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网游之九州风云录 > 第三十六章:九灵地煞阵和阴死聚魂阵
LV4是术法的一种质变,从LV4开始,术法除了基础伤害外还会附带上自身某项属性的倍数伤害和法术攻击力,这是一种巨大的跃迁。

    有了LV4的术法才能真正称得上是术法。

    当李季的阴磷魔火提升到LV4以后,每次攻击获得的熟练度只有1了。

    李季不得不感叹一声: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想要再次获得大量熟练度就要打30级以上的怪了,不过那些是筑基期的,实力又是另一个层次。

    拿上聚魂旗,李季先是一发阴磷魔火炸在那些被地缚灵控制住的阴魂和怨灵身上。

    黑中透红脸盘大小的阴磷魔火瞬间炸开,密密麻麻,一个个470+的血红色数字飘起来,紧接着又是密密麻麻的25灼烧伤害数字。

    阴魂和怨灵没有实体,可以重叠在一起,在这小小的区域里,聚集了地缚灵所控制的所有阴魂和怨灵,这下直接被李季一个阴磷火球炸中全部。

    直接炸得所有的阴魂和怨灵沸腾起来。

    4秒后,李季又是一发阴磷魔火,同样的景象再次发生,又是一次壮观的密密麻麻470+血红色数字飘起来。

    与此同时,一部分血量低的阴魂怨灵直接被炸成灰烬,剩下来的都是丝血。毕竟阴魂和怨灵的血量本身就不高,剩下来的这些直接在灼烧中接二连三化为青烟。

    两发阴磷魔火直接灭了上百个阴魂怨灵,这结果连李季自己都不敢相信,不过身上的升级光芒不是假的。

    杀了上百个二十级以上的阴魂怨灵,李季的等级直接提升到11级,而且经验槽也填满了小半,就连主功法也过了三分之二,还差三分之一就到第2层了。

    地面上留下来层层叠叠的怨灵结晶,看得李季眼馋极了,这可是一大笔的财富啊,这些怨灵结晶是二十级的怨灵留下来的,品质不低,拿来炼器炼尸炼魂都是绝佳的材料。

    不过李季没敢下去,毕竟下面可是地缚灵的地盘,即使他现在有LV5的大杀器级别术法在手,也不敢下去跟地缚灵钢正面,下去那是找死!

    吃下一颗回气丹,李季开始狂放模式。

    4秒1发的LV5阴磷魔火,砸在地缚灵身上,17点的悟性和30多点法术攻击力加成,直接把阴磷魔火的伤害推升到近500点,灼烧伤害27点。

    李季砸了砸嘴巴,他这魔火只是阴属性的,如果是阳属性的,那杀这地缚灵真不要太简单,不过现在也足够了,虽然一发阴磷魔火耗费魔气120点,自身现在在各种装备的加成下也有1330点,能发10发,再加上回气丹和自身的魔气回复,以七八秒一发的速度,连发三四十发也不是什么问题。

    问题是地缚灵的血量撑不到那个时候。

    一发接一发的阴磷魔火,升级过后的阴磷魔火在攻击距离上也有了小小的提升,每一发阴磷魔火都正正地砸在地缚灵身上,地缚灵的身体由尸体组成,蕴含大量的油脂,不出一会,在火焰的燃烧下,地缚灵整个身体就像一堆燃起来的篝火,虽然篝火不够旺盛,而且还一直冒着恶臭难闻的黑烟,不过这也表明了地缚灵距离死亡不远了。

    李季轰得舒坦极了!

    正在此时,整个古墓第三层像是沸腾起来一般,平时肉眼难见的阴气、死气、煞气以龙卷风的形式汇聚起来,风眼中心正是地缚灵。

    不好!李季当机立断就是后退准备先避避风头。

    这明显是开大招了!再不走,可能就走不了,毕竟地缚灵弄出的这个景象也太吓人了。

    浓郁的阴气、死气、煞气环绕着地缚灵,形成了实质般的条状带。

    “嗡!——”

    一圈圈波纹从地缚灵身上荡漾开来,地缚灵身上一直燃烧的魔火直接被扑灭,波纹不断往外扩散,即使出了地缚灵的领域也没有消散。

    李季头皮发麻,不敢犹豫,赶紧给自己补上一个魔气源流两手拿出一直没舍得用的凝阴符。

    透明波纹袭体,李季的血量像是倒水一般下降,每秒100点的伤害,完全无视抗性,就算李季补上死气盾也没用,波纹直接透过死气盾划过李季的身体。

    凝阴诀、凝阴符一刻不停。

    而且在波纹袭体后,李季的身体像是喝醉了酒般踉踉跄跄,完全走不出波纹的覆盖范围。

    幸好李季之前制作的凝阴符足够多,在凝阴符用尽后,李季终于抗过了地缚灵的怨灵尖啸。

    真刺激!

    李季只能这么来形容了,吃下一颗回气丹和清淤散把魔气和血量拉上来。

    释放了大招的地缚灵整个萎靡下来,软趴趴地像一团焦黑的的烧完整的炭堆,就连在大厅中的阴气、死气、煞气也一扫而空,整个大厅变得明净起来,完全没有之前的阴森恐怖。

    这下轻松了,阴气、死气、煞气消耗一空,地缚灵的被动无法生效,李季很轻松就把它给干掉。

    松了口气,终于过关了!

    杀完boss就是“摸尸”了。

    “摸尸”这环节是玩家最喜欢的,这也是最考验RP的时候,脸黑的人最好是找边站,不过这里没人,所以李季也没办法给自己找个“摸尸小红手”来帮忙。

    跑到祭坛上,地缚灵已经化为一堆飞灰,李季把手探进灰烬堆中,摸索了一会,眉头皱了起来。

    MD,该不会连个屁都没给哥吧。

    李季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咬牙发狠,这次找得更加细致。

    “嗯,圆圆的,滑滑的!”

    “有了!”

    李季一把捞了出来,定睛一看,一颗黑溜溜的珠子。

    李季两眼发亮,两手抚摸着这颗珠子,嘴里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阴灵珠:有灵性的炼器材料,内里蕴含着大量精纯的阴属性能量。

    阴灵珠可是连筑基期的人都争着抢着要的极品炼器材料,只要在炼制的法器中加入阴灵珠,那么法器就会增加一个特效:收集逸散的灵魂能量,用以提升法器。

    有了这个特效,法器就能自行晋升成灵器,灵器还有不低的机会晋升成法宝。

    要知道自行炼制打造的法器、灵器一般都是以自身功法、术法为基点的,用起来威力巨大,能发挥出150%的效果。

    不过随着等级提升,法器的作用就会降低,而要再自行收集到一套相似的更高级的材料,那难度是非常巨大的,有了阴灵珠这个问题就能得到完美的解决。

    像李季这杆聚魂旗,虽然是极品法器,但用到25级后,作用也会开始削弱,如果镶嵌了阴灵珠,把法器升级成灵器,那就能继续使用到35级,甚至更高。

    喜滋滋地把阴灵珠放进储物袋,李季都开始幻想《纪元》第一件灵器是什么样子的了。

    这趟的收获可不止这么一点,在他多年的游戏经验看来,这个地缚灵是阴尸宗豢养在这里用来给弟子试炼的,要不然以地缚灵的能耐,‘领域’的范围不可能这么窄小的,这明显是被这个祭坛给限制住了。

    能限制地缚灵的宝物,那级别自然是非同小可的,不是中品灵器都压不住这个地缚灵。

    李季在祭坛附近打转,同时仔细观察。

    祭坛面积不大,大概20多平方米,地面上用猩红的血混合着墨汁画满了扭曲的符文和曲线,符文和曲线组成一个庞大的阵图。

    李季略一观察就知道了这个阵图的大概作用,这是叠加了困敌和辅助作用的九灵地煞阵和阴死聚魂阵,九灵地煞主困敌,主要作用是用来囚困和限制地缚灵的,而阴死聚魂阵则是凝聚整个墓地的阴气、死气供给地缚灵。

    看到这里李季算是明白了地缚灵为什么会有阴灵珠掉落了。

    地缚灵掉落阴灵珠的概率非常低,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上一世,李季可是刷一个有地缚灵BOSS的副本,刷了五天,结果一次也没拿到。

    而这里,这个地缚灵的实力被限制住没办法得到提升,而阴死聚魂阵凝聚的阴气、死气就被地缚灵用来凝聚成阴灵珠,变相地提高了阴灵珠的掉落率。

    看明白了阵图,也想明白了这古墓的一切,李季也就把目光投放在九灵地煞阵和阴死聚魂阵的阵眼中。

    阵眼位于灰烬堆下面。

    两个法阵都是由中品灵器充当阵眼,在九灵地煞阵阵眼的是一杆幡旗,而在阴死聚魂阵阵眼的是一面镜子。

    两件宝物外表流光溢彩,形象不凡,看这模样李季就知道这一旗、一镜的威力非同小可了。

    如果这两件宝物属于他的话,那么这趟可是赚大了。灵器可不同于法器,想打出一件灵器的材料,基本要20级的副本,而灵器的主材更是难寻,即使你凑齐了材料找炼器师炼制,也要完成炼器师的任务和付出不菲的代价。

    一件下品灵器的炼制最低都需要七八件辅材,一到两件主材,这些加起来,都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心力和功夫了,最后你还要打通炼器师,完成任务讨好对方,然后给出足够的报酬。这虽然比不上唐僧取西经的九九八十一难,但七七十九难少不了。

    因此灵器的珍贵是可以想象的,即使在前世法器泛滥的时候,灵器也是只有在那些高手中才会有那么一两件。

    可惜啊,灵器虽好,但他不敢取!

    盖因这两个法阵用了高明的阵法技巧,使得两个法阵相互牵连,不管他拿了哪一件,都会触发法阵,直接释放被囚困在祭坛底部的地缚灵本体。

    一取走灵器,法阵即刻放出地缚灵本体,然后地缚灵轻松碾死他。

    一个分身都25级了,本体起码也是筑基境层次的,如果自己贪心,拿了一件灵器,那么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自己不是有前世的经验,按照上两层的做法,以为这两件宝物也是像上面的那样可以随便拿的,那死得真是冤。

    想来,这个最后的考验是阴尸宗用来检验一个人在面临志得意满的时候是否还保持着小心谨慎。

    当通过重重的考验最后击杀地缚灵,以为完成了所有测验,心灵放松而忽略了地上的法阵,或者不以为意,把手伸向两件宝物,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了。

    陷阱处处!

    考验的不仅是机智、学识、胆识、运气、还有一个人在各种条件下的反应。

    想到这里,李季叹了口气。

    能看不能拿,最是纠结人!

    看着流光溢彩的一旗、一镜,他万分的心痛,脸都扭成一团了,按说他前世也不是没有见过灵器,即使法宝自己也是用过的,但现在面对着这两件灵器,他失态了。

    不行,不能放弃!李季咬牙切齿,前世自己家道败落,那时候自己可是一个信用点恨不得当成两个信用点来使的,在野外打怪,那可是恨不得把怪整个搬走,回去好剥皮抽筋、取肉炼血,一点也不浪费的,现在这么大的宝物摆在自己面前,却没办法拿,这怎能让他死心呢。

    他不信邪,他坚信这两个法阵一定有破绽的。

    前世他是道家茅山派的人,主攻符箓、阵法方面的内容,这两个法阵他刚才略略看一眼就看出来了,现在仔细观察,寻找漏洞,很多之前没注意到的东西都一一映入脑海。

    在这过程中任务要求的陪葬玉佩和离开的出口也被李季一一找到了。

    陪葬玉佩摆放在台阶口左手边的石台上,距离台阶口不远,取下玉佩则打开秘门,从秘门就可以顺着台阶离开直接离开古墓。

    找到陪葬玉佩和出口,李季也放心下来,有了退路,研究法阵的兴致劲更高涨了。

    法阵分为入门法阵、基础法阵、进阶法阵、复合法阵多多种阵法,所有的法阵都是由入门阵法和基础阵法构成的,按阵法的功能、结构,阵法可分为四类:困、杀、惑、辅。

    九灵地煞阵是困阵,而阴死聚魂阵则是辅阵,两者都是很成熟的进阶法阵。李季前世的时候虽然不是什么有名的阵法大师,但对阵法也有自己的独到理解。

    兜兜转转前前后后地忙碌了大半个钟头,结果还是破解不了。

    毕竟这两个阵法很成熟了,经过不知多少阵法大师的验证,远不是李季能破解得了的。

    不过破解不了,但是不表示不能动一下手脚啊。

    在不改变阵法结构的基础上,将阵眼之物取走,然后将法阵的爆发时间延迟那么10来秒他还是能办得到的。

    这就像是一个炸弹在不改变它的结构上给它装上一个定时器一样。

    找到了解决办法后,李季笑嘻嘻的开始着手改动法阵。

    他手头没有材料,没办法只能咬牙杀死两只毒尸和两只铁尸,用它们的尸血混合一瓶子鱼蝠的精血来作为刻画法阵的材料,,这样阴属性血液刻画的线条就能承担起法阵能量运转时的压力了,这样就能为李季争取到不少的时间。

    幸好身上还随身带着符笔,要不然这次只能灰溜溜地走掉了,入宝库而空手归,这是最令人遗憾的!

    李季的改动不小,而且因为自己用的只是两只普通毒尸和铁尸的尸血,与原法阵所用的材料相差过大。李季摸着脑门估摸了下时间,大概能给自己争取11、12秒。

    狠狠地锤了下手掌心,自言自语道:“行了!这些时间足够自己跑出第三层了,而地缚灵移动不灵活,想要追杀自己那是妄想。”

    “不过,自己破坏掉阴尸宗的这个门派试练点,到时候他们会不会找自己算账呢?”

    “唉,管它呢!”

    “柳掌柜不是说了嘛,有本事就尽管拿,那自己拿了算不算是有本事呢?”

    “算,肯定算,怎么不算了呢!”

    “反正自己吞了的东西是不会交出来的,就算他们找自己对质,我也来个咬死不认,他们能奈我何啊!”

    想清楚后果后,李季兴致勃勃地挥动符笔画好法阵,然后走到祭坛上去,先是给自己加了个脚下生风,然后蹲下来,两手分别抓住那一旗、一镜,深吸口气,猛地发力,把两件灵器拽出法阵,迅速地放进储物袋,拔腿就跳下祭坛往出口跑去。

    ;

看过《网游之九州风云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