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64太单纯
  韩凌阳不想说,徐子易更加不好掺和。

  她看了眼自己的手,心里不担心是假的,她也不知道她当时哪里来的勇气,怎么就扑上去了呢?

  现在她只有一个痛的感觉,而且是痛的厉害,医生也不忘叮嘱她几句,“打石膏就是恢复得很慢,而且要定期来医院检查,你这只手就不能动,一旦没长好会非常麻烦。”

  “要不直接手术吧?”韩凌阳觉得还是干脆点好,不然每天都在疼痛和战战兢兢中度过,多难受?

  “不要,”徐子易赶忙出声,“医生说先保守治疗,就打石膏吧,做手术……我有点害怕。”

  不光是害怕,到时候势必惊动爸妈,她每个月问家里拿生活费,妈妈给是给了,可免不了要念叨几句,这要被她知道了手上要动手术,肯定会闹的。

  施甜陪着徐子易去打石膏,韩凌阳全程盯着,跑上跑下的挂号刷卡,一阵忙碌过后,已经很晚了。

  纪亦珩喊了车在医院门口等着,将她们送回到宿舍时,幸好门还没关。

  韩凌阳没有回去,只不过宿舍东西都收拾起来了,他先去学校附近开了个房间住。

  施甜拉着徐子易坐下来,“你这样子麻烦了,好多事不能做,以后打水洗衣服我给你包了,你要是不好洗头、洗澡什么的,你一定要叫我。”

  “哪有那么夸张啊。”

  “当然有啊,伤了手可比伤了脚麻烦多了。”

  徐子易知道,就说她一会睡觉总要脱衣服吧,她的手成了这样,真是做什么都不利索了。

  “你怎么有这个胆子,去替他挡啊?跟他打架的那些人肯定是疯子,这一下砸下去,要是把你的手废了怎么办?”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看到过他弹琴的样子,我就怕他的手出事,要是以后没法弹琴了,那该多可惜。”

  施甜轻叹口气,“这一下要砸在他手上,还真不好说。”

  “所以嘛,我这是做了一件好事。”

  “可你的手也是手啊。”

  那不一样,她受伤了,只需要养养就行,就算真有什么后遗症,问题应该也不大,可韩凌阳不一样,对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来说,他的那只手太重要了。

  第二天,施甜出门之前替徐子易将水打好了。

  中午,徐子易还想着出去吃什么,就接到了外卖员的电话,说是让她到女生宿舍门口去取外卖。

  她心想施甜想得可真周到,她拿了外卖回到宿舍,费力地打开,这才看到外卖单上是有金额的。

  一顿中饭吃了将近一百,里面有几个小菜,还有一份鸽子汤。

  徐子易这下知道,肯定不会是施甜了,她接下来能想到的就只有韩凌阳。

  施甜是一大早就出去的,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

  今天纪亦珩要去参加好声音网络比赛,赛点就在东大的一所中学内,通知单上安排了九点之前必须到。

  施甜来到纪亦珩家楼下,她不敢上去,就一遍遍打纪亦珩的电话。

  可那头始终无人接听,施甜看眼时间,都七点半了,不会是睡过头了吧?

  她焦急地在楼下走来走去,昨天严老师千叮咛万嘱咐让她盯紧了纪亦珩,可她没想到昨晚徐子易会出事,也有可能是纪亦珩昨天回家太晚,这会还没起床。

  施甜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抬起脚步走了进去。

  来到纪亦珩家门口,她再次拨通他的电话,可还是没人接。

  施甜将小脑袋凑到门板上,只不过听不到里面的动静,她按了按门铃,没敢吱声。

  过了会,好像有脚步声在往门口走来,施甜赶紧往回跑了几步,缩到了走廊那里。

  她趴在墙壁上,探出半个脑袋,直到看见门被推开,少年颀长的身影露了出来,她这才朝他挥下手。“我在这!”

  “你站那里做什么?”

  施甜不敢高声说话,“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

  “在充电。”纪亦珩朝她招手,“过来。”

  “你家没有别人吧?”

  “没有。”

  施甜大着胆子往前走,纪亦珩转身进去。“我还没吃早饭。”

  “九点钟必须要到的,会不会来不及啊?”

  “不会,”纪亦珩是掐好了时间的,“一会直接地铁过去,不会堵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我都快急死了。”

  纪亦珩走进厨房,将速冻饺子拿出来,“这么早,你也没吃早饭吧?”

  施甜轻点下头。

  “你来下饺子,我换身衣服。”

  她走到厨房门口,从纪亦珩手里接过了饺子,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赶去的路上,施甜不住问纪亦珩一些事,“照片带了吗?身份证带了吗?这个比赛,稿子是事先给的,还是让你们临场发挥?”

  “还不知道呢。”每场比赛规矩都不一样,确实很难说。

  来到那所中学,报名之后,纪亦珩拿了参赛证,被安排在一间候场室内。

  这样的比赛他经历得多了,所以不像施甜这般着急心慌。

  屋内又进来了好多人,旁边放满了塑料凳子,上面还贴了号码,施甜看到其中一人被簇拥着进来,边上有背着包的助理,有身强力壮的壮男护着,还有一人不住跟他说话,像是请了什么专业的老师过来。

  这样的氛围压迫着施甜的神经,可想而知,这场比赛是很重要的。

  “纪亦珩,你总是有比赛参加,是不是赢了之后,就能拿到很好的机会?”

  “对,”纪亦珩轻描淡写道。“有些,可能只是拿个证书就完事了,有些能给人带来很好的工作机会,现在趁着还在上学,有时间,就需要往身上镀镀金,这样将来的履历表上,写着才好看。”

  施甜似懂非懂地轻点头,“那这次的比赛呢?也重要吧?”

  纪亦珩凑到施甜的耳边,“有没有听过明星经纪人?”

  “当然听过啦。”

  “经纪人手里都有大把的资源,靠自己的话,以后注定了是要单枪匹马的。这次比赛的优胜者,就能签约公司,有专门的经纪人带着,明白了吗?”

  施甜小嘴微张,心口扑通扑通撞起来。“居然这么重要?”

  “还好吧。”

  “什么还好啊!”施甜心急如焚起来,亏他一大早还淡定地在家吃饺子,还掐着时间来比赛,这简直就是重要到不能再重要的事情了!

  过了会,有人敲门进来,给了每人一份稿子。

  “给大家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熟悉下稿子,时间到了之后,根据参赛证上的ABCDE分别进入第一、二、三、四和五,五个考场,现在,你们准备下吧。”

  这样安排算是很公正了,准备时间都是一样的。

  纪亦珩翻开稿子,仔仔细细地看了遍,施甜凑过去跟着看眼,“谍战剧啊。”

  “是,台词都是一大段一大段的。”

  “很难吧?”

  纪亦珩没说话,施甜乖乖地不去打扰他。

  剩下最后十分钟左右,纪亦珩放下手里的稿子,施甜满目担忧,“有把握吗?”

  “看了遍,没有不认识的字。”

  “那一定要加油。”

  纪亦珩站起身来,“我去上个洗手间,你在这等我。”

  “好。”施甜看着少年走出去,靠近门口的地方,那个人手里拿着稿子,身边的老师还在压低了声音让他注意哪些方面的细节。

  施甜垂下眼帘,她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替纪亦珩祈祷了。

  她再次抬头时,看到有两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坐到了纪亦珩的椅子上,却不想将他放在上面的稿子给弄到了地上。

  施甜忙弯腰要去捡,她一把拉住施甜的手臂。“我来。”

  施甜这才认出来,这不是方才那个男人的助理吗?那名老师模样的人弯下腰,将稿子捡起来。

  “你们……”

  “跟你在一起的,是纪亦珩吧?”

  施甜轻点下头,“是啊。”

  “刚才没敢认,也不认识,问了别人才知道原来他就是纪亦珩。之前听过他的作品,非常棒,现在总算见到了。”

  施甜听到有人夸纪亦珩,那肯定是高兴得不得了,那人将稿子递给她,“希望下次有机会可以交流下……”

  “时间要到了,我们先回去准备准备。”

  “好。”施甜接过了稿子。

  纪亦珩回来的时候,比赛正好要开始了,施甜起身将稿子给他,少年见她脸色凝重,不由伸手捏了捏施甜的脸颊。“放轻松点。”

  “我相信你可以的,我不紧张。”

  纪亦珩笑着拍了下她的脸。

  门再度被人推开,到点了,工作人员进来通知他们过去。

  施甜跟在纪亦珩身后,他被安排在二号场地。

  每个人只能带一人进去,施甜跟了纪亦珩走到里面,角落处有专门等候的场地,施甜乖乖地坐了过去。

  纪亦珩将手里的资料给了打分的老师,他走到屋中间的一张桌子跟前,坐了下来。

  “开始吧。”

  施甜屏息凝神,看到纪亦珩调整下坐姿,负责打分的老师翻阅着纪亦珩的简历,时不时抬起眼帘看看他。

  纪亦珩将稿子翻开,施甜听到他嗓音醇厚,将一大段背景介绍念出来。

  她深知他的实力,但凡事只要沾上了他,她就不得不紧张。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