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65哄哄她
  谍战剧的台词涉及深奥,要没有提前准备,很难一条顺下去。

  方才给的那半个小时,不过就是来得及将稿子看过一遍罢了,如果有不确定的读音字词还能查一查,但却没法将里面的台词背得清清楚楚。

  施甜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听着,她看到纪亦珩念完了一页,翻开第二页。

  但是他的声音明显顿了下,施甜捏紧手掌,看到负责打分的老师也抬头看了看。

  施甜从来没有见过纪亦珩这样,只不过他的脸上没有多少惊慌,三五秒后,他继续往下念。

  这个插曲令施甜胆战心惊了许久,等到纪亦珩念完稿子,她见那名老师转动下手里的笔,“你刚才落了一大段,怎么回事?”

  “是吗?”纪亦珩站起身,“对不起,我没有意识到。”

  老师用手在自己的稿子上指了指,“从王甫军进入秘密营地开始,那么一长段的心理描写,你都没有念。”

  “那可能是我太紧张了。”

  施甜站起身,完全没想到纪亦珩会犯这样的错,他向来谨慎,别说落了整段词,就连错别字都不曾有过,怎么偏偏这个时候,竟然会有这样的事?

  那个老师轻叹口气,好像还挺惋惜的样子。“那你先出去吧。”

  “好,谢谢老师。”

  施甜快步迎上前,“怎么回事啊?”

  纪亦珩冲她摇下头,施甜觉得这个机会不能就这样错过了,她伸手拉住他的手臂。“落了一段,能不能补上?让老师给个机会,重新来一次。”

  少年伸手将门打开,带着施甜走到外面,她面色焦急,“我们再去找老师说说。”

  “没用的。”

  “为什么啊?”

  “这不是之前的稿子。”

  施甜心里陡然一惊,“什么?”

  “第二页的内容不一样。”

  施甜脑子快速地运转着,“可稿子一直在我们手里啊,它就放在你坐的地方……不对……”

  她想起了那个插曲,“有两个人到我身边来过,也经手了稿子,肯定是被她们换走的。”

  纪亦珩轻点下头。“嗯,应该错不了。”

  “怎么可以这样!”比赛讲究的难道不是公平竞争吗?施甜气得浑身哆嗦起来,“我找他们算账去!”

  纪亦珩见她气鼓鼓的样子,他伸手将她拉回来,“口说无凭,你怎么找?”

  “屋子里肯定有监控。”

  施甜看到不远处的一扇门被打开了,一个男人从里面出来,身后还跟着那个老师。他的助理等在门口处,一见他露面,急忙问他怎么样了。

  男人胸有成竹,满脸笃定。“挺顺利的。”

  “就知道你最棒了!”

  施甜气得不行,“我们找主办方去闹。”

  “就算有监控,说不定也拍不到完整的视频,”纪亦珩考虑得比较周全,“这稿子究竟是谁的,到时候说不清楚。”

  “那你当时怎么不和老师说啊?你就说稿子不一样,哪怕让他再给你一份,你重新念也行啊。”

  纪亦珩见她气得都要跳起来了,他倒没有特别重的气愤,他笑着轻揉下施甜的脑袋。

  “你还笑得出来?”施甜将他的手拉了下去。

  “我当时要跟老师说了,我那才叫自找麻烦。”

  “什么意思啊?”施甜完全听不懂,既然稿子被换了,第一时间肯定是要曝光的。

  纪亦珩将手里的稿子翻到了第二页后,递给施甜,“你看看,哪里不对劲。”

  施甜之前没有看过,她想她肯定是发现不了哪里不对的,她找到了那个老师说的段落,她一行行往下看,看到中间时,就看见了一个括号。里面写着这样一句话,“想要知道更多的信息,请加微信号ZZPPNG38。”

  “这是什么啊?”

  “我当时看到这段,意识到内容不一样后,我快速扫了眼,这句话应该是那些人没有删除掉的。”

  施甜还是云里雾里的,“这话能说明什么呢?”

  “应该能说明这稿子是提前泄露出来的,前后的内容跟今天要念的稿子是一样的,只有第二页不一样。说得明白些吧,这儿的内部人员在网上兜售稿件,而且肯定是标了高价的,那些人把我的稿子换了,如果我今天照着念了,我就成了投机取巧的人,这是作弊,那恐怕以后所有的机会都要没了。”

  施甜闻言,真是狠狠地倒吸了口凉气,“稿子是他们卖的,就算听到你念了,他们心里也该有数。”

  “兜售稿件的只可能是其中一人,绝大多数还是对此深恶痛绝的,他们也会上网去搜,说不定也会出钱买一份,真要发现谁用了一样的,那就倒霉了。”

  施甜气得捏紧拳头,“这帮人真毒啊。”

  原来不光是要将纪亦珩淘汰掉,还要将他的名声搞臭,这是想要永绝后患吗?

  “所以我把那一段直接跳过去了,而且稿子也不能让老师看见,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施甜气不过,她握紧了纪亦珩的手臂,“难道只能这样吗?”

  少年抬手,指腹在她皱拢的眉头上轻轻拂过,“这才多大点事啊,就把你气成这样。”

  “我是真的要被气死了。”

  纪亦珩笑着在她肩膀上轻拍两下,“不值当。”

  这结果也不用再等了,在老师眼里,纪亦珩犯了最低级的错误,就算他表现得再好,也会被扣分的。

  施甜神色恹恹地跟在纪亦珩后面,到了中学的正门口,她抬头看到有辆车开过来,停在马路边。

  正在那里候车的助理快步上前,将车门打开,施甜想也不想地冲了过去,“等等!”

  那名助理扭头看眼,神色明显变了,“有,有事吗?”

  施甜目光盯着那个男人,“首先恭喜你们,最大的障碍物被踢走了,你肯定能走得一帆风顺。其次,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纪亦珩没有完全照着你们的稿子念,所以我们还是清清白白的。最后,我奉劝各位一句,身正比什么都重要,抬脚将别人踩下去,跟你是否能站到最高处,没有直接的关系,自身的专业素养和实力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能有!”

  男人脸上原本是轻快的,听了施甜的话,他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别在这胡说八道!”男人的老师站在边上,高声想要喝住施甜的话。

  施甜想着人心还真是可怕,这样的人,变脸变得也快。

  “往后肯定还是会碰面的,后会有期吧。”她的目光再度落回到男人脸上,“我先恭喜你了,今日你肯定能脱颖而出,拔得头筹,毕竟你是提前熟悉了稿子的人。”

  施甜说完这话,转身离开,心里再气又能怎样呢,怪就怪她太轻信别人了。

  助理拉着男人上车,车门关上后,男人口气冷下去几分,“她怎么会知道我提前拿到稿子的事?”

  “一个小姑娘不懂事,谁会拿她的话当真?”边上的老师不以为意,这场比赛只要赢了就好,这才是最终结果。

  只是她想不通,这么好的一招,怎么没把纪亦珩给诓进去呢?

  车子到达目的地后,这个老师找了个机会,将助理叫到旁边,“你打印的时候,有没有将我让你删除的那句话删掉?”

  “删掉了呀。”

  “确定?”

  助理支支吾吾,“确……定。”

  她记得她删掉了,只不过中间关了下文档,难道是她没有点保存吗?可这个时候,她也只能咬死了说她删了。

  施甜走到地铁站,眼见纪亦珩要下电梯,她忙上前拖住他的手臂,将他拉到边上。

  “怎么了?”

  “都是我不好,我没能看好稿子,我是真没想到这世上还会有那样的人……”

  纪亦珩见她心事重重的,他目光轻抬看着她,“施甜,得失心不要这么重。”

  “可要不是我的话,你现在都能赢了。”

  “这也算是给我们上了一堂课,我一点都不觉得这件事有多糟糕,发生得晚不如发生得早,越晚,要承担的损失可能就会越大。”

  施甜知道他是安慰她,却也觉得纪亦珩这话是有道理的。

  如果哪一天他成名了,同样的事情再来一遍,而他防不胜防偏偏又中招了的话,那被毁掉的就是大好前程。

  施甜将双手插进他的衣兜内,“你说我怎么那么傻啊,就没看出来她们心存坏心。”

  “因为干净的人看别人,也是干净的。”

  施甜将前额抵在纪亦珩的胸口上,“对不起,我做了错事,却还要让你这样夸我,我过意不去啊。”

  “这不是挺好的吗?让你以后提防心重一些。”

  他们站在地铁的出入口处,左右两边就是上上下下的电梯,这会陆陆续续有人经过,总会瞧上一眼。

  施甜心里委屈,也替纪亦珩觉得委屈,她眼泪不住往下淌,纪亦珩忙伸手替她擦拭,“怎么还哭上了?”

  “我们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我没想到最后会这样,我有点受不了。”

  纪亦珩手掌不住在她脸上擦着,有人顺着电梯上来,笑着在那里说道,“这是惹女朋友生气了啊,小伙子,哄着点。”

  施甜轻吸下鼻子,纪亦珩两手搓揉着她的脸蛋,施甜的脸都变形了,她赶紧将他的手拉开,破涕而笑。“丑死了。”

  “好看着呢,真好看。”

  这会正好也是吃饭的时间,纪亦珩带着施甜去了日料店,点完餐后,他将门轻拉上。

  施甜两手托着小脸,还是闷闷不乐的,纪亦珩坐在她对面,“一会多吃点,吃完心情就好了。”

  没过一会,服务员敲了门进来上菜,纪亦珩拿过施甜手边的碟子,“芥末给你多放点?”

  “我自己来吧。”

  “不用,你今天心情不好,让你轻松轻松。”

  施甜嘴角不由轻挽起,“纪亦珩,这话应该由我说,你心里才是最不舒服的,是不是?”

  纪亦珩夹了几片三文鱼放到小碟子内,“我没有不舒服,重在参与,倒是你,这点小事都想不开,以后怎么承担得起大事?”

  他丢了最好的机会,他被人设计陷害,他还差点被人害得从此以后前途晦暗,可如今,他却在开导她、安慰她。施甜拿起手边的筷子,心情一下就好了,“纪亦珩,你知道你在我眼里像什么吗?”

  “像太阳?”

  “你怎么知道啊?”

  纪亦珩给她倒了杯清酒,“还真是太阳,你就不能有点新奇的想法?”

  “因为我觉得你总是积极向上啊,我知道你压力和负担其实都很大,可所有人看你,都觉得你做事情特别顺畅,你还能给别人正能量,不像太阳像什么?”

  这彩虹屁拍了一大串,听得纪亦珩都想笑出来,“你可以换个词形容形容我。”

  “那就像……向日葵?”

  少年眉头动了动,算了,也不指望她能说出朵好看的花来了,“还是像太阳吧。”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