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79再起灾难
  司机将车开到路上,落下车窗,“是你吧?”

  “什么啊?”

  “还不上车吗?”

  施甜满眼警惕,脚步不由往后退,刚要拔腿逃跑,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施甜。”

  她扭头看到纪亦珩正快步走来,施甜高兴地呆立在原地,“你真的没走呢。”

  “我走去哪?”纪亦珩到了车旁,将车门拉开,推着施甜坐了进去。

  “你什么时候喊得车啊?”

  司机打过方向盘,脸上还带着倦意,“我都在车里睡了一觉了,我一早就接了单子,可却让我在楼下等,幸亏你男朋友说要给我加钱,不然这个时候你们也只能走回去了。”

  施甜闻言,握住了纪亦珩的手,发现他手掌冰凉,“你怎么不在车里等我呢?”

  “我怕我也睡着了。”

  他一直都守在楼上,守了几个小时,腿都快站麻掉了,后来听到动静,见他们总算出来了,纪亦珩这才放下心。

  司机将他们送回家,纪亦珩给了他包车的钱,到了楼上,他拿了拖鞋放到施甜的脚边,“你爸找你到底有什么事?”

  “他说要给我买个房子。”

  纪亦珩将屋内的灯都打开,他带着施甜走进小房间,又从衣橱里面拿了干净的睡衣出来,“这是给你的。”

  “谢谢。”

  “贴身的衣物,抽屉里也有。”

  “啊?”

  “我网上买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你随便穿穿吧。”纪亦珩丢下句话,就准备走。

  “我不想要他的房子……”

  纪亦珩站在门口,回头看她,“那就不要。”

  “我也不知道我爸怎么了,今天急急忙忙非让我选,我有点不安,我其实是怕他买了房子后,对他来说反而是个麻烦。”

  “我们的房子,我会买。”

  施甜一怔,脱口而出道,“要真到那时候,我……我跟你一起挣钱买。”

  “好。”纪亦珩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他没有多问施甜一些细节,上次那个女人来学校闹过,也闹开了,纪亦珩和施甜都明白施年晟手里的钱是怎么来的。

  纪亦珩将门轻带上,施甜不由低下头,手里的睡衣好香啊,都是他洗过了才拿给她穿的。

  第二天是周六,也不用起早,施甜原想着睡醒后起来做个早饭,没想到却是被纪亦珩给叫醒的。

  敲门声一阵阵传进耳朵里,她抱着被子坐起身,“谁啊?”

  真是睡糊涂了,在这儿除了他还能有谁?

  “起床了。”

  施甜穿着拖鞋走到门口,将门拉开,纪亦珩抬手推了下她的脑袋,“起来吃早饭。”

  “我还没做呢。”

  “我下楼买了点,洗洗出来吃吧。”

  施甜换了衣服后来到餐桌前,纪亦珩催促她赶紧吃早饭。

  “你今天还有事吗?”

  “最近这几天没事,不过马上可能会有忙不完的工作。”

  也是,纪亦珩这第一仗打得漂亮极了,陆一乐肯定会不计一切捧他的。

  施甜吃完了早餐想要收拾下,纪亦珩将打包盒推到边上,拉了她的手快步出门了。

  “去哪啊?”

  “买个东西。”

  到了目的地后,施甜拽紧了纪亦珩的手臂,“你来车展干什么?”

  他用力一扯,将施甜拉了进去。

  纪亦珩在看车的时候,施甜紧紧跟在他身后,“你要买车吗?用不着吧?”

  “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那是不是也要等毕业以后啊?”

  纪亦珩拉开一辆车的车门,坐进了驾驶座,他目光透过敞开的空间望向施甜,“昨晚,我看着你因为打不到车而在小区门口急得团团转,那副场景,我怕是很难再忘掉的。”

  施甜心头好似有重物落地的声音,她两手垂在身侧,不知道要抓着还是握紧,“那只是偶尔,不会经常发生的。”

  “那这辆车就放在家里,就为了偶尔用。”

  “纪亦珩……”

  “坐我身边来。”

  施甜没想到纪亦珩这样果断,看得差不多后,直接决定了下来。

  只不过车行没有现车,要半个月左右才能拿到手,纪亦珩签了购车合同,还当场付了款。

  纪亦珩这次回来,也只有短暂地歇息几天,后来是被陆一乐亲自给接走的。

  时间匆匆而过,施甜能见到纪亦珩的时间也不多,很明显就是聚少离多了,就算是节假日,却也正好是纪亦珩最忙碌的时候。

  到了大四,女生宿舍里,徐子易是第一个拿到推荐机会后走出去的。

  施甜从未见过徐子易这样,她一开始又是哭又是笑的,把宿舍里的人都吓得半死。

  施甜心想着是不是她家里又有事了,赶紧上前安慰她,“别哭,有事慢慢说,总能过去的。”

  徐子易抓着施甜的手臂,脸蒙在她身前半晌没起来。

  “子易,是不是家里……”

  “刚才老师发我信息了,说我……说我可以去电视台了,我……”

  施甜猛地拍了徐子易的肩膀,“那是好事啊,你哭什么!”

  徐子易迫不及待地擦干净眼泪,“你不知道,我听说另外几人家里条件都好,还有人让我送礼……我送不起,我以为我没机会了,呜呜呜……”

  施甜忍不住又抱紧了徐子易,她总是喜欢将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也不跟她们商量下,这些日子,徐子易想必也是备受煎熬着过来的。

  “现在好了,全校就一个名额,老师推荐的你,电视台那边也通过了,你的好日子来啦!”

  徐子易狠狠地掐了把自己的脸,“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当然不是了。”

  徐子易眼睛都快哭肿了,“我觉得这种好事落不到我身上啊。”

  “别傻了,你不要就给我吧。”

  “我要要要,”徐子易抱紧了施甜,又用力摇晃她两下,“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好啊!”

  蒋思南她们知道徐子易家里的情况,她说了让她们选地方,她们当然不会像宰纪亦珩那样不客气的。

  吃饭的地点就在学校附近,是家小湘菜馆,平日里多数招待的也是学生。

  徐子易拿了菜单给她们,“别客气,使劲点吧。”

  “那我们不客气了。”

  对施甜来说,吃什么都无所谓的,但她还是象征性地看眼菜单。

  韩凌阳今天也跟朋友过来吃饭,一推门进来,就看到了施甜这桌,他让同伴先去找个地方坐。

  他走到施甜身后,招呼也没打,弯腰将手臂压在了施甜肩膀上。

  “啊!”施甜上半身被压趴下去,韩凌阳另一手在她脑袋上用力揉了下,“有这么脆弱吗?”

  徐子易坐在施甜旁边,一抬头就看到韩凌阳的脸,离她很近,近到他眼角边那颗小小的痣都能看清楚。

  “臭羚羊!”

  韩凌阳更加用了些力,施甜忙求饶,“快放开,你好重啊。”

  他直起身,两手扶着施甜的椅背,“你怎么在这呢?”

  “我跟你说,我家徐子易可厉害了,她马上要去电视台实习了。”

  “是吗?”少年淡淡应声,目光也自然地落到徐子易脸上,“恭喜。”

  徐子易小脸绯红,他的声音仿佛就在她耳边。

  “谢,谢谢。”

  “羚羊,你有没有要去实习的地方啊?”

  韩凌阳手指在椅背上轻敲着,“没有,我就得过且过好了。”

  “我才不信。”

  “你们吃吧,我先过去了。”

  韩凌阳迈着一双长腿转身离开,施甜的注意力落回到菜单上,蒋思南若有所思地盯着韩凌阳的身影。“小狮子,你这老同学是不是喜欢你啊?”

  徐子易看了眼施甜的脸色,施甜抬头瞪了眼蒋思南,“就你最会胡思乱想。”

  “真的啊,要不然一个男生一个女生……对吧,反正我觉得,他好像喜欢你。”

  徐子易心里冒着酸涩,施甜却完全不放在心上,“他拿我当兄弟,我拿他当闺蜜,他要真喜欢我,就他的性子,能憋到现在吗?再说了,韩凌阳家里底子足,我这样的人能入得了他的眼吗?”

  “可拉倒吧,那你怎么入了大神的眼呢?”

  施甜气得卷起菜单恨不得暴打蒋思南一顿,“会不会说话啊,你不该说我温柔美丽善良,我配纪亦珩绰绰有余嘛!”

  徐子易嘴里苦的难受,像是一颗药化在了喉咙间,咽进去的每一口口水也都是苦的。

  施甜有句话说的是对的,韩凌阳家世好,眼光自然也是高的。

  晚饭吃了好久,女生在一起就喜欢侃八卦,聊着聊着总能忘记时间。

  徐子易看眼时间,也该散了,她拉开椅子率先起身。

  她鼓起勇气望向韩凌阳的座位处,她看到服务员正在收拾桌子,原来他已经走了。

  徐子易微微垂下眼帘,她真是没用,方才一顿饭的时间,她就连朝那边看眼的勇气都没有。

  几人跟着徐子易来到前台,准备结账。

  她将账单递给服务员,服务员看了眼,“您的账已经结过了。”

  “什么?”徐子易还跟她反复确认下,“十九桌吗?我没有买过单啊。”

  “是八桌的客人帮忙结的。”

  蒋思南指了指韩凌阳先前坐的那个方向。“是那桌吗?”

  “对。”

  蒋思南握紧手机,施甜拍了下她的手臂,“羚羊给你付过了,走吧。”

  徐子易僵硬了嘴角笑道,“他分明是替你给的。”

  “瞎说,我都说了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他还能不知道是你请客吗?”

  “是这个道理啊,说了是你去电视台,韩凌阳肯定知道你请我们吃饭。”

  朱小玉凑到徐子易身边,不怀好意地笑道,“有苗头啊,我怎么没看出来你们……”

  “快别胡说了,”徐子易拉了她们往外走,“快回去。”

  回到宿舍,徐子易洗漱好后上床,她将今天的饭钱给韩凌阳转账过去。

  但那边并没有接受,徐子易等了半天没有回应,又发了条信息,“这是你帮我结的账。”

  韩凌阳正在宿舍跟室友打牌,散场后才看到徐子易的信息,他简单地回了三个字。“不用了。”

  “你收下吧,我不能让你请客。”

  韩凌阳说不要就不要,也没再回徐子易的消息。

  于他来说不过就是顿饭而已,徐子易很久以前的那个电话他听见了,她被逼成了什么样,他也看到了。

  施年晟给施甜发过新房样板房的照片,他真的买了下来,而且写了施甜一个人的名字。

  只不过是期房,要等一年以后才能拿。

  施甜收拾好东西回了家,又要过年了,只是这次纪亦珩在外地,没有机会送她。

  施年晟照例是不在的,施甜到家后就忙碌着收拾东西、打扫卫生。

  她给施年晟发了信息,他没回,打了电话过去,也没有人接。

  施甜不再催他了,等到过年那天,她总是会回来的。

  她一个人去超市买了东西,将冰箱塞满,纪亦珩一有空就跟她视频,时间消磨得也快。

  今天难得好天气,施甜准备将被褥拉出来都洗一洗。

  桌上的手机一直在响,施甜匆匆跑过去接通,“喂,你好。”

  “你是施甜吗?”

  “是。”

  “这边是公安局的。”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