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62带女朋友一起出道

62带女朋友一起出道

  下一次学生会开会的时候,施甜没看到宋玲玲。

  一桌人围坐着,议论纷纷,也有不少人跟她相处得熟了,便过来主动跟施甜说话。

  “宋玲玲从学生会退出去了。”

  施甜之前没听到过这回事,所以觉得奇怪,“为什么?”

  “具体原因不清楚,听说是办事能力不行。”

  还有这样的理由呢?就算真是能力不行,也不是第一天知道的。

  季沅清进来后,这边的说话声也没避讳着她,“我依稀听到了一些话,说是给她安排了什么事,她没做好,反正老师那边也挺生气的,宋玲玲不得已,就自己申请退出去了。”

  季沅清拉开椅子坐定,这些人原本都喜欢围着她团团转,现在倒好,全去了施甜那边。

  也对,她是纪亦珩的女朋友,跟她搞好关系才是正经事。

  季沅清跟宋玲玲彻底闹掰了,她也不介意少这么一个朋友,再说她原本就不是很看得上宋玲玲。

  这次的事是越过她直接办了的,给宋玲玲安排事的人又是纪亦珩,所以季沅清哪怕是想假心假意挽救下都没用。

  施甜觉得这个结果挺好的,宋玲玲办事能力本来就一般般,这也就算了,她心眼还不好,要真把她留在这个小团队内,不知道背地里要给多少人吃绊子。

  “开会了。”王曾从门外进来。

  围在施甜身边的人都散开了,她抬头看向门口,见纪亦珩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了个女生。

  季沅清看清楚来人,面色藏着疑惑和不悦,施甜不认得这个女生,只知道她不是学生会的人。

  纪亦珩走到桌前,回头看了眼,“跟大家介绍下,这是徐景,以后也是我们学生会的成员。”

  “欢迎欢迎。”有人带头鼓掌。

  季沅清强扯出抹笑,“这学生会一般都招新人的,而且也没到招的时候呢,这是什么意思啊?”

  “徐景是严老师推荐的,也是我推荐的,其实大家对她应该不陌生吧?”

  施甜平时不大关注学校的事,所以不懂,但她看那女生气质好,身形也好,应该也属于多才多艺一型的。

  “上次区舞蹈大赛的第一名,厉害厉害。”

  徐景轻展颜。“谢谢。”

  “季沅清,以后她就是文艺部的成员。”纪亦珩示意徐景找位子坐下来。

  季沅清眉头紧锁,心里越发不快,施甜旁边的人轻碰下她的手肘。“神仙打架啊。”

  “怎么说?”

  “这徐景和季沅清能力相当,两人才艺表演总是杠上,有时候学校名额有限,就看她们争得你死我活。据说这徐景舞蹈和古筝样样精通,家里的证书几个抽屉都快塞不下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就是没能进学生会。不过我听说季沅清关系要硬一点,两人抢资源的时候,徐景总是屈居下风,季沅清肯定不想看到她。”

  施甜见徐景大大方方拉开了季沅清身边的椅子后坐下,“季部长,以后要请你多多关照了。”

  季沅清皮笑肉不笑道,“大家都是同事,不必这么客气。”

  “季沅清一直想往上升,现在来了个徐景,说不定对她影响还挺大的。”

  施甜不由偷偷看眼纪亦珩,徐景是他亲自带来的,而且又跟季沅清是同一个部门,这里面很是蹊跷啊。

  季沅清心里却跟明镜似的,纪亦珩先是将宋玲玲踢出了学生会,下一个要对付的人必然是她。

  可人家就是有最好的理由,说是给学生会吸纳人才,实际上呢,是给她安排了个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在身边。

  好多活动和比赛都要紧着学生会给名额的,徐景以前是有才没有资格,这下好了,她以后要再想出什么风头,怕是先要跟徐景争个头破血流了。

  这会也没开多少时间,散会后,施甜急匆匆还要去校园广播室。

  纪亦珩先出去,在会议室门口等她,一帮同学都起身离开了,就剩下季沅清还坐在里头。

  施甜走到纪亦珩身边,“走吧。”

  来到校园广播室,她先去倒了杯水。

  纪亦珩听到她在咳嗽,“怎么了?生病了?”

  “昨天晚上洗澡洗头,估计有点冻到了。”

  “吃点药吧。”

  “多喝点开水好了。”施甜坐到位子上,开始广播后,她的嗓子就有些吃不消,好在纪亦珩的词比较多,她趁着空隙不住灌水。

  施甜尽可能离他远远的,不能传染给他,广播结束后,纪亦珩拉开抽屉,拿了一颗清凉糖给她。

  施甜剥开糖纸放到嘴里,“那个徐景,到底是你推荐的,还是严老师推荐的?”

  “你管这么多做什么?她之前进不了学生会,季沅清也是出了不少力的。”

  施甜抿着嘴里的糖,“好黑暗啊。”

  “跟你没关系。”

  施甜下午只有一节课,所以不着急回宿舍,纪亦珩见她小嘴抿了糖一直在动,“好吃吗?”

  “挺好,凉凉的。”

  “我尝尝。”

  施甜下意识将手捂住,“别瞎说。”

  “我也喜欢吃糖。”

  “你自己抽屉里多着呢。”

  “最后一颗了。”

  施甜不相信,她拉开抽屉在里面找,还真没找到第二颗,“我在咳嗽,你离我远点。”

  “我体质好,没这么容易传染给我。”

  施甜才不听他的话,“我要是把你传染了,严老师会砍了我的。”

  “那我不说你就是了,我就说,是我自己冻到了。”

  “你少来……”

  施甜看到纪亦珩的手朝她伸过来,他手掌扣在她颈后,稍一使劲就将施甜拉到他面前,他亲她额头或者是脸也就算了,偏偏要嘴对嘴。

  施甜快速将他推开,“纪亦珩,这儿是校园广播室。”

  他真是越来越会乱来了。

  纪亦珩轻舔了下嘴角,“没尝到糖的甜味,也没被传染上感冒。”

  “哪有这么快,到时候难受,你别跟我说。”

  纪亦珩才不相信呢,他体质向来是好的,平时的篮球也不是白打的。

  第二天,施甜和纪亦珩一起去食堂吃饭,出来时,少年跟在她身侧,经过超市门口,他停下脚步,“给我买盒糖。”

  施甜扭头,皱眉看着她,“你都多大了,还吃糖。”

  “我嗓子疼。”

  施甜有些紧张地上前,“怎么会嗓子疼呢?”

  “被你传染的吧?”

  她这才意识到纪亦珩说话的嗓音是有些不对劲,哑哑的,施甜大惊失色,抬手打了下纪亦珩的手臂。

  “你打我做什么?”

  “我昨天跟你说的,让你别……”

  施甜知道纪亦珩的嗓子金贵,所以说什么都不给他靠近,可纪亦珩就是不听,这下好了,妥妥地中招了。

  纪亦珩嗓子跟火烧似的,咽口水更是痛得不行,施甜也着急啊。“你明天还要去录音棚呢,这可怎么行?”

  “实在不行,就跟严老师请假。”

  施甜小脸上溢满紧张,“严老师昨天碰到我了,他听我嗓子不对,还问我是不是感冒了。”

  “那我就说被你传染的。”

  “不行!”

  纪亦珩别的感觉都还好,就是嗓子疼,“一会买点药吃吃。”

  放学后,施甜在学校门口等纪亦珩,等了会不见出来,赶紧给他打电话。

  “喂,你在哪呢?”

  “正要去打球呢。”

  “你忘了买药的事了?”

  纪亦珩的脚步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我一会回去买。”

  “不行,现在去药店买了就吃,睡觉前还能吃一顿,你别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徐洋他们在叫他,纪亦珩挥了挥手,“我就打一个小时。”

  “不行,”施甜态度强硬,“你一会出了汗,风再一吹,就病得更严重了,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呢,快点。”

  纪亦珩将球扔在地上,拍了几下后,也只好妥协,“好吧,你等我。”

  施甜就在原地等着,没过一会,纪亦珩就出来了。“我真没什么大事。”

  她跟在他后面走,她是他的助理,有些事自然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

  纪亦珩高大的身影走在前面,一路上都有骑着车的同学经过,有人按响了车铃声,施甜乖乖地贴着马路在走。

  她小脸轻抬,眼前的这个身影是需要仰望的,她痴痴地盯着在看,却是不知有朝一日他成名后,她就连仰望都要变得小心翼翼。

  那时他被人拥簇着,一言一行尽在旁人的眼中,她也再不能像现在这般,背着一个大大的包,就能装得下他所有的东西。

  来到药店,买好药后,施甜从包里拿出水,让纪亦珩吃了一顿。

  “这下放心了吧?”

  “这两天你就别打球了,养养精神。”

  “好,听你的。”

  很快到了放暑假的时候,施甜选择了留校,徐子易回家一趟后也过来了。

  宿舍并未关闭,还是有不少学生选择了留宿的,施甜过年的时候才难得见到施年晟一面,她知道他暑期是不会回家的。

  与其在家消磨时间,还不如待在学校。

  纪亦珩暑期很忙,他新接了一部有声配音,网站那边希望赶紧上线,一看他暑假时间到了,就恨不得一天八小时给他安排。

  施甜说什么都不答应,照他这样下去,嗓子废了怎么办?

  自从上次被俞临慧堵在家里后,施甜就再不肯去他那了,太危险了,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呢。

  施甜坐在休息区,纪亦珩从录音棚出来时,脸色带着疲倦,施甜忙走过去,将手里的水杯递给他。

  少年喝了几口水,眉头轻皱,“你里面加了什么?”

  “对你嗓子好的东西。”

  纪亦珩又喝了两口,网站的编辑走过来,在他肩膀上轻拍下,“有件事能不能跟你商量下?”

  “我们无线渠道有本书卖的特别好,上头的意思,说要录制成有声再好好推广,我找来找去对别人都不大满意,你能否帮忙……”

  施甜听到这,急了,“我们手里已经有一部作品了,他最近用嗓子特别厉害,不能这样。”

  “价格方面我们还可以谈的。”

  纪亦珩没说话,他专注地喝着水,编辑一看他这个态度,就知道有戏。

  施甜不肯答应,两个作品同时进行,就意味着工作量要加大一倍,这又不是寻常的工作,每天说那么多话,肯定会受不了。

  “我要不是实在找不到人,我也不想这样啊。”

  “不行。”施甜从纪亦珩手里接过水杯,“你嗓子要出了问题怎么办?”

  “我没事。”纪亦珩看了眼站在旁边的编辑,“女声找到了吗?”

  “还没呢,最重要的是你的声音,你要答应了,女声随时能找。”

  “用施甜吧。”

  编辑看了眼施甜,施甜没想到纪亦珩会这样说,她赶紧摆手。

  “你要把施甜签了,我就跟你签。”

  “不行!”施甜顾着他的嗓子,纪亦珩心里却是有数,“我会权衡好的,你放心。”

  “我没有录制过这种有声作品,我不行的,况且你的嗓子也不能这样糟蹋。”

  纪亦珩可听不得这样的话,“你在我身边练了这么久,怎么就不行了?刀锋都磨亮了,是时候出去闯一闯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