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幻符 > 200.无人能挡?
  肖柏提出的这个问题可以说是十分尖锐了,不管松涛院有多么的与众不同,但本质上还是个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书院,那么保护里面的学生本应是第一要务才是,可像这样随便允许外人进来拿人,道义上姑且不论,面子上也挂不住吧?

  真不知道那些夫子是怎么想的...而面前的大帅逼也不知道是脸皮够厚还是怎样,面对肖柏的质问居然神色如常?有些避轻就重的说道:“这个嘛...书院这边肯定是没办法插手了,对面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居然还请来了皇上的一纸手谕,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才如此嚣张...”

  听见这个消息,在场的学生们都不由得愣住了,对方这能量到底得有多大?连华国皇帝都要卖他们面子?这事岂不是完全没有周旋的余地了吗?

  可肖柏却是不管那么多,既然书院不作为,那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挺身而出保护同学了,于是又听见他继续追问道:“那对面来的人,到底厉不厉害?笨不笨?好不好骗?或者说有什么弱点?”

  大帅逼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反问道:“来的都是西域魔人啊,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话说你问这个干嘛?”

  “当然是他们刚正面啦!”肖柏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朗声说道,“既然书院不管,那只能由我们自己来保护瞎子了!”肖柏说着,护在了瞎子身前,把瞎子感动得不行。

  可惜还是没有哭出来...

  “你就别瞎掺和这种事了。”大帅逼认真的劝了一句,“对面怎么说也是西域那边的强者,就你这三脚猫的水准,还是算了吧...”

  瞎子虽然被肖柏感动得想哭,可大帅逼的这番话倒也是提醒了她,立马就改口劝道:“对呀,肖柏同学,探秘会来的人肯定都是厉害的高手,很凶的那种,你不要为了我逞强...”

  这不止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的符道和门派啊...肖柏心头腹诽了一句,很明智的没把这番扎心的话直接说出来,而是保持着那副自信的架势,安慰道:“可不要小看我了,我比你想象的厉害!你以为我是谁啊!”

  虽说方才大帅逼提过对面起码有着中三境的实力,甚至接近上三境,但肖柏却是不怎么害怕的,毕竟之前比武招亲的时候,在擂台上和那位西域骑士大山猪交过手,赢得非常轻松,而中三境的光头张他也依靠锁头挂堂堂正正的赢过,连上三境的暗主分身也被他一炮轰死过,如今又有防御力极强的新符在手,怎么看都是有着一拼之力的!

  重点是,他手头还有着两张王牌!

  一张那自然是手中的那张剑符,那可是瞬间解决掉林家事件的强力护身符,一旦激活,先是两道霸气的剑气,跟着还会冒出来一个既漂亮又有钱还很厉害的小姐姐,哪怕是具分身,应该也足以应付这种局面了。

  肖柏还真不信对方会派出八圣级别的强者来干这种苦差事。

  至于第二张王牌,则是拥有斗之力五段,可以正面硬怼两具血妖傀甲的清洁工剑一。

  就在这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偷偷给剑一送去了信息,叫它做好战斗准备,如果真到了紧要关头,自己便会掷杯为号,同时在敌人背后开启秘境入口,让剑一突然从敌人背后出现,给他们来一记阳光而正义的背刺!

  如此阴险的招数,肯定很难防范才对,而剑一这么鬼畜的货色,当然不会拒绝这种事,几乎是当场就撕开了身上的围腰,丢掉了扫把,一副要爆衣变身的样子,又跟着回复道:“少主,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命令!”

  如此阴险而致命的杀招,当然算得上一张王牌。

  所以肖柏的实力摆在这里,丁字班的其他学生也不是吃素的,班长能够隐身,同样能够施展正义背刺;而瞎子力气不小,动作敏捷,勒脖子特别熟练,应该也能帮上忙;食铁兽滚滚可以治疗伤口,增加己方的持续作战能力。

  至于剩下的树师姐和美宫...好吧,她们应该是吃素的...

  总的来看,丁字班也算是颇有一番实力的小团体?还真未必不能保护住瞎子吧?只要他们愿意和肖柏一起同仇敌忾,依靠热血正义友情羁绊气势应该也能战胜强敌吧?

  反正故事里是这么写的。

  于是肖柏便冲着黑皮投过去了一番询问的眼神,问她愿不愿意与自己并肩作战。

  黑皮先是有些犹豫,可大概是被肖柏表现出的气势和豪情所感染,还是点了点头,毅然决然的说道:“如果是雅儿自己愿意离开,那我就不会插手,但绝对不允许有人强行带走她!”

  食铁兽滚滚也跟着用眼神咆哮了起来:“说得好!不能让那几个龟儿子抓走我们同学!”

  班长都跟着在纸上写道:“阿兰说得对!丁字班绝不会丢下任何一位同学!”

  就连小美公也被这样的群体氛围所感染,跟着说道:“对对对!我也要和你们并肩作战!”

  对于只是个普通女孩的她来说,说出这番话也是需要鼓足勇气的。

  可肖柏却瞟了她一眼,冷冷的问了一句:“你会什么?”

  “我会唱歌,会跳舞,还会胸口碎...”小美公热血上头,差点说出一件极其恐怖的事,还好及时冷静了下来,把话又吞了回去。

  大帅逼看着丁字班这副群情激奋的架势,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你们就不要跟着肖柏胡闹了,这种事哪里还用得着你们出面?”

  “我们不出面,书院不出面,难道任由瞎子被他们带走?”肖柏义愤填膺的反问道。

  “唉...虽说书院不方便出面,这不等于就能让他们轻易的带走依芙雅同学啊...”大帅逼苦笑着说道。

  “那还有谁?”肖柏一下子没明白大帅逼的意思,奇怪的问了一句。

  “这不是还有我们吗?”一个声音从院外传了进来。

  众人回头一看,居然是之前在书楼里摆碗的那位包师兄?而他身后还跟着两位看起来面相老成的学生,一副典型的书呆子模样。

  “咦?包师兄,你怎么来了?”肖柏问道。

  “总在书楼外面读书,久了也乏了,便想着换个地方。”包师兄答道,自顾自的走进学堂,随便挑了张椅子坐下,看了看旁边的食铁兽,笑着打了个招呼:“滚滚师弟,我们又见面啦!”

  食铁兽挥了挥短短的爪子,和他打了个招呼。

  而另外两位书呆子师兄也跟着进来,其中一位看起来快有三十出头,发际线都全线崩盘的师兄坐到了小美公旁边的桌边,在上面铺开一席宣纸,又拿出笔墨纸砚,对着小美公问道:“师妹,能否替我磨墨?”

  小美公先是愣了一下,又露出一副不太情愿的表情,不过最后还是勉为其难的接了下来,老老实实的开始磨墨。

  最后那位看上去似乎家境贫寒,身上儒衫都全是补丁的师兄则坐在了瞎子旁边,捧起一卷书,就这么摇头晃脑的读了起来。

  丁字班的人看得一脸懵逼,这群师兄是要闹哪样?这种时候了怎么跑来捣乱?

  而大帅逼却像是知道他们要来似的,开口说道:“我方才又权衡了一下,丁字班的想法倒也不是不行?毕竟都是一个班的同学...”

  “在理!”那位满身补丁的师兄头也不抬的答道,“此乃同窗之谊。”

  “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注意看着点他们,尤其是那个肖柏!千万别让他乱来!”大帅逼说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般,急匆匆的离开了。

  等他走后,肖柏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这三位师兄的用意,只能硬着头皮问了一句:“包师兄,你们这是要干嘛?”

  “肖柏师弟为人豪爽,但在这方面的悟性却有点差啊,我们这是要干嘛,你难道看不出来?”包师兄微笑着答道。

  “难道你们是来帮忙助拳的?”肖柏纳闷的说着,又仔细打量了一下三位师兄,都是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模样,虽说这松涛院是出过八圣级别的高手,但那苏师兄完全一副杀猪匠的架势,跟着三位温文儒雅的师兄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他们真的会打架?

  师兄们没有给肖柏解惑,倒是那位补丁师兄站了起来,走上了讲台,“我之前听秦教习说,你们还在学君子八德?那正好,我来给你们念一段...”

  说着,他居然就像是在上课一般,朗声念了起来...

  这画风实在太诡异了...

  只是随着他的朗诵声,一股无形的力量也开始悄然在这学堂周围凝聚了起来,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那位发际线崩盘的师兄则等到小美公磨好了墨,哈哈大笑了两声,挥起手中狼毫,在纸上书写了起来,他这番动作看似随意,和平常练字一般,但随着他笔尖的挥舞,那股聚集起来的无形力量也开始随之流动了起来,似乎在准备着什么。

  只不过丁字班学艺不精,暂时还感觉不到什么变化。

  至于包师兄则是微微一笑,开口提示道:“你们罗师兄的书,一般人可是听不见的,姑且稍安勿躁,耐心坐下来听罢。”

  而就在丁字班这番瞎折腾的同时,远在院长齐夫子的书房里,两位来自西域的客人却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他们正是探秘协会的人,一大清早就来了书院,然后就被齐夫子请来奉茶,接着便看见齐夫子像是表演茶艺一般,慢悠悠的烧水,醒茶,冲茶,看上去典雅而富有意境。

  探秘协会的两人本来很想速战速决,两下把人带走完事,可即使文化不通,也不会喝华国茶叶的味道,却又不太好破坏齐夫子的这番意境,只得耐着性子等待。

  就这么一等,半个时辰就过去了,而齐夫子一边冲茶,还一边和两人聊着华国各地的风花雪月,人文风光,除了看过一眼对方递来的皇帝手谕后,再没提过正事。

  所以两位西域人哪怕看出来齐夫子是在拖延时间,他们也没急着撕破脸,反正手谕在这里,这可是他们至高无上的皇帝签发的命令,这个书院再怎么有名,总不能违抗吧?

  只是这皇帝手谕里面的内容,并不是直接命令松涛院放人,而是说要顾及到两国情谊,尽量配合对方的行动。

  ‘尽量配合’这里面的弹性和操作空间可以说是很大了...

  而探秘会的人又因为语言不通,暂时没能完全看出这里面的猫腻,只是想着自己协会花费了大代价,通过国王的外交渠道给华国许了些好处,这才换来这么一道手谕,那么事情应该很稳才对吧?

  不过等得久了,多少还是有些不耐烦,其中一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魔人便用他们的语言问向身边的老者:“安德鲁大人,他们这样拖延时间,那魔女会不会乘机逃走了?”

  那老者想了想,摇了摇头,开口答道:“有这样的可能性,但不大,她不敢睁开双眼,也没有骑士格登的帮助,连华国人都放弃了她,她又能逃到哪去?”

  “可这老头...”那年轻人还是不太放心的样子。

  “或许只是给那魔女争取一些和同学告别的时间吧?听说她在这里过得不错,认识了一些朋友?呵呵,真是可笑,灾厄之魔女的朋友?真不知道那些小朋友们知道她的真实面目后会怎么想?”

  “她居然有朋友了?这些人会不会阻碍我们?”

  “只是这里的学生而已,以我们的实力,他们够不成任何威胁,没人能阻碍我们。”那老者冷笑着说道,依旧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就算是这老头违抗他们皇帝的命令,不肯放人也无妨,我来的时候已经调查过了,这里最强的那个晓乐·苏目前不在这里,而我们则有摩尔大人亲至...”

  “再耐心点吧,这华国的茶叶,细细品来,倒也有几分味道...”那老者十分淡定的说道。

看过《幻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