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造化仙帝 > 第十六章 白龙玉


    姜思南换了一身衣服,带着姜雨蝶和两个玄武卫出了王府大门。

    玄武卫是姜老爷子派来跟着姜思南的,自从大荒山事情之后,老爷子就十分不放心,派了两个人寸步不离的保护着姜思南。

    这两人一人叫张龙,一人叫赵虎,都是后天九重巅峰,只差一步就达到先天大宗师的高手。

    两人身材魁梧雄壮,气血如虹,带着一股铁血煞气,都是历经百战的老兵,眼神锐利无比,警惕的扫视四方人群。

    玉京城占地上百里,人口上百万,除皇城外,还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都是达官贵族的居所,而外城则是一些平民的居所,鱼龙混杂。

    正阳街是内城比较著名的一条街,酒楼客栈、商铺小贩随处可见,人来人往,十分繁华,姜雨蝶左看右看,兴致勃勃。

    姜思南之所以来这里,一是禁不住妹妹软磨硬泡,也是因为这里有灵药和丹鼎器具售卖。

    忽然,姜思南神情一变,看向远处的人群,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

    白龙玉感觉今天特别倒霉,在家闷了几天,原本想出来散散心,但是那么巧就遇到了杜庆明。

    自己两个后天八重的护卫完全不是对手,瞬间就被杜庆明身后那个魁梧的壮汉放倒在地,就连自己也被杜庆明抓住,被他踩在地上,动弹不得。

    白龙玉面色涨红,他自幼无法修炼,但是身材越是越来越臃肿,现在已经有两百多斤,但还是没有停止的趋势,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个大狗熊一般。

    “杜庆明,老子又没说不还你钱,不就十万两银子吗?过两天我一定全都还给你!”

    白龙玉圆乎乎的脸上满是汗水,细小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只感觉到胸口上的那只脚如同一座大山,让他呼吸无比困难。

    他充其量只比普通人强一点,杜庆明虽然资质不强,但是好歹也是礼部侍郎的儿子,各种灵药灵丹的堆积下,也达到了后天六重的境界,浑身几千斤的力量,自然不是白龙玉所能抗衡的。

    “白龙玉,别跟我打马虎眼,你小子三天前就说要还钱,结果躲在家里三天才出来,要不是小爷我恰巧抓到,还不知道你要躲到什么时候,要是你再不还钱,我就将你扒光了扔在这正阳街上,我看到时候你们白家还怎么在玉京城立足!”

    杜庆明居高临下,一脸戏谑的看着白龙玉。

    他一身锦衣,面目俊俏,生了一副好皮囊,但是脚下漂浮,面目有些灰暗,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纨绔子弟。

    白龙玉面色一变,要是真被扒光了扔在这里,白家在玉京城无法立足不说,单单是老爹一定会扒了自己的皮。

    他咬牙说道:“杜庆明,三天前的斗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才赢了我,我的几十万两银子都输给你了,就连我们家的那把银霜刀都给了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嘿嘿……”

    杜庆明哈哈一笑,猖狂无比,“我就是欺负你了又如何?你们白家虽然家财亿万,也不过是商贾之家,之前由姜思南那废物罩着你,小爷才没找你麻烦,现在那废物也死了,你要是不还钱,今天我就扒光了扔在这里,然后再去找你爹要钱!”

    “要是小王爷在这,你连个屁都不敢放,今天老子就是没钱,有种你咬我啊!”

    白龙玉索性豁了出去,朝着杜庆明破口大骂。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杜庆明脚下用力,顿时白龙玉胸前肋骨折断,他闷哼一声,嘴角留下一丝血迹,但是却一声不吭,眼神冰冷无比的死死盯着杜庆明。

    “住手!”

    一声暴喝传来,姜思南恰好看到这一幕,顿时面色沉了下来,大步走了上来。

    “鬼,鬼啊……”

    看到姜思南,白龙玉和杜庆明竟然同时一声惨叫,面色惊骇无比,如同杀猪一般扯着嗓子大叫。

    尤其是杜庆明,再也不像刚才一般耀武扬威,双腿一软,瞬间坐倒在地。

    “鬼你大爷!”

    姜思南没好气的给了白龙玉一个爆栗,将他扶了起来,看着白龙玉胸前的血迹,眼神冰冷的扫了杜庆明一眼。

    顿时杜庆明心中打了一个冷颤,只感觉到下面一阵热流涌出,双腿传出了一股尿骚味。

    竟然被吓的小便失禁了。

    毕竟姜思南起死回生的事情并没有传开,但是他死的事情却是人尽皆知,冷不丁的出现在杜庆明面前,他自然惊吓莫名。

    白龙玉狐疑的摸了摸姜思南的胳膊,又朝着他身上摸了摸,顿时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无比的神色。

    “小王爷,原来你没有死啊,那些天杀的都说你死了,我就知道小王爷你福大命大,哪有那么容易就去了……”

    白龙玉嚎叫一声,抱着姜思南鼻子一把泪一把都抹在他身上。

    姜思南笑骂,心中却涌出一股暖流。

    十岁之后,五年的沉寂,让他变得沉默寡言,虽然贵为小王爷,但是能够真正让他视为朋友的只有两个。

    一个是黄天华,当然现在已经不是了,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个狗熊一般的胖子,白龙玉。

    白龙玉的父亲是做药材和粮食生意的,身家亿万,是大乾王朝最有钱的人之一,当年所有人都嘲笑姜思南的时候,只有这个胖子死心的跟着他,甚至不惜把家里的镇族之宝,一株珍贵无比的灵药偷来给他,就是为了能让他突破。

    因此在姜思南的心中,这个胖子虽然不能修炼,却是自己的兄弟。

    “好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没出息!”姜思南眼角微红,开口道:“白胖子,你怎么会欠杜庆明的钱?”

    “小王爷,是这小子害我!三天前在珍宝阁杜庆明一伙人和我斗兽,结果我输了一百一十万两银子,到最后就连我们家的银霜宝刀都被我赌输了,我东拼西凑才凑够了一百万两给他,但是还有十万两没有给他,今天被他抓到了,所以……”

    “什么?一百一十万两?!”

    姜思南吓了一跳,“怎么会输这么多?关键是输钱也就算了,你怎么把银霜宝刀都输了?你爹要知道了还不砍死你!”

    姜思南知道,银霜宝刀是白老爷子的命根子,乃是无上神兵,据说是天外陨铁所铸,削铁如泥,价值不菲,没想到白胖子输红了眼,连银霜宝刀都输了。

看过《造化仙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