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49送别
  韩凌阳双手抱着,准备看热闹。“你说,他能跳过去吗?”

  “让我吃惊的倒是你,你还会玩跳高呢?”

  “你什么口气,看不起我?”

  施甜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不远处,“我知道了,是不是打架时候练出来的?说不定打输了的时候,需要翻墙逃跑……”

  韩凌阳恨恨地咬了咬牙。“你这是人身攻击。”

  纪亦珩一个箭步助跑,他本就是属于那种什么事都敢尝试下的人,也不会太在乎成败,施甜看着他跑到横杆前,以背越式的姿势翻了过去,看着轻巧,但她整颗心都悬了起来,比纪亦珩自己还要紧张。

  施甜看到他的背好像要挂到横杆,她吓得闭上双眼,少年身子落地时,四周传来阵阵惊呼声。

  韩凌阳的视线落在了施甜的小脸上,他仿佛能听到她砰砰的心跳声,如果换成了他,她顶多就是在旁边替他加油罢了吧?

  施甜偷偷地睁开眼帘,看到横杆好好地挂在上面,这才原地蹦跳起来,“太好了。”

  韩凌阳看得心里很不是滋味,“这高度不错,我也去试试。”

  她赶紧拽住他的手臂,将他拉回来,“你们体育课又没有跳高,你凑什么热闹啊?”

  “我就试试嘛。”

  施甜看到纪亦珩起身,生怕他误会点什么,她先将手松开,“你就不怕跳不过去,丢脸啊?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跳不过就跳不过呗。”

  施甜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道,“你要摔了,以后找女朋友可就惨了,大型装X现场,当心翻车。”

  “小狮子,你是怕我跳过去后,他又要加高高度吧?你是担心我呢,还是担心他呢?”

  施甜是有这点担心,但想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你不会也是在较真吧?可是不对啊,你跟纪亦珩无缘无故地较什么真?”

  韩凌阳算是发现了,施甜这人呢,有时候精明的要死,有时候又木讷得跟什么一样,就这木头脑袋,怎么还能跟人去谈恋爱呢?

  “你和他,谁追的谁?”

  “什么啊?”这话题转换得太快。

  韩凌阳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你追得他?”

  瞎说什么呢,她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他追我啊。”

  韩凌阳的眸色微沉,面上拂了一层晦暗,施甜戳了戳他的胳膊。“想什么呢?”

  他回过神,将手插进兜内,“你说得对,一会我要跳不过去,那我的脸往哪里摆?我走了。”

  施甜眼见他抬起脚步离开,徐子易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眼见韩凌阳过来,她嘴唇蠕动下想着要不要打声招呼,但对方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也没有看她一眼,她终究收回话语,将路让开了。

  施甜走到纪亦珩身边,将外套给他,纪亦珩视线穿过她脸侧望去,已经看不到韩凌阳的身影了。

  “考完试,我送你回去。”

  “噢。”施甜猛一抬头。“啊?不用了不用了,我家不在东城,很远的。”

  “我知道。”纪亦珩修长的手臂伸出去,将外套穿在身上,拉上拉链的动作一气呵成,“放假了,反正我也没事。”

  “真的不用了……”

  纪亦珩伸手落在她脑袋上,重重地搓揉下后轻轻推开,“回你自己班级去,老师一会要点名。”

  “那我走了。”好不容易跑了个及格,万一分数没记上不是惨了吗?

  最后的考试阶段,宿舍内每个人都紧张兮兮的,徐子易要争奖学金,所以不光平时努力,现在最应该是查漏补缺的时候。剩下的三人要求不高,只要不挂科就好,朱小玉和蒋思南连游戏都不打了,就为了临时抱佛脚。

  最后一科考完结束,施甜交卷走出教室,却看到纪亦珩站在外面。

  “你这么快?”

  教室内还有不少人在答题,纪亦珩见她小手冻得通红,“东西收拾好了吗?”

  “嗯,都收拾好了。”

  “走吧。”

  施甜眼见纪亦珩下了楼,她赶紧跟在他身后。“你真不用送我。”

  “我是不是不能进女生宿舍?”纪亦珩回头看她。

  “对啊。”

  “那我在外面等你,你拿了行李就出来。”

  施甜再要跟他说话,可他完全是一副听不进去的样子,她只好跟着他乖乖回了宿舍。

  她的行李并不多,就一个拉杆箱和一个背包。

  施甜走到外面,纪亦珩从她手里接过拉杆箱,又将她的背包放在上面,“我叫了车子,直接去高铁站。”

  “嗯。”

  施甜家虽然不在东城,但高铁过去也不远,车次多,票也好买,纪亦珩拿出手机,“你的身份证呢?”

  “我车票都买好啦。”

  “退了,我重新买。”

  施甜站在原地没动,“不用这么麻烦,一会你把我送到车站就好,我自己回去……”

  纪亦珩将手伸到她面前,半个字不跟她多说,眼神严肃地落在她脸上,对视了三五秒后,施甜败下阵,从背包里摸出钱夹,拿了身份证后递给他。

  纪亦珩很快在网上买好了车票,施甜在旁边有些忐忑地开口。“那你送我下火车就好,我家离火车站很近的。”

  “再说。”

  车来了,纪亦珩将施甜的行李箱放进后备箱,两人刚上车,韩凌阳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

  “小狮子,你人呢?”

  “我回家啦。”

  电话那头顿了顿,“不会这么早吧?不是说好了一起回去吗?”

  施甜早就将这茬忘了,“你跟我又不算顺路。”

  “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

  “真的不用了,羚羊,我都到高铁站了,我马上上车啦……”

  韩凌阳听着电话那头很安静,并没有一点嘈杂声,“是不是有人送你?”

  施甜下意识看眼坐在边上的纪亦珩。“嗯。”

  “好,”韩凌阳看了眼身边的行李箱,“路上当心。”

  “好的。”

  韩凌阳挂断通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修长的手指握着行李箱的拉杆,将那个箱子转了一圈又一圈。

  到了高铁站,进站、检票、上车,施甜没有费一点心思,她跟在纪亦珩身后找到了座位,两人座的早就卖完了,纪亦珩让施甜坐在最外面,这样也能让她方便些,他将行李放妥当后,在她身边坐下来。

  即将开车之际,坐靠窗位置的女生才匆匆过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一下。”

  她挤到里面,坐了下来,将手里提的东西放到地上。

  纪亦珩屈起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车子发动不久,乘务员推着小车过来,“饮料、零食、酸奶有需要的吗?”

  施甜嘴巴有点干,但想到高铁上的东西太贵了,还是算了。

  纪亦珩直起身,朝乘务员招下手。“有什么水果吗?”

  “有,果切。”

  “来一盒,薯片也拿两袋……”

  施甜一扭头瞪着他,纪亦珩接触到她的目光,手还是没缩回去。“给你吃的。”

  “请问还需要点什么吗?”

  “水吧,你喝什么?”纪亦珩问了声旁边的施甜。

  施甜拿了两瓶矿泉水,“好了。”

  乘务员将东西都放到施甜的小桌板上,她赶紧要从包里掏手机,纪亦珩身子倾过去,用手机扫了推车上的二维码。“多少钱?”

  “我来……”

  服务员说了个数字,纪亦珩已经付完款了,施甜小脸微微透着红。“谢谢。”

  “你是不是还不习惯我付钱?”

  施甜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想被养成这样的习惯。”

  纪亦珩拿起桌上的水给她,“那就慢慢适应。”

  他将封住果切的保鲜纸撕开,“吃吧。”

  施甜拿了一次性的水果叉,叉起一块哈密瓜,鼓足了勇气才递到纪亦珩嘴边的。少年睇了眼,没说什么,张嘴咬了口。

  施甜将纪亦珩身前的小桌板放下来,她将水果放了上去。

  时间还早,她肚子也不觉得饿,纪亦珩拿出手机看眼。

  身边的女生看着跟他们年纪差不多,应该也是学生,她方才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到纪亦珩了,好看的小哥哥谁不喜欢多看两眼啊。

  纪亦珩扭头看眼窗外,少年硬朗有型的五官显出了十分的立体感,旁边的姑娘心突然砰砰直跳。

  施甜跟纪亦珩在没话找话。“你考试考得怎么样?”

  “不知道呢,”纪亦珩轻描淡写地说着。“自我感觉还行。”

  边上的姑娘没话找话,“小哥哥,你们这是去哪啊?”

  纪亦珩可能没料到这人会开口,他朝她看了眼,很快又将视线别开,“回家。”

  “你家在哪啊?”

  施甜将脑袋凑过去,几乎凑到了纪亦珩的胸前,她最清楚这种套路了,搭话只是第一步,聊着聊着肯定要加个微信什么的。“你家在哪啊?”

  姑娘看了眼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脑袋,“上海。”

  “噢,我们就去个小地方而已,不值一提。”施甜就这么将话题终结掉了。

  可这姑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被人拒绝算什么,常在江湖走,就要把脸皮磨没了才行。“小哥哥,你这水果看着好好吃,我能吃一块吗?”

  这话,纪亦珩还真不会接。

  姑娘眨巴着双眼,跟放电一样,纪亦珩眉头紧蹙,现在的女孩胆子这么大了?他家属还在这呢。

  施甜笑眯眯地拿起水果盘给她递过去,“吃吧,相逢就是缘。”

  这姑娘还真不客气地叉了块哈密瓜起来。“谢谢,我也觉得跟你们好有缘啊,既然这样,我们加个微信吧?”

  施甜嘴角轻搐,手里的果切盘被她捏得吱吱作响,女孩拿出手机,一边吃着施甜的水果,一边还要加她的人为好友。

  “我扫你们吧?”

  施甜当然知道她的目标是纪亦珩,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应该怎么拒绝呢?

  她该说这女生太热情,还是太不知好歹呢?

  施甜将水果放回自己的小桌板上,纪亦珩眼见女孩的手都伸到他跟前了,“我不喜欢加陌生人的微信。”

  女孩怔了怔,可能也没这么直白地被人拒绝过吧,“小姐姐都说啦,相逢就是缘分。”

  “并不是所有的缘分都是好的,万一是孽缘呢?”

  施甜没忍住,噗地笑了出来,纪亦珩将小桌板收起。“我去下洗手间。”

  施甜忙将自己身前的东西都拿起来,纪亦珩替她将桌板收好,“跟我一起去。”

  “好。”

  她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座椅上,然后抱了盒果切跟在了纪亦珩身后,他也就是去洗了个手,回去的时候让施甜走在前面。

  回到座位旁边,女孩朝他们挥挥手,施甜想要给纪亦珩让路,让他坐进去,但他推着她的肩膀,将她推到了中间的座位跟前。

  等到施甜坐下来后,才发现自己愚笨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

  纪亦珩坐在靠着走廊的位子上,施甜打开手机刷微博,最里侧的女孩眼见他们这种态度,也不好再纠缠下去。

  高铁到站后,纪亦珩起身,将施甜的行李箱拿下来,她心思复杂地跟在他身后,直到出了站。

  纪亦珩看了眼指示牌,准备去打车,施甜忙追上前两步,“我自己回去好了。”

  “是怕我到你家不方便吗?”

  施甜垂着个小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看。“我家离这儿真的不远。”

  “你家有人在吗?”

  施甜回来的时候给施年晟发过微信,他说他今天不回来。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另一手推着行李箱往前走。

  在高铁站排了好长的队后才坐上了出租车,上车后,司机询问地址,施甜吞吞吐吐说了哪条路哪个小区。

  她没有撒谎,她住的地方离高铁站是不远,这也就意味着比较偏。

  纪亦珩提着施甜的行李来到她家门口,施甜心里是有担虑的,万一施年晟这会在家怎么办?纪亦珩看过那个视频,就肯定清楚她家是什么情况,施甜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站在门口,低低地喊了声,“爸?”

  屋内光线不好,还没到天黑,里头就黑漆漆的。

  施甜微弓着腰,往里走去。“爸?”

  纪亦珩只觉心口难受,看着她小小的身影一点点往里走,屋内寂静无声,看来是没人。

  若换成了别人,家里肯定亮起了灯做好了最可口的饭菜等着孩子回家,一路上,说不定是电话不断,还要到车站来接人。纪亦珩握着栏杆的手掌轻收拢,他看到施甜转身,冲他招招手。“快进来啊。”

  她走进客厅,将灯打开,一室冰冷,冷得令人觉得刺骨。

  纪亦珩将行李箱放在旁边,施甜怕他不习惯,忙找来空调遥控器,她将客厅内的立式空调打开。

  那个空调应该有些年头了,颜色沉重,笨笨地立在角落内,都快占掉小半个客厅的空间了。

  “你快坐会吧。”施甜转身进了厨房,去烧热水。

  房子很小,就两个小房间,一个公用卫生间,纪亦珩在沙发上坐定,等到施甜将水烧好,那个空调的热风还是没出来。

  她走到空调跟前,用手探了探出风口,“看来又坏了。”

  “经常坏吗?”

  “是啊,刚搬来的时候房东还给修过一次,后来再给他打电话,他就不管了。”施甜拿了遥控器,将空调关掉。

  “你要不去我房间坐会吧,我房间的空调应该是好的。”

  “好。”纪亦珩站起身,跟着施甜走进了她的房间。

  这个房间,十平米都不到,还被塞了一张书桌,床上是空的,施甜让纪亦珩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

  她赶紧找来遥控器打开空调,被褥和床单都在衣柜内,施甜将它们拖出来,这个时候也没法洗,更没法晒,纪亦珩闻到了明显的霉味。

  她平时都不回来住,家里也没人提前给她准备好,施甜也闻到了气味,她赶紧将它们又塞回柜子内。

  她局促地站在原地,听到空调发出的动静声传到耳朵里,施甜抬下头,“热风出来了。”

  “你跟我回东城吧,过年跟我一起过。”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