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52女朋友和一般女人的区别

52女朋友和一般女人的区别

  完了,难不成纪亦珩家里有亲戚在?不会满屋子都是人吧?

  施甜往后轻退,女生朝她打量番,“找谁?”

  “我找纪亦珩。”

  女生眼睛轻眯下,一手握着门把没有松开,这样也就堵住了施甜进门的路,施甜没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动静声,她小着声问道,“他家里是有客人吗?”

  “是。”

  那施甜肯定是不方便来的,“我先走了。”

  女生将门往回带,即将掩上之际,纪亦珩的声音传到了施甜耳朵里,“谁?”

  “不认识,可能按错门铃了。”

  施甜想也不想地伸手扣住门板,使劲将门拉开,女生没想到她力气这么大,她手一松,吃惊地看着施甜走进来。

  “你……”纪亦珩嗓音轻扬,快步走来,“你不是还没过来吗?”

  “刚到的。”要不是听到身边这人说她可能是按错了门铃,她真打算走了,她都跟她明说了她找纪亦珩,她不信对方年纪轻轻就耳朵不好使了。

  不用细想都知道只有一种可能性,她想让她尽快离开这,好让她跟纪亦珩单独相处。

  施甜眼里涌出敌意,但眼睛对上纪亦珩时,立马笑弯了,“你家有客人在啊?”

  “没有。”纪亦珩让她进来,“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不过现在看来……没吓到你吧?”纪亦珩准备回书房,听到施甜这话,不由回头看了她眼,他目光随后落在旁边女生的身上,“我给你介绍下,付语轩,跟我爸妈住在一个小区。”

  付语轩皱下眉头,这介绍语也太敷衍了,“你没上东大之前,我们就是同一层的邻居,你不也才搬到这边来住吗?”

  施甜算是听明白了,这女生就不想跟纪亦珩撇清楚关系,但她跟纪亦珩爸妈是同楼层的邻居,这个信息量很重要。施甜哪怕再看不惯她,都不能和她撕破脸皮,万一她在纪亦珩爸妈面前添油加醋地说她几句怎么办?

  她这双眼睛啊,可以达到鉴婊专家级别了,不管是白莲花还是小绿茶,一看一个准。

  纪亦珩不打算跟付语轩争辩什么,他朝施甜轻招下手,“肚子饿吗?”

  “不饿。”

  “等我会,一会带你去吃晚饭。”

  “嗯。”施甜穿得多,就她一个人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她将拉链往下拉,纪亦珩示意她跟他走进书房。

  “稿子看得怎么样了?”

  “都看完了。”施甜进去后,看到纪亦珩的书桌上放着两台电脑,其中有一台粉色的笔记本,一看就是女生用的。

  付语轩跟进来,拉开椅子坐在那台笔记本跟前。“我们再来玩两局。”

  施甜看到了纪亦珩放在桌上的稿子,她拿起来看眼,他比她专业多了,很多词都被标注出来,五颜六色的笔迹跳跃在白色的A4纸上。施甜看到窗台旁边有个坐垫,她拿起稿子走了过去。“你们玩吧。”

  纪亦珩从抽屉内拿了瓶饮料给施甜,他回到桌前,语气懒懒地冲付语轩开口,“就你这水平,带你玩只会死得很惨。”

  “谁说的,我换个人物。”

  施甜盘膝坐在地垫上,还是觉得热,她将外套脱掉放在旁边。

  付语轩小动作很多,话也很多,戴着耳机说话更加大声,“走走走,哎,别杀我——”

  “等我回个血,等等!”

  施甜耳朵里被刺得难受,她盯着纪亦珩的背影,少年飞快地按动鼠标,“漂亮!”

  “我配合你,当心有伏击!”

  施甜不会玩游戏,所以融入不了这种氛围,她就听着付语轩激动地在喊,“Nice,厉害,上上上,漂亮!”

  她摘下耳机,激动地差点要从椅子上蹦起来,“你也太神了,最后的机会反杀啊,赢了!”

  纪亦珩相对来说要安静很多,“你也不差,这水准可以了。”

  “那是,也不看看谁带着我打,再来。”付语轩看了眼独自坐在那里的施甜,嘴上依旧在说道,“我不管啊,你今天必须带着我。”

  施甜恨恨地朝她看眼,付语轩收回视线盯着屏幕,“我要买点装备才行。”

  “不打了,改天再来。”

  “这才到哪里啊,说好带我升级的。”

  纪亦珩这会哪有心思陪她玩什么游戏,“那你跟我PK,打赢了我再说。”

  “你让让我。”

  纪亦珩将耳机朝两边拉开,“不敢了?”

  “谁怕谁啊!”

  付语轩语气藏了些许的不痛快,施甜装作一门心思在看稿子,只是两只耳朵竖了起来,就听到付语轩的声音此起彼伏。“你别这样,哎呀……”

  “纪亦珩,我真的生气了!”

  嗓音里分明带有撒娇,“你就不能让着我点吗?等会……”

  看来是被KO了,付语轩面色不悦地丢开鼠标,“你还真拿我当仇人了?”

  “不就是玩个游戏吗?这么当真。”

  “再来,我就不信了。”

  施甜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干脆将稿子放在边上,她起身来到纪亦珩身边,看到两人正打得火热,付语轩作为一个女玩家来说,应该算是挺厉害的了。

  施甜看到一团火苗在屏幕上炸开,也不知道谁输谁赢,但付语轩的求饶声很快传到耳朵里,“纪亦珩,我都说了让你让让我。”

  施甜看到少年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按着,一波波大招杀过去,付语轩已经被打得节节败退,最后纪亦珩控制的人物飞跃而起,直接将她砍杀在原地。

  付语轩的脸色刷得铁青,摘下耳机丢在桌上。

  纪亦珩眼角飞扬,施甜替他将耳机拿下来,付语轩眉头紧拧,“你就非要把我杀成这样?”

  “游戏就是游戏,我要对你手下留情的话,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付语轩站起身,拿了装笔记本的手提包过来,施甜见状,将她插在多用插座上的插头替她拔了。付语轩气着呢,将东西一股脑塞进电脑包后,提着它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果然在纪亦珩的眼里,玩游戏没有男女之分,就算遇到了女玩家也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一点真好,施甜喜欢。

  外面传来砰的关门声,纪亦珩转过身,靠在桌沿上,“你这样跑过来,是想给我惊喜吗?”

  “惊不惊喜?”

  纪亦珩抿起笑意,“惊喜。”

  她原本心里还很不舒服,可这会觉得喜滋滋的,纪亦珩都把人给打跑了,多解气啊。

  当天晚上,徐子易也过来了,第二天是正式报道的时间,蒋思南和朱小玉两人是结伴回宿舍的。

  施甜还是喜欢这种热闹充实的感觉,每天上完课就去校园广播室,一天的时间被安排得满满当当。

  这天下午,纪亦珩并没有在学校,施甜上完课后准备回宿舍。

  刚走出教室,她就接到了韩凌阳的电话,让她去学校的琴房找她,说是有事。

  徐子易挽着施甜的手下楼,“怎么了?”

  “我要去趟琴房。”

  “那你赶紧去吧。”

  施甜眼见徐子易的手要收回去,她赶紧一把按住。“你跟我一起去吧,羚羊找我应该不会有多大的事。”

  “韩凌阳?”

  “是啊。”

  徐子易没说话,跟着施甜朝琴房走去,到了门口,还未进去,就听到了钢琴声从里头飘扬而出。

  施甜小心地推开门,徐子易看到琴房内就只有韩凌阳在,他弹着琴,开了嗓,歌声软中带柔,曲调呢喃间,有种令人捉摸不透的苍凉感。少年背部挺得很直,有些气质是天生的,再加上后天的培养,即便是往那里一坐,都能有种明显的优越感。

  徐子易不敢上前打扰,但施甜走了过去。

  韩凌阳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向施甜,“来了。”

  他也看到了徐子易,眼神有了波动,徐子易更加不好意思过去。

  “你让我过来干嘛?”

  韩凌阳右手落在琴键上,漫无目的地敲着。“你着急回宿舍又干嘛?”

  “睡觉看电视啊。”

  “走,我带你去看电影。”

  施甜想也不想地摇头,“我才不去呢,晚上还要自习。”

  “来得及,《我不是药神》看不看?”

  施甜看到微博上有人推送,说是难得一遇的好片子,催泪弹,她有些犹豫,“我改天再去看。”

  “走吧,我票都定好了。”

  “我又没答应你。”

  “你怎么这么矫情呢?”韩凌阳站起身,“是不是还要请示下纪亦珩,问他同不同意?”

  施甜一本正经道,“对啊,毕竟你是男的,不能跟你走得太近。”

  韩凌阳目光微沉,施甜见他似是不高兴了,赶紧安抚他两声。“好了,看就看呗,不过让徐子易一起去。”

  徐子易闻言,下意识拒绝。“我不去。”

  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再说她跟去算什么?多尴尬。

  施甜快步跑到她身边,“去吧,那电影很好看,过几天就下架了。”

  “我回宿舍还有事呢,你们去吧。”

  “你能有什么事啊?今天没有要做的功课。”

  韩凌阳明白施甜的想法,她非要拖一个人跟着,应该是怕被人误会些什么。他上前几步,高大的身影站在徐子易面前,令她不由心慌起来,有种无形的压迫感。

  “一起去吧。”

  “对啊,走,去吧。”施甜说着,拉了她往外走。

  徐子易被施甜拖着,挣也挣不开,她真后悔刚才没有直接回宿舍。

  韩凌阳又在网上选了张票,到了电影院后,离开场还有些时间,韩凌阳先取了票。

  徐子易跑到柜台,点了几杯奶茶,韩凌阳不喜欢甜腻的东西,徐子易将奶茶递给他时,他并未伸手接。

  徐子易脸涨得通红,主要也是不想占别人的便宜,韩凌阳见她手臂举着,收回去也不是,让他拿着也不是,他说了声谢谢,接过了她手里的奶茶。

  施甜坐在休息区内等,手机刚掏出来,就接到了纪亦珩的微信。

  “在哪?”

  她心里咯噔下,“怎么啦?”

  “看电影去。”

  施甜差点被嘴里的珍珠奶茶呛个半死,她跟韩凌阳就这么出来一次,怎么好巧不巧就出这样的事呢?难不成纪亦珩长了通天的眼睛不成?

  她没有经验啊,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蒙混过关还是老实交代呢?

  就施甜这胆量,她也不敢骗纪亦珩,她琢磨着应该怎么跟他说,想来想去,还不如老老实实说清楚。

  “我跟你说件事,你别生气啊,我在外面呢,电影快开场了。我跟韩凌阳和徐子易一起看电视,徐子易啊,我室友,你认识的。”

  信息发过去,没过一会,纪亦珩就回了消息。

  “韩凌阳?”

  施甜硬着头皮回信息,“是,刚巧碰上的。”

  “是学校附近那个电影院吗?”

  “嗯。”

  “我马上也到了。”

  这下可真尴尬了,施甜捧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韩凌阳坐到她身边,“还有十几分钟开场。”

  “那个……”

  “干什么?”

  施甜狠狠地吸了口奶茶,“纪亦珩也过来了。”

  徐子易赶紧看了眼韩凌阳,少年怔了下,很快语气轻松地说道,“过来就过来,这电影院又不是他的,难不成还不让我们看?”

  “我不是这个意思。”

  韩凌阳嘴角浅勾起来,“你看你的神情,别人还没质问到你头上,你就一副心虚的样子,我跟你看个电影而已,很见不得人吗?”

  “当然不是。”

  纪亦珩过来时,正好开始要进场了,他早就买好了票,施甜在取票机前等他。

  徐子易坐在休息区,韩凌阳看眼入场处,“走吧。”

  这边上也没别人,这两字显然是跟她说的,徐子易站起身,看了眼不远处的施甜。

  她看到纪亦珩取了两张票,将其中一张电影票递给了施甜。

  徐子易跟在韩凌阳身后,两人进了场,找到座位,她挨着韩凌阳边上坐下来。

  施甜和纪亦珩的位子在他们后面,徐子易紧张得不知道要将双手放在哪。原本属于施甜的那个座位空出来了,可就算她换了,也只是换到韩凌阳的另一边罢了。

  电影院内漆黑一片,施甜看不清旁边人的表情,“你怎么想到过来看电影了?”

  “正好今天有空,这个电影院你之前来过吗?”

  “没有,这还是我上了大学后,第一次进电影院呢。”

  “第一次啊,”纪亦珩似在斟酌这几个字的含义,“我以为你会把这样的第一次留给我呢。”

  “……”施甜缩了缩脑袋,不敢再接话。

  电影开场,施甜却有些心不在焉,她没注意到徐子易和韩凌阳坐在哪。

  旁边的人一语不发,施甜忽然想到了个主意,她立马觉得自己真是聪明啊。

  她凑到纪亦珩身边道,“知道我为什么会跟韩凌阳和徐子易出来看电影吗?”

  “为什么?”少年语气不起波澜,这也让施甜完全摸不着他的底。

  她干笑两声,“因为我想把徐子易介绍给韩凌阳啊。”

  施甜看到纪亦珩做了个扭头的动作,大屏幕上亮光倾洒而来,纪亦珩的视线落在了施甜脸上。

  她笑着继续说道,“是不是挺配的呀?男才女貌,我家徐子易也是美人呢。”

  纪亦珩嘴角处绷紧的弧度松了松,脸上也有了些表情,“确实很配。”

  这一招果然管用。

  在男朋友面前,姐妹和兄弟都是用来出卖的!

  施甜忍不住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喝彩了!

  这样,她以后就再也不用跟纪亦珩解释她和韩凌阳的关系了,他总不至于还会歪想吧?

  施甜得意的不行,纪亦珩身子往后轻靠,“看电影吧。”

  她美滋滋地倚着椅背,至于电影里的情节,她还是看不进去。

  施甜偷偷看了眼边上,她将手一点点伸过去,最后摸到了纪亦珩的右手,然后一把抓住。

  她手指被撑开,少年的指尖穿过她的指缝,同她紧紧地十指交握。

  这姿势实在是撩拨得要命,施甜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冷静。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