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你那么甜呀 > 24妖媚惑主
  宋玲玲吃惊地睁大了双眼,“这这这……”

  纪亦珩怎么好像没有推开?

  季沅清扭头就走,宋玲玲追在她身后,“你就这样走了?”

  “我说了,我还有排练。”

  “这样的人,你还让她进学生会?为了个签名都能投怀送抱,以后不会还想坐你的位子吧?”

  季沅清站定脚步,面色有些不好看,“她要有这个能力,我可以拱手相让。”

  “可她对纪亦珩那样主动,你不争不抢是不行的啊。”

  季沅清唇瓣抿得很紧,“你觉得纪亦珩这人冰冰冷冷的,会吃这套吗?”

  “可能男生就喜欢这种女的呢?”

  “那是别人,纪亦珩不会。”季沅清说完这话,快步离开了。

  施甜真不是自己扑进纪亦珩怀里的,她脑子宕机了,刚才是怎么回事来着?

  她想起来了,她记得看小说的时候看见过那么一句话,撒娇女人最好命,所以她一把扯住纪亦珩的手臂摇晃了两下,“签名吧,签一个吧。”

  纪亦珩朝她看看,“松手。”

  “你就高抬贵手,签个字吧。”

  少年的俊脸爬上几抹无奈,“施甜,你不会是想让别人替你办事的时候都用这招吧?”

  当然不会,这也是她第一次使用,就看效果好不好了。

  “主席大佬,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弱小的女子,签字呗。”

  不知道是因为礼堂内的冷气开得太足,还是因为被施甜的话给惊到了,纪亦珩感觉鸡皮疙瘩正从他的手背处开始往上钻。他看了眼施甜的手,他手臂陡然用力往后一收,施甜猝不及防也来不及松手,整个人就这么扑了上去。

  她的脑袋撞空了,这一下是结结实实撞到纪亦珩怀里去的,好巧不巧,这个画面刚好被站在外面的季沅清和宋玲玲看到了。

  施甜两手腾空,吓得心肝都在颤抖,她手往下撑,想要找个支撑点,这一把就撑在了纪亦珩的大腿上。

  手掌下的肌肉硬邦邦的,还很有线条感,大腿也分膝盖上方,中部和末端的好不好?她究竟摸到纪亦珩哪里去了?

  他低下头,施甜的头发扎在脑后,有些松散开,她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她将脑袋往他胸口处埋了埋,可这动作也不对啊,她难道还意犹未尽,想要逗留片刻不成?

  施甜好不容易坐起身,摸摸脸,摸摸头发,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她绝对没有要强扑的意思啊!

  纪亦珩朝她伸出手去,“申请表呢?”

  施甜回过神,一看两手空空,这才发现申请表被她丢在了地上,她弯腰捡起后将它放到纪亦珩的手里。

  少年站起身,却并未签字,施甜跟着站起来。

  纪亦珩走出了礼堂,施甜紧跟在他身后,纪亦珩回到广播室后,从抽屉内拿出一支签字笔。

  “校庆活动之后,你也不回家吗?”

  “嗯。”

  国庆长假,除了特别偏远的学生,一般都是要回家的。

  “为什么?”纪亦珩轻问道。

  “来回路上耽搁时间。”施甜心里是最清楚的,她回去了干嘛呢?那个家里常年就她一个人,回家就是独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纪亦珩鼻尖在申请表上点了几下,“十一我有工作,你跟我一起去。”

  “你给我签名,我就跟你一起去啊。”

  纪亦珩用手里的笔敲向施甜的额头。“知道讨价还价了。”

  施甜摸了摸被敲打过的地方,她看到纪亦珩将纸平铺在桌上,洋洋洒洒写下了他的名字。

  她拿了申请表就要走,纪亦珩开口喊住她,“你要进文艺部,是季沅清让你加入的吗?”

  “是,她说我条件已经满足了。”

  纪亦珩将签字笔随手一丢,那支笔直挺挺地被插进了笔筒内。

  施甜扬了扬手里的申请表,眼角含笑,“我走啦。”

  “走吧。”

  她扭头就离开了,纪亦珩身子往后轻靠,两手抱在了身前,施甜在走廊上走着,少年望向窗外,看到阳光明媚了她的笑颜。这样的女孩,应该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吧?她的笑就像是让人吃到了一颗最甜的糖,舌尖都带着甜甜软软的味道。

  施甜朝纪亦珩挥了挥手,她高兴啊,所以更要笑了。从小她就明白,她家里情况特殊,她没有妈妈,但是跟着爸爸,她也饿不死。

  只是对施甜而言,最孤单的时候是在家里,她喜欢住校,喜欢跟别人相处,她努力让自己每天都笑,她不想做个性格缺失的人,她想对那些荆棘和坎坷都视而不见。

  只要是对她以后有帮助的事,她都愿意去尝试,因为一旦踏上社会,她就可以完完全全靠自己了。

  施甜拿了申请表要去给季沅清,这才意识到下课了,也不知道她这会在哪。

  宋玲玲从学校小超市出来,正好看到了施甜,她快步走过去,“你的表弄好了吗?”

  “嗯,好了。”

  宋玲玲一眼看到了纪亦珩的签名,她惊得下巴都快掉了。“纪亦珩签字了?”

  “是啊。”

  进了学生会的人应该都知道,纪亦珩三个字的含金量简直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宋玲玲当初还是由季沅清出面,找了副主席签字后,才给入的。

  纪亦珩从来不管这种事,更加不让下面的人为了这种事去找他,宋玲玲伸手将那张申请表拿了过去。

  她想到方才在礼堂门口看到的一幕,季沅清还不信她说的话,这会被狠狠打脸了吧?

  “厉害啊,真厉害。”

  “你知道季部长在哪吗?”

  “她去排练了,我帮你给她吧。”

  施甜嘴角轻挽开,“好啊,谢谢。”

  她跟宋玲玲说了句再见后,准备回宿舍去,手机传来信息提示音,施甜看到是纪亦珩发来的微信。“明天放学后跟我去礼堂,杨老师让你一道去排练。”

  施甜赶紧回了个好字。

  宋玲玲盯着她的背影,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她一把将施甜的申请表撕掉,揉捏成团后塞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内。

  这样的人凭什么给她进学生会?这要放在古代,那就是妖媚惑主啊!

看过《你那么甜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