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造化仙帝 > 第六十八章 突然发难


    直到黄天华的尸体轰然砸在地上,所有的人才如梦清醒。

    “小杂种,我要杀了你!来人,将这小杂种给我碎尸万段!”黄礼严眼睛通红,怒火冲霄,看向姜思南的眼神中露出无比浓郁的杀机。

    他直到现在还不敢置信,根本想不到姜思南竟然能杀得了自己的儿子,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那寒龙刀的来历,就算是那些修真强者都不一定有这样的宝物,这一次为了确保万一,才交给黄天华炼化,但是没想到还是被姜思南杀死了。

    黄礼严身后的十几个先天境的高手闻言,同时朝着姜思南飞掠而去,真气鼓荡而炽烈,气势非凡。

    “谁敢动我孙儿?!”

    一声虎啸龙吟在空中炸响,姜远山狮目一瞪,朝着十几个先天境高手大袖一挥,一招猛虎下山击出,顿时真气纵横上百丈,炽烈而霸道,在空中凝结成真气手掌,瞬间分化十几道,拍在了那些人身上,十几个先天境高手同时惨呼一声,如破麻袋一般四射抛飞。

    “不过是土鸡瓦狗,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姜远山挡在姜思南面前,面色淡然,但是全身气势喷薄而出,神光喷涌,在周身凝结成惊人的异象,宛如一尊沉眠中觉醒的雄狮。

    “姜远山!你……”

    黄礼严怒急,眼神中露出无比怨毒的神色,忽然转头朝着德宗皇帝跪了下来,大哭道:“陛下为老臣做主啊,姜思南不遵圣命,杀我孩儿,姜远山辱我,藐视陛下,这两人狼子野心,还望陛下将这两个乱臣贼子速速拿下啊!”

    德宗皇帝的面色本来就很难看,此刻更是面色铁青,他心中自然是不希望黄天华死的,而且姜思南竟然不顾自己的命令,藐视自己的尊严,让他心中更是无比窝火。

    “皇叔,姜思南和黄天华虽然是生死约战,但是他不遵皇命,悍然出手杀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德宗皇帝声音冷漠的说道。

    姜远山却是不吃这一套,对着德宗皇帝微微笑道:“陛下,这二人一个月前生死约战,陛下和南宫大将军可都是在场作证的,这一战只论生死,不分胜负,不管是谁死,都怪不得他人,思南杀了黄天华,何罪之有?”

    姜远山面色坦然,好像完全忘记了刚刚姜思南遇险的时候自己悍然出手的事情。

    “这……但是,他不遵皇命,这就是大不敬!”德宗皇帝有些词穷,但还是冷声说道。

    他也知道两人生死约战,谁生谁死都是天命,但是他本就认为姜思南必死无疑,因此这种结果让他十分难以接受。

    “思南……”

    姜老爷子想要说些什么,忽然神色一动,他看到姜思南竟然早就双目紧闭,盘膝坐在了地上,而且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息闪出,那种气息灼热而霸道,但又带着一丝极强的生机,宛如天地之间光热的起源,让姜远山心中都有着一丝惊惧。

    “难道又要突破了?”姜远山面色一喜,连忙暗中传音给姜云天,“保护好思南,这里一切都交给我了!”

    姜云天仿佛也看出了什么,点了点头,率领一群玄武卫将姜思南牢牢护持在其中。

    姜远山想了想,抬头对着德宗皇帝拱手道:“陛下,老臣以为思南杀了黄天华这是生死约战的内容,并无过错,至于他不遵皇命,那老臣就罚他在家面壁三个月思过,如何?”

    黄礼严不干了,眼睛中像是能喷出火来,咬牙切齿的说道:“面壁三个月?我呸!你想的倒是轻巧,姜思南杀我儿子,不敬陛下,必须要死!”

    德宗皇帝的面色渐渐有些缓和下来,他有些为难,明知道黄礼严无理,但是毕竟是自己老丈人,一时之间有些难办。

    此刻南宫正雄站了出来,对着德宗皇帝恭敬说道:“启禀陛下,臣也认为姜思南杀了黄天华并无过错,不过他不遵皇命,那就罚他面壁三个月思过,并且对老王爷罚俸一年,代他受过,陛下以为如何?”

    “老臣没有意见!”姜远山笑眯眯的说道。

    德宗皇帝本来就只是需要一个台阶下,而且也知道今天这事本就无法怪罪姜思南,下面的文武大臣都在看着自己拿主意,不由得对黄礼严使了一个眼色,这才轻咳一声道:“如此,就按照大将军的意见,姜思南闭门思过三个月,皇叔罚俸一年!”

    “老臣谢主隆恩!”

    姜远山顺坡下驴,顿时对着德宗皇帝行礼道。

    黄礼严此刻完全失去了风度,眼神中充满了无比的怨毒,但是慑于德宗皇帝的威严也不敢多说什么。

    德宗皇帝淡淡的扫了姜远山和姜思南一眼,眼神中的异色一闪而逝,轻咳一声对着旁边的桂公公道:“此间事了,摆驾回宫!”

    没等桂公公喊出声来,姜远山向前走了两步,行礼道:“陛下,老臣还有事情禀告!”

    “哦?皇叔还有什么事情?”德宗皇帝有些疑惑。

    姜远山一瞬间就眼睛红了起来,气势收敛,面容显得更加苍老,整个人就和普通的暮年老者一般,颤巍巍的走到德宗皇帝面前,拜倒在地大哭道:“陛下,老臣有冤情要诉,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啊!”

    黄礼严和一些文武大臣嘴一撇,不由得暗暗鄙视姜远山的演技和脸皮,让他们自叹不如。

    德宗皇帝大惊,“皇叔到底是有何冤情,快快说来!”

    虽然他对姜远山有些忌惮,但是说到底姜远山是自己的亲叔叔,他小的时候姜远山对他疼爱无比,他心中一直也很感激和敬重,只是后来到了这个位子上,慢慢的两者之间的关系就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但是,这不代表他能容许别人欺辱姜远山,毕竟他也姓姜,这大乾王朝也是姜氏一族的天下。

    姜远山眼眶有些湿润,身形颤抖着站起来,躬身说道:“启禀陛下,老臣一家为大乾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五年前,我的二儿子姜子轩更是连破蛮族十八城,打到了蛮族核心之地白马城下,但是一朝之间被刺身亡,百万大军灰飞烟灭!”

    德宗皇帝苦笑一声道:“皇叔,五年前的事我们都知道,子轩贤弟被刺杀,我们都很悲痛,但是这和你的冤情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老臣最近才发现证据,我儿姜子轩并不是被蛮族刺杀而亡,而是被小人陷害,这才身死道消,还连累了我大乾王朝的百万子民!”姜远山斩钉截铁的说道。

    “什么?!”

    姜远山的话如同平地起了惊雷一般,所有的人都惊呼出口,满脸的不可置信的神色。

    而一旁的黄礼严则是眼睛一突,身形微微颤抖了一下。

看过《造化仙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