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84他想撩你,是不是?

84他想撩你,是不是?

  第二天中午,施甜买好了酱香饼去赶地铁,又一路赶到了电视台门口。

  她没看到萧虹的身影,就给她打了个电话。

  萧虹哪有时间等她呀,这会已经坐在了休息室内,她让施甜直接拿了东西过来,“对了,你的通行证在我这,我拍个照片给你,你验证下身份就能进来了。”

  “好。”

  施甜不敢耽误,拿了东西快步往里走。

  进了电视台,就跟进了迷宫似的,施甜好不容易找到那间休息室,她站在门口敲了两下门板。

  “进来。”是萧虹的声音。

  施甜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纪亦珩,她走到几人跟前,“饼买过来了。”

  萧虹起身,从她手里接过去,“哎呀,凉了,施甜你怎么做事的,不知道热好了再拿来吗?”

  纪亦珩朝萧虹伸出手,“这个饼就要凉了吃。”

  真的假的?

  萧虹还是没松手,“还是微波炉转一下吧?”

  “真不用。”

  萧虹只好将它递到纪亦珩的手里,少年拿了签子签起一块放到嘴里,“是那家大刘饼店吗?”

  施甜点了点头。

  “看,还是要你的校友才能买到。”

  施甜猜不透纪亦珩的心思,要吃饼肯定是他提出来的,这摆明了就是故意的吧?

  纪亦珩的助理给他将杯子里的水装满,她将杯子放到桌上。“不就是酱香饼吗?有这么好吃?”

  “他家的酱是自己配的,外面买不到。”

  助理听了,也想尝尝,“我吃一块。”

  施甜紧盯着纪亦珩手里的袋子,就算再亲密,也不能从他手里拿吃的啊!再说她和萧虹都在这呢,就不怕她们瞎写吗?对施甜来说,只有男女朋友关系才能同吃一样东西,尽管里面放了两根签子,可……

  施甜面上的神色也有些绷不住了,这助理要是真敢吃,她就……

  就怎么样呢?

  她连动怒发火的权利都没有啊,施甜捏紧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

  纪亦珩的余光都看在眼里,他不着痕迹地轻挑下嘴角,助理的手伸过来,摸到了其中一根签子,纪亦珩侧开身,将她的手推开。

  “吃一块嘛。”

  纪亦珩抬眼看她,“在吃东西这方面上,还是要保持点距离。”

  “小气。”

  纪亦珩又吃了块酱香饼。“我手里的东西,只有女朋友可以碰。”

  施甜嘴角禁不住往上勾翘,幸灾乐祸极了,可再一想,她在这乐什么啊,她也不是纪亦珩女朋友了。

  “萧姐,我出去转转。”

  萧虹扭头看她眼,“你就待在这好了。”

  一场采访最起码也要一个小时吧,这儿就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她就算留在这也是不自在的。

  “那这样吧,你去买点喝的过来。”

  施甜立马就答应了,“好。”

  这一来一回都是时间,总比她闷在这要好。

  “半个小时。”纪亦珩突然开口,“半个小时必须回来。”

  萧虹看了眼施甜,“去,去吧,半小时内回来。”

  施甜恨恨地走向门口,这怎么还给规定时间了呢!半小时,她也就够跑到外面点个单,再急急忙忙跑回来。

  从电视台里弯弯绕绕地出去,施甜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咖啡店,这是萧虹喜欢的,施甜走进去,点了几杯。

  她进门的时候看到旁边还有家卖鲜榨果汁饮品的,施甜走过去点了杯橙汁。

  回到休息室,施甜特地看了眼时间,正正好好半小时。

  她将两杯咖啡分别递给萧虹和纪亦珩的助理,将另一手拎着的果汁放到纪亦珩的跟前。

  “我怎么就喝果汁?”纪亦珩明知故问。

  施甜总不好不搭理他,“咖啡对嗓子也不好。”

  萧虹看在眼里,不由轻笑出声,“看吧,这就是校友的好处,事事贴心你。”

  施甜尴尬的要命,想要起身溜走,纪亦珩伸手,将手掌按在了那杯果汁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橙汁?”

  这话真是没法接了,他就算要将她当陌生人,但两人毕竟在一起过,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她还能不清楚?

  “我,我猜的。”

  “完全猜对了,真有心。”纪亦珩这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施甜直起身,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她脸上。

  萧虹若有所思地喝了口咖啡,视线在两人身上望来望去,施甜忙退到一边去。

  萧虹继续开始采访,为了不耽误纪亦珩接下来的事,她时间掐得很准,眼看差不多了,这就带着施甜起身告辞。

  两人走出休息间,施甜紧跟在萧虹身边。“萧姐,我们现在回公司吗?”

  “不回去了,盛典开始之前我还有两个采访,你跟我一起留在这。”

  “好。”

  萧虹看她挺乖巧,又听话,她忍不住还是要关照两句。“施甜,你觉得纪亦珩怎么样?”

  施甜一惊,不会是被人看出什么了吧?

  “挺好的。”

  “长得挺帅的是不是?”

  施甜越发心虚起来。“帅也不能当饭吃呀。”

  “你能这样想最好了,我们这个行业,接触的都是帅男靓女,没有一定的定力真不行。”

  “萧姐,你怕我被人拐跑了吗?”

  萧虹看了她一眼,忍俊不禁道,“还真有点担心呢。”

  “我有自知之明的。”

  “话也不能这样说,”萧虹轻拍下施甜的肩膀,“有时候吧……男人那张脸比女人的杀伤力更大,你刚进这行,以后要见的人太多了。”

  施甜立马明白过来,八成是纪亦珩今天的态度让萧虹有了些担忧。

  “萧姐,您放心。”

  “你不说你有个同学在电视台工作吗?你去找她玩会,我晚点再找你。”

  “谢谢萧姐。”

  施甜没想到纪亦珩在萧虹眼里瞬间就变成了见谁就瞎撩的人,她想想就好笑,谁让他小心思那么多的呢?

  施甜给徐子易发了个信息,徐子易很快回了她,问她在哪。

  她拍了张照片给徐子易,没过几分钟,施甜就看到徐子易手里提满了东西正快步走来。

  “小狮子。”

  “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啊?”

  徐子易示意施甜让她跟着她走,“人多嘛,我那边还在紧急开会呢。”

  “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事,你等我把东西拿过去。”

  施甜见她手里都快拿不下了,“我帮你吧?”

  “不用,马上就到了。”

  徐子易来到一间紧闭的休息室门口,她想要腾出只手去敲门,施甜见状,快她一步在门上敲了两下。

  “进来吧。”

  徐子易冲施甜小声吩咐,“你等我下。”

  “嗯。”

  施甜替她将门推开,徐子易快步往里走,施甜就在门口等她。

  一阵尖锐的女声却在这时刺到了施甜的耳朵里,“让你买个东西折腾这么半天,再迟一会,会都要开完了。”

  “对不起。”徐子易小声地赔着不是。

  “真不知道你们学校是怎么把你推荐过来的,笨手笨脚,又懒……”

  施甜听得浑身不是滋味,徐子易做事情向来拼命,有时候宿舍关灯了,她还在赶工作。可别人要想找你的麻烦,就能将白的说成黑的。

  徐子易连一句解释都没有,一声不吭地给每个人发了饮料。

  “出去吧!”

  她将桌上的打包袋都收拾干净,这才走出了休息间,施甜看着徐子易将门轻带上,她嘴唇蠕动下,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徐子易往前走了几步,到了一个公共的休息区域,她从柜子里拿出一次性水杯,给施甜接了杯水。

  “子易,你要是忙的话不用管我。”

  “我的事都忙完啦。”

  施甜将水杯接过去,徐子易靠在旁边,她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愤怒和委屈。

  施甜也不知道这时候还能说些什么去安慰她,她们总觉得走上了社会,就可以摆脱掉在学校时遇到的所有窘境,比如可以自食其力,比如可以靠自己瘦弱的肩膀撑起一个家。可这其中要经历的艰辛,就算不是刀山火海,却也可以说是荆棘满布吧?

  “小狮子,我们以后一定要靠自己走出条路。”

  施甜用力地点了下头。“对。”

  “越是处在底层,受的委屈就越多,别人也越会觉得是理所当然。”

  施甜将手轻轻落在徐子易的肩膀上。“也正是因为年轻,所以脸皮才要厚一点,也许被人骂着骂着,我们也就习惯了。”

  “好,干了这碗毒鸡汤。”徐子易用手里的杯子跟施甜轻碰下。

  IP盛典开始前一小时,施甜就坐到了台下,萧虹名气大,自然不会跟她坐在一起。

  灯光渐暗,施甜看到有人陆陆续续进场,位子都安排在最前面,她好奇地张望着,就看到一堆人簇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过来了。

  纪亦珩穿着黑色的修身西服,里面一件简单款式的白色衬衣,这般随意的搭配却令他周身有了矜贵高冷的气质。他迈着长腿往前走,通道就在施甜的身边,她高高地仰望,看着他的身影从她眼底掠了过去。

  他的助理快步跟在他身边,两旁还有保安,一路将纪亦珩护送到了他的位子上。

  施甜有些心不在焉,她平日里忙的要死,也没那么多时间去看小说了,所以她对那些得奖的作品并没有多深的印象。

  直到大屏幕上播放了一段影视剧的片段,而男主角的声音却分明是从现场传出来的,施甜这才抬起脑袋。

  她看到纪亦珩并未上台,而是站在离她不远处的一个地方,那边没有机位,他拿着话筒,高高的身影被拉得笔直,嗓子里的台词像是奏起的音符,跳跃着钻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现场有人尖叫起来,施甜料定纪亦珩这时候不会回头,所以她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看着他。

  他好像不是纪亦珩了,可一回神,依稀又是校园里的那个朗朗少年。

  施甜的眼睛有些刺痛,她看到灯光打到他身上,他几步间上了台,瞬间便是万众瞩目。

  纪亦珩的曝光度越来越高,再加上这又是一个看脸的时代,他这样的资质就是最好的奠基石。

  他拿了奖后,助理护着他先行离开。台上还有歌舞表演,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后,这才结束。

  施甜原本想自顾离开的,但她想着萧虹还在这,她便站起身去找她。

  四周的人一下全部起来了,电视台有多个出口,施甜被人推挤着,等她好不容易跑到前面一看,萧虹的位子是空的,已经走了。

  她在人群中找了圈,看到了萧虹的身影,她追了过去。“萧姐。”

  前面的人没听到,施甜不住往前挤,出了演播厅,直接到了地下车库。

  她赶紧打萧虹的手机,却一直没人接。

  四周乱糟糟的都是人,纪亦珩坐在车里,助理在他耳边念着明天的行程。“我明早五点就给你打电话,你千万别睡过头,今天就先送你回家……”

  纪亦珩不说话,透过茶色的玻璃看向窗外。

  不远处,施甜正在四下张望,好像是找不到路在哪里,她站在出口处,像个迷路的小羔羊似的。

  看吧,离开了他,她就是个小白痴,偏她还嘴硬,至今都不肯来找他。

  ------题外话------

  一晃神,元宵节都过啦

  亲们元宵节快乐呀,送点收藏红包你们玩玩,哈哈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