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36抱抱,举高高
  施甜筷子夹着的肉啪嗒掉回盘子里,她小脸瞬间通红,像是刚泡完澡出来似的,她话都说不清楚了,“我我我……”

  啊啊啊!她什么时候说过她在追他呀?

  不该是他在暗搓搓地喜欢她才对吗?

  施甜总不能说没有这回事吧?纪大神这么高傲,万一被她打击得一蹶不振怎么办?他要是从此以后紧闭心门,不再主动,那她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纪亦珩好笑地看着她,施甜眼神忽闪忽闪,不知道往哪里安放,只能埋下头不住将饭菜往嘴里塞。

  旁边的玻璃杯里装满了水,她好像能听到水沸腾后发出的声音,施甜热得鼻尖都是汗,她揣测着纪亦珩的心思,他难道是不好意思开口,要让她先捅破这窗户纸吗?

  她越是这么想,小脸就越红。

  季沅清的文案很快发过来,这次纪亦珩都没看,直接让她重新写。

  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吃过中饭,施甜起身要收拾,纪亦珩忙拿起桌上的碗,“我来。”

  “不用了。”

  “你做菜我刷碗,你去看会电视吧。”

  施甜看着他将碗和筷子拿进厨房,她无事可做,等了会,纪亦珩从厨房出来了。

  “下午要去录音吗?”

  纪亦珩抽出纸巾,将双手擦净,“今天不去了。”

  “那我回学校了。”

  少年眼帘轻抬看她,“回去做什么?”

  “做做功课睡睡觉什么的。”

  纪亦珩擦拭的动作做得很细致,确保手上没有一点水渍后,他拿起了桌上的护手霜,“有人在等你?”

  “没有啊。”大过节的,还能有谁等她?

  “那就在这玩会。”

  喂喂喂,这好歹是他家里好不好?除了一个电视机,有什么好玩的?再说就他们两个人,多尴尬?纪亦珩从她身侧经过,走到沙发前坐定,他拿了遥控器调台。“你喜欢看什么电视?”

  “看看综艺吧。”

  他调好了台,见她还杵着不动。“过来。”

  施甜坐到他身边,两手端端正正地放在腿上,纪亦珩睨了眼,见她跟个小学生似的,“冰箱里有水果、冷饮,一会要觉得无聊,抽屉里还有零食,自己拿来吃。”

  “噢。”施甜仍旧正襟危坐,“你是不是要玩游戏啊?你去玩好了。”

  两人挨得这么近,她根本就看不进电视,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

  纪亦珩将遥控器放在茶几上,施甜视线定在电视机上不敢乱动,过了会,纪亦珩拉开茶几的抽屉,从里面拿了包薯片出来。“要吃吗?”

  施甜轻摇头,这不是刚吃过中饭吗?

  他将包装袋撕开,然后将袋子递向施甜,他轻碰下她的手背,施甜忙拿了薯片放到嘴里。

  综艺频道里的嘉宾笑得前仰后合,施甜耳朵尖,从这阵声音里还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在响。

  她赶紧找到她放在边上的包,掏出手机看眼来电显示,是韩凌阳打来的。

  施甜接通了电话,“羚羊,有事吗?”

  “你在哪呢?”

  “在外面呢。”

  韩凌阳这会坐在宿舍的床上,衣服从皮箱里拉出来还没收拾。“我刚来东大,就认识你一个人,你也不给我安排下接风洗尘吗?”

  “你是要我请你吃饭吗?”

  “你够可以的啊,这种事还用我自己提出来吗?”

  纪亦珩咔嚓咬碎了嘴里的薯片,从施甜一开口说出来羚羊二字时,他就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了。

  “好啦,是我想得不够周到,可以了吧……”施甜的话语中,明显充满了熟络,这同她方才拘束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纪亦珩将手里的薯片放了回去,听到施甜再度开口,“那今天我请你吃晚……”

  她嘴里那个饭字还没有说出来,腰间陡然被人掐了把,施甜最怕痒了,她一下蹦起来,“啊哈哈哈——”

  纪亦珩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大,生怕她摔倒,他起身扶住她的肩膀,顺势凑到她耳边问道,“谁啊?”

  这阵男声恰到好处地传到韩凌阳耳朵里,他扬起的嘴角压回去,施甜生怕他还要挠她痒痒,她赶忙缩紧脖子。

  “那晚上我们一起吃饭。”韩凌阳也没再说别的。

  施甜伸手推在纪亦珩的肩膀上,可是少年站着纹丝不动,还看到她点了头。“好,到时候联系。”

  她就这么答应了?

  施甜挂了通话,一手在腰际摸了摸,“我怕痒。”

  他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进了书房,施甜追过去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要……”

  她要回去看看稿子、做做作业,准备下还能请韩凌阳吃个饭呢。

  纪亦珩走进书房后,将门关上,施甜咽回嘴里的话。她拿了包想要离开,可万一到时候纪大佬说她不告而别怎么办?她得罪不起啊。施甜在沙发上坐定下来,算了,反正时间还早,她就不信他一整个下午都窝在书房不出来。

  她靠着沙发看会电视,觉得这个姿势不舒服,干脆倒在了上面,觉得还不舒服,又干脆拿了抱枕垫在脑袋下面。

  纪亦珩在书房内打了两局游戏,也不知道施甜是跑了,还是乖乖地待在客厅里呢?他推开椅子起身,走到门口后,将门轻轻地打开一条缝。

  他看到施甜歪倒在沙发上,好像已经睡着了,纪亦珩走进客厅,施甜的脸紧贴着抱枕,双目闭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

  少年转身去了房间,拿了条薄被出来,他小心翼翼地将它盖在施甜身上。

  她没有醒来的意思,这样睡着肯定也舒服不到哪里去,纪亦珩见状,弯下腰去。

  他一手穿过施甜的腿弯,另一手抱在她后背处,轻轻一使劲,就将她抱了起来。

  瞬间的腾空感令施甜摇晃了下脑袋,她正做着梦呢,她在海上漂啊漂,蓝天白云就在头顶,她张开双臂就差飞上天和太阳一同唱歌跳舞了,这是谁把她给拎起来了?

  施甜迷迷糊糊睁开眼帘,正好看到少年坚硬而性感的下颚线,她视线再往上抬,扫过了纪亦珩的侧脸,以及被精雕细琢过的眉眼。

  纪亦珩好像也察觉到了异样,他垂首,目光定在她脸上,施甜感觉天花板都在转,怎么回事?等她一个激灵清醒后,这才意识到这是纪亦珩抱着她在走路?

  空气瞬间冻结住,施甜僵硬着四肢,这这这……他这是要把她抱去哪啊?她要不要跳下去啊?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