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59虐渣就要这么爽!

59虐渣就要这么爽!

  施甜站起身,小着声道,“是我的。”

  宋玲玲看到外卖员手里提了个小小的蛋糕,一看就不是什么气派的连锁店出来的,她嘴唇蠕动下,不过碍于纪亦珩在场,她还是将话憋了回去。

  外卖员要将蛋糕送过来,施甜几步过去,“给我吧。”

  “签收下。”

  “好。”

  有人朝施甜的方向看了眼,“呦,还有蛋糕吃,拿过来给我们分分吧。”

  施甜看了眼手里的蛋糕盒子,这小小的六寸,也就够在场的人每人吃一口。

  纪亦珩视线扫过去,停留在说话人的脸上,对方还没意识到说错什么话呢,就看到纪亦珩起身走到了施甜的身边,他推了下她的肩膀,“把蛋糕藏好,一会我们拎回家吃。”

  施甜求之不得,赶紧将蛋糕放到了店里的冰箱内。

  季沅清听到了纪亦珩那句话里的重点,他说了他们回家,是回纪亦珩的家吗?

  王曾笑着拿起手边的奶茶,“那我们赶紧吃吧,一会别耽误了人家的二人世界。”

  边上的这些人,脑袋瓜子都是聪明的,之前也就宋玲玲会起劲地追问施甜送什么,这下宋玲玲都焉了,谁还敢冒头?

  纪亦珩带了施甜回到先前的座位上,一帮人吹着牛,吃着东西,纪亦珩还让金哲去添了不少吃的。

  眼看时间挺晚了,纪亦珩让徐洋他们先回去。

  季沅清一刻也不想多待,拿起包站了起来。

  “等等,”纪亦珩开口唤住她,他视线随后落到宋玲玲的脸上,“你们两个稍微留会。”

  宋玲玲两条腿都僵住了,这一看就是还要找她算账。

  其余诸人见状,赶紧离开了,徐洋走到外面后将门带上。

  季沅清面色如常,嘴角微微上扬,不像宋玲玲那样紧张,“让我们留下来是有什么事吗?”

  “之前有人到女生宿舍门口闹,被拍下来的视频,是不是你传到校网站上去的?”

  宋玲玲接触到纪亦珩的目光,她不敢否认,季沅清偷偷看了眼少年的脸色,空气忽然凝滞住,宋玲玲闭紧了唇瓣没开口。

  “后来,你又跟那个女人联系上了,是吗?”

  宋玲玲闻言,连忙摆手,“没有,我没有联系她。”

  “有人给她出了主意,让她来找施甜要钱,你问她要过手机号码吧?”

  施甜听到这,猛地抬下头,很明显纪亦珩已经知道了那件事,听他话里的意思,这事还是宋玲玲一手策划的?

  宋玲玲完全不知情,她是要过号码,但没派上什么用场啊。“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我见过她,她说是我们学校的一个女生给她出的主意。”

  季沅清后背爬上了层鸡皮疙瘩,纪亦珩居然见过那个女人?

  她想到了今天接到的那个电话,难不成也是跟纪亦珩有关吗?

  季沅清强自镇定,就算是,那又怎样?谁都不会知道这号码是她的,一定查不到她身上的。

  宋玲玲觉得真是冤枉啊,“视频是我发的,但后面的事统统跟我没关系,我也没有见过她。”

  “是吗?”纪亦珩话锋一转,连口气也稍稍变了,“季沅清,这事,你怎么看?”

  季沅清心口通通地跳着,一颗心好像已经卡到了她的嗓子眼,她必须想好下一步怎么走才行,要不然很容易会被纪亦珩看出端倪。宋玲玲拉了拉她的手臂,想让她替她说两句话,毕竟她们整天腻在一起,她要真做了什么,季沅清肯定知道。

  但季沅清这个时候,就怕是自身难保,她抿紧了唇瓣不敢开口。

  宋玲玲不住推着季沅清的手臂,季沅清有些恼了,这不是引着那把火要往她身上烧吗?

  “这种事,我不知道的。”

  “沅清,你怎么这样说话啊?”宋玲玲原本以为她会帮帮她的。

  施甜想到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煎熬,就在刚才,她还在出神地想着怎么去凑钱的事。

  “宋玲玲,你是有多恨我,才会这样一次次地来害我?”

  “我说了,不是我。”宋玲玲真是有口难辩,“我真没有。”

  “你是不是问她要了号码?”纪亦珩思路清晰,最擅长攻心术。

  宋玲玲急得咽了下口水,“我是要过,但我没有给她打过。”

  季沅清手指轻掐着自己的手背,她听到纪亦珩冷笑声,“你这话说出来,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我真没有,”宋玲玲唯一能求助的人,也就只有季沅清了。“沅清,你帮我证明下啊,我是不是没有打过那个电话?”

  季沅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宋玲玲真是蠢钝如猪,她将手臂挣脱开,“我想玲玲不至于会做这样的事。”

  “那你这个号码,有没有给过别人?”

  宋玲玲下意识摇头,她拿号码只是为了讨好季沅清,她说她不要,她就不管它了啊。

  宋玲玲的视线忽然落到季沅清脸上,这么一想,那号码也就她们两个看过。

  “给她了?”纪亦珩的目光随之落向季沅清。

  季沅清一惊,肯定要反驳,“什么时候给了我的?”

  宋玲玲也说不准了,毕竟这事真要落到她头上的话,纪亦珩以后还能放过她吗?“我是给沅清看过,但她没有记下来。”

  “季部长的记性应该是不错的吧?想要记个号码下来,不难,是吧?”季沅清听出来了,纪亦珩这就是在给她设圈,要让她跳呢。

  她轻咬下牙关,眼帘轻垂盯着自己的手,“我记它做什么?纪亦珩,你为了施甜可真是大动干戈。”

  “是啊,为了她,当然不惜大动干戈。”

  施甜坐在边上,少年的一字一语铿锵有力,“我就是搞不懂,你为了她费尽心思,又是为什么呢?”

  季沅清看到纪亦珩的脸色彻底冷下去,连一点点伪装都懒得摆出来了。

  “我不懂你这话什么意思。”

  “给那个女人打电话的人是你,在背后给她出主意的人也是你。”

  宋玲玲吃惊不已,“沅清?”

  季沅清这个时候要不反抗的话,就没机会了,她语气焦急地开口道。“怎么会跟我有关呢?你真的搞错了。”

  她看眼边上的宋玲玲,她一把握紧宋玲玲的手腕,“玲玲,是不是你做了糊涂事啊?我知道你一直护着我、为我好,但这种事不能做啊……”

  宋玲玲也懵了,“我没有啊。”

  “总之,就是你们中间的一人。”纪亦珩不紧不慢道。

  宋玲玲虽然也怀疑季沅清,但觉得应该不至于,她只能为自己辩解,“我每天都在学校,跟我同进同出的朋友都能证明。”

  “玲玲,我之前就劝过你的,有些事不要做、不要碰……”

  季沅清这话,分明是要将这事按死在她头上,宋玲玲百口莫辩,“我没有!”

  纪亦珩轻勾了下嘴角,“季沅清,我今天给你打过电话的,你应该知道吧?”

  她心里虽然有了这个准备,但神色间还是没法自然地表现出来,“是吗?什,什么时候?”

  “当时,我就跟那人在一起,我是用她的手机给你打的电话,你虽然换了另一个号码联系她,但是你的声音我听得出来。你不必不承认,我对声音的敏感度我自己清楚,我绝不会冤枉你的。”

  季沅清唇瓣颤抖,身边的宋玲玲难以置信地盯着她,枉她平日里什么事都为她考虑周全,却不想到了这种时候,她一点不顾及朋友之情,居然将她拉出来当挡箭牌。

  “沅清,你怎么能这样?”

  季沅清的脸色难看到极点,施甜插不上话,心里却是万般滋味。

  纪亦珩背着她找到了那人,还见了面,甚至还把季沅清给揪出来了。那也就是说,她这些日子以来经历了什么,他全都知道。

  宋玲玲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傻子一样,季沅清背着她偷偷联系那个女人,还把脏水往她身上泼,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可怕呢?

  她使劲推了把季沅清,季沅清狼狈地差点连椅子一起摔倒,宋玲玲站起身后快步离开了。

  季沅清理了理头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吧?”

  施甜想要开口,纪亦珩伸手握住了她的左手,随后在她手背上轻拍两下。

  “这钱要真是施甜欠的,还有我呢,怎么都轮不到你操心。”

  季沅清手抑制不住地抖,今天原来是鸿门宴吗?就为了让她难堪而来的,“是,你有钱,她身后的无底洞你能填……”

  “就算真是无底洞,我也要试一试。施甜不像你,你从小家境优渥,受了最好的教育,衣食无忧,不管是谁要能跟你在一起,那就是万里鹏程,可是季沅清,我不喜欢你,你哪怕再好,在我眼里都是普通不过的一个人。”

  施甜作为旁观者来说,听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但对于季沅清来说,纪亦珩的每个字都像是把刀子似的,一道道狠狠地剜割在她心上。

  她没有跟纪亦珩当面表白过,却被他看穿了心思,他字字带刺,将她按进了尘埃中,怕是这辈子都别想抬头了。

  季沅清喉间轻滚下,但她被纪亦珩逼到了绝境,已经说不出话了。

  “所以,季沅清……以后别再找施甜的麻烦,不要将感情浪费在一个不喜欢你、甚至是厌恶你的人身上。”

  季沅清倒吸口冷气,眼眶一下红了,鼻子酸涩的厉害。

  “我虽然看不上你,但依你的条件,你大可以去找到一个不错的人,只不过我奉劝你一句,做人简单点好。”

  “简单?”季沅清看了眼纪亦珩身旁的施甜,“像她这样吗?”

  “是。”

  “她仗着有你撑腰,在学生会里还不够猖狂吗?”

  纪亦珩身子往后轻靠下,脸色冷冷的,眼神也是冷冷的,“你还没有我给你撑腰,你怎么就能猖狂成那样呢?”

  不把她的脸碾在地上,她看来是不知道狂字怎么写了。

  季沅清毕竟是个女孩子,又一心爱慕纪亦珩,她哪禁得住这样的话,施甜见她匆匆拿了包起身,泪水从眼眶里涌出来,哭着就跑开了。

  施甜扭头看眼,季沅清一把用力将门推开,逃也似地走了。

  施甜嘴唇动了动,“她……”

  “她什么她,你自己的问题一大堆,还不老实交代。”

  施甜闭紧嘴巴不说话,纪亦珩抬手敲了下她的脑袋,“再有这样的事,你还要瞒着我吗?”

  “不瞒着了。”

  “记着你自己说过的话。”

  施甜摸了摸前额处,纪亦珩将她的手拉下来,“以后不用再给她钱了,直接把她拉黑了吧。”

  “你……你不会拿钱出来了吧?”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我自有办法。”

  施甜出神地盯着跟前的少年,明明她和他岁数一般大,怎么在她这儿如此棘手的事,到了他手里却能轻易化解呢?

  真是神一般的存在。

  “你都知道季沅清的事了,一开始怎么不说明白啊,还去诓宋玲玲。”

  “这两人凑在一起就没有好事,我现在也算是一竿子将她们打散了。你说吧,你服不服?”

  施甜嘴角不由笑开,她真是太服气了。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