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逍遥派 > 第2743章 没睡糊涂

第2743章 没睡糊涂

  “是定位了一些细针的位置,可这也仅仅是一部分。而且我们将这些细针抽出,魔破征不可能感应不到。”释痕说道。

  “到时候我们四个死定了,黄逍,你这算是什么办法,是让我们送死吗?”轩辕刑冷声道。

  “那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黄逍问道。

  轩辕刑立即沉默了。

  他当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我们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吧,如果说,最后还是没有办法,那就用黄逍这个办法。”李白说道,“要是削弱了阵法的威力,应该能够协助祖师他们在外面破解阵法。只要我们能够坚持住庞毅等人联手一段时间的攻击,等到阵法破开就是魔殿众人倒霉的时候。”

  “这是赌博啊。”释痕叹道。

  “这个时候,我们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了。”黄逍说道。

  轩辕刑内心有些挣扎。

  他现在倾向于大家还是谨慎一些,这样才能避免被魔殿的人发现。

  然后等到老祖他们破开阵法的时候,再联手对付魔殿的人。

  可他也知道,魔殿的人不大可能向他想的那般。

  他们肯定会赶在老祖他们破开阵法前进入神兽圣地。

  他不敢赌,里面的‘飞仙果’现在是什么一个状态。

  要真被魔殿夺走了,那就麻烦了。

  谁知道他们有没有能力将没有成熟的‘飞仙果’带走。

  当初丹仙得到的就是不成熟的‘飞仙果’,夔雍或许也有这个能耐。

  告诉庞毅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让我想想。”轩辕刑说道。

  “可以。”李白点头道,“不过也不能太久,我们的时间其实也不多。”

  “我明白,再尝试半个月,这半个月,我们再好好找找这道阵法的一些弱点,看看哪些能够利用。”轩辕刑说道。

  黄逍三人相互望了一眼,最后都是点了点头。

  他们知道,要是轩辕刑无法豁出去,自己刚才的法子肯定无法成功。

  只能将一切豁出去,才能从阵法中抽取更多的细针,对阵法造成最大的影响。

  酆阖朝着迷雾山外围离开。

  他的每一脚都走的很是沉重。

  ‘轰’的一声,周围的无数树木被他震断。

  大吼着,疯狂发泄一番之后,周围一片狼藉,酆阖才安静了下来。

  酆阖没想到这次过来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轩辕玉蝶他们,到时候真的有‘飞仙果’出世,他想要拿大头是不大可能。

  可他觉得自己应该还能够分到一份。

  刚才和冷孤寒交手之后,彻底击碎了他的一些念想。

  自己现在都不是冷孤寒的对手了,轩辕玉蝶等人岂能再给自己想要的?

  “麻烦了。”酆阖冷静了下来,心中暗暗想道。

  刚才自己离开这里,是因为心中一股无名怒火无处发泄,还加上不如冷孤寒的巨大耻辱感,让他没脸继续待在那里了。

  可现在离开了,自己冷静下来,才意识到接下来自己需要的面对的糟糕局面。

  自己这么做,轩辕玉蝶他们会怎么想?

  恐怕会将自己当做灭杀的对象。

  “回去?”酆阖的心中有些纠结。

  回去希望得到他们的谅解?

  自己低声下气的?

  “我宁愿死。”酆阖咬牙道。

  酆阖心中一动,他想好了。

  若是轩辕玉蝶他们不对自己动手,那还好。

  可要是有这个心思,自己立即投向魔殿。

  “要做好各种准备了。”酆阖暗道,“该死的黄逍。”

  他心中不由大骂黄逍。

  要不是黄逍将‘至尊鬼碑’从‘鬼都’中带走了,自己想要进入‘鬼都’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现在想要再进入没有‘至尊鬼碑’的‘鬼都’,就算他也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只能这样了,先到‘鬼都’中躲一段时间。”酆阖心道。

  就算代价再大,也得想办法保命。

  想到这里,酆阖长长松了一口气,心情算是好了不少。

  “最好你们相互厮杀,最后都死光光。”酆阖心中很是恶意地想道。

  这种想法也只能是一种自我安慰。

  他内心很清楚这样的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谁?”酆阖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心中一跳,他的双眼猛地朝着前方看去,大喝一声道。

  随着酆阖的大喝声落下,前方一个身穿黑色衣袍的老头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个老头看上去脸色有些蜡黄,虽然不像自己鬼道中人那般枯瘦,但和常人相比,脸色还是有些难看。

  “你是何人?”酆阖心中充满戒备道。

  他不认识眼前这个老头,可他很清楚,眼前这个老头实力很强。

  自己完全看不透。

  自己的实力是不如轩辕玉蝶他们,可依旧是江湖中最顶尖的一批人了。

  现在自己看不透对方,对方岂是一般人?

  他隐隐觉得对方的实力恐怕不会比轩辕玉蝶弱啊。

  什么时候江湖中还有这样的高手。

  万年前的老家伙中似乎没有这人?

  “难道这万年来沉睡的一些高手?”酆阖心中暗暗想道。

  这还是有可能的,比如三仙山就还有武玄苍的前辈在沉睡。

  他们无法沉睡万年,可沉睡数千年大概还是能够做到。

  那么这些人中苏醒过来,偶尔有一个这样实力的高手,自己不认识这些人,似乎说得通了。

  “酆阖,你倒是一点都没变。”这个老头出声道。

  这话一出,让酆阖脸色一变。

  他没想到对方还认识自己,听这口气,似乎很熟悉自己啊。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易容了!”酆阖沉声道。

  他算是反应了过来,这个家伙显然是易容了。

  可他还是不大清楚,这人到底是什么人。

  “酆阖,你想死还是想要活。”这个人没有回答酆阖的话,淡淡地说道。

  酆阖的双眼猛地一缩,他没想到对方如此直接。

  “你当我酆阖是什么人?”酆阖冷声道。

  “勉强可供我使唤的人。”

  “岂有此理。”酆阖身上气息暴涨。

  对方的实力就算比自己强,可也不能如此羞辱自己啊。

  再加上现在他是一肚子的窝囊气,岂能有什么好性子。

  “你真想要知道我的身份?”这人完全不在意酆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

  酆阖没有回答他的话,可是他的神情已经表明了一切。

  “知道后,你就没有其他的选择了。”这人轻笑一声道。

  还未等酆阖出声的时候,他发现对方身上闪过了一道气息。

  “这气息?”酆阖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至尊魔气?魔殿中人?”

  可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地大变,身子不由颤抖起来了。

  “看来你现在是知道我是谁了,这万年你倒是没有睡糊涂。”这人淡淡地说道。

  “‘不灭篇’的气息,我当然知道,当年印象深刻。”酆阖叹了一声道。

看过《逍遥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