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抗日之超级战神 > 第十五章 兄弟相认
    第15章兄弟相认

    互相表明了心迹,徐国仁也不再坚持让她回去,人家一个女孩子都已经这么说了,他堂堂大丈夫,还扭扭捏捏,瞻前顾后的话,那也太没有魄力了。

    所以,徐国仁让徐根生在庄园内又给收拾出一间空房,由他和楚倩雯居住。

    虽然这样,有点特殊化,但并不妨碍自己在家丁们心目中的威望。

    因为,他们是靠自己吃饭的,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自己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其实,徐国仁完全多虑了,这个年头,很少有人像他这样的身份,却如此爱兵如子,愿意以富商大少的身份和这些向贫苦出身的家丁们一起同吃同住,一起训练了。

    所以,哪怕徐国仁把自己老婆给接过来,家丁们也不会有任何不满,最多是羡慕下徐少爷的老婆好漂亮。

    “这里条件要比家里艰苦的多,你确定要留下来?”带着楚倩雯进了房间,徐国仁问道。

    “嗯,和你在一起,再苦也不怕。”楚倩雯一脸坚定的道。

    “那我们早点休息吧,明天我还要训练部队呢。”徐国仁关上房门道。

    楚倩雯却有些脸红了,害羞的问道:“你今晚还要睡凳子吗?”

    徐国仁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你希望我睡哪儿?”

    楚倩雯没有说话,脸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转过身去走到床边坐下,朝徐国仁轻轻摆了摆小手,示意他过去。

    此刻的楚倩雯含羞带媚,美艳的不可方物,任谁都会心动。

    更何况徐国仁自从重生以来,已经有快两个月没有近过女色,通过这段时期的锻炼,身体素质获得极大提高,顿时血脉膨胀,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走过去,坐在她身旁,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徐国仁伸手将她揽入怀里,主动吻住了她。

    初时的生涩,渐渐在徐国仁的挑逗下热情回应起来,两人齐齐倒在了床榻之上,随后徐国仁一边吻着她,一边轻轻褪去她的衣裳,这是一具完美的**,高耸·挺·拔的·乳·峰,盈盈一握的细柳腰,平坦光滑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修长浑圆的一双美腿,白如凝脂的肌肤,倾国倾城的容颜,无不让人陶醉。

    很快,屋内便响起了爱的乐章,低沉粗重的呼吸,诱人的娇吟,还有简易床榻不堪重负的晃动声,无不令人心神荡漾。

    一抹嫣红落在床榻,楚倩雯正式成为徐国仁的妻子,从一个少女蜕变成了女人。

    因为怜惜楚倩雯初经人事,徐国仁只要了一次,便搂着她一同入睡。

    第二天早上五点,徐国仁准时起床,开始了新一天的训练。

    楚倩雯虽然刚开始没醒,但很快还是被起床哨声给惊醒,她秀发蓬松,衣衫不整,一脸慵懒,来到门后,透着门缝朝外看去,只见徐国仁正在给战士们发枪。

    打了个哈欠,楚倩雯找回自己的衣服穿上,便开始收拾起房间。

    外面,徐国仁给战士们发好枪后,开始为他们进行示范性射击。

    差不多快一个月都没有摸枪,让徐国仁有种久违的重逢喜悦。

    老爹没有给买来中正式步枪,说是这种枪目前中央军都不够用,很少有人敢拿到黑石上买,所以只得退而求其次买来了汉阳造步枪。

    不过却都是崭新的,徐国仁一枪在手,仿佛回到了当初带领队员们纵横各地,执行任务的时光。

    砰砰砰!徐国仁连续快速开了好几枪,每一枪都精准的命中事先准备好的简易靶子正中心,引得徐根生,张金虎、牛根生等一众家丁们都忍不住鼓掌叫好。

    随即,徐国仁开始为他们讲解射击要领,传授经验。

    然而,这时,牛大根忽然主动开口道:“徐少爷,俺有个不情之请。”

    徐国仁眼前一亮道:“说说看。”

    “俺想和你比试下枪法,不知道徐少爷能否给俺个机会。”牛大根见徐国仁枪法不俗,便萌生了较量一番的念头,没办法,这是高手的通病。

    “你还会打枪?”徐国仁十分意外,这个牛大根体能好,基础训练动作规范,竟然还会打枪,这绝非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小子所可能具备的能力,徐国仁更加断定这小子很可能和自己也是个穿越者。

    牛大根伸出一根手指头,笑着道:“俺爹没死前,是个猎人,教过俺,所以略通一点。”

    “那好,拿着你的枪,我们比比,如果你能赢我,我给你加饷!”徐国仁欣然同意道。

    “说话算话?”牛大根一听大喜。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徐国仁道。

    牛大根也不客气,拎着汉阳造踏步出列,来到了徐国仁身旁,徐国仁摆了摆手,示意徐根生把靶子重新整理下。

    牛大根却道:“打固定靶没意思,看俺打移动靶!”话音刚落,恰好大概一百五十米开外的庄园北边的树上飞来两只老斑鸠,牛大根突然举枪瞄准,开枪,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啪!”第一声枪响过后,其中一只老斑鸠应声坠落,另外一只受到了惊吓,连忙扑棱着翅膀想要逃离。

    然而,牛大根以惊人的速度拉了下枪栓,将子弹推入枪膛,重新快速举枪瞄准射击。

    “啪!”又是一声枪响,另一只老斑鸠也被打的羽毛掉落,鲜血飞溅,惨叫一声,从天空坠落了下去。

    张金虎,徐根生等一众家丁们全都震惊了,这么远接连命中两个在飞行中的飞鸟,古人百步穿杨也不过如此吧?

    徐国仁却更加笃定,牛大根这小子必定是穿越者无疑,而且很大可能是自己的另外几位战友的其中一个,因为刚才那两枪,从开枪的速度到姿势,都像极了龙影突击队平日训练。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徐国仁还不方便和他相认。

    牛大根颇为自傲的收起了枪,对徐国仁努嘴示意道:“徐少爷,该你了。”

    徐国仁有心和对方相认,所以一手举着枪,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牛大根,开口唱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徐国仁的声音浑厚有力,把这首军歌长的慷慨激扬,动人心魄。

    牛大根当场怔住,随即竟然情不自禁的流出了滚滚热泪,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军营,在执行任务中苦中作乐,与战友们唱军歌互相鼓舞的日子。

    往日一幕幕浮现在眼前,牛大根泪流满面。

    然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徐国仁身上,并未注意到背对着他们的牛大根已经哭了起来。

    只见徐国仁边唱着军歌,边单手举枪瞄准了刚才那棵树,枪声一响,一根大概有拇指粗细的树枝应声断裂,掉落了下去。

    所有人都怔了怔,随后纷纷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单手持枪,还命中了比飞鸟目标更且随风飘动着的树枝,孰强孰弱,高下立判。

    而徐国仁却没有心情高兴,而是同样心情沉重的看着已经嚎啕大哭的牛大根,自己这手绝技,只有龙影突击队的战友才认得,显然,哭的更凶的牛大根已经认出了他。

    没经历过死亡,且穿越重生到一个混乱不堪的年代的人,不会懂牛大根和徐国仁此时内心的感受。

    这比他乡遇故知还要令人激动,劫后逢生,生死兄弟异时空重逢,个中感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所以徐国仁也忍不住眼泛泪花。

    牛大根梗咽着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战神!战神是徐国仁的绰号,一句战神,道尽了牛大根此时心中的心情。

    徐国仁连忙走了过去,将他扶了起来:“你是大力还是浩东?”

    “我是大力。”原来丁大力重生在一个乡下贫苦家庭,父亲早亡,只剩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因为母亲身体虚弱,原来的牛大根便冒险上山打猎,想给母亲改善下伙食,不曾想一失足跌下了山涧,给了丁大力一个鸠占鹊巢,魂穿重生的机会。

    重生后,他和徐国仁一样,都吸收了前任的记忆,本来他和徐国仁一样,都想去参军报国,但是奈何家中尚有老母需要照料,不能远行。

    前世丁大力便是个孤儿,所以很珍惜如今的母亲,为了给母亲挣够养老钱,好便于自己参军报国,在今后抗战中出一份力,他便来到了江城找赚钱的门路。

    恰逢徐家招募家丁,又听说徐家少爷也叫徐国仁,他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了,没曾想在这里,真的会和徐国仁相遇相认。

    徐根生十分好奇的跑过来问道:“仁哥,你们原来认识啊?”

    “嗯,我和牛大根以前见过面,算是非常好的朋友。”徐国仁第一时间想好了说辞。

    牛大根抹了把眼泪,也会意点头道:“是啊,没想到这么多年还能见到国仁你!”

    兄弟相认,徐国仁和丁大力心情都非常高兴,两人找了个机会暗下沟通了一下,决定以后丁大力就用牛大根这个身份,以免麻烦。

    徐国仁十分开心的道:“太好了,有兄弟你在,我再也不用孤军奋战了,终于有人可以帮我分担下了。”

    “嗯,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不出半年,我们一定能够训练出一支能征善战的部队,带着他们奔赴抗日前线,保卫家国的!”牛大根也郑重点头,却又有些伤感的道:“战神,你说昊天,浩东和若飞他们在哪儿?会和我们一样都在这个年代重生了吗?”

    徐国仁看向远方,意味深长的道:“这个不好说,不过遇见你,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如果有缘,我们五兄弟一定会见面的,眼下我们还是要以训练为主,争取早日形成战斗力,这样才好在接下来的抗日战争中,为千千万万个同胞的安宁,为这万里锦绣山河尽一份力!”

    “嗯!”牛大根点了点头,对未来的战斗充满了期待,能和徐国仁再度联手并肩作战,哪怕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也是高兴的。

    ...

    ...  

看过《抗日之超级战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