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94婚后甜蜜蜜
  施甜怎么觉得她是小白兔,这会进来的就是大灰狼呢?

  “纪亦珩,你别冲动。”

  “我不冲动,我这是持证上岗。”

  施甜伸手指着他,“你就爱瞎说。”

  不能再听他说话了,她脸都要烧起来了。

  施甜转身就走,她听着脚步声是跟进来了,还没等她跑远,腰上就被缠了条手臂,纪亦珩稍稍一使劲就将她抱起来,她两脚腾空,眼看着被他提到了床边。

  纱帐落在了地上,纪亦珩伸手却找不到能进去的那一面,他将地上的纱帐拎起来,带着施甜钻了进去。

  她趴在了床上,趁着纪亦珩上来的间隙,施甜转过身。

  他两手按在她身侧,施甜心跳加速,“这,这太突然了。”

  “一点都不突然,我做好准备了。”

  “我……我没有准备啊。”

  “没关系,我慢慢来。”

  这是什么话?

  施甜着急用手挡在身前,纪亦珩俯下身亲吻她的脸,她急的都破音了,“别……”

  “你现在是我老婆。”他在她耳边呢喃,最后的两字装满了缱绻和缠绵,施甜心头拂过一阵阵痒痒的风,酥麻感令她浑身都软了,一点力气使不上。

  纪亦珩吻一下很轻,一下很重,轻时落在她眉心上,重时狠狠地辗转在她唇齿间。

  两人都是第一次,毫无经验,施甜又紧张,紧张的浑身僵硬。

  纪亦珩脱了衣服,施甜扭扭捏捏的不肯配合,但最后还是被剥干净了。

  他将她扣在怀里,“放轻松。”

  施甜紧紧地闭着眼,虽然没有经验吧,也知道第一次是要吃些苦头的。可她没想到苦头是这样的呀,施甜忍不住,就大喊大叫起来。

  纪亦珩着急,看她这样又舍不得,只好连声哄着。

  他也是很不容易,第一次听到自己发出来的声音能沙哑成那样,他盯着怀里的小脸,见她咬着自己的手指,纪亦珩见状,将她的手拉开。

  “要咬,你就咬我吧。”

  施甜照着他肩膀给了一口。

  纪亦珩也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干脆就给个痛快了。

  施甜狠狠捶了他两下,纪亦珩手掌拨开她额前的碎发。“是不是难受?出这么多汗?”

  “你试试啊,我改天给你打一针……”

  她说到最后,觉得这话怪怪的,赶紧闭上嘴巴。

  施甜偶尔睁开眼,看到头顶的纱帐晃动的厉害,纪亦珩双臂圈紧她,越来越用力,她原本就是瘦瘦小小的,这会越发觉得自己处于劣势,就这么被困住之后,她是丝毫没有挣扎余地的。

  等到能翻身后,施甜忙抓过被单裹在身上,两腿也蜷缩起来。

  纪亦珩一把从她身后抱着她,施甜觉得好热,哪怕房间里有冷气都阻挡不住身上的火苗。

  纪亦珩下巴抵着施甜的脑袋,“是不是好多了?”

  哪有这样问的呀?

  施甜恨不得钻到被子里面去,就不能安安静静地自我回味吗?

  “我困。”

  耳边传来纪亦珩低低的笑声,“那你睡。”

  他在她身边躺着,她睡不着,施甜睁着眼轻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恢复工作?”

  “过几天,把手里的事情先处理好。”

  “还有什么事?”

  纪亦珩没说话,脸埋在施甜颈间。

  很快,他呼吸声沉沉的,施甜一颗心放松下来后,也陷入沉睡中。

  第二天,施甜还要上班,她起了个大早,起来时并没看到纪亦珩的身影。

  她穿好了衣服出去,看到纪亦珩坐在阳台上正看着稿子,餐桌上放着买回来的早餐,还是热的。

  “起来了。”纪亦珩听到脚步声,站起身来。

  “你吃早饭了吗?”

  “没呢,等你一起吃。”

  施甜去厨房拿了碗筷,两人面对面坐着,纪亦珩将一碗胡辣汤递给她,“你喜欢的,不过先吃口包子垫垫肚子,辣的会刺激胃。”

  施甜接过手,纪亦珩拿了旁边的蒸饺放到嘴里,“你喜欢住高层,还是矮一点的楼层?”

  “怎么了?”施甜看了眼这会住着的楼层。“这儿多好啊。”

  “是,挺好的。”纪亦珩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待会我送你去上班。”

  “不用了。”

  “我反正在家也没事。”

  施甜吃完早饭,见时间还早,她偷偷溜回了房间。她抱着床单和被子往外走,刚走到走廊上,就碰到了纪亦珩。

  她小脸再度变得红彤彤的,压下了视线就往前冲,纪亦珩没有给她让道,“要洗吗?”

  “嗯。”

  “放着吧,我来洗。”

  施甜鼻血都快喷出来了,他是不是忘记这上面有什么了啊?还好意思在这说他来洗。“不用不用!”

  “你再不去公司,就该迟到了。”纪亦珩说着,要去拿她手里的东西,施甜赶紧往旁边钻,“不行!”

  纪亦珩拉着被子,施甜就是不松手,“我洗一下很快的。”

  他稍一用力,施甜手里的床单一角往下漏,纪亦珩看到了上面的痕迹,他俊俏的脸上也爬了抹淡淡的粉,他赶紧退到边上去。

  施甜脚底抹了油似的跑了,到了阳台,立马开始洗刷刷。

  纪亦珩不好意思走过去,便一个劲地看着时间。

  “再不走要迟到了。”

  “马上,马上。”施甜使劲搓啊,刷啊,好不容易将痕迹洗干净,她将盆里的被子和被单一股脑塞进洗衣机。

  纪亦珩坐在沙发上,眼看着施甜走进屋内,他站起身,两手不知道要摆在哪,“好了?”

  “嗯,走吧。”

  纪亦珩开了车将施甜送到公司,中午时分,她刚吃过中饭,就收到了纪亦珩发来的微信。

  “老婆,给我发个红包。”

  施甜还觉得奇怪呢,怎么无缘无故要起红包来了?这还是纪亦珩头一次这么主动呢。

  施甜发了个二百的红包过去,纪亦珩点开了。

  “你要红包干嘛?”

  “没钱吃饭了。”

  施甜才不信。

  下班的时候,也是纪亦珩去接的她,施甜上了车,看到他戴了副骚包的墨镜,“这粉粉的眼睛片挺好看。”

  “妈给买的。”

  施甜忍俊不禁,纪亦珩开了车出去,车子一路沿街而行,最后开到了万科的售楼处门口。

  “下车吧。”

  施甜抬头望向窗外,纪亦珩率先下去,他走到副驾驶座一侧,将车门拉开。施甜看到他手里还拿了个文件袋,“你这是干嘛?”

  “带你来看看我们的新家。”

  施甜忙拽住了纪亦珩的手臂,“你不会是要买房吧?”

  “就是。”

  “我们住的那个地方足够啦。”

  “我先带你去看看这边。”

  纪亦珩约好了售楼处的人,就在门口等着,年轻的小伙子远远地迎过来,“你好,我带你们去看看一期的房子,还有样板间。”

  纪亦珩早就看过了,这会带着施甜进了小区。

  “我们新小区都是人车分流,而且有一大片游乐场,到时候孩子都有玩的地方,安全性特别好,不会有车子开来开去。”

  施甜去看了样板间,纪亦珩看中的房型是三房两厅的,将近一百五十平米,小区环境一流,就跟花园似的。

  他之前就订好了这里,今天就是过来签合同的。

  纪亦珩相应证件全部带齐了,售楼处这边也准备好了资料,纪亦珩让施甜拿了笔签字。

  “不用写我名字。”施甜将两手放下去,她一点积蓄都没有,再说就算她能存钱,存个几年也买不起这套房子的一个洗手间啊。

  “这是婚后财产,必须写两个人的名字。”纪亦珩说着,拿了笔塞到她手里,“赶紧写,要不然这么好的楼层一会就被人买掉了。”

  纪亦珩见她不动,又推了下她的肩膀。

  施甜犹豫着开了口。“但我没出钱。”

  “你出了。”

  “我什么时候出的?”

  纪亦珩指了指要让她签字的地方,“你先写。”

  “就是啊,赶紧定下来,这楼层我可是跟经理关照过,特地留到现在的呢……”对面的售楼员也在催促。

  施甜一笔一划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真没出钱。”

  “今天中午,我不是问你要钱了吗?”

  售楼员将合同一张张翻开,让施甜和纪亦珩不断地签名。施甜怔了怔,又仔细想了想,难道他说的是那二百块钱红包?

  她给了他两百块钱,就算是一起出资买了房子吗?

  他想让她心无负担,也想让她参与进来,就问她要了个红包。

  施甜签完了字,将笔递给纪亦珩,“那我以后赚的钱都交给你吧。”

  他一听,脸上的笑已经忍不住了,“还是我交给你吧,我不会管钱,也不会理财。”

  “我也不会理财。”

  “没关系,你不用理,想用的时候就用好了。”

  售楼员抬头看看两人,真羡慕,这么一套房子说买就买了,还在这边给人喂狗粮,这样做地道吗?

  纪亦珩买的是二期的房子,还要过几个月才能交房,办完了全部的手续后,他带着施甜离开。

  “那你现在住的房子怎么办?”

  “留着,”纪亦珩拉起施甜的手,“那个房子楼层不高,就算是偶尔电梯坏了,走着也能下楼。而且小区里就有便民超市、菜市场,还有老年活动室,很适合养老。”

  施甜轻点下头,“等以后孩子大了,我们就再搬回来。”

  纪亦珩停住了脚步看她,他抬手在她额前轻弹下,“有长进,已经想到生孩子的事了。”

  “我就是随口一说的!”施甜不由自主想到昨晚的种种,“我没想,没想。”

  “没想?那脸怎么这么红?”

  施甜不想搭理他,越过他后快步往前,纪亦珩倒是没有想过他和施甜老了以后会怎么样,毕竟他们还年轻,那个年龄段对他来说还早着呢。

  他是想到了施年晟,等他服刑出来,总不能还让他居无定所的。

  那套房离他新买的房子很近,也能方便施甜照应着。

  回去的路上,两人一道去买了菜,到了家,施甜忙碌着做晚饭,纪亦珩在旁边帮她。

  “今晚睡主卧吧,次卧的床小,挤死了。”

  施甜都不敢正眼看他,“你睡主卧嘛。”

  “我要跟你睡一起。”

  施甜这会已经充分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她将掰成两半的豆角扔进了盘子里,她转身勾住纪亦珩的脖子,踮起脚尖将脸凑到他面前。

  纪亦珩倒没料到她会有这个动作,昨天是谁羞得直往被子里钻的?

  “纪亦珩,我上初中的时候在被窝里偷偷许过一个愿望。将来爱我的人不必太出挑,勉勉强强能蹿过一米七的个子就好,胖一点我也能接受,笨一点也无所谓,要是脸上长点小瑕疵……只要不严重,我也觉得可以。”

  施甜仔细地端详着跟前这张脸,她用手捏了捏纪亦珩的脸颊,“你说上天怎么舍得把你赐给我呀?”

  “你就喜欢那样的标准吗?”

  “当然不是啦,”谁不知道施甜是一只小颜狗,“只是不敢相信我还能配得上那个标准以外的人。”

  “不许这样说,”纪亦珩轻贴着施甜的额头,“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我眼光高又挑,除你之外的人,我都看不上。”

  “嘴巴这么甜。”

  “那要不要给点奖励?”

  施甜唇瓣不由勾起来,“你想要什么奖励?”

  纪亦珩薄唇贴到了施甜的耳边,“昨晚的车开得太慢,我今天还想开一次。”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