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87疼痛的吻
  果然,没感情了就是不一样的,她多说两句在他看来就是无理取闹了。

  施甜一语不发,又不甘心扭头就走。

  她一路赶过来不容易,还是特地请了假的,回头主编跟萧虹肯定要问她。

  纪亦珩工作的时候特别认真,施甜在原地站了会,她怀疑他已经彻底忘了她还在这呢。

  她想要插话,但看看他的态度,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施甜脚步往旁边轻轻地挪了下,膝盖碰到了沙发,她慢慢往下坐。

  纪亦珩翻动手里的稿子。“还没走呢?”

  这吓得施甜赶紧又站起来,“我不走。”

  “那你今晚住这。”

  “纪亦珩,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赶你也不行,留你过夜也不行,那你喜欢哪种的?”

  她也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他说了这样的话她都没走,现在应该是充分体会到了工作不易,这就是一个人的棱角被慢慢磨平的过程。

  纪亦珩伸手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坐过来。”

  施甜面露犹豫,但还是坐了过去,旁边人的气息萦绕在她身侧,多了几许压迫感,纪亦珩放开手里的稿子,他双手交握,脸转向施甜这边。

  她也不知要看哪里才行,目光转来转去,但民宿的房间都不大,最大的目标就是不远处的那张大床。

  施甜轻咽下口水,眼神躲躲闪闪地别开。

  肩膀上陡然一重,她回过神,看到了握住她肩头的那只手。施甜心口怦怦乱跳,扭头盯着纪亦珩的脸看,“你……”

  纪亦珩朝她凑近些,施甜甚至已经能从他眼里看到了一脸惊慌的她,她想要往旁边退,但纪亦珩的手臂抱紧了她,她还能退去哪里?

  “带你的编辑好像对你不错。”

  施甜僵直着坐在那里,“是。”

  “她有没有传授你一些经验,比如遇到这种事,你该怎么解决?”

  施甜努力地捋直了舌头,“靠努力,靠争取,靠坚持不懈……”

  “你信啊?”

  施甜眉头都快皱起来了,“主编给了我这个机会,能不能抓住,都看我自己。”

  “我们两个之前在校园广播室的时候,念过不少言情稿,里面的情节你还有印象吗?”

  “你想说什么?”

  纪亦珩的鼻子都快跟她碰上了,施甜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出。

  “当你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是不是也该为此付出些什么呢?”

  施甜倒吸口冷气,不夸张的说,她差点被自己的这口冷气给呛到了。

  那些霸道总裁剧里面的剧情,她怎么能不记得呢!他不会是要让她献身吧?这个暗示已经明显到就差明说了,施甜双手不知道要摆在哪,“你跟他们不一样。”

  “跟谁不一样?”

  “小说里的人。”

  纪亦珩再往前凑,前额碰到了施甜的额头,“你这么笃定?”

  “纪亦珩……”她话音颤抖,在她心里,他还是那个她初见时的少年模样,就连爱吃零嘴这一点都没能改掉,怎么可能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心性大变呢?“你才不会那样。”

  “唔——”施甜话音刚落定,嘴巴就被堵住了,不过纪亦珩并未深入,柔软的唇瓣松开后,他的呼吸还是在她鼻翼跟前。“你现在还要说,我不会那样吗?”

  施甜小脸涨得通红,她这会应该蹭地站起身,然后夺门离开,不不不,还要揍了纪亦珩一顿才能走。可她双腿不听她的使唤,她完全被他亲懵了。

  纪亦珩的手指顺着她的肩胛骨和脖子,爬上了施甜的脸,他稍一用力,就将她别回去的脸又转到了他的面前。

  “有时候还是不要太笃定的好。”

  “就像我以为你会帮你,其实你不会,是吗?”

  纪亦珩望进了施甜的眼底深处,“不一定。”

  “你到底什么意思?”她有些恼了,被吊得不上不下。

  纪亦珩的呼吸声明显加重,施甜见他盯着她的唇在看,不会还要来一次吧?

  是不是只要亲过了,这件事就结束了?

  施甜攥着自己的衣角,用力地撕扯,不断的做自己的心理工作。以前他们经常亲亲啊,很多时候施甜还会主动,虽然现在分手了,但还是那张熟悉的嘴,多亲一下又怎么了?

  施甜想到这,也就能豁出去了,她将眼帘轻闭上。

  纪亦珩的目光在她脸上肆无忌惮地扫来扫去,他心里没有半点喜悦,她这是妥协了?

  这才多大点事,她就把她锋利的小爪子给收起来了,纪亦珩越想越气,越想心里就越不是滋味。万一以后有人开出更苛刻的条件,她不会也要答应吧?

  她进的是什么公司,教给她的都是什么玩意!

  纪亦珩握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像是在使劲捏她,施甜眼皮抖了几下,想睁开。

  纪亦珩可没想将她推开,他俯身亲吻她,然后一口咬住施甜的唇瓣。

  她痛得立马睁开眼,手掌下意识挥过去打到纪亦珩的胸前,他手臂一松,施甜忙连滚带爬起身,坐到了旁边一侧的沙发上去。

  纪亦珩跟没事人似的又开始看稿子,施甜一手捂着嘴,嘴唇火辣辣的,有可能被咬破了。

  看纪亦珩的样子,还是不打算谈接下来的事,施甜可不能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但她也没法跟他好好谈啊。

  施甜酝酿了下情绪,表情丰富起来,“呜呜——”

  纪亦珩一眼扫过去,施甜后面的声音被她吞回去,他冲她轻描淡写道,“不要来这套,我不吃。”

  “你刚才那样对我,我去曝光你。”

  “我还怕你?”

  怎么办,这人油盐不进啊。“你就不怕负面新闻会毁了你吗?”

  “是你进了我的房间,大不了,我就说你是我前女友,你心术不正。”

  “你你你——”施甜都快变结巴了,“你够狠。”

  这个地方她是待不下去了,施甜腿动了动,刚要起身,偏偏那么巧,萧虹发了条微信过来。

  “怎么样了?”

  施甜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只好坐在原位,静观其变。

  半晌后,纪亦珩再度将稿子放回桌上。施甜正襟危坐,以为他准备要跟她好好谈了,却不想竟见他站了起来,他两条大长腿从茶几跟前走过去,到了床边,他一手掀开被子,人往上面一躺,居然是要睡午觉了。

  “事情还没说完呢。”

  纪亦珩不理她,自顾闭上双眼。

  施甜不信她在这,他还能睡得着,可没过一会,她听着纪亦珩的呼吸声明显沉稳,她不由起身靠近大床……

  他还真睡着了!

  亏她在这战战兢兢,施甜拿起床上的另一个枕头,动作都扬起来了,最后还是慢慢收回了手臂。

  他昨晚应该是没睡吧,现在也就是抽这么一点点空出来补个觉,她也实在不忍心打搅他。

  施甜小心翼翼地在床沿处坐下,他几乎是刚沾上枕头就睡了,而且睡得很熟。

  助理守在楼下的院子里,始终不见施甜下来,也有些着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陆一乐非骂死她不可。

  施甜坐得后背发酸,屋内安静的只有她和纪亦珩的呼吸声,她坐着的床猛然震动下,施甜吓了跳,就看到纪亦珩坐了起来。

  他应该是做了噩梦吧,这会神色慌张,满眼焦急,一张脸上甚至写满了恐惧,施甜忙开口说道,“那是噩梦。”

  纪亦珩听到声音,视线定到她脸上,他似乎还未从梦里面走出来,他伸手使劲攥住了施甜的手腕。

  这一把就犹如是溺水之人抓住了唯一能救命的浮木,施甜手腕痛得厉害,纪亦珩两眼死死地盯着她,目光不住在她脸上看来看去,好像不相信她就这样活生生地坐在他面前。

  施甜嘴唇蠕动下,“做噩梦了是不是?”

  纪亦珩松开手,什么都没说,他掀开被子下了床,他走到茶几跟前,拿了水杯一口气喝下大半杯。

  施甜跟到了他身后,纪亦珩将杯子放回茶几上,“你还没走?”

  “你不答应,我就不走。”

  “你们公司的另外几个人也会跟你一样吗?这样谁受得了?”

  “我不管她们怎样,反正我就这样。”

  纪亦珩转过身看她,“没用。”

  “那我……我哭给你看。”

  “你哭一个试试。”

  施甜也实在没办法了,她就想要这个机会,直播节目她是一定要拿下的,她这会都这么惨了,男朋友没了,爸爸还看不见,如果连工作都做不好,她怕是自己都要养不活自己。

  施甜吸了吸鼻子,眼圈发红,真的就要哭出来了。

  纪亦珩伸手在她额头上推了下,“不许哭!”

  “你还能管我哭不哭嘛。”施甜鼻子发酸,忍不住抬起袖子擦了擦眼睛。

  “你也就会跟我哭。”

  纪亦珩往前走了几步,施甜紧紧地跟着,他站在窗边,拉开窗帘望向远处。日落西斜,西山以湖和山著名,远处的半边山都红透了,也染红了纪亦珩眼底跳动的那一抹温柔。

  “施甜。”

  他轻轻地唤了她一声,就像以前那样。

  施甜心头就像有什么东西塌陷了,“嗯。”

  “我们回到之前那样的关系,不好吗?”

  施甜挂在眼眶处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她赶紧抬起手臂将它擦掉,纪亦珩这是明知前面是火山,还偏要往前冲啊,就算是她都拉不住吗?

  这样的分手才是最无奈的吧,没有别的误会,他也猜出了她的分手理由,却还是要面对那个改变不了的结局。

  他气她的轻易放弃,却又心疼她的瞻前顾后,可如果他跟她换了立场,他也会那么做的,所以即便心里有气,却又不能怨恨她。

  施甜不回答,他就知道她的答案了。

  她在他身后有抽泣声,纪亦珩听得心里难受,施甜很快就忍住了,他越发觉得不舒服,她在他面前,现在居然连哭一下都要隐忍了?

  “好了。”他柔和了几许嗓音,“我答应你就是了。”

  施甜还在擦着脸,听到这话,忍不住就上前步,“你再说一遍。”

  “我不说。”纪亦珩不信她没听见。

  “你答应了,我可都听见了啊!”

  纪亦珩转过身,靠着墙壁看她,“不过最近真没空,你们筹备节目也需要时间吧?应该不会这么匆忙就要上线的。”

  “对,我得跟你先确定下来,然后公司也会给我培训,前前后后准备,怎么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

  “好。”纪亦珩总算是松了口。

  施甜脸上还有泪痕,纪亦珩看她眼,“除了哭还会什么,还不把眼泪擦干。”

  她这会是高兴的想哭了,施甜两手胡乱在脸上胡乱地抹着,“还是你好。”

  “我不好。”

  “你好,你好,你最好。”

  “别瞎撩,我都说了不吃你这套。”纪亦珩起身走到茶几前,严肃的嘴角不着痕迹往上勾,前一刻还说不管她的,可他比谁都清楚,他就是做不到。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