我替她去被这个黑锅吗?”

  邱少泽心里忍不住乐了几分,哪怕他不看,也能感受到陆婉晴那可爱的模样。

  明知道有他在,陆震森根本不会也不敢让她去被这个黑锅,可还是话中带话直接拒绝了,还别所,他的女人还真的是越来越聪明了,懂得利用他反击了。

  闻言,陆震森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样子婉婷是彻底不会插手陆紫岚的事情。

  “哎,参加什么聚会结果警方突击检查,在她们房内发现了毒品警方审问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把矛头指向了你妹妹,说毒品是她带去的。”

  陆震森只是在停顿片刻之后,便又继续开口说道:“现在警方根本不让见人连律师都见不到,托人打探消息,警方要以聚众吸毒罪名到发现提起公诉,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不仅仅是公司将要面临股份下铁而造成破产,而你妹妹她这辈子肯定就毁了。”

  随即,陆震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哽咽起来,坐在他身边的夏月香此刻已经嚎嚎大哭:“我可怜的女儿,被人陷害不说,连她的姐姐都对她不管不问,震森,你说我的紫岚怎么这么命苦。”

  陆婉晴看着夏月香又开始曾经的老一套哭闹耍泼,顿时竟然无言以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边的男人一记冰冷的目光扫过他们,低沉冷漠的字眼顿时吓得夏月香停止了声音,胆怯的向后靠去:“闭嘴。”

  有那一刹那,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错觉,似乎只要夏月香在哭闹不止并且污蔑陆婉晴,他就会立即马上带着她离开。

  陆婉晴心底有无数只欢腾的细胞在起舞,眼底也绽放出色彩,微红的唇角边微微上扬,她纤细的小手忍不住压在他粗厚温暖的掌心上。

  邱少泽那低沉磁性的嗓音忽然又飘来,让陆婉晴整个人不由得一怔,“我会安排何律师去公安局,具体下一步怎么办,等何律师回来之后你们在详谈。”

  说罢,邱少泽的目光只是淡淡了扫了一眼陆震森,随即直接拉着陆婉晴的小手站了起来抬脚往外走去,邱少泽的大掌不自觉的落在陆婉晴的脑袋上,很自然的抚顺她凌乱的头发。

  陆婉晴低垂着眼帘,跟随他的步伐,却还是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父亲一眼,还有这个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家。

  哪怕最后却被别人占去了鹊巢,可抛弃过去所有不美好的回忆,她那个父亲最少曾经真的疼爱过她。

  直到陆婉晴离开后,夏月香才抬起头,正好对上陆震森投来的目光,两眼泛红的哽咽道:“我们的女儿是不是有救了?那个死丫头找的野男人真的会帮我们吗?震森,你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陆震森松一口气,他明白邱少泽之所以答应也完全是看在陆婉晴的面子,不然他是不会淌这趟混水的。

  想起曾经对待女儿的态度,陆震森心里有那么一点后悔,而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邱少泽竟然会让律师界最有名的何律师去处理这件事情。

  如果那个威震四方何律师真的会接手这个案子,那么她的女儿最少还可以减轻点罪名。

  听到妻子的问题,陆震森只是沉默不语,站起身子抬脚朝楼上走去,进了书房并告诉管家严禁他人干扰,他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夏月香,一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整个人还在为女儿伤心不已,面对丈夫对她冷漠的态度,夏月香将这一切扣在了陆婉晴身上。

  她愤然起身一把扫过桌面上的杯子,掉落在地上的水晶杯发出清脆破裂的声音,却怎么样压不下心中的怒火。

  想起,刚才陆婉晴对待她的态度,夏月香整个人顿时变得很恶毒,她恨自己当初太仁心,没有将她赶尽杀绝,以至于她今日挽着金龟婿在她面前耀武扬威,让她整个人难堪地抬不起头。

  对于陆婉晴身边的男人,她很是嫉妒,如果她的女儿成为邱少泽的妻子,那么她这后半辈子就可以一枕无忧。

  想到这里,夏月香就更加坚定她的想法,一切就只等女儿出来后从长计议,她就不信,以她女儿的身材,容貌还征服不了这个男人,哪个男人不是好色的主。

  陆婉晴刚弯腰做了进去,就认真的看着邱少泽,“你为什么要帮他们?”

  邱少泽挑了挑眉,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忍不住探过身子将陆婉晴的安全带扣好之后,才将幽暗的眼眸锁在她白皙的小脸蛋上,温柔的说道:“因为你。”

  陆婉晴睁大了双眼,心已经挣扎成一团,嗓音也不自觉的低哑起来,“可是,你完全没有必要,而且这个事情肯定很复杂,不然我爸爸也不会束手无策在家焦急,如果......”

  话还没说完,邱少泽已经抢先说道:“没有如果,老婆,相信我。”

  陆婉晴就这样被他安抚下来,如同芭比娃娃一样安静在那里一坑不坑。

  邱少泽担心她坐在那里陷入一个人的世界,又怕她会胡思乱想而伤心不已,所以他只好忍不住向她淡淡的解释道:“何凯贤是我挚友,并且是法律界的知名律师,经过他手的案子从没有败诉。”

  陆婉晴一脸诧异的看着他:“我不是在乎输赢,而是怕她们会一直纠缠你不放。我太了解她们了。”

  几句简单明了的话,却让邱少泽心里不由得乐开了花,这个丫头是在关心他吗?

  陆婉晴看怪物一样盯着嘴角上扬的邱少泽:“喂,你到底听见没有?”

  “你是担心陆紫岚会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吗?”

  邱少泽一脸愉悦,低沉磁性的嗓音也不由得充满了喜悦,“放心老婆,我这辈子只为你暖床,再说了,她陆紫岚要以身相许的人也不是我,而是许给何凯贤才对。”

  “老婆,乖乖!别吃无味的醋。”说完,邱少泽不顾陆婉晴的表情,倒是自己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整个车间蔓延着幸福的味道。

  ,..

看过《闪婚蜜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