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63上门寻仇
  编辑犹豫地将视线落在施甜脸上。

  她想要将纪亦珩拉到旁边,少年站着没动,他不让着她的时候,她是怎么都拽不动他的。

  “你要不放心我,就多给我补补嗓子好了。”

  “我没听过她的作品,一下子也没法决定。”

  纪亦珩觉得是时候让施甜开始接触这方面的东西了,“我们校园广播室每天都要广播,就是她配合我的。”

  “既然这样,那就试试吧。”

  施甜站在原地没动,编辑让她进录音棚,她视线盯着纪亦珩也不说话。

  少年抬手,将她的衣领整理了下,“施甜,你要是担心我,大可不必,每个人要走到成功都是不容易的,现在正是积累的时候,我是不会放过每一个机会的。倒是你,如今有个机会摆在你面前,你要是不接手,就不知道下次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他说完这话,推着她进了录音棚。

  施甜起初试音时有些紧张,纪亦珩站在外面,他第一次有这种奇异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带出来的人终于到了要独当一面的时候,这比他自己面试和比赛还要紧张。

  他平时教过她不少,包括情绪的铺叠和爆发等,施甜戴着耳机坐在里面,念的是一段高潮部分的台词。

  最后编辑敲定下来,他和纪亦珩都站在外面,他看了眼身边的少年,“是你说的,我把她签下来,你就跟我签。”

  “对。”

  “那好。”

  纪亦珩轻皱下眉头,毕竟是个超级护短的人,“她的声音不错。”

  “是可以。”编辑轻笑下,“所以选来给你当女声,只不过没有你这样的特色而已,放在人群当中一摸一大把。”

  纪亦珩看到施甜摘下耳机,正在走出来,“这话不要当着她的面讲。”

  编辑自然是懂的,等到施甜走近,他随口就夸赞道,“不错不错,深藏不露啊。”

  施甜不知道怎么回答,编辑收回视线后继续开口,“那今天我们就先签合同吧,只不过她是新人,价格方面肯定不能跟你一样。”

  “可以。”

  网站都有现成的合同,只要将金额方面改一改就行,施甜拿到合同,也不会细看,纪亦珩接过手看了遍,然后指着其中一页给她看。“价格可以接受吗?”

  施甜看了眼,这样一算的话,她一个月都能有三四千的收入。

  “签吧。”纪亦珩拿了笔递给她。

  施甜朝他看眼,少年将她的手按在了合同上。

  既然能早早地自食其力,就应该不计一切把握机会,这是纪亦珩的原则,也是能让施甜走上独立的第一步。

  韩凌阳是回去过暑假的,给施甜打电话时,她正准备进录音棚。

  施甜赶紧接通了电话,“喂,羚羊。”

  “小狮子,你在哪?”

  “我在外面呢。”

  “我刚从西安回来,给你带了不少特产,赶紧过来拿。”

  施甜现在哪里能走得开,“你留着自己吃吧,我过不去。”

  “我马上到学校门口,你就不看在我是特地赶过来的份上,出来见见我?”

  施甜知道他的好意,她要拒绝到底,他非不高兴不可。

  “我真走不开,这样吧,徐子易在宿舍,我先让她来拿一下,等我忙完回来,我请你吃宵夜总行吧?”

  “那好,你让她来吧。”

  施甜赶紧给徐子易打了个电话,她正在宿舍看书,她怕让韩凌阳等着,便起身快步往外走去。

  学校不远处有块空地,其实是附近的老居民楼留下来的活动场所,里面有几张石椅和石桌,韩凌阳将东西放在桌子上,徐子易找到他后,快步朝他走近。

  “等了好一会了吧?”

  韩凌阳转身,看到徐子易跑得气喘吁吁,“没有,我也刚到。”

  他拿起石桌上的东西,“麻烦你跑一趟了。”

  “没,没事。”徐子易伸出手将东西抱在怀里,“你暑假也没有回去吗?”

  “我刚从西安回来。”

  徐子易轻垂眼帘,不知道还能找什么话来说,韩凌阳看眼时间,“我回去了?”

  “你……回家吗?”

  “嗯。”

  韩凌阳往前走了步,看到迎面有好几个人走来,他隐约觉得走在前面的那人有些面熟,只是一下记不起来了。

  “韩凌阳,好久不见啊。”

  少年盯着面前这帮年纪相当的人,在他们走近他跟前后,他总算认出来了。

  “是你。”

  “是啊,是我。”

  徐子易不认识这些人,只觉得对方来势汹汹,怕是来找麻烦的。

  对方的目光越过韩凌阳,定在了徐子易脸上,“看来你是如愿了,抱得美人归了?”

  “嘴巴里放干净点。”

  “我找你找得真辛苦,怎么都没想到你会在东大,要见你一面真难啊。”

  韩凌阳目光扫过跟前的人群。“你想做什么?”

  “高三那年,我们两个打架,学校却唯独把我开除了,韩凌阳,你真是厉害,我知道你家里有背景,能摆得平,可那会子都快高考了,我却直接被学校开了。你看看我现在这副模样,都是你害的。”

  韩凌阳居高临下地盯着对方,满脸鄙夷,“你要不是自己生事,你也不至于这样。”

  “我生事?对,我就是说了你们班的那个女生几句,你就英雄救美,是吧?”那人说到这,凑上前想要看清楚徐子易的脸,“是她吧?叫什么名字来着?施甜?”

  徐子易吓得往韩凌阳身后躲,他一把推在对方的胸前,“滚开。”

  “我千辛万苦才找到你的,你让我滚,我才不滚。”

  韩凌阳往后退了步,徐子易抱紧手里的东西,现在天都暗了,四周也没什么人,她隐约能感觉到一会有事要发生。

  “你被学校开除,是因为你寻衅滋事。”

  “我呸,我跟你打架,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据我所知,你好像连个处分都没有吧?”那人说着,眼里露出愤恨,“我被家人领回去的时候,我就一直在等这一天,你是优秀,背景又强,但你也是血肉做成的,我就不信拳头打在你身上,你不会痛!”

  徐子易探出个脑袋,“你们别乱来,当心我报警!”

  韩凌阳趁着对方分神时,抬起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他转身抓住徐子易的手腕,“跑!”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跟着韩凌阳往前跑,手里的东西掉了,这个时候也想不到要去捡,徐子易跑了一段路后,体力渐渐不支。她一慢下来,韩凌阳就只能慢下来,后面的人伸手拉住她,韩凌阳转身给了对方一脚。

  但他们已经追上来了,徐子易摔倒在地,看到几人扭打在一起。

  对方足有七八个人,围住了韩凌阳不给他脱困的机会。

  徐子易忙摸出手机想报警,但有人防着她,那人快步上前踢中她的手腕,徐子易的手机掉在了她的身边。

  她被人按着,开口想喊救命,又被人捂住了嘴。

  韩凌阳起初还占着上风,可对手人太多了,很快他就被人抱住了腰,又有人上前拽住他的手臂,他根本没法施展,硬生生挨了对方的拳头。

  徐子易吓坏了,从小到大也没经历过这种事,韩凌阳被按在了地上,两只手分别撑在身前,先前挑事的那人从旁边捡了块巴掌大的石头过来。

  “我知道你弹钢琴弹得好,被誉为天才手,你说我要是把你的手毁了,你以后还能弹琴吗?”

  韩凌阳看了眼对方手里的东西,他手臂下意识想要收回去,但几人使劲压着他的手腕,还有人压在他背上,他根本动弹不了。

  “你想要什么,你直说好了。”

  “我就想让你也读不了书,不对,你家关系硬,你就算不读书,以后也是前程似锦。我还是把你的手毁了吧,听说你从小就学琴,这双手对你来说应该很重要吧?”

  韩凌阳目光凛冽地看向身旁的人,“我劝你别乱来。”

  那人掂了掂手里的石块,“我也不要多的,一只手就行,你选吧,左手还是右手?”

  韩凌阳额角渗出冷汗,徐子易不住摇头,她看到少年的手指沾了灰,却还是能清晰地看到每一根手指都是细细长长的,骨节分明。

  “你不肯选,那我替你选。”

  对方说完这话,抡起了手臂,徐子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身子用力往后撞去,就将后头的人给撞倒了。她又快速起身,冲到了那群人的跟前,她眼见着那块冒着尖角的石块往下砸了,她当时什么都没想,就把手按在了韩凌阳的手背上。

  “啊——”

  韩凌阳听到声音,抬头才看到徐子易,她痛得眼冒金星,整个人瘫软在他肩膀上,手背上的鲜血在涌出来,她牙关颤抖,这会就连喊都喊不出来。

  那人的同伴见状,手上力道微松开,他们以为就是吓吓韩凌阳而已,没想到会动真格的。

  石块被丢在了路上,徐子易浑身瘫软,几乎痛到昏厥,韩凌阳摇晃着她的肩膀喊她,她都听不见了。

  对方一看不好,赶紧站起身,“这……这是你自找的。”

  不远处依稀有汽车喇叭声传来,他们吓得转身都跑了。

  施甜从录音棚出来,拿了包看眼手机。

  这一看不得了,居然有十几个韩凌阳打来的未接来电。

  她赶紧回了电话过去,纪亦珩走到她身边,将拧开的水杯送到她嘴边,施甜就着喝了两口,就听到那头传来了韩凌阳的声音,“喂,小狮子。”

  “羚羊,你怎么一直打我电话啊?”

  “徐子易出事了,你赶紧过来趟。”

  施甜一手将水杯推开,她小脸凝重起来,“你们在哪?她怎么了?”

  “龙华医院,你来了再说吧。”

  施甜着急慌忙挂断通话,纪亦珩伸手将包拿起来,“有没有说出了什么事?”

  施甜轻摇下头,纪亦珩带着她快步出去,就在外面拦了车后朝着龙华医院而去。

  徐子易刚拍完片子,医生办公室内,韩凌阳不住催促,“怎么样了?手没事吧?”

  “这么砸一下怎么可能没事?骨折,”医生朝着片子上的某个地方指了指,“而且正好是弯曲的骨节这儿,挺麻烦。”

  施甜找到他们时,医生已经看完诊,“先保守治疗吧,打石膏,如果恢复得不好,还是要手术。”

  徐子易吓了一大跳,“手术?”

  “那当然,你一个小姑娘,难道想留下后遗症吗?”

  “听医生的,”韩凌阳面色严肃,“手的事不能马虎,医药费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准备的。”

  施甜快步走进去,看到徐子易的手被简单处理了下,却还是能看到半个手背都肿了,“怎么会这样?”

  徐子易转过身,见纪亦珩也走了进来。

  “她为我挡了一下。”韩凌阳语气艰难地开口。

  “你又打架了?”

  韩凌阳眼角轻动下,“不是,是以前学校的人找过来了。”

  “为什么啊?”

  徐子易嘴唇蠕动下,她当时在场,所以知道得清清楚楚。

  可韩凌阳压根不打算跟施甜细说,“就是以前的人找麻烦。”

  他自始至终也没说他当时跟人打架是为了施甜,如今被人寻仇找上来,差点废了一只手,也是为了施甜。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