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85你就不后悔吗?

85你就不后悔吗?

  “我自己走回家吧。”纪亦珩冷不丁说道。

  助理抬了抬头,“为什么啊?”

  “沿路看看风景。”

  疯了吧?

  “你以为谁都不认识你呢,你这脸只要往外一露,你今天就别想安全回家了。”

  纪亦珩目光仍旧盯着窗外。

  “男孩子在外,要保护自己的安全才行。”

  司机发动车子开出去,施甜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就想着跟人群走算了。她看了眼路标,前面就是出口,应该错不了。

  她快步往前冲,却不想出去的好像是个偏门,走到路边上,竟还发现对面一大块地被围起来封死了,看着凄凄凉凉的。

  施甜忙问了边上经过的一个女生。“请问这是电视台的正门吗?”

  “我也不知道,我是过来取车的。”

  她不敢再乱走了,四下张望,心想着实在不行,原路返回算了。

  但万一录播厅已经清场了怎么办?

  既然都出来了,还能找不到回家的路吗?笑话,她堂堂一个大学生能被这事难住了?

  周边没有出租车,她掏出手机开了导航,这下总算将方向找准了,上面显示两公里左右处有个地铁站,走过去也不算远,施甜就跟着导航到了对面。

  围起来的这块地也不知道是要修路还是建房,风吹在广告牌上,呼呼作响,施甜越往前走,就看着人越少,心里也越慌。

  她攥紧手机,打了萧虹的手机还是没有人接。

  施甜垂下手臂,猛地听到一阵哗啦的声音传到耳朵里,紧接着一个身影从围墙里面钻出来,广告牌被撕开个大口子,施甜定睛细看,见那人衣服破烂,头发比她还长,一张脸全是灰,脚上的鞋子都破了洞。

  施甜吓得倒退两步,弯腰在地上乱摸一通,这才摸到根小树枝。

  她举着那根树枝后站起身,“别,别过来!”

  施甜嗓音发抖,这应该是个流浪汉,没有地方住,就躲在工地里面。这万一要是将她拉扯着带走,是不是到明天都不会有人发现她啊?

  施甜用手里的树枝朝流浪汉点了点,“你别过来啊,走……走开啊。”

  她都快急哭了,扭头就准备跑,右脚刚抬起来,就看到她身后其实是站了个人的。

  施甜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就见他穿了件宽大的外套,脸上还有口罩。她赶紧往前走了几步,“救命啊。”

  她看到那人一把扯下口罩,施甜的脚步停了下来,她再看看他的身边并没有别人,接送他的车也不在。

  施甜喉间滚动下,脚底下像是被粘住了似的不敢过去。

  纪亦珩看她这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难道在她心里,他就跟她背后的危险分子一样可怕?

  流浪汉在脸上抓了抓,往前走了两步,纪亦珩快步站到施甜跟前,高大的身影将她完完全全护在身后,那人冲他看了看,继续往前走去。

  施甜一口气落定,悄悄探出脑袋看眼流浪汉远走的身影,她这运气都能去买彩票了,居然大晚上还能碰到这种事。

  这下,眼跟前的危险是没有了,但满满的压迫感还在。

  纪亦珩站在她面前就没有挪步的意思,施甜背后就是广告牌,她躲在他背后,成了小小的一团。

  兜里的手机响起来,施甜赶紧掏出来看眼,是徐子易打来的。

  她毫不犹豫接通。“喂……”

  “小狮子,你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在哪呢。”

  “我准备回去了,你要是还没走的话,我们一起。”

  施甜忙不迭点头,“好……”

  手心里陡的空了,纪亦珩将通话直接掐断,拿着手机也没有要还给她的意思。施甜吃惊地盯着他看,两人犹如在赌气般,谁也不肯先开口说话。

  施甜伸手要将手机拿回去,纪亦珩一个侧身,将她的手机塞进他的裤兜内。

  他朝着施甜先前的方向往前走,她也只能跟着他。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施甜最后没忍住,跑到纪亦珩跟前拦住了他的去路。“把手机还给我。”

  他越过她身边继续向前走,施甜真是觉得郁闷了,又跑回去拦住他。

  徐子易的电话再度打过来,好端端的通话忽然中断,还以为信号不好呢。

  纪亦珩看了眼,挂断了,他两根手指捏着施甜的手机,在她面前扬了扬,她跳起来要抢,纪亦珩快一步将它握住后,将两手背到身后。

  “纪亦珩,你要干嘛?”

  这就是她的开场白。

  “这片地方经常出事,知不知道?”

  施甜面露怀疑,“这就在电视台门口,能出什么事?”

  “正因为在它门口,有些事才没有被播报出去,有几人夜间经过这边,被人袭击了,还有一个女学生至今没有被找到。”

  施甜后背冒出涔涔冷汗,“我才不信。”

  纪亦珩伸手扣住施甜的胳膊,将她往回扯了好几步,两人站在那个流浪汉出来的洞口处,这原本都有彩钢板围住的,不知怎么就被破了个洞,成了个能自由出入的小门。他们背后有路灯,可围起来的那块地方却是乌漆墨黑的,纪亦珩作势要将施甜推进去。“你要不信的话,现在就进去找找,说不定还能看到那个失踪女生。”

  “啊!”施甜胆子小,在原地跳了两三下,洞口有风吹过,拂在了面上。

  纪亦珩的手掌松开,脚步往后退,施甜急匆匆乱跑,却不想一头撞在纪亦珩肩膀上。

  他手臂揽住她的腰,施甜惊魂未定,“你别吓我,我胆子小。”

  “我哪是吓你,说不定你明天就会出现在新闻上,你胆子怎么这么肥呢?”

  施甜想将他推开,纪亦珩干脆伸出另一手抱紧了她。

  施甜紧张的话都要说不出来了,她明知纪亦珩是故意吓她,却还是要被吓破胆了。

  “你助理她们呢?”

  “回去了。”

  施甜在他怀里挣扎几下,纪亦珩手臂微松,她将跑出来的一缕头发夹回耳后。“别这样,你刚才还在电视上露过面,现在要被人看见……对你不好。”

  “施甜,你是不是长胖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哪有,这段日子她是苦苦煎熬过来的,明明瘦了好几斤呢。

  纪亦珩皱着眉头看她,“你怎么好意思长胖?”

  “我长点肉还不行了?”

  “我掉了十斤。”

  纪亦珩一句话就让施甜哑口无言,这个话题开始的不清不楚,她都不能为自己辩解一句。他哪只眼睛看到她长胖了的?

  施甜近距离地盯着纪亦珩看,他下颚骨的线条好像更分明了,果然是瘦了一圈。

  “你助理应该照顾你照顾得挺好的,你怎么还能掉秤?”

  “你爸出事了。”

  他这话题转换的太快,从来不给施甜反应的时间,她下意识里当然还是要挣扎下的,“谁说的?”

  “这还用别人来告诉我吗?托人去你们当地的公安局问一问就清楚了。”

  施甜面色微变,“才没有呢。”

  “你爸涉嫌诈骗,而且金额较大,即便你卖了房子把那些钱填进去,却还是亏空了不少。你当机立断跟我分手,你真当我什么都察觉不出来?”

  是!纪亦珩这人还有个缺点,就是智商永远在线上,以至于施甜原本以为是天衣无缝的借口,到了他嘴里就成了个大笑话。

  “我们都已经分手了,就算是我爸出事了,也跟我们分手的事无关。”

  纪亦珩胸腔内夹带了火,“是,无关!”

  “再见。”施甜趁着纪亦珩一个恍神,又溜走了。

  他被气得脑袋疼,也想着就此丢下她不要去管她,可看她一个人孤零零走着,他能放心吗?

  纪亦珩跟在她身后,他还拿着施甜的手机,她的密码没变,纪亦珩点开进去,看到屏幕上的照片已经换掉了。

  他脸色更加变得铁青,施甜走出去一段路后,这才意识到手机还没拿回来,她一转身就看到纪亦珩在翻看。

  她快步冲到他跟前,“你……”

  纪亦珩的视线落到她脸上,“你就料定,你从此以后不会再有找我的时候?”

  施甜嘴角紧抿着,两人对视半晌,她还是咬定了那句话。“是你说的,分手以后就连朋友都没得做。”

  她将手机拿了回去,然后快步离开。

  纪亦珩轻咬下牙关,最终还是跟了过去。

  前面转过弯,人流量多了些,纪亦珩戴回口罩,直到看见施甜进了地铁站后,他这才顿住脚步。

  她真是铁了心要和他分开的,要不然也不会在听到他说了施年晟的事后,还是这个态度。

  施甜在地铁站里等徐子易,过了十多分钟后,徐子易才过来。

  施甜朝她招手,“在这呢。”

  徐子易快步跑过去,“我以为你跟大神走了。”

  她嘴角的笑意微僵,“快回宿舍吧。”

  “不过纪亦珩现在确实不方便带着你,你也别多想。”

  “我能多想什么啊。”施甜走过去买了地铁票,刚检票进去,萧虹就给她发了条消息。“我已经到家了,有事吗?”

  施甜一边下台阶,一边给萧虹回了信息,“没事,萧姐晚安。”

  徐子易轻挽住施甜的胳膊,地铁正好到站,两人匆忙跑下楼,为了能早点回去,拼尽全力在关门之前挤了进去。

  地铁内全是人,施甜气喘吁吁地被挤在角落里面,徐子易紧紧拉着她的手。

  施甜看她另一手抓着上方的吊环,手臂高高地举着。“子易,你说的没错,我们已经不单单是学生了,想要别人和颜悦色地对我们,就只有让自己站到更高的地方去。”

  徐子易嘴角微展开,“对。”

  施甜在爱酷实习了两个多月,几乎什么活都干过。

  她比徐子易要幸运些,至少没被人厉声呵斥过,但有些关系也就是表面上的,很难交心。

  施甜正在写着采访稿,被主编一个电话喊进了办公室。

  她随手将门关上,“主编,您找我。”

  “施甜,如果现在有个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会不惜一切抓住吗?”

  施甜问都没问是什么机会。“当然。”

  “好,我可以推荐你。”

  “谢谢主编。”

  萧虹进来时,恰巧主编正跟施甜说起这件事,“网站要弄个直播频道,正在物色人选,我这边有推荐权,我会推荐你去。”

  施甜自然是高兴的,“太谢谢您了。”

  萧虹走到沙发前坐定,“上头以为我们都是吃闲饭的,还妄想让我们接下这个活,直播很累的,而且遇上嘉宾不配合的话,会弄得很难堪。”

  “没问题,我都可以的。”

  主编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这也不是我推荐了你,上头就会选中你的,同期的实习生好几个呢,别的部门都会推荐人过去,后面的事就靠你自己了。”

  “好。”

  萧虹盯着施甜看了眼,“我刚得到的消息,第一期直播必须请到重点嘉宾才行,纪亦珩配音完成的古装剧下周就要在爱酷独播了,我说这话,你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吧?”

  主编手指在杯子上轻敲两下,“施甜,你要是能让纪亦珩参加你的直播,我直接去跟上面谈,我让他们放权,直播频道以后就是你的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天上掉下一个馅饼。

  萧虹她们爬到今天的位置都不容易,哪个不是头破血流地过来的?

  现在这个馅饼砸到了施甜脑袋上,就看她要不要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