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81分手以后,第一次见面

81分手以后,第一次见面

  施甜生平第一次这样豁得出去。“我不会后悔。”

  纪亦珩已经走出去了几步,他头也没回地说道,“我想给你一点转圜的余地,哪怕有天你真的后悔了,至少还能回头,不至于一天黑道走到底。”

  她听着他的脚步声走出去,不过三五秒,屋内恢复成一片死寂,施甜忙起身跟到门口。门是掩着的,她伸手推出去时,门板的力量重得她几乎要推不开。

  走廊上空无一人,纪亦珩已经走了。

  施甜回到屋内,给陆一乐打了个电话。

  陆一乐这两天也忙疯了,这会还在酒店里睡着,施甜听到她的声音迷迷糊糊从电话那头传来。

  “师姐,不用搬家了。”

  陆一乐撑坐起身,睡意全无,“你反悔了?”

  “纪亦珩来过了。”

  “什么?”陆一乐拿起床头柜上的手表看眼时间,“他去了你家?”

  “是,正好我在搬家。”

  “他真是疯了,一会还有工作,他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施甜听陆一乐口气愤怒,忙着急了解释道,“这也是最后一次了,我们当面说清楚了,也分手了……所以,我也用不着搬家躲着他了。”

  “他答应了?”

  “嗯。”

  纪亦珩还是聪明的,前途和一堆烂事之间,谁会去选择后者呢?

  “既然这样,我让搬家公司的人回去吧。”

  “谢谢,麻烦师姐了。”

  陆一乐还要去协调后面的工作时间,纪亦珩就算立马赶回来也是要迟到的,真是不让人省心。可就像施甜说的那样,这是最后一次了,忍也要忍下去。

  搬家公司的员工将已经拿到下面的东西又给施甜送上来,她就看着满屋子的东西发呆。

  行李不用再放回去了,现在施年晟被抓,一旦租金到期后,施甜也没有能力再去支付,况且她在找实习的公司了,要是顺利的话,还能有住宿安排。

  她按亮手机,盯着上面的屏保看了半天,以后,她就连一个问候早安的人都没了。

  陆一乐说话算话,给施年晟请了辩护律师。

  施甜见不到施年晟,有什么话只好让邢律师代为转告。

  施甜坐在路边的咖啡店内,邢律师将案子的严重性,以及施年晟可能会面临的惩罚都跟施甜说了。她两手捧着咖啡杯,若有所思,“我爸有没有让您带什么话给我?”

  “他让你照顾好自己,他知道你谈了朋友,让你们好好相处,他的事,最好是瞒着你朋友……”

  施甜心口再度被剜开个口子似的疼,“还有呢?”

  “让你不要担心他,不论判多少年他都认了,他说这样的日子也不错,清清静静,以后每天还能看会书。”

  施甜轻拭下眼角,邢律师看她一个小姑娘也可怜,“你放心,他虽然说了这话,但我还是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替他争取的。”

  “谢谢您。”

  施甜留在这也没什么用,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她没时间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她现在就连生活费都断了,她光是在这哭,有用吗?

  徐子易已经去电视台实习了,蒋思南和朱小玉都不着急,对她们来说,在学校打打游戏也是很好的。

  返校后,施甜忙着将床上的东西清洗一遍,蒋思南摘下耳机。“小狮子,你看学校论坛了吗?”

  “又有什么八卦?”

  “不是八卦,是关于你家大神的好事!”

  施甜拆卸枕套的动作顿住,她现在最怕听到纪亦珩的事,这无疑是在她伤口上撒盐。可蒋思南她们不知情,有什么好事总归想第一时间跟施甜分享。

  “还记得去年我买过一套小说吗?影视化后选的男女主都是大咖,你家大神给男主配音啊!”

  施甜发现这个枕套特别难拆,她恨不得都要将它撕开了。

  “你看看我们还在这混日子,可纪亦珩都要站食物链顶端去了,小狮子,我真羡慕你啊!”

  施甜躺到了床上,将枕头放在脸上,上铺是有隔板的,蒋思南就算一眼望去也看不到她在流眼泪。

  纪亦珩自从那天在施甜家走后,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没有给她打过、发过。

  他知道她过年只有一个人,哪怕这样,他也是连一条复制黏贴的祝福短信都没有。

  就像纪亦珩说的一样,要分手就分得彻彻底底,连朋友都不要做,跟陌生人一样。

  徐子易也睡在宿舍里,晚上回来都已经很晚了。

  她瘦了一圈,回到宿舍就从抽屉里拿了袋方便面出来。

  施甜将热水拎到她桌上,徐子易将包装袋咬开,“小狮子,太爱你了,你又帮我打好水了。”

  “你就不能在外面吃了回来吗?老是吃泡面,对身体也不好。”

  “太忙了,没时间啊。”徐子易将热水倒进泡面碗里,她其实闻着那股味道都快吐了,可这是最省钱省时间的法子,她这会腰酸背痛,真不想还要为了口吃的再往外跑。

  宿舍门口传来敲门声,动静不大,蒋思南正好走过去,一把将门拉开。

  “学姐,你好。”

  蒋思南看了眼外面站着的两个女生,“你们是?”

  “施甜学姐在吗?”

  “小狮子,找你的。”蒋思南一扭头喊道。

  施甜走过去,看了看,那是两张完全陌生的脸。“你们找我有事吗?”

  “学姐你好,”一个女生将手里的本子递过来,“能不能麻烦你,让纪亦珩学长给我们签个名啊?”

  蒋思南忍俊不禁道,“耳朵都挺好使的啊,知道从大神夫人这边下手了。”

  施甜握了握手掌,没有伸手去接,“他……他很忙,我也好久没看到他了。”

  “没关系,你是他女朋友,要想见他还不是分分钟钟的事吗?我们不着急,就想要个签名。”女生说着,将本子塞到了施甜的手里,“学姐,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到时候你打我电话,我过来取就好了。”

  “但是……”

  “我们不打扰了,再见!”

  蒋思南伸手将门关上,“小狮子,你以后可以卖大神的签名啊,一百块钱一个,赚翻了。”

  施甜高兴不起来,纪亦珩三个字,已经在她的生活中无孔不入,她和他之前有多高调,现在就有多么不想被提及。施甜将本子放在了抽屉里,她重重地将抽屉推上。

  几天后,施甜正在对先前的简历做修改,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段日子,除了上课之外,她不敢将手机开成震动,就怕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信息。施甜看眼来电显示,是班主任焦老师打来的。

  “喂,焦老师。”

  “施甜,你在宿舍吗?”

  “在呢?”

  “明天早上你去爱酷那里报道,我一会将地址发你手机上。”

  施甜激动地丢开了手里的鼠标,“不用面试吗?”

  “不用了,直接去实习。”

  “谢谢焦老师,太谢谢了。”施甜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感谢的话,好像灰暗的生活中总算注入了一抹阳光。

  朱小玉走了过来,将手里的水杯放到桌上,“爱酷,那不是挺有名的视频网站吗?”

  “是啊。”施甜兴奋地摇晃着朱小玉的手臂,“我马上也能赚钱啦!”

  “你个小财迷。”

  施甜起身,将位子还给朱小玉。“谢谢你的电脑,简历暂时不需要改了。”

  “我想起来了,你家大神配音的剧,好像是要在爱酷播的。”

  施甜只能噢了声,她赶紧上床,这时候最怕朱小玉拉着她继续这个话题,纪亦珩现在是她的禁忌,谁提都不行。

  第二天一早,施甜就去爱酷报道了。地铁过去很方便,虽然是要换乘,但出站之后就是公司了。

  她先去人事部报道,办齐了手续后,有人过来带她。

  说是实习,但也没有明确的工作,施甜被分到了一个办公桌后,就被要求写采访稿。

  主编还给了她规定的时间,“明天就要用,你今天下班之前务必给我。”

  “好。”

  写稿子之前,首先要了解清楚被采访人的一些事,施甜急急忙忙上网查资料,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她就经常给纪亦珩写稿子。那时候觉得很痛苦,因为不知道怎样才能写得吸引人,后来也算是被训练出来了,就比如到了这会,她居然已经能驾轻就熟地找到切入点了。

  下午时分,施甜将稿子交到主编手里,主编粗略地看了眼。“这都是你写的?没有求助别人吧?”

  “没有,我在校园广播站待过,也写过稿子。”

  “那直播活动,你可以做吗?”

  “我做过很多次。”

  主编满意地轻点下头。“不错,你先出去吧。”

  “稿子……需要修改吗?”

  “不用了,写得挺好。”

  施甜走出去,将门轻带上,心里的忐忑在瞬间放下来,她跟着纪亦珩磨炼了那么久,不知不觉间,她这把剑已经被磨得锋利了。

  一周时间相处下来,施甜跟同事们的关系都不错,刚吃过中饭,主编就匆匆找到了她。

  “施甜,你去超市买点吃的、喝的,去采访室帮忙布置下,下午你就留在那里帮忙吧。”

  “好的。”

  施甜马不停蹄去了超市,她拎着大包小包进入采访室,帮忙将水果清洗过后装入果盘内。

  主持人坐在边上正在看稿子,施甜将零食等东西放在不远处的桌子上,一般过来的人都会带助理什么的,这种关系也都是要打好的。

  施甜见布置得差不多了,又将花瓶里的花整理下,将一片枯黄的叶子掐下来。

  叩叩——

  她听见敲门声,赶紧过去将门打开。

  负责带路的同事站在施甜跟前。“嘉宾到了。”

  “好。”

  同事让开身,施甜刚探出脑袋,就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来至她身前,她下意识抬头,眼里的吃惊藏都藏不住,就连脸上刚漾起的笑都僵住了。

  纪亦珩朝她看了眼,门被施甜堵住了,他也只能站定脚步。

  同事朝施甜不住使眼色,坐在里面的主持人热情地迎了过来,“你好,等你好一会了。”

  纪亦珩唇瓣往上扯动,视线不着痕迹地从施甜脸上挪开,她没让开,他就从她身前挤了进去。

  同事见状,拍了下施甜的肩膀,“就算人家长得帅,你也不用呆成这样吧?”

  生活真是处处充满了惊喜和惊吓,同事赶紧推着施甜的手臂。“快进去啊。”

  噢,对,她还要进去帮忙的。

  主持人带着纪亦珩入座,施甜将门关上,纪亦珩来早了,离采访还有一段时间呢。

  纪亦珩身边有了助理,还是个女助理,施甜拿茶杯的时候,手有些抖。

  她倒了三杯水,先给主持人和纪亦珩送过去。

  一杯水刚放到纪亦珩面前,他就开口了。“我不喝。”

  主持人笑着将手里的稿子放到边上,“采访可是要很长时间的。”

  纪亦珩的目光再次越过施甜,看向了那张摆满零食的桌子。“给我拿罐可乐吧。”

  他现在工作量大,怎么还这样不珍惜自己的嗓子呢?

  施甜站在原地没动,主持人叫萧虹,朝她轻使个眼色。

  “还是喝点水吧,碳酸饮料对嗓子不好。”施甜坚持着。

  纪亦珩双手交握,手指在手背上轻点着。“我习惯了。”

  “偶尔一次应该也没事。”萧虹搭起腿,“平时,你应该也没什么机会碰这些吧?”

  “我会偷偷吃。”纪亦珩难得幽默,女助理听到了赶紧起身,“好啊,你居然背着我们偷吃,我要告诉一乐姐。”

  纪亦珩做了个嘘的动作,他收回修长的手指,嘴里揶揄出声。“你嘴怎么这么碎呢?”

  “一乐姐要我看着你的,我回去就是要告状。”

  施甜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她杵在原地就跟个傻子一样。以前都是她管着纪亦珩,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现在不一样了。纪亦珩身边的这个助理跟他关系肯定很不错,至少她能让纪亦珩这座冰山跟她开起玩笑来。施甜怕再待在这,她会绷不住想哭。

  “还是不给吗?”纪亦珩的注意力落回到施甜脸上。

  他真的完全就当做不认识她了,纪亦珩伸手在脑后轻摸了下,目光看向身边的萧虹,“这也是你的助理吧?跟我身边的一样,管的太宽。”

  最后四个字扎在了施甜心上,萧虹定定地看着施甜,她回过神,转身去往零食区。

  “说起来,施甜还是你校友呢。”

  纪亦珩淡淡地应声,“是吗?”

  “当然,都是东大的。”

  施甜拿了罐可乐回来,放到纪亦珩的身边,少年轻抬眼眸看她,“几班的?”

  何必这样明知故问,施甜收回手。“六班的。”

  纪亦珩打开易拉罐,喝了两口饮料没再说话,显然就是不认识,也不想认识的态度。

  施甜退到旁边去,纪亦珩今天穿了件现下流行的薰衣草紫带帽卫衣,能将这颜色穿出极致的,也没几个人了。他外面套了件宽松的白色牛仔外套,整个人少年感十足,他跟萧虹说着话,完全没有看这边一眼。

  施甜和纪亦珩的关系,尽管整个东大几乎都知道了,可外面的人没有挖的那么深,再说他蹿红速度太快,很多采访也都是临时增加的。

  聊天氛围听着很是融洽,说到一半,纪亦珩起身去零食区拿吃的了。

  小助理跳起来,“干嘛呢,不许乱吃啊。”

  纪亦珩拿了包薯片,“就一包。”

  “真是的,你嗓子还没完全好呢。”

  萧虹笑着用手掩住嘴角,“说实话,进这儿吃东西的嘉宾,你还是第一个,吃的居然还是薯片。”

  “那东西摆在这里,不就是给我们吃的吗?”

  纪亦珩不客气地撕开包装袋,萧虹见施甜干站着,她朝她招下手,“过来。”

  施甜只得老老实实地过去。

  “你们既然是同学,干嘛这么生分?施甜,你坐下来。”

  施甜面前一共就两个坐的地方,萧虹是单人沙发,纪亦珩身边倒是有空位,施甜往旁边退了步,尽管跟他坐在一个沙发上面,但已经是尽可能的远离他了。

  “纪亦珩在你们学校肯定已经是风云人物了吧?”

  少年吃着东西,不接话。

  施甜有些不知所措,“是,是啊。”

  萧虹凑上前冲纪亦珩说道,“我一会还要问你个问题呢,你有女朋友了吗?”

  ------题外话------

  纪亦珩:好啊,你不后悔是吧,你等着

  施甜:等就等着!(嘤嘤嘤嘤嘤嘤呜呜呜呜呜呜呜)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