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67要不要,生米煮成熟饭?

67要不要,生米煮成熟饭?

  严老师将陆一乐送出去,再回到广播室时,盯着纪亦珩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他点到即止,也不好替纪亦珩做什么抉择。

  “我知道,她允诺的好处是不少,可若做不到呢?她签的人肯定不可能就我一个,她更不可能将全部的资源砸在我身上。两年时间,我尚且耗得起,但是签订了五年的话,如果我在她手里成不了,那我也别提什么将来了。”

  施甜方才光看到了好处,确实没想到这五年之中,如果陆一乐不尽心尽力,那纪亦珩就算是被拖惨了。

  “这就是在赌,我也甘愿试一试。”

  严老师神色微松,“好,你心里有主意就好。”

  “还要谢谢严老师推荐。”

  一周的时间,纪亦珩果然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严老师又明里暗里跟陆一乐透露些小道消息,说是又有公司来接洽了,发现了这个宝藏,这也就逼得陆一乐破了一次例,按着纪亦珩的要求签了两年。

  合同是在严老师的办公室内签订的,施甜那会正在上体育课,刚下课,就接到了纪亦珩的电话。

  “你在哪?”

  “我在操场呢。”

  “你到学校门口等我,一起吃个饭。”

  施甜赶紧回教室收拾了下,等她赶到校门口,才发现严老师和陆一乐都在。

  吃饭的地方是纪亦珩挑的,坐的是严老师的车,开到商业街后,又往里走了一段路,这才找到酒店。

  施甜跟着纪亦珩进了包厢,他事先就点好了一桌子的菜,这会还早,纪亦珩让服务员先上了一壶茶水。

  几人围坐在圆桌前,施甜这才意识到,合同应该是顺顺利利地签好了。

  陆一乐起身给严老师倒了一杯茶。“我真要谢谢您这位好老师,把这么个人才留给了我。”

  “那你以后可要使劲栽培才是。”

  “您放心,我要做不到的话,您打我。”

  “你啊,越来越会说笑了。”

  陆一乐敬了严老师一杯茶,“我回去就安排,好声音的选拔赛我这边只有一个名额,就留着给他了,这仗要是打赢了,以后他就能走得顺顺当当。”

  “我知道你平日里忙,不过你既然签了,以后的路我相信你会安排好的。”

  “这是自然。”

  纪亦珩起身也敬了严老师一杯茶,施甜见状,忙跟着站起来。

  严老师拿起茶杯,施甜赶紧给他杯子里添满。

  “现在敬茶都要带上家属了,不过这小姑娘是不错,勤快、能干,跟着你跑前跑后的从无怨言,实在不容易。”

  施甜被夸得脸微微红,敬完茶就坐回去了。

  “原来师弟师妹还是一对呢?”陆一乐嘴角噙了抹笑地打趣。

  “还说你火眼金睛呢,这点都看不出来?”严老师吃了块点心,“我是一早就发现的。”

  “那确实是我眼拙了。”

  几人在包厢内说了会话,纪亦珩见时间差不多了,他走到外面去吩咐服务员准备上菜。

  严老师也起身了,“我去抽根烟。”

  “好。”

  包厢门被轻带上,施甜看眼身边的陆一乐。“师姐,我给你再倒杯茶吧。”

  “不用了。”眼见施甜要起身,陆一乐将手扣在了茶杯上,“你叫什么名字?”

  “施甜。”

  “你跟纪亦珩在一起,是不是很多人都知道?”

  施甜自然是老实回答,“嗯。”

  “你也知道,我签了纪亦珩,就势必要在他身上花大代价,我不想得不偿失。”

  施甜隐约也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师姐,有话不妨直说吧。”

  “纪亦珩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如果我是你,我会放他飞得更高。”

  施甜心里咯噔了下,“你是想让我跟他分手?”

  “不出一年,他的曝光度会大大增加,校园爱情到最后有几对是能成的呢?与其最终被形势所逼,还不如现在互相成全,你应该明白,你跟他在一起是会拖他后腿的。”

  施甜看着陆一乐拿起茶壶,给自己斟满了茶,她没想到才第一天,她就给了她这么一下迎头痛击。

  “究竟谈恋爱跟他以后的前程,有多大关系?”

  “为什么明星就算是谈恋爱了,更甚至是结了婚、生了孩子的,都要隐瞒呢?不是一个道理吗?”

  施甜并不觉得这就是对的,“那又有多少模范夫妻是你没看见的,只要夫妻恩爱,生活甜蜜,并不能影响什么。”

  “这么说,你是做好准备了?有朝一日纪亦珩站在了山巅上,所有人都会对他的生活圈子感兴趣,她们可能会将你从小到大做过的事扒个一干二净,也有可能会让你的家庭背景随时现形,你要是觉得你能承受得了,你就试试吧。”

  施甜仿佛被陆一乐的话打在了痛处,痛得她无法呼吸,像是被掐住了命门。

  她收回视线,说话却仍旧是硬气的,“那你就说动纪亦珩吧,让他跟我提分手。”

  “你何必呢?”

  “他要说分手,我绝不纠缠,但他若没那个意思,我也不会提。毕竟当初是他跟我表白的,做事情要有始有终,他开了头,那也要由他决定是结什么果。我这人最好说话了,好果子和坏果子我都能咽的下。”

  陆一乐不由盯着施甜的侧脸多看了两眼,这姑娘年纪虽小,心里却跟明镜似的,知道跟着纪亦珩的好处,所以赶都赶不走。

  门口传来说话声,纪亦珩推开了门,跟严老师一前一后进来。

  “等你们半天了,”陆一乐换了副脸色,“严老师,你是不是把你学生拉着一道抽烟去了?”

  “就你会胡说。”

  两人刚坐下,服务员便进来上菜了。

  “一乐,你记得以后给纪亦珩安排工作,尽量安排在周末,实在不行你也别勉强,学校这边我去打招呼。”

  “好的。”

  严老师看了眼乖乖坐在纪亦珩身边的施甜,“你还是当他助理吧,周末的时候跟着他一起出去,对你以后的发展也好。平日里要是请不出假,就让他自己去,要以后真忙不过来了,再让一乐安排别人,行不行?”

  陆一乐笑着接过了话语,“当然行,我也不能让小情侣家家的总是分开啊。”

  施甜嘴角始终微勾着,她方才可不是那样说话的。

  徐子易手上的那块地方,一直没能下去,尽管后来去复诊了,可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既已经不痛不痒,也只能这样放着了。

  她躺在床上,手指不受控制地点开了韩凌阳的朋友圈,他很少更新,而且还设置了三天权限,她能看到的东西真是少之又少。

  徐子易发现了新的内容,她激动得将手机放到面前,那是一场演唱会的现场视频,她点开细看,这才发现钢琴伴奏的人居然是他。

  他穿了正式的西装,身姿修长,指尖的弹奏犹如行云流水,一眼就能令人着迷。

  手机上突然进来了一通电话,正是韩凌阳的号码,她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差点就把手机给丢出去了。

  “喂?”她赶紧接通。

  “施甜在吗?”

  徐子易看了眼对面的空床,“还没回来,你找她有事吗?”

  “我打她电话关机,应该是没电了。”

  “嗯。”徐子易也只能这样接话。

  “你有空出来趟吗?我有东西给她。”

  徐子易赶紧掀开了被子,“好,我在宿舍。”

  “那你出来吧。”

  徐子易匆匆忙忙套上裤子,又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后,这才快步出去。

  韩凌阳在女生宿舍的门口等着,徐子易小跑着上前,少年听到脚步声回下头。

  “小狮子还没有回来呢。”

  韩凌阳将手里的一张票给她,“那就由你转交吧。”

  徐子易接过手看眼,见是张演唱会的门票,位子很靠前,她想到了韩凌阳朋友圈的那个视频。“是不是你也要参加?”

  “对,我有钢琴演奏。”

  “太厉害了。”她真是由衷钦佩。

  “你告诉她,让她抽空一定过来。”

  徐子易轻点下头,看来他今天是在彩排了。只不过票就一张,估摸着就算她自己买,也买不到那么好的位置。

  “回去休息吧。”

  “好。”

  徐子易手指轻抚过票面,韩凌阳对施甜怎样,恐怕也就施甜那个榆木脑袋想不到了。

  感情有时候就是这样,施甜和纪亦珩是肩并肩站着的,施甜的背后站着韩凌阳,韩凌阳的背后站着她,可偏偏所有人的眼睛都是朝前看的,永远看不到身后的人。

  徐子易看着少年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后,这才转身回到宿舍。严老师晚上喝了酒,酒量又不好,走出酒店的时候腿在飘。

  陆一乐拿了车钥匙。“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纪亦珩将严老师送到车旁,“我和施甜自己回去就成。”

  “那也行,路上当心点。”

  施甜帮忙将车门拉开,纪亦珩搀扶着严老师让他坐进去。陆一乐开了车离开,纪亦珩掏出手机也想叫车,施甜站到他身后,将两手圈过他的腰际。“我们走一段路吧,步行街出口处有地铁,坐地铁回去。”

  “今天你倒是不怕晚了。”

  “我看着时间呢,离宿舍关门还早。”

  纪亦珩握住了她的两手,他指腹在她手指尖上摩挲,“那好,走吧。”

  “纪亦珩,以后我要是跟你分手了,你会不会想我啊?”

  “你今晚又没喝酒,怎么喝醉了?”

  施甜将脸贴在他的背上,“我清醒得很呢,就是瞎问问嘛。”

  “瞎问都不行。”

  “为什么啊?”

  “我们在一起好好的,为什么要想分开以后的事?”

  也对啊,她跟他在一起,每一天都是开心得不得了,只觉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不够,怎么还有这个闲心去想不好的事?看来她真是被陆一乐那几句话给吓到了。

  “纪亦珩,我怕我以后配不上你啊。”

  少年将她的手拉下去,他转身面对着她,抬手用手指狠狠地弹了下施甜的脑门,她哎呦一声,痛得都弯下腰了。

  “配不上我的人那么多,不差你一个。”

  施甜捂着额头站直起身,“你还真敢说啊。”

  “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开心吗?”

  “开心啊。”

  “是不是就怕我将来一脚把你踢走了?”

  施甜踮起脚尖,眼睛望进少年的潭底深处,“你会吗?”

  她一点都不怕他会那样做,纪亦珩将她捂在额前的手拉下去,看到被他手指弹过的地方都红了。

  “不会。”

  施甜嘴角轻漾开。

  纪亦珩俯身亲吻在她红了一片的额角处,他的吻随后落向她的耳畔。“要不……我们生米煮成熟饭吧,这样你就不用前怕狼后怕虎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