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70她是我心上的人

70她是我心上的人

  施甜笑着用手敲打纪亦珩的后背。“肉麻死了,肉麻死了,纪亦珩,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样会说话呢?”

  身边还有人在匆匆要赶火车,纪亦珩忙牵了施甜的手快步出去。

  “你知道吗?严老师可好玩了,让每个班级的班主任号召同学们给你投票,学校还特地印了宣传单,那个投票码放那么大……”

  纪亦珩拉着她来到楼梯跟前,“校广播室那边怎么样了?”

  “我每天都去,也当是给我实习了。”

  只是纪亦珩不在那里,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里面念稿子,心有时候也跟着空落落的。

  “对,这也是积累的机会,能挺得住的话,就要坚持下去。”

  纪亦珩从来就不跟施甜说让她安逸、让她以后在家只管享乐,他会养她的这种话,他反而会在身后逼着她上进,推着她往前冲。

  踏上扶手电梯,施甜忙挽住了纪亦珩的手臂,“你平时都吃些什么啊?不会都喊外卖吧?”

  “差不多。”

  “肯定都吃腻了吧?”

  “对,就想吃家里炒的菜。”

  “酒店里面是不是不能做饭啊?”

  纪亦珩还真没留意,“倒是有个小厨房,但可能不怎么好开火。”

  “吃火锅总行吧?我可以炖一锅鸡汤,用鸡汤做底料。”

  纪亦珩下了电梯,拉着施甜的手,让她注意脚底下的路,“出去吃就行了,你难得过来趟。”

  “你想不想吃嘛。”

  “那你在这多留两天,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施甜跟着人群往出站口走,“我只能请周一一天的假。”

  “好,成交。”

  两人去酒店的路上,找了家超市,施甜买了不少菜,还买了个锅和新鲜的草鸡。

  回酒店时,纪亦珩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施甜时不时想从他手里抢东西,“你拿这么多,拿不动,我帮你。”

  电梯门打开,施甜抓着其中一个购物袋,“我手里一样东西都没有呢……”

  她拉扯几下也没能将袋子抢过去,施甜注意到电梯内站了好几人,其中有个人有些眼熟,施甜不由朝她多看了两眼。

  纪亦珩抬头看着往上的数字键,待到电梯停稳后,这才冲着施甜道,“到了。”

  她还不忘回头看眼,那个女人接触到施甜的目光,同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施甜走到外面,走出去几步后,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这不是上次那个人吗?比赛的时候就是她们换了你的稿子,她怎么也在这?”

  “是,初试的时候遇上了。”

  “这种人人品有问题啊,这样的比赛就该禁止参加!”

  走廊上有扇门突然被人拉开,有个身影匆匆忙忙走出来,陆一乐左右张望下,这才看到了纪亦珩和施甜。

  她快步上前,神色焦急,“你去哪了?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

  “我去接施甜了。”纪亦珩朝身边的人看看,“打招呼。”

  施甜忙动了动唇瓣,“师姐好。”

  “那怎么电话都没接?”

  “可能开静音了。”纪亦珩带着施甜进了那个房间,施甜看着敞开的门,虽然陆一乐和纪亦珩是合作关系,但这样出入他的房间也太随意了吧?

  纪亦珩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到茶几上,陆一乐关了门后进屋,“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一会吃火锅。”

  陆一乐眉头紧锁起来,“你要实在吃不惯这里的东西,我让阿姨做了送过来就是。”

  施甜原本想解释,说是她提议吃火锅的,可纪亦珩拎了那只鸡就往小厨房走。“这是切开了炖,还是整只一起炖?”

  “整只吧。”施甜弯腰收拾另外的东西。

  陆一乐在沙发上坐定下来,“上来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人?”

  施甜弯着腰在整理,听到这话,手里微顿,“有,上次纪亦珩去比赛,被人设计换了稿子,我刚才看到那人了。”

  “对方也看到你们在一起了?”

  “嗯。”

  “这可就麻烦了,对方既然能用那样龌龊的手段换稿子,就难免不想到要用你们的关系去大做文章。”

  施甜心里咯噔下,她僵硬地直起身,难道现在,她就连来看一眼纪亦珩都不行了吗?

  “做什么文章?”纪亦珩从小厨房走回来,“我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大大方方承认就是了。”

  “纪亦珩,你是真不知道人心险恶,你现在是关键阶段。”

  少年拿起一包调味料看眼,“师姐,你太把名声当回事了,且不说我现在还没怎样,就算以后真的有了好的前程,难不成我有女朋友这件事,还能阻碍了别人吗?”

  陆一乐说到底也算是个举足轻重的人,平日里她手底下签的那些人,为了个资源争得头破血流,这般年纪,谁身边没个小女生呢?可她说了不准公开后,谁不是一句话不敢多说,还要藏得严严实实的?

  陆一乐自然不和他争什么,纪亦珩推着施甜让她进了小厨房,他将买的菜都拿出来清洗,施甜小心翼翼地朝他看眼。

  纪亦珩冲她挑动下眉头,施甜凑到他身边,“会不会对你有影响啊?”

  “不会。”

  “真的吗?”

  纪亦珩将施甜拉到身边,“把菜洗干净。”

  “噢。”

  纪亦珩走出去几步,回来的时候,拿了副耳塞,他将耳塞轻轻地塞进施甜的耳朵里,里面在放着流行歌曲,施甜吓了跳,扭头看向纪亦珩。

  少年竖起一根食指放到唇边,将她的小脸推回去,让她背对着他。他修长的手指捏了捏施甜的肩膀后,这才转身回到房间。

  陆一乐还坐在沙发内,施甜就连纪亦珩离开的脚步声都听不见,她看到他的手机就放在边上,她想将音量调低,可想想还是算了。

  纪亦珩不想她听,她不听就是了。

  她只管听他的话好了。

  纪亦珩在陆一乐对面的沙发上坐定下来,“我不会隐瞒我和施甜的关系,如果哪一天真有人问起,我也会大大方方地承认,至于这样做可能会导致的后果,我自己承担。”

  “但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

  “一条船上的人,大难临头时有可能会各自逃命,可施甜却是我心上的人,我就算跳水溺毙了,我也不可能将她放下的。”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