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86你甩了我,还想我帮你?

86你甩了我,还想我帮你?

  女生宿舍。

  朱小玉和蒋思南去看电影了,还没回来。

  徐子易买了个二手的笔记本,正在忙着下载软件。

  “子易。”

  “怎么了?小狮子。”

  “请教你一件事情啊。”

  “说。”

  施甜拉了凳子坐到徐子易的身边,“如果你们领导跟你说,只要你约到一个人来做开场嘉宾,事成之后把一个节目单独给你做,你干不干?”

  “废话,撞破脑袋也要干啊。”

  施甜就知道徐子易会这样回答,“那如果这个人,很难搞呢?”

  “难搞也要搞,不惜一切代价搞,”徐子易放下手里的活,“要想走到更高处,首先要舍弃的就是脸皮。”

  徐子易说着,用力捏了把施甜的脸,“顶多就是痛一下下,后面就都好了。”

  施甜满面为难,徐子易是不清楚她和纪亦珩之间的情况,才能说得这样轻松。“如果你跟那个人有过节呢?比如……比如宋琳琳、季沅清那样的?”

  “小狮子,你不会真碰上她们了吧?”

  “我就打个比方,再说我采访她们干嘛呀。”

  也是。

  徐子易认真地想了想,“如果是我,单从我自己来说,我不管是谁,我都要拼了命地抓住这次机会。小狮子,你是个新人,你知道一个单独的节目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施甜懂,她自然明白。

  “错过了这次,有可能下一个机会要等到十年以后。我呢,现在看得很开,就算人家叫我下跪,我都愿意。尊严是什么?尊严是自己挣来的,但也要有机会去挣啊?我不想天天窝在宿舍里吃泡面。其实你也一样,你爸那个样子,不是长久之计,小狮子,你要为将来考虑清楚。”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施甜就用这样的话来安慰过自己一遍了。

  她上了床,刚钻进被子里,萧虹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我刚跟同事吃饭,知道她手底下的两个小姑娘已经联系了纪亦珩那边,你这边呢?”

  施甜就跟被人上了紧箍咒似的,“我马上联系。”

  “那边回复说考虑下,这就是个拼先来后到的事,你琢磨下吧。”

  萧虹不愿意接直播的事,她有她自己的节目,而且做得风生水起,她何必浪费那种精力呢?她现在帮施甜一把,也不是因为她有多惜才,只不过施甜也算是跟过她几次,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这个节目真到了施甜手里,以后她们免不了是要合作的。

  施甜心急如焚,如果纪亦珩那边答应了,她就什么都没了。

  主编看她办事不成,说不定以后也不会再想着她。

  施甜捧着手机,急的在床上翻来翻去,但身后就跟有条小鞭子似的在抽她。

  她不敢耽误,这种事,与其找纪亦珩的助理,还不如直接找他。

  施甜用手机在脑门上敲打了好几下,犹豫、纠结,总之是各种情愫在揪扯着她的心脏,最后没法子了,只能豁出去在屏幕上打出一串字。

  “我想跟你约个直播可以吗?新节目需要开场嘉宾,能抽个时间出来吗?”

  她反复念了几遍,确定没有错字后,手指又虚空在手机上方点了好几下,最终才跟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戳在了发送键上。

  等待纪亦珩回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的,以前他要是不回她,她还能一个电话追过去,但现在不一样了。

  施甜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她都快等睡着了。

  她不甘心,又给纪亦珩发了个表情。

  这下,那边倒是很快回了。

  “没有时间。”

  施甜目瞪口呆,这拒绝的也太干脆了吧!萧虹不说别人找他助理,那边的回复是考虑下吗?

  施甜这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打算死缠烂打到底。

  “你什么时候回东城?给我一点时间就行,两个小时行不行?”

  纪亦珩蹲在阳台上撸猫,表情放松,一脸闲适,“不行。”

  施甜坐了起来,这半途打退堂鼓可不行啊,“一个半小时?”

  纪亦珩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他问她是不是料定了,她从此以后不会再有找他的时候,她的表情可是坚决得很,这才多长时间,她全忘记了?

  施甜这下也觉得自己的脸好疼,早知道,就不要把话说得那么绝。

  “我刚问了助理,爱酷那边有好几个人发了邀请。”

  施甜恨不得直接跟他语音,她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点着,“所以,你能答应我吗?”

  “公司这边会筛选的,我不参与这种事。”

  施甜使劲地捶向墙壁,徐子易站起身看她眼,“这是干什么呢?”

  她甩着手掌,手都要捶废了,“没事没事,有蚊子。”

  施甜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隔了半天,也只能再主动地去找纪亦珩。

  “但你想参加谁的节目,不是你说了算吗?而且我对直播很擅长,我一定会给你好好弄的。”

  “你想让我因为仅仅那一点的校友关系,就帮你吗?”纪亦珩回了这句话后,起身坐到藤椅上。

  施甜心里闷闷的,可有求于人不就是这样吗?

  “那你要怎样才答应?”

  “面谈。”

  施甜盯着手机屏幕,面谈就面谈,谁怕谁啊。“好!”

  她回了个好字之后,那边又没了声响,也没说什么时候谈,去哪里谈。施甜捧着手机等啊等,纪亦珩不慌不忙的在他的屋子里走来走去。现在是施甜要追着他,他一点都不担心她会忽然没了消息。

  纪亦珩倒了杯水,手机再度发来震动。

  这件事不落实干净的话,施甜今晚都睡不着。

  “那明天行不行?你在哪里,我可以去找你。”

  “我就在东城,明天要去西山见个人。”

  原来他回来了,这就更好办了,施甜忙回道,“西山哪里?我几点过去找你?”

  纪亦珩发了个定位给她,“时间不定。”

  他跟人谈事情,也不知道要谈到什么时候才结束。

  施甜打算明天早上就去蹲点,她赶紧给主编发了个信息请假,就说知道了纪亦珩在东城,要去面谈下直播的事。

  主编自然也就答应了,让她自己加油。第二天,施甜调了闹铃,七点钟就准备起床。

  她困得不行,眼睛迷迷糊糊睁不开,拿起手机看眼,居然有纪亦珩发来的信息。

  施甜点开看眼,只有简短的一句话。“下午过去。”

  太好了!

  反正主编给了她一天的假期,她总算能在宿舍睡个懒觉了。施甜丢开手机,闭上眼,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她再度拿起手机看眼纪亦珩发信息的时间。

  凌晨两点。

  他居然那么晚都没睡?

  施甜心里觉着有些不好受,他如今怕是连个休息的日子都没了。

  她给纪亦珩回了个好字。

  收到施甜的消息时,纪亦珩已经出门了,刚坐上车,他手指轻抚屏幕,盯着那个好字勾勒起唇瓣。

  他就知道,她只要一有心思就会睡不好,他上午确实有事,他也舍不得看她在西山眼巴巴地等着他。

  吃过了中饭,施甜才出门,西山那边交通不便,她乘坐地铁又转了公交车,最后喊了出租车,这才到达纪亦珩发给她的地址。

  施甜走进农庄,原本想问前台消息,但她一眼看到了纪亦珩的助理坐在院子内。

  施甜快步上前,“请问,纪亦珩现在有空吗?”

  助理的视线从手机上抬离,“没有。”

  “那我在这等会。”

  施甜见状,只好拉开椅子坐下来等。

  她在院子里干坐着,纪亦珩是想好好晾她一下的,既然一天舍不得,半天总行吧?

  可他站在屋内,看到施甜做了个拉紧领口的动作,他心里就涌起千般滋味来。

  他打了助理的电话,让她带着施甜过去。

  助理敲响房门,施甜听到脚步声渐渐走到门口,纪亦珩一把将门拉开,助理挡在施甜面前,没让她进去。

  她压低了嗓音同纪亦珩道,“下面就有茶室,你还是去那里面吧。”

  “做什么?”

  助理急的就差要跺脚了,“这是你的房间,房间!”

  “不打算进来吗?”纪亦珩个头高,目光轻易越过助理的头顶落到施甜脸上。

  施甜抬起脚步,从助理身边走过去,纪亦珩将门又给关上了。

  助理狠狠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真是令人脑壳疼啊。

  施甜跟在纪亦珩身后,想着要怎么开口才行,纪亦珩坐回沙发上,稿子摆满了一个茶几,有好几份都用荧光笔标注着。

  纪亦珩拿起一份稿子仔细地看着,施甜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想跟你谈谈直播的事。”

  “谈吧。”

  “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

  “你说现在,还是直播的时候?”

  施甜嘴唇轻蠕动下,“那对你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宣传。”

  纪亦珩现在要还需要这种宣传的话,压根就不会让施甜过来,“我之前接受了萧虹的两次采访,我不认为你的直播能给我带来多少帮助,换句话说,在同一个网站曝光过于密集也不好。”

  “但你现在风头正劲,宣传越多对你肯定是越好的。”

  纪亦珩抬起了视线盯着她看,“你们爱酷怎么回事,要接洽就该有专门接洽的人过来,你已经是第四个要跟我约直播的人了,你们做的是同一档节目吗?”

  有些事肯定是瞒不住他的,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开门见山,“网站给了任务的,你要是答应了我,以后直播频道就交给我了。”

  “原来是这样,”纪亦珩手指在纸面上轻掸了几下,“我要是答应了昨天的张三李四,那节目就会交给她们,是吗?”

  施甜心里隐约有些担忧,“你跟她们不认识,她们也不了解你。”

  “是,你是了解我,但我第一次被人甩也是拜你所赐。”

  施甜竟是无言以对。

  “你甩了我,还想我帮你,天下有这样的道理吗?我可是比谁都记仇的。”

  “可是……”

  纪亦珩挑眉,等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施甜脸色涨得通红,都到这一步了,她总不能无功而返。

  “我们好歹在一起过,前任总比陌生人情谊深吧?是不是?”

  纪亦珩看她还能说出朵花来,“陌生人,说不定还能发展成情侣关系,跟前任共事,好像有点浪费时间。”

  施甜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她都忘记愤怒了,这说的是人话吗?她跟他在一起好歹也有两年吧,甜甜蜜蜜的时候怎么不说啊,她怎么早没发现纪亦珩这么绝情啊!

  施甜捏紧了手掌,“我的另外几个同事,都有男朋友了。”

  纪亦珩轻笑出声,“那你说我要是硬抢的话,能不能抢一个过来?”

  “你——”施甜被气得胸口疼,“这种事,不地道!”

  纪亦珩低下头,继续看着手里的稿子,施甜上前几步,“我知道你是故意为难我。”

  “我怎么为难你了?”

  “就是为难了。”

  纪亦珩眼帘都没有抬一下,“你无理取闹,我不跟你争。”

  ------题外话------

  感觉小狮子要被气死了,噗——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