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88最爱护着她
  “你不能说话不算话的。”

  “这么不相信我。”

  施甜怕他反悔,赶紧摸出手机给主编打个电话过去。

  纪亦珩听到后面传来说话声,“主编主编,纪亦珩已经松口了,他答应参加直播了。”

  “对对对,说定啦!”

  “你赶紧帮我争取直播的事,太谢谢了,还有……让另外几个人别白费力气了,嘿嘿……”

  纪亦珩听着怎么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施甜最后藏不住高兴,在电话里都笑开了。

  他坐定下来,等她打完电话,纪亦珩抬头看着她。

  施甜将手机塞回兜内,“那我不打扰了,我走了。”

  “等等。”见她真要往门口走,纪亦珩出声叫住了她,“晚饭不吃了?”

  “这么客气,还要留我吃饭,不用了不用了。”

  “我也就是口头答应你一下罢了,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施甜立马就转了口风。“这农家乐里肯定有很多好吃的吧?土鸡土鸭什么的了解下,给我个机会,让我请你吃顿饭吧,大神。”

  求生欲这么强,看来平时被磨练的不错。

  “好,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吧。”

  施甜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那我去点菜?”

  “去吧。”

  晚上,施甜和纪亦珩面对面坐下来,圆桌上已经摆了好几个菜,施甜看眼四周,“你助理呢?叫她过来一起吃吧。”

  “我让她先回去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

  纪亦珩拿起手边的筷子,“她在这也无聊。”

  “你晚上回去吗?”

  “回。”

  施甜好奇地又问道,“那你干嘛开个房间啊?”

  “因为知道你要来。”

  “……”

  算了,问话也要适可而止,要不然这饭都没法吃了。

  晚饭过后,纪亦珩回房间收拾下东西,让施甜在楼下等他。

  她也不敢一个人开溜,纪亦珩叫了车在门口等,施甜等他下来后,跟着他一道上了车。

  纪亦珩让司机先将施甜送回宿舍,下车之前,她还不忘跟他确认下,“等我跟主编谈妥后,就跟你联系。”

  她开口闭口都是工作的事,纪亦珩不想听。

  施甜见他闭起了眼帘像是要休息,她只好将车门关上。

  第二天,施甜刚进公司,就看到办公桌上有包糖。“这是谁结婚吗?”

  对面的同事朝她看眼,颇有些同情道,“王芬给的。”

  “有喜事?”

  她刚说完这话,就看到王芬脸上挂满了笑,正从门口走进来,“一会我请大家喝奶茶。”

  “这么大方,我们多不好意思啊。”

  王芬走到施甜边上,一手撑向她的桌子。“不好意思啊,这次直播我已经约好了纪亦珩,你不会怪我的吧?”

  “什么?”施甜觉得这话毫无可信度。“不可能,他已经答应我了。”

  “纪亦珩亲口答应你的?”

  “是啊。”

  王芬掩着嘴笑道,“施甜,你说这话不是要让人笑死吗?我那是通过他公司搭的线,陆一乐把文件都发过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不可能。”

  施甜想到昨天她和纪亦珩分开时,他都没有怎么搭理她,可就算是这样,纪亦珩也不至于出尔反尔吧?

  主编快步走进来,正准备进自己的办公室,她看到施甜时脸色很不好看,施甜忙迎上前步。“主编。”

  她朝她看看,什么话都没说。

  “昨天我给你打电话时,纪亦珩答应我了。”

  “你这小小的实习生,口气倒是不小啊。”一阵女声从门口传进来,王芬闻言,笑眯眯地喊了声。“师姐。”

  主编睇了眼施甜,说话的人走了过来,“陆一乐的文件都发过来了,你怎么还是不信?”

  施甜垂在身侧的手掌轻握,她看眼主编,又看了看王芬,王芬是靠着她师姐的关系进来的,平时也没有谁会去得罪她。

  而爱酷的人都知道,施甜的主编和王芬的师姐彼此不对付已经很久了。

  施甜坚信纪亦珩不会骗她,王芬看了眼站在边上的主编,“文件我们在老大办公室都确认过了,施甜,这次不行下次还有机会嘛,你看开点。”

  主编面色铁青,狠狠地剜了施甜一眼,准备进办公室。

  “我可以找纪亦珩问清楚。”

  主编脚步都抬起来了,她面色犹疑的又瞅了眼施甜,“找纪亦珩,还是找他助理?”

  “找他。”

  “怎么找?”

  “我有他的电话。”

  施甜翻出了通话记录,主编看眼,不确定是不是纪亦珩的,便发了信息给萧虹。

  直到萧虹将号码发过来,她对比过后确认无误,这才说道,“那你打吧,开扬声器。”

  施甜手指轻顿,犹豫起来。

  站在王芬边上的女人不客气地说道,“其实,人这一生最应该要学会的就是恭喜别人,得失心不要太重,不过你刚入社会,没人教你,你自然不懂的。”

  她话中带着深意,目光又时不时看向主编,施甜知道她现在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了。

  施甜拨通了纪亦珩的电话,手指又在扬声器键上轻按下。

  彩铃声还是施甜给他设的,她一直没换,她都没想好要怎么问,那边的声音就已经传了过来。“喂。”

  施甜不由紧张起来,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她看。“直播的事,你是答应了我的,是吗?”

  “昨天不都说好了。”

  “但今天公司收到了文件,说直播的事交给了我的另一个同事。”

  纪亦珩这会坐在车上,他落下车窗,看眼外面的景致,“谁说的?”

  “我想,应该是通过陆一乐直接安排好的。”施甜也没敢说师姐两字。

  “她说的不算。”

  主编扬下眉头,王芬的脸色第一个拉了下来,施甜现在也没底,毕竟纪亦珩身后是陆一乐,她决定的事他应该是要听的吧?

  “那现在怎么办?”

  “等我打个电话给她。”

  施甜噢了声,纪亦珩见她不说话了,他猜都能猜到她得急成什么样,“不要急,直播的事若真交给了别人,我是不会去的。”

  主编看了施甜两眼,小丫头不简单啊,她方才一听纪亦珩的声音就知道错不了,这嗓子的辨识度太高了。

  施甜轻点下头,“麻烦你了。”

  “你麻烦我的事还少吗?”

  嗯?这话有点不对劲啊,王芬跟她的师姐面面相觑,施甜生怕被她们听出些什么来。“那我挂了。”

  “好。”

  施甜赶紧挂断通话,“我没胡说,昨天确实是他亲口答应我的。”

  “那……那也不能算,”王芬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他总要听公司的,他做不了主!”

  “纪亦珩能不能做主,就看一会怎么说了,”主编单手插在西装裤内,整个人也放松下来,“他都说了,直播要是交给你的话,他是不会过来的,为了大局出发,你也应该懂事点。”

  “师姐。”王芬小着声的朝边上的人求助。

  “最后怎么定还没说呢,我就不信陆一乐还能将文件撤回去。”

  陆一乐还能不明白纪亦珩的心思吗?所以她知道这件事后,立马就定了王芬,只要不是施甜就好。

  可纪亦珩性子霸道,要不是看在他有这把好嗓子的份上,陆一乐第一个就想把他给雪藏了,就该让他吃吃苦头。但她又不能跟钱过不去,放着一棵摇钱树得罪了也不好。

  陆一乐最后恼了,“你自己去找爱酷的人说吧,我不去!”

  “不用说,你直接让公司发个文件过去就好。”

  “纪亦珩,你真是太横了!”

  好吧,纪亦珩认了就是。“我等你的消息。”

  他想着施甜总爱胡思乱想,又想着她这会恐怕不好跟上面的人交代,便催促出声。“快点。”

  大爷的!

  陆一乐都想摔电话了,到底谁是谁领导啊?

  直播频道的事,最后是在高层私密群里公布的,主编看眼信息,眼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笑。“这次承让了啊,看开点嘛,年轻人,以后机会多得是。”

  王芬和施甜都不在那个群里,王芬小声地问着旁边的师姐。“怎么了?”

  对方面色白了又白,什么都没说,转身就离开了。接下来的日子,施甜忙得不行,一边要为直播节目的事想主意,一边还要应付学校的功课和考试。

  临近毕业,她跟公司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就为了临时抱佛脚。

  施甜看着徐子易在宿舍里收拾东西,朱小玉和蒋思南没有了平日里的吵吵闹闹,宿舍安静的只有一些细微的动静。

  “子易,你什么时候搬?”

  “考完试就搬,公司安排了住的地方,跟几个同事一起,还算不错。”

  蒋思南走过去将她抱住,“我们以后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天天见面了。”

  “没事,周末还能约啊。”

  施甜鼻子酸涩不已,“大学这几年过得真快……”

  “小狮子,你准备住哪?”

  “她还用说吗?”朱小玉都不为施甜担心这个问题,“大神家里啊,住得好、吃得好,还能朝夕相处,说不定哪天就要请我们喝喜酒了。”

  “我在找地方,想找合租的。”

  蒋思南也很是不解。“为什么?难道纪亦珩没让你搬过去?”

  “我不会跟他一起住的。”

  徐子易见她不想提及这个话题,便拉着蒋思南让她帮忙收拾。

  施甜这几天都在看租房信息,看了两个地方,但是太贵了,虽说是跟人合租的,可一个房间每个月还要一千二。

  她想找性价比更加高点的。

  “考完试后,每年的毕业生都要参加大会,据说今年蒋熙睿会过来。”

  “真的假的?”朱小玉搬了小板凳坐到旁边,“那可是传说中的神级人物啊。”

  “是啊,东城蒋远周的儿子,开了家专门研发机器人的公司,前段时间新闻还报道了,地震时候他捐了一批参与搜救,救了不少人呢。”

  朱小玉一把挽住施甜的胳膊,“你就幸福了,有大神护体,都不用花痴别人了。”

  施甜想开口说出她和纪亦珩的关系,但她又疲于应对接下来可能要面临的十万个为什么。她也不想自己的伤疤一次次被揭开,所以啊,最好的法子就是闭嘴沉默。

  考试结束后,应届毕业生都被通知要去礼堂。

  班主任远远的冲着施甜她们招手,“按照位子坐,六班是十二排往后,上面都贴了班级的,自己找。”

  礼堂内已经坐满了人,施甜挨着徐子易入座,等到人都到齐后,学校领导也坐到了台上。

  施甜第一次觉着他们的声音格外亲切,可能是感慨于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以前总是会抱怨,哪个老师居然到了大学还拖课,宿管的阿姨嗓门太大不好惹,还会嫌弃食堂的饭菜有多难吃,可到了最后的离别时刻才会真正懂得,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地方,会像学校这样包容她们所有的过错,给与她们最大的宽松。

  施甜心头涌上万般滋味。

  徐子易猛地捅了下她的手臂。“你家大神。”

  施甜收回神,看到纪亦珩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讲话。你家大神这四个字,是施甜听过的最好的标签。

  随后,有人上台给纪亦珩颁奖,施甜看到最前排的一个身影站了起来,那人穿着修身的黑色西服,他上台之前跟旁边的人说了两句话,举止亲昵,隐约还挂了几许笑意。

  施甜跟着人群鼓掌,有同学喊了那人的名字。“是蒋熙睿啊,蒋熙睿真的来了。”

  施甜看见蒋熙睿拿了奖状交到纪亦珩手里,两人握了手,还低声地说了两句话。

  优秀的人总是能吸引到拥有相同品质的人,蒋熙睿望着台下,蒋梓霖冲他眨了眨眼睛。

  “很高兴还能有机会回到母校,也很荣幸能给纪亦珩颁奖……”

  徐子易压低了声音跟施甜说道,“据说有人被招进了蒋熙睿的公司,而且他还给学校捐了钱,扶持了一个研究班。”

  “真好。”

  “对啊,真羡慕这样的人。”

  施甜一边听着台下的讲话,一边望着纪亦珩的身影。四周总是有人将目光投过来,那里面充满了多少羡慕,可施甜这会只觉得心酸。

  蒋熙睿发言过后,回到了座位上,旁边的蒋梓霖凑到他耳边。“睿睿,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等会。”

  “不知道学校边上的那家冰沙店还在吗?我想吃。”

  蒋熙睿压着嗓音道,“在。”

  “你怎么知道?”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昨天我绕过去看了眼,知道你嘴馋。”

  蒋梓霖手指在他掌心内轻刮了两下,被蒋熙睿一把紧紧握着。

  大会结束后,施甜她们站在礼堂门口,等着跟班长和另外的同学们集合。

  毕业之后,以后再想碰面怕是难了,班长提议六班的人聚在一起多拍些照片。

  等到人都聚得差不多后,大家准备去操场。

  蒋思南眼尖,一下发现了纪亦珩的身影,“大神!”

  施甜心里咯噔下,想要拦住她已经来不及了,蒋思南用力挥舞手臂,“在这呢。”

  纪亦珩走到众人的面前,蒋思南开口邀请他,“跟我们一起去拍照吧,我帮你和小狮子多拍点。”

  施甜赶紧接过了话,“他忙得很……”

  “对,我还有事。”

  徐子易下意识皱了眉头,六班的同学们都在,也都看在眼里,蒋思南看了看纪亦珩,又看看施甜。“这都要毕业了,难得一次机会嘛。”

  施甜这会面红耳赤,她也不想被人看到纪亦珩对她态度冷淡的样子。

  徐子易拉了下施甜的手臂,“你们平时也没多少机会合影吧?蒋思南拍照技术很棒,千万别错过了。”

  纪亦珩盯着施甜在看,确实,他跟施甜除了偶尔的自拍合影之外,就没有一张像样的站在一起拍的照片。

  以后要是再想起来,八成会成为遗憾吧?

  纪亦珩收回视线,“去哪里拍?”

  “就操场啊。”

  纪亦珩伸手,手臂勾住了施甜的脖子,“走。”

  施甜个头小,只能顺着他快步往前走,他走得快,她还要踮起脚尖才行,真是太欺负人了。

  后面一大帮人都看着,班长带头笑弯了腰,“施甜,你还要再长长个子才行啊。”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