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40大神出手
  施甜刚跟人干了一仗,心里不痛快,这会还要被纪亦珩教训。

  少年转身走出去两步,施甜也动了动脚,准备回宿舍。

  “过来。”

  她脸上隐隐作痛,施甜见纪亦珩转身正盯着她看。

  “怎么了?”她该不会真的破相了吧?

  “去那家烧烤店一趟。”

  “啊?为什么啊?”

  纪亦珩催促她一声,“赶紧。”

  “但是宿舍马上要关门了。”

  “你就不怕那几个人找到学校来?打架斗殴不是小事,到时候给你个处分,你哭都来不及。”

  施甜原本就害怕着呢,动手的时候不会顾忌那么多,现在越想越怕,那些人应该不是学生了,到时候把事情闹一闹,她和韩凌阳多吃亏啊?

  她乖乖地跟在纪亦珩身后,将他带到烧烤店门口,施甜朝里面张望下,“老板还在里面,走吧。”

  纪亦珩上前,将她拉到边上,“你在外面等我。”

  “我跟你一起进去。”

  “不用了。”

  施甜眼见他走进去后将门关上,她在外面等了两三分钟,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呢,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就在那里面,也不知道有没有跑了!”

  “跑了也能找到他们的人,一看就是这附近学校的学生……”

  施甜赶忙抬起头,就看到今天吃了亏的几人又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同伴,她吓得脚底跟抹了油似的,推开烧烤店的门直往里奔,“不好了不好了,他们来了!”

  纪亦珩跟老板正在说话,施甜用力抵着门,“快啊,快来锁门。”

  “谁来了啊?”老板问道。

  “刚才打架的那几人,还带了一帮人过来。”

  “我——”老板也来不及骂人了,“你们这是要把我的店拆了啊。”

  纪亦珩快步上前,将施甜拉开,生怕一会被人误伤,施甜抱住他的手臂想将他拉进后厨躲躲,那帮人明显是来者不善,今天怕是要闹出大事来了。

  烧烤店的门被人一把推开,跟施甜打过架的女人一眼就看到她了,“还在这呢!”

  “你们要干嘛?”施甜扯着嗓门喊。

  “那个小子呢?”韩凌阳打起架来太凶悍,为首的男人是不会认错他的脸的。

  施甜躲在纪亦珩身后,小手拽着他腰间的布料,可这儿就一个出口,还能往哪里跑呢?

  老板也想息事宁人,他上前劝道,“损坏的东西他们就已经赔钱了,算了吧,把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你们都是东大的学生吧?”男人伸手朝施甜和纪亦珩点了点,“就不知道这打架,你们学校管不管?”

  该来的还是要来,施甜探出半个脑袋。“我们不是学生,是路过这里来吃饭的。”

  “你少来吧,等假期过后,我就到学校找你们老师去!”那个女人这会也是一肚子的火消不下去。

  施甜张张嘴,没敢再还嘴,实在不行就认个错服个软?俗话说干大事者能屈能伸嘛……

  “是你对她动的手?”这时候,她头顶上方却传来阵声音。

  对面的女人将视线定在纪亦珩脸上,她咽回口中的粗话,嗓音也轻柔不少。“是她先动的手,她上来就扯我头发。”

  “才不是呢,”施甜小声嘟囔,“明明是你。”

  “吵什么?”为首的男人打断她们的话。“还有个人去哪了?今天要是不把他交出来,我要你们好看!”

  “你吵什么?”纪亦珩上前步,目光凛凛地盯着他,“嘴上吹得跟花一样动听,一到动手,是不是就变成了软绵绵的棉花?”

  “你想试试我的拳头吗?”

  “要不是刚才吃了亏,你会带着一群人找回来?我听说了,刚才你们两个人对一个,这样都能被打得满脸淤青,看来是真不怎么样。”

  男人气得握紧了拳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趴下?”

  “那就试试吧,一对一怎么样?我想,你也不至于要让你朋友都上吧?就这么点地方,彼此也施展不开拳脚。”

  男人看纪亦珩虽然比他高出一个头,但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样子,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男人往后退了步,抄起桌上的空酒瓶,施甜吓得就要窜出去。“你怎么拿东西?”

  “规矩还不是我说了算。”

  老板吓得拿出手机要报警,但对方也没给他这个机会,他的同伴上前看住了他,纪亦珩一把将施甜扯回身后。

  “行,我空手你随意,我只有一个条件,我要是打赢了你,你就此消失,不要再过来找麻烦,还有……”纪亦珩嗓音顿了顿,抬手指着站在男人边上的女人。“让她道歉。”

  “我道歉?”女人好笑地冷哼,“你看看我脖子上的伤!”

  “我不管,这是我提的条件。”

  男人不耐烦地挥下手,“行了,就这么办。”

  “你还真要我跟她道歉,是她打的我!”

  “啰啰嗦嗦什么?你觉得我会输?”男人掂了掂手里的啤酒瓶,“看我不打死他!”

  施甜看到这一幕,腿都快被吓软了,她抱着纪亦珩的手臂。“不要去,他们那么多人呢,你看那人的肌肉……”

  “你要再这么抱着我,我就真要被他打死了。”纪亦珩想要将手臂抽出来,施甜见状,抱得死紧,恨不得将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你这么不相信我?”

  “这时候就别说大话了,”施甜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道,“要不道个歉吧,你要拉不下面子,我来说。”

  男人等得不耐烦了,举起酒瓶冲上来,纪亦珩手臂还被施甜拉着,他快速地做出本能反应,一个侧踢正好踢在男人手腕上,他手里的酒瓶飞出去砸向旁边的墙壁。

  施甜看得目瞪口呆,直接将手松开,并乖乖退到旁边去。

  男人握住自己的手腕,手臂都在抖,腕部已经麻木到举不起来。

  “行不行啊你?”身后的朋友催促着,男人咬了咬牙,挺起身后再度往前冲。

  没了施甜这个小麻烦,纪亦珩施展起来是更加得心应手,他一个后旋踢,直接踢中对方肩膀处,施甜看到那人还没动手呢,就被干倒了,而且倒地的姿势非常狼狈,尝试了下都没能爬起来。

  ------题外话------

  小甜甜:哼唧,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太暴力鸟~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