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56我的,就是你的

56我的,就是你的

  “施甜,你倒是说话呀。”

  施甜嘴唇蠕动下,“有规定捐多少吗?”

  “这话问得好玩了,多少看你的心意了,你是纪亦珩的女朋头,代表了他的门面,你肯定跟我们是不一样的对吧?”

  宋玲玲一句话就把施甜架在了最高处,让她上不去也下不来。

  纪亦珩伸手将门推开,走了进去,宋玲玲见到他,下意识是想躲的,但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不至于怕成这样。

  “都聚在这干什么呢?”

  “开会啊。”

  纪亦珩走到施甜的身边,见她小脸微白,宋玲玲拿着本子的手垂在身侧,纪亦珩弯腰将她手里的本子拿过去,随手翻开看了看。“记录的倒是很清楚。”

  “是,这是我们学生会出的一份力,每一分钱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纪亦珩合起本子,将本子在手心上轻轻敲打,“你叫宋玲玲?”

  她心里咯噔下,“是,是啊。”

  “既不是学生会的干部,也不是多重要的人员,是谁给你分配这项工作的?”

  宋玲玲被问得哑口无言,过了会后才找到一句话去回他,“没人给我分配,是我自愿组织的,大家也都想尽一份力,我只是负责记录下而已。”

  “不用这么麻烦,王老师下午通知我,网络众筹的链接已经出来了,我和施甜都捐过款了,我把链接发到群里,你们看下,直接捐款就行。”

  宋玲玲有些不甘地握紧手里的本子,“我们想把捐款送到他家里去,正好也去探望下。”

  “人都进了重症监护室,探望什么?”纪亦珩的口气充满不悦,“是不是捐了钱,就非要让人家知道你是谁?不露一露这张脸,生怕别人记不住你的恩情,是吗?”

  宋玲玲脸涨得通红,完全下不来台,她看了看施甜,当着纪亦珩的面,她也不敢再说什么。

  “我看好好的一个学生会,就是被你这样的人搞得乌烟瘴气。”纪亦珩说着,抬起脚步往前走,施甜跟在了他的身边。

  等到诸人全部坐定后,纪亦珩宣布开会,宋玲玲回到季沅清身边,季沅清看她眼圈发红,伸手拍了拍她的腿,以示安慰。

  纪亦珩将众筹的链接发到群里,“真要捐款,就通过平台吧,省得麻烦。”

  他这会进了学生会的群,才看到里面有好几百条信息没看,他手指往上划动,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有件事我必须重申下,每一个进了学生会的成员,都必须明确自己进来是做什么的。微信群是为了工作方便,我发现有些人工作能力一般般,溜须拍马的本事倒是强,这样的人,不注重自身能力的提高,满脑子就想着走捷径,我个人对她是很反感的。”

  宋玲玲面上青一阵白一阵,她知道纪亦珩是在说她。

  他这会肯定看到了她之前说要庆祝他生日的事,宋玲玲求助地看了眼边上的季沅清,可这个时候,又有谁敢跳出去帮她讲话呢?

  季沅清打开众筹的链接,上面能看到捐款人的信息,她一眼看到了纪亦珩的头像。

  他捐了两千,还留了一句话,祝早日康复,施甜。

  施甜也看到了,她吃惊地盯着屏幕,很多人不会知道这个捐款的人是纪亦珩,因为那只是个微信名而已,但他却在最后留了她的名字。

  季沅清牙关轻颤,面上的笑有些挂不住。

  宋玲玲回到微信群内,手机传来一阵嘀嘟声,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不在学生会的大群里面了。

  施甜看到宋玲玲被踢了出去,纪亦珩做完这件事后,将手机放回桌上。“开会吧。”

  宋玲玲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她扭头看向季沅清,季沅清的脸色也不好看,宋玲玲毕竟是她推荐进入学生会的,她朝宋玲玲轻摇下头,示意她冷静下来。

  她就算能找老师闹,都不能找纪亦珩闹,继续惹毛他谁都不能有好果子吃。

  施甜心里百感交集,纪亦珩接下来说了什么话,她也没有听进去。

  他开场之后,接下来由各个部长说话,纪亦珩手指在桌上一道道划着,施甜要不是实在拿不出钱,今天也不会被宋玲玲逼到这个份上。她向来热心,再加上自尊心强,她是那种情愿饿半个月的肚子,都不会为了两三百块钱藏着掖着的人。可她究竟遇上了什么事,让她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而且还不肯跟他说呢?

  纪亦珩不能当面问她,因为她知道她会守口如瓶,而且说不准心里会更加煎熬、难受。

  宋玲玲看着自己被踢出来的那条消息,她觉得每个人都在笑她,纪亦珩在学生会是不怎么管事的,能被他移出群的人,她是第一个。

  纪亦珩看眼身侧的施甜,施甜一分钱没有捐,纪亦珩却写了她的名字,她视线抬起正好跟他撞上。

  她赶紧别开,眼里明显有种心虚,居然不敢看他。

  纪亦珩一下就想清楚了,整件事怕是跟施甜家里的情况有关,施年晟说到底不会不管他这个女儿,所以她的麻烦尽管是跟施年晟有关,却不可能是他断了她的经济来源这么简单。

  开完会后,纪亦珩径自起身,他手在施甜面前的桌子上拍了拍。“走了。”

  施甜将手机放起来后,赶紧跟着他离开。

  宋玲玲趴到桌上,也不知道是哭了还是什么,有人想要安慰她,季沅清挥下手示意她们先走。

  会议室内瞬间就走剩下她们二人,季沅清见宋玲玲脑袋蒙在臂弯间,不肯抬头,“好了,只是不在大群里而已,等他消了这口气,我改天再偷偷把你拉回去就是了。”

  宋玲玲两条腿在桌子底下使劲踢,“什么叫消了这口气啊,我怎么惹到他了?”

  季沅清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还没完没了了,但她嘴上仍旧耐心地劝她,“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呢,你让施甜捐款时说的话,纪亦珩肯定听到了。”

  “那我说得也没错啊,再说那两千块钱是她捐的吗?谁不知道那是纪亦珩给她面子!”宋玲玲直起身,看来真是被气得不轻,眼圈到现在还红着。

  “不管这钱是谁捐的,那也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你连看不过去的权利都没有,别的不说吧,当着纪亦珩的面,你至少要给施甜面子,你该庆幸你还留在学生会里,以后学聪明点。”

  宋玲玲抬手在眼角处擦了下,“你的意思是,有些事要背地里进行是吗?”

  “我可没这么说。”

  但宋玲玲算是将这话听进去了。

  施甜跟在纪亦珩身后,眼见他快步往前走,她只能小跑着到了他的跟前,“你捐了两千是吗?”

  “是。”

  “你干嘛还要留我的名字啊?”

  “不是非要不留名才是做好事。”

  “但那钱……是你捐的。”

  纪亦珩沉默了会后,这才开口,“我的就是你的,你要跟我算得这么清楚吗?”

  “当然不是了。”

  纪亦珩伸手将她带入怀里,他低下头,将下巴压在施甜的头顶。“要是有人欺负了你,你一定要告诉我。”

  施甜两手推在他身前,“这是学校啊。”

  “学校怎么了?”纪亦珩手臂圈紧施甜的肩膀,“到底有没有人欺负你?”

  “谁敢呀,你看宋玲玲的脸都成了咸菜色,而且别人对我都很友善。”

  纪亦珩的手掌在她头顶轻抚两下,施甜往前走了步,将脑袋轻靠在他身前。她双手紧紧圈住他的腰身,心里欢喜欣慰之余,施甜却又像是被兜头浇了盆冷水。

  她当初被纪亦珩在校网站上表白,随后脑子一热追到了他家里去问个清楚,她自私地忽略掉谈恋爱并不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今天,她要还这个女人十万,说不定明天就要还另一个女人二十万,长此以往,她会被拖废掉,那么纪亦珩呢?他如果知道了她如今的境地,又会怎么想她?

  下午上课时,女人的微信发了过来,问她钱准备的怎么样了。

  施甜度日如年,每天都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她赶紧给对方回了消息。“这个月的期限还没到呢。”

  “你这样还我钱太慢了,我实在没有耐心。”

  施甜生怕对方反悔,“我到时候一定把钱凑给你,我保证。”

  对于那个女人来说,她找不到施年晟,就只能拿施甜出气,就算找到他,其实也挽回不了什么,她还能指望施年晟对她忠心不成?她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当初他们走到一起就是各取所需,她有十足的优越感,这段关系却结束的不明不白,现在看着施年晟的女儿,她已经不在乎钱不钱的事了,她就想让这个小姑娘难受,让她备受煎熬。

  “我保证,我会将钱如期打给你的。”

  坐在施甜身边的徐子易见她神色慌张,捧着手机的手指不住在屏幕上按着,她朝她凑近了些。“小狮子?”

  施甜吓得赶紧将手机翻过去,放到桌上,“怎么了?”

  “你干嘛呢?”

  “没什么啊,发消息呢。”

  徐子易将信将疑地看着她,“你最近挺不正常的,话也少了。”

  “哪有啊,就是兼职太累了。”

  徐子易用手拱了拱施甜的臂膀,“我还想劝你呢,别去兼职了,你别看现在是赚到钱了,可多多少少会影响学习,现在正是积累的时候,只有将专业知识学好了,以后才会有更好的回报。”

  施甜轻点下头,她心里再明白不过了,只是没办法而已。

  周六,纪亦珩没让施甜陪他出去,她就趁着这个时间去了店里帮忙。

  周末生意比平时要好,老板娘人缘好,微信群里还有不少顾客下单。

  施甜将做好的二十杯奶茶放进打包袋内,老板娘拿起桌上的电瓶车钥匙,“店里交给你了,我去去就回。”

  “好的。”施甜帮忙将放满小吃的袋子拎出去。

  她刚回到收银台前,就听到门口传来欢迎光临的声响。

  “你好。”施甜话语刚落定,就看到宋玲玲挽着季沅清的手臂进来了,身后还跟了她们的两个朋友。

  宋玲玲吃惊地上前两步,“施甜?你怎么会在这?”

  “请问你们要吃点什么?”

  “啊,你在这儿打工啊?”宋玲玲目光在她身上打量了圈,“我真怀疑自己看错了,你居然还需要过来做兼职。”

  施甜不再理睬她了,季沅清看眼菜单。“我要一杯草莓多多。”

  施甜打了单子,季沅清询问身边人,“你们呢?”

  “我要芒果果茶。”

  “我喝奶茶好了。”

  宋玲玲拿过菜单,“还有小吃呢,我想吃个鸡排。”

  几人点了不少东西,施甜打好单子,季沅清掏出手机付了款。宋玲玲将一手压在收银台上,“施甜,你真该好好谢谢我们啊,你看我们沅清花了不少钱呢。”

  施甜转身去做奶茶,宋玲玲无趣地跟着季沅清找了位置坐下来。

  四杯奶茶做完后,施甜给她们送过去,宋玲玲摸了摸自己点的奶茶。“好烫啊,我不是说我要常温的吗?”

  “这就是常温的。”

  “骗谁呢?这么烫,你想烫死我。”

  施甜拿起吸管,将它插入杯中,“你可以尝一口。”

  “烫到嘴怎么办,你陪我医药费吗?”

  施甜转身就想走,宋玲玲拿起奶茶再用力地放回桌上,“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信不信我投诉你?”

  施甜回到桌前,弯腰拿了奶茶,她用力吸了两口后,将奶茶放回去。“这就是常温,看到了吗?你要还想喝,我就给你重新做一杯一模一样的,你要成心来找茬,就趁早出去!”

  “你干嘛喝我的奶茶!”

  施甜回到操作台前,深吸口气后,从冰箱里拿出鸡排和花枝丸。

  宋玲玲将奶茶打到地上,她站起身,跟着施甜走到了操作台旁,“你什么意思?”

  施甜将鸡排放进滚烫的热油中,看着油沸腾起来,她一语不发,也不想跟宋玲玲吵,毕竟这儿是她工作的地方。

  “你倒是说话啊!”

  宋玲玲气得将手边的一盆花枝丸用力丢进了热油中,溅起来的滚油落在施甜手臂上,她痛得往后缩了步,她就穿了件短袖,施甜不住甩着手臂,宋玲玲看到两个水泡已经起来了。

  她没想到会这样,宋玲玲跑也似的往外走。

  季沅清见她神色慌张地回到桌前。“怎么了?”

  “我们走吧。”

  “为什么啊?吃的东西还没上呢。”

  宋玲玲拿起旁边的包,“我有急事,我先回去了。”

  “玲玲,你怎么了?”

  季沅清拉也拉不住她,只能由着她离开,另外两个朋友也在奇怪,季沅清看了眼施甜站着的方向,方才她依稀看到了一眼,隐约也能猜到出了什么事。

  傍晚,施甜手上的泡鼓鼓的,她不敢戳破,老板娘让她去医院处理下,提前让她回去了。

  她跟纪亦珩说好晚上要去他那儿吃饭的,施甜心想着时间差不多了,先过去再说吧。

  按响门铃后,施甜下意识将左手往身后藏。

  纪亦珩走到门口,将门打开,“我叫了不少好吃的,就等你呢。”

  施甜抬起脚步走进去,纪亦珩将门带上,他上前步一把抓住施甜的手臂。

  这一下正好抓在施甜的伤口上,她痛得尖叫声,“啊!”

  纪亦珩赶紧松开手。“怎么了?”

  施甜没法摆出一脸轻松的样子,她都快哭出来了,小脸皱在一起。“你,你抓痛我了。”

  “你的手怎么回事?”

  施甜知道这下藏不住了,“没有大碍。”

  “我看看。”

  “真没事。”

  纪亦珩伸手握住了施甜的肩膀,她只得将手臂慢慢伸出去,纪亦珩想要将她的袖子撸上去,施甜按住他的手背。“不行。”

  少年放慢放柔了动作,袖子挽到一半,施甜就差要哭了。

  纪亦珩耐着性子将袖口往上推,看到两个被烫出来的水泡已经破掉了,方才跟她的外套黏在一处,不痛才怪。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