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50最好的他和他
  施甜怔了下,没有立刻反应过来,纪亦珩目光定在她身上后不再挪开。

  卧室内的空调动静声很大,热风出来时伴随着轰隆隆的声响,施甜在床沿处坐了下来,“纪亦珩,过年……我要跟我爸爸一起过的。”

  纪亦珩喉间艰涩地滚动下,“那你爸呢,真的会回来吗?”

  “会的,过年他会陪我的。”施甜绞着自己的衣角,“你今天还要赶回去呢,太累了,先去楼下吃点东西吧。”

  “不用了,”纪亦珩坐着并未起身,“这一路上你也累了,我不饿。”

  她这个家,一看平时就不住人,待会肯定还要收拾。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施甜吓了跳,她知道施年晟有钥匙,所以不可能是他,难道又有人找过来了吗?施甜看眼纪亦珩,小心翼翼地站起身。

  “我叫了外卖,应该是送到了。”

  施甜闻言,松了口气,快步往外走。

  她打开门,果然看到是外卖员,施甜将吃的东西都拎进屋内,纪亦珩点了不少菜,她将一次性筷子拿出来递给他,“吃完东西,我送你吧?”

  “不用。”纪亦珩心里清楚,她家里这个情况,他越是久留她越是不自在。

  施甜拉开椅子坐定,纪亦珩知道她不挑食,他将菜不住夹到她饭盒内。

  “我爸说晚上就回来,还要给我买菜做饭的,我现在不用吃太饱。”

  “这个年打算怎么过?”

  施甜盯着手边的饭盒出神地看着,“走亲戚啊,四处逛逛、玩玩,再说寒假时间短,很快就过去的。”

  “我回去整理下,把校广播下个学期要用到的稿子提前给你,你在家熟悉熟悉。”

  “好啊。”那样她寒假就不愁没事做了。

  吃过晚饭,天已经黑透,施甜将纪亦珩送到楼下,他在手机上叫的车已经在小区外面等着了。施甜跟着他一路往前走,眼看着就要到小区门口,她心头的不舍和酸胀感越来越明显,她恨不得叫他留下来,恨不得让他陪着她,可这样的想法,她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思念不敌她满心要遮掩的难堪。

  纪亦珩走到车旁,施甜快步上前,轻轻拉住少年的手。

  外面天寒地冻,又是大晚上,每一道风的风尾好像都挟带着尖利的刀尖,刮在人脸上痛得厉害,施甜定定地看着纪亦珩的侧脸,少年手掌收拢,将她的小手包裹其中。

  纪亦珩垂下眼帘,嗓音也轻柔不少,“跟我走吧?”

  “才不要呢。”施甜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轻快起来,“快走吧,不早啦。”

  司机也在催促出声。“走不走?”

  施甜伸手将纪亦珩推进车内,“到家后联系我,快走吧,一会我爸回来了,要被他看见你,肯定要问东问西的。”

  “那你就跟他好好介绍下我。”

  施甜笑着将手从他掌心内抽出,她朝纪亦珩挥下手,然后将车门关上。

  司机踩了油门,都没有再给他们告别的时间,施甜站在寒风里,看着车子汇入主干道的车流中,她冷得瑟瑟发抖,却不忍扭头往里走。

  二十九的那天,施甜给施年晟打过电话,他说除夕会回家过。

  施甜已经将家里都收拾过了,趁着天好,被褥和床单全部洗了一遍,阳台上都挂满了,阳光更加没法钻进屋内。

  快到傍晚的时候,韩凌阳的电话打来了。

  施甜正准备出去买点菜,她蹲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接了电话。“喂,羚羊。”

  “小狮子,你在家吗?”

  “刚准备出门呢。”

  “那我在你家小区门口等你。”

  施甜换好了鞋,起身将门推上,“你少来,你又不知道我住在哪。”

  “你出来啊。”

  施甜完全不相信,她穿着长羽绒服出门,还觉得冷,风哗哗地吹在她身上,就差将她掀跑了。她小跑着出了小区,韩凌阳冷得躲在门口的保安室,正跟里面的大爷扯皮,一看到施甜裹得密不透风的身影出来,他赶紧推开门。

  “小狮子!”他手伸过去拍向施甜的肩膀。

  施甜吓得惊叫起来,“妈呀,谁啊?”

  这么冷的天,韩凌阳就穿了件短外套,好看是好看了,可把他冻坏了,他不住在原地蹦跳。“怎么才出来?”

  “你怎么找到这的啊?”

  “我给你爸打电话了。”

  施甜知道这个可能性还挺大的,“你过来干嘛?”

  “找你啊,走,吃东西去。”

  “我才不去……”

  施甜羽绒服后面的帽子被他一把拎住,她个子娇小,压根就没得反抗,她跟着韩凌阳来到了附近的商场。

  这个小区比较偏,附近好点的商业也就只有这个了,韩凌阳推门进去,热浪扑面而来,他冻僵的手指头恢复了知觉,“活过来了。”

  “今天天气预报零下六度呢,你干嘛就穿这么点?”

  “难道跟你一样,裹得跟粽子似的。”

  “暖和啊。”这样才是对冬天最好的尊重,懂不懂?

  “美的方式有那么多种,你偏偏选择了丑。”

  施甜气得抡起拳头要揍他,韩凌阳拉着她上了电梯,“我请你吃晚饭。”

  “为什么?”

  “过年了,明天你爸回来,你也不用我陪。”

  施甜才走了几步,就觉得热了,她将大围巾取下来拿在手里,“羚羊,我知道你是怕我一个人在家,但是没事啊,我自己看小说看电视,不要太开心呢。”

  韩凌阳又不是不清楚施甜的性子,表面上看着坚强,实际上脆弱得很,还敏感,特别是这种时候,别人家里都是热热闹闹的,她能开心得出来才怪。

  他将她带到一家西餐厅门口,韩凌阳抬起脚步往里走,施甜忙拖住他的手臂,“我不进去。”

  “怎么了?”

  “你要请我吃,我就不进去。”

  韩凌阳一听就知道了,又是那该死的自尊心在作祟,“那你请我行不行啊?”

  施甜手里力道微松,“好吧。”

  “这么不情愿?”

  “情愿情愿,走吧。”施甜推着韩凌阳进去了。

  她生活费并不宽裕,但她做了纪亦珩的助理后,学校给他的奖励,他都会给她,再加上施年晟每个月都给她钱,所以施甜省着点用的话,是能剩下些的。

  服务员带着两人走到了一个空位跟前,施甜脱下羽绒服,将它挂在身后的椅背上。

  韩凌阳拿起菜单,“你吃什么?”

  “都好,只要能填饱肚子。”

  “来两份套餐吧,要不要喝点红酒?”

  施甜轻摇下头,“你想喝吗?”

  她除了啤酒之外,别的酒都没有尝试过,韩凌阳扫了眼菜单,点了一瓶红酒,施甜没看价目表,她有些担心一会钱不够。

  西餐厅内气氛浓郁,施甜有些不自在,她这才发现自己脚上还穿了双雪地靴,她将两腿并拢,尽可能地藏起来,不要让别人看见才好。

  韩凌阳也脱了外套,他里面就贴身穿了件黑色的低领毛衣,锁骨若隐若现,怪不得方才那么冷。

  服务员送上两杯柠檬水,韩凌阳拿起一杯放到施甜的面前,她一眼看到少年手上戴着的尾戒,他手指细长,戴了这样的装饰品更是好看。

  “怎么搬家了也不告诉我?”

  “我家都不知道搬过多少次了。”

  韩凌阳知道她习惯了,他看到不远处有架钢琴,他将视线收了回来,“我给你弹首曲子,祝你新年快乐。”

  “好啊。”

  少年站起身,走了过去,他询问下服务生后,坐在了钢琴跟前。

  施甜手掌轻撑着侧脸,看到韩凌阳双手轻落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她从小就羡慕那种有一技之长的人,在校庆上,哪怕是班里的班会课上,他们都能成为最瞩目的焦点。

  韩凌阳修长的手指熟练地跳跃在琴键上,前奏随之倾泻而出,是一首钢琴版本的《不染》。

  施甜迷了这首歌有将近半年的时间了,每次都喜欢循环播放,她眼帘轻闭,感受着钢琴声牵扯她的四肢百骸。

  再睁开眼时,她看到韩凌阳头顶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环形圆柱的水晶灯,每个角都勾挂着水滴形的珠子,灯光从里面散射出来,从不同角度包裹住了少年的身影。

  一曲毕,韩凌阳手指飞快地从琴键上扫了遍,随后站起身。

  施甜听到餐厅内的所有人都鼓起了掌,她也跟着拍手。

  韩凌阳回到座位跟前,服务员将酒先送过来,他满眼含笑地盯着施甜,“好听吗?”

  “太好听了。”

  韩凌阳给施甜的酒杯内注上红酒,“小狮子,祝你新年快乐,离你翅膀长硬又近了一步。”

  施甜神色微怔,她举起酒杯跟韩凌阳对碰下,“谢谢羚羊,也祝你新年快乐。”

  韩凌阳刚将酒杯放下,就看到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到了他们桌前,“你好,刚才是你弹得钢琴吗?”

  “是啊。”

  “是这样的,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再帮我们谈两首曲子?你们今晚的这餐,可以免单。”

  韩凌阳看了看施甜,施甜反应比谁都大,“不行,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表演的。”

  再说,都说好了她请他吃饭,哪样这样啊?

  韩凌阳却是来了兴致,“当真?再弹两首,你就给我们免单?”

  “对对,还可以给你们办张卡,下次过来直接打折。”

  “好!”

  施甜想要拉住韩凌阳,却没能拉住,她很不好意思,他又不是来卖艺的。

  少年坐回钢琴跟前,那名经理拿了曲谱给他,两首曲子并不长,只是施甜心里有些不舒服。

  餐厅的客人显然也很喜欢,结束时掌声热烈,韩凌阳回来时,他点的东西正好上齐了。

  施甜双手撑在身侧没动,“怎么他让你上去,你就上去了?”

  “就当是练琴了,不弹反而生疏,有这么好的事干嘛要错过?”韩凌阳将一份菌菇汤放到她面前,“下次我们再来吧。”

  “你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了?”

  “这叫凭本事吃饭,哪是厚脸皮。”

  施甜无言以对,想开了好像也是这么回事啊。

  韩凌阳切着餐盘内的牛肉,“小狮子,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工作之前不谈恋爱。”

  她高中时,是这么说过,“人都会变的嘛。”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他?”

  施甜还真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是因为吃纪亦珩的颜吗?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那张脸,对她这只小颜狗来说,就是暴击啊。“日久生情。”

  韩凌阳抬头看她,“要说日久生情,我跟你认识多少年了?”

  施甜没听出韩凌阳话里的意思,“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看我有男朋友,羡慕了?我给你介绍个吧,你看我同宿舍的姐妹们怎么样?”

  韩凌阳眉眼未动,手里的刀叉使劲割着餐盘内的那块肉,施甜也不跟他开玩笑了,“我知道你眼光高,寻常人入不了你的眼。”

  少年没有接话,但施甜心里跟明镜一样,韩凌阳这样的,就该配一个艺术气息浓重的,最好有共同的兴趣爱好,还要家世相当,这才是绝配。

  其实,纪亦珩也是一样的,所以施甜至今都是稀里糊涂的状态,甚至不敢相信她居然能跟纪亦珩走到一起。

  吃过晚饭,韩凌阳将施甜送回去,走到小区门口时,下雪了。

  施甜赶紧朝韩凌阳摆摆手,“快回去吧,一会别冻感冒了。”

  “我送你进去。”

  “真不用啦,就这么点路,我跑进去就是了。”

  正好一辆出租车载了客人过来,就停在两人不远处,一男一女下了车,施甜忙推着韩凌阳让他去坐车。

  回到家,施甜打开了灯,屋里冷冷清清。

  纪亦珩方才就问她在做什么,她只说在吃晚饭,明天就是除夕了,施甜忘了还应该买副对联贴上的,过年嘛,好歹要有这样一个气氛。

  第二天早上,施甜是被冻醒的,她没开空调,翻个身望向窗外,远处的马路上都铺了层白色,雪下了整整一夜没停,这会依稀还能听到簌簌声。

  施甜冷得不敢起来,她给施年晟发了个消息过去。

  她设想的其实挺美好的,今天爸爸回来,她要跟他去超市买东西,再去趟菜市场买菜,回到家后她要做最起码八个菜出来,好久好久没跟他在一块吃饭了。

  施甜等了片刻,施年晟才给她回消息,“我下午回来。”

  她心里有些凉,下午,说不定就是傍晚,说不定就是晚上,如果再拖一拖的话,会不会今晚就不回来了呢?

  施甜越发觉得这股冰凉,浸润进了她的骨子里。

  她不想起床了,反正也没人叫她吃饭,她就干脆躺到施年晟回来好了。

  外面依稀传来敲门声,施甜竖起耳朵,隔着卧室那扇紧紧关起来的门板,她好像真的听到有人在敲门。

  施甜顾不得冷了,赶紧套上厚重的睡衣睡裤出去,“谁啊?”

  外面的人不出声,施甜拉开卧室门,冷空气无处不在,她小跑着到了门口,不会是韩凌阳吧?

  她伸手将门推开,却看到纪亦珩站在外面。

  他没带伞,就穿了件加毛的浅色牛仔外套,肩膀上湿了一片,头上戴着连帽卫衣的帽子,施甜怎么都没想到是他,她神色震惊,“你——”

  “有人在家?”

  施甜眼圈发酸,眼睛红了下,屋内空荡荡的那种感觉,都快将她逼疯了,她真的不喜欢过年,一点都不好。

  她冲过去几步,踮起脚尖后,也只能勉强搂住纪亦珩的脖子。

  施甜的额头碰触到了纪亦珩的下巴,好冰,她赶紧拉着他进屋,“你怎么来了啊?”

  “来看看你怎么过年的。”

  施甜昨天还在跟他说,她买了好多吃的,好多新衣服,爸爸也回来了,家里布置的可热闹可热闹了,这下倒好,全部穿帮。

  她没有洗漱,头发也没有洗,这会穿着粉红色的棉衣棉裤,像是刚从哪个土坑里爬出来的。

  “你冻坏了吧?”

  “还好,”纪亦珩没想到这边这么冷,“东城没有下雪。”

  而且家里二十四小时开着暖气,他差点以为全国各地都是这么温暖的。

  施甜先跑回房间,在纪亦珩进来之前,她快速将床上的被子铺好,她找到空调遥控器,将空调打开。

  “你坐会吧,我换衣服。”

  “好。”

  施甜抱了一堆衣服进洗手间,换过之后又洗漱,折腾了许久才回到卧室。

  施甜算是发现了,怎么现在的男生都比女生爱美呢?这么零下好几度的天气,纪亦珩穿得单薄就不用说了,一大截脖子还露在外面,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长了根长脖子吗?

  “你晚上在哪吃饭?”

  施甜将头发扎起来,“在家。”

  “走,我陪你出去逛逛。”

  施甜出去找伞,就找到了一把,纪亦珩伸手接过,“够了。”

  到了下面,施甜赶紧将羽绒服的帽子戴上,今天明显比昨天还要冷,纪亦珩撑开伞,让她躲到他身边。

  地上已经有积雪,走路要十分小心才是,施甜脚底打滑,差点摔倒,纪亦珩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没事吧?”

  “没事。”

  他手臂伸出去,用力地揽住施甜的肩膀,她看到他握着伞柄的手都冻得发白了,“我来打伞吧。”

  “你打伞,难道要我蹲着走路?”

  施甜用小脑袋朝他身前撞了下,“干嘛老说我矮。”

  “我没说。”

  “你就有说。”施甜站到纪亦珩跟前,不让他继续往前走,她摸了摸他的手,将自己的手套摘下来。“快戴上。”

  “这要命的粉色,我可驾驭不了。”

  “没想到你偶像包袱还挺重啊,”施甜手掌覆住纪亦珩的手背,“一人一个。”

  “不用了,你戴上吧。”

  施甜不听,非将他的手拉过来,她将绣着小兔子的手套戴到了纪亦珩手上。

  他余光扫了眼,不忍直视。

  施甜将两手插进纪亦珩的上衣口袋内,路上几乎没有行人,空气冷冽而清新,他口袋里也没什么温度,施甜扬起小脸看他,“你大过年的跑出来,你爸妈不说你吗?”

  “我成年了。”

  这话蕴含的意思可不少了,施甜抿起嘴角轻笑,“你们今晚怎么过?”

  “订好了饭店,我妈不怎么会做菜,我爸也懒得做。”

  施甜心想着真好啊,那肯定是热热闹闹的一家人。

  “你要不要跟我过去?”

  施甜身子往前靠,将脑袋轻抵着纪亦珩的胸口处,“我爸肯定也想我了,再说我过去,肯定把你家里人吓一跳。”

  “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施甜笑着将脑袋在他胸前瞎转,“我可不敢。”

  她觉得冷,但双手还是只敢放在纪亦珩的兜里,她不敢当着他的面紧紧地抱住他,哪怕她这会是疯了一样地想要抱他。

  纪亦珩将另一只手伸过去摸着施甜的脸,他手上冻得跟握了块冰似的,施甜瑟缩下,少年将手指探进她的衣领。

  施甜脑子一懵,吓得不敢动了,他他他……干嘛呢,这光天化日的,摸哪呢?

  ------题外话------

  我觉得明天可以写个初吻~

  你们觉得捏,望天~

  嗷呜,祝我这只妖精今天又老了一岁,时光时光慢慢走吧~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