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武道大帝 > 第五十四章 掌门之争
    c_t;逍遥外门的一座宫殿中,陆飞尘和陆梦瑶父女二人相对而坐。[ ]

    不等陆梦瑶开口询问,陆飞尘便主动开口,道:“梦瑶,你可知道,为何张吕良区区一个外门执事,却值得让内门长老插手,而让我无法处置他吗?”

    听到父亲提起这件事情,陆梦瑶微微一愣,她当然记得那是因为张吕良在考核的时候对罗修暗中下手,这种举动已经算是触犯了规矩,父亲以外门之主的身份亲自下令,将其关押进水牢,废掉修为,受刺穿琵琶骨之苦。

    但是张吕良刚刚被关进水牢,便有人手持内门长老的手谕要求放人,那内门长老的地位比外门之主更高,所以陆飞尘只能放人。

    “女儿不明白。”陆梦瑶疑惑摇头。

    内门长老的地位比外门之主更高,而张吕良不过区区外门执事,地位相差更是没有可比性,怎么可能值得内门长老亲自相救?

    倘若张吕良真的有内门长老做后台,又怎会在外门做一个小小的执事?

    陆梦瑶心思聪慧,她虽然想不明白,但也能猜出来,这或许就跟父亲态度的转变,与他所说的特殊情况有关。

    陆飞尘深呼吸一口气,神色显得有些凝重,作为外门的掌权者,身居高位,陆梦瑶已经很久没有在父亲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了。

    “前不久,掌门从九凤山脉归来,但却身受重伤,如今已经时日无多。”陆飞尘一开口,便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震撼的消息。

    他所说的掌门,自然是逍遥门之主,能够坐上掌门之位的,也必然是逍遥门的第一强者!

    “掌门受伤,时日无多?”陆梦瑶面露惊色,“掌门乃是武道踏入王者之境的强者,怎会伤成这样?”

    至于父亲所提及的九凤山脉,陆梦瑶却还从未听说过。

    “我逍遥门雄踞云龙郡,离不开掌门的强横武道修为,所以这个消息已经被封锁了,只限门派内极少数人知道。( ”

    陆飞尘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告诫,“如果消息传出去,不只是云龙郡内的一些势力会蠢蠢欲动,天武国中其他各方郡地的势力,也都可能会做出对我逍遥门不利的事情来。”

    闻言,陆梦瑶慎重的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将消息告诉其他任何人。

    陆飞尘沉吟半响,紧接着继续道:“掌门的伤已经无可挽回,一旦陨落,逍遥门不可无主,下一任掌门,便会从几位长老中选出,在诸位内门长老之中,又以两位长老的修为和威望最高。”

    “这两位长老分别是狄思谷和孔清羽,两位长老的修为相差无几,在内外两门也都有门徒和拥护者,对于这掌门之位的归属,自会有一番竞争。”

    “现如今,内外两门,无论是执事,护法,长老都已经站位,选择各自拥护支持的长老,而你父亲我,支持的是孔清羽长老。”

    听完了这些话,陆梦瑶终于明白了。

    父亲是孔清羽派系的支持者,而外门执事张吕良,显然应该是狄思谷长老派系的支持者。

    尽管张吕良身份低微,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狄思谷长老自然要保全自己派系的人,以此来获取更多忠心的支持,让那些支持他的人知道,选择支持狄思谷,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陆梦瑶也没想到,这其中居然还掺杂了内门派系之间的争权夺利。

    孔清羽长老德高望重,乃是她父亲陆飞尘的恩师,作为弟子,在这种关键时刻,自然要站在师父这边。

    虽然外门的地位不如内门,但也是举足轻重,所以陆飞尘的支持,对于孔清羽长老能否取得掌门之位,会起到很大的因素。

    “师尊虽然有我支持,但在内门的九位长老当中,支持他的人,仅有两位。”

    说到这里,陆飞尘叹了一口气,道:“师尊他老人家待我恩重如山,昔年若非有师尊提携教导,安能有我陆飞尘的今天?”

    “但是内门长老地位尊崇,师尊仅有两人支持,而那狄思谷却有五位支持者之多,若无意外,这次掌门之争,师尊必然会落败。( $>>>棉、花‘糖’小‘說’)”

    “而一旦落败,狄思谷坐上掌门之位,就势必打压师尊这一派系,包括你父亲我也要受到牵连,旦夕祸福!”

    听着父亲的诉说,陆梦瑶能够感觉的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在逍遥门这样的霸主大势力当中,争权夺利是很正常的事情,胜利者打压失败者的派系来稳固自己的地位,也是在正常不过。

    但是,这一切跟我和罗修的事情,又有何关联?

    就在陆梦瑶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陆飞尘缓缓开口,道:“在内门的九位长老之中,有三位长老的关系最好,彼此之间乃是结拜兄妹,年轻时候数次出生入死。”

    “其中一位长老有一个孙子,叫做苟金川,深受那三位长老的疼爱,如今是内门弟子。”

    “苟长老前几天找过我,说他那孙儿对你爱慕已久,若能缔结连理,苟长老便会去说服自己的两个兄妹,站到你祖师这边。”

    话已至此,陆梦瑶就算是再笨,也能听明白父亲的意思,更何况她冰雪聪明。

    “父亲,你是要将我当做交换权利的工具吗?”

    陆梦瑶当场就急了,腾的一下站起身来,俏脸愠怒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陆飞尘摇头苦笑,没有谁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这个女儿,他早就知道,自己一旦将这个事情说出来,她必然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梦瑶,你母亲去世的早,从小到大,爹从未反对过你的任何一个想法,当初你火阳绝脉无法医治,必须修炼天山雪谷的冰心诀才可压制,但却要求你必须下嫁到天山雪谷,你宁死不肯,跑到了那青云城去,爹也没有强求你。”

    “但这一次,你祖师一旦竞争掌门之位失败,到时候说不定你爹我也要有性命之忧!”陆飞尘叹息着说道。

    “爹,我……”陆梦瑶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她不可能不顾父亲的死活,但代价却是要去嫁给什么苟金川,这同样也让她无法接受。

    她原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再有未来,火阳绝脉让她难以活过二十五岁,但罗修却将她的火阳绝脉治好了,不仅给了她未来,还给予了她一份永生难忘的感情reads;。

    对于陆梦瑶来说,她宁死,也绝不会背弃与罗修之间的感情。

    但是……如果因为自己的坚持而让父亲受到牵连而又性命之忧,那自己岂不是不孝?

    一边是从小到大最疼爱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追求的幸福。

    我该如何选择?

    陆梦瑶一时间手足无措,脑海空白。

    陆飞尘也站起身来,轻抚她的脸颊,“爹最疼你,自然不会逼迫你去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如果你真的要跟罗修在一起,爹会安排你和罗修离开云龙郡,不让你们受到牵连。”

    陆梦瑶娇躯一颤,父亲在这个时候考虑更多的还是自己,这让她的内心,又是感动,也有些愧疚。

    “父亲,我……我想好好考虑一下。”陆梦瑶的心乱了。

    “好,爹给你时间考虑,但时间紧迫,只能给你三天。”陆飞尘说道。

    ……

    陆飞尘和陆梦瑶离开之后,罗修的心情有种莫名的烦躁和不安。

    一直到了深夜,他缓缓睁开眼睛,与林惊云生死决斗所受的伤势,已经彻底恢复。

    直接修复生命脉络的能力,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势,他都能够在短时间内快速复原。

    但是缭绕在心头的那股子压抑,烦躁,不安,却久久未能散去。

    与林惊云的一战,让罗修明白了一个道理。

    生死厮杀之时,修为境界并不能完全决定一个人的战斗能力,厉害的阵法宝物,在关键时刻,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就譬如林惊云使用的那件三阶阵法宝物,激发出媲美先天武师攻击的金色剑气,如果换成其他的气海七重,乃至气海八重,都几乎无法抵挡。

    当然,阵法宝物价值昂贵,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厉害的阵法宝物reads;。

    但毋容置疑的是,阵法宝物的确有可能在关键时刻绝地反击,或是阴沟里翻船。

    阵法宝物大概分为三种,一种是攻击性的,例如林惊云使出的金色圆球。

    还有一种是防御性的,譬如青云殿主送给他的蓝晶手镯,后来被他转送给了陆梦瑶。

    第三种,则是辅助性的,如聚灵阵法等等,一般辅助性的阵法宝物,也被称作是阵法装置。

    林惊云的储物护腕中,有一百多块下品元气石,还有一枚炼气丹,以及一门五品剑法,一件二阶的聚灵阵法装置。

    这些东西,对罗修来说,基本没有什么价值。

    不过罗修却在里面发现了一枚玉佩,居然是一件防御性的三阶阵法宝物,以真气催动,可以释放出木属性的护罩,有防御攻击的能力,还带有疗伤的功效。

    林惊云在逍遥外门的诸多弟子中,地位不算高,实力也不算很强,按理说不应该有这么珍贵的阵法宝物。

    想到这次生死决斗的公证是张吕良,罗修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里面肯定有那个老东西在背后搞鬼。

    “当初也是张家主动招惹的我,一个活了百年以上岁月的老家伙,不分青红皂白对付我也就罢了,还处处想要置我于死地,等我有了实力,定要找个机会斩了你这个老匹夫!”

    一想起这个张吕良处处针对自己,罗修的眼中便有凶光闪动。

    他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因为他很清楚,在这个世界,善良只会被人当成懦弱可欺。

    无论是当初在青云武殿暴打张浩,废掉张海,按着赵亮的脑袋磕头,还是后来在水坞山和八岐山中亲手杀人,罗修性格中的那份张狂与狠辣,实际上也是表露的淋漓尽致。

    站在窗前,罗修望着夜空中高悬的明月,眉头微蹙,心中的那份烦躁不安,让他难以平静。

    ...

看过《武道大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