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十八章,忘记的那个人


    一个世界还是一个孩子,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难以决定的选择?

    只是,蒋天心思考了不足十秒,他给出的回答那么坚定,坚定的让人他似乎都没有好好想过。

    “哦?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神秘人笑着说道,声音里透出浓浓的威胁。

    “是的,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蒋天心微笑着回答道,他的从容让神秘人显得有一些不满。

    “你不怕死?还是你觉得一个小家伙的生命比这个世界千千万万的生命都要重要?”

    神秘人又问道,隐约间已经又了暗怒。

    “你见过那个孩子吗?”

    蒋天心忽然反问道,这一声反问让神秘人愣住了。

    “那是一个很破旧的孤儿院,只有一张很小的单人床,他睡在不透光的角落里,盖着一床已经发霉的被子,没有朋友,没有人关心,一年四季只有馒头吃,这样的孩子,或许在你眼中只是一个无用的人,他的生命甚至比不上路边的一条狗,或者是一只流浪的猫。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在我眼中却比全世界的金子都要珍贵。因为他是我师傅的继承人,因为他将来有一天会变成我的徒弟。也许,我下面的话,在你听来就像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说出的话,或许说出这样的话后,我就不能被称为英雄,也不配当一个英雄。可是,我还是要说。”

    蒋天心停了下来,慢慢地调整呼吸,嘴里吐出长长的浊气,仙气中的他依然微笑着,眼神无比坚定地说道:“他对我来说,比这个世界都更重要!”

    也许多年后的那个孩子会变坏,亦或者是没有完成逆天的使命,也许多年后的那个孩子不会跟在蒋天心的身边,也许多年后的那个孩子不会知道今天蒋天心所作出的决定。

    只是,蒋天心从不后悔,当年为了找寻罗焱,他不后悔地跳入世界交接处,纵然九死一生也要找到自己的师傅。多年后的今天,他为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孩子而放弃了整个世界。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者是未来,他都不会改变,不后悔,不放弃,不改变!

    蒋天心知道神秘人在看着他,他虽然看不见对方隐藏在面具下的脸,但是却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出之后,对方一定就一定会如同之前所说的那样对他出手。

    明明已经咳出血来,明明已经气虚体弱,解开了三重封印后的他明明只剩下了死亡这样一个结尾,但是,他还是在微笑!

    “我知道了,那么,我就不能留你了。”

    神秘人语毕,双手平伸,手心向上,从天下尸会外的天空中传来了巨大的金光,这金光穿透云层,划破了天际,洞穿了天下尸会的巨大石壁,映照在了蒋天心的脸上。

    蒋天心能够感觉到从这金光中透出来的巨大力量,那是能够一瞬间将他毁灭的力量,那是连他的仙气都无法阻挡的力量。

    “蒋天心,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要这个世界还是要那个孩子?我能够帮你恢复修为,我能够带给你前所未有的力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神秘人大声喊道。

    蒋天心面对着天空落下的金光,摇了摇头说道:“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我要这个孩子,他将来会是我的徒弟,我不会放弃他!”

    神秘人长长地叹了口气,右手高高举起,手指伸入金光中,随后缓缓落下,白色的仙气已经彻底被遮蔽,四周只剩下了金色的光芒。

    “那么,就这样吧……”

    金色的光落下,伴随着神秘人的一句话,一起淹没了整个天下尸会的洞窟。

    风中,黑暗的树影下,许佛轻轻地散去了自己脸上的灵气,不远处该隐正靠在一棵树上,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解,皱着眉头看着许佛。

    等许佛走进之后,他才低声说道:“为什么没有杀掉他?你不是说过如果他不答应你的要求,就会要了他的命吗?”

    风中的许佛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年轻而英俊的脸上却露出一丝莞尔,一边走进树影中,一边低声说道:“这世界缺少一种精神,人们总是在不断地后悔中变的越来越弱小,其实真正的强者就和他一样是绝对不会后悔的。而且,我也很好奇,这个会让蒋天心如此在乎的孩子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也许,我应该给那个孩子一个机会,一个逆天的机会。”

    他踏着风走入了树影内,该隐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跟在了许佛的身后。

    他们两人不会想到,很多年后,他们会甘愿为了那个孩子付出生命,他们也不会知道,今天的一个决定会成就了一个伟大的逆天者。

    鸿元说,我已走出了命运。

    盘古说,命运由我开创。

    但是谁又能真正操控命运呢?谁又说的清是命运造就了盘古和鸿元,还是盘古和鸿元造就了命运呢?

    只是那个孩子活了下来,这就足够了。

    多年后,上海的一幢三层别墅内站满了人,蒋天心穿着黑色的西装,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平静秀美的女子。

    在场的人有很多,外国的老头,日本的漂亮姑娘,还有不少中国灵异圈的大佬,茅山的诸葛飞,龙虎山的龙形子,他们谈笑着,今日是蒋天心大婚的日子。

    没有特别铺张豪华的大操大办,也没有大摆宴席,就这么安静地在他的房子里宴请朋友们。

    “黑蛋人呢?怎么没来?”

    蒋天心高声喊道,四周的人互相看了看,都没见到那个冷漠的狼妖。

    “罗焱来了!罗焱来了!”

    有人喊道,却见天外有一道金光闪过,一个穿着黑色大衣背着金色大剑的男子从空中落下,轻轻地站在了人群前,脸上带着微笑,对这蒋天心说道:“徒儿,今日你大婚,我岂能不来?”

    推杯换盏,举杯欢笑,别墅内一片欢庆,别墅的走廊上,蒋天心找到了正一个人举着杯子的罗焱,笑着问道:“师傅,怎么在外面?不进去多喝几杯?”

    罗焱回过头来,却微微皱眉地说道:“自从我第二次逆天归来,似乎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似乎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我总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少了一片,有一大片空白。你有这种感觉吗?”

    蒋天心正想摇头,忽然瞅见万家林从走廊尽头走来,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脸上带着干净的笑容,人有点瘦,个子挺高的,走路的时候脚步很轻。

    蒋天心看着万家林,忽然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脑海中的一些画面闪过,昏暗的孤儿院内被白无常吓晕的孩子,一号坑内惊慌失措地孩子,长平古战场面对鬼神的少年。

    以及,那个在黑夜里站在他的房门口叫他一声“爸爸”的男子。

    这一张张脸重组在了一起,渐渐变化出了一张特别熟悉的面容,他往后退着,每一步后退,每一步都那么地沉重。

    “小森,小森,端木,端木森……”

    他呢喃着说道,万家林愣住了,罗焱也愣住了。

    罗焱,万家林,蒋天心,这一脉的三个人都站在长廊上,互相对望着,这一脉的人应该有四个,可是少了一个人!

    “黑蛋说的对,我们,都把他忘记了,我们不应该把他忘记的……”

    蒋天心低声说道。

    “是的,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说通了,我的记忆开始重建,小森,抹去了我们的记忆啊!”

    罗焱叹了口气后喊道。

    小骗子看着眼前的两位前辈,黑暗中的他双眼无比明亮,瘦弱的身子站的很直,夜风中,他一直没有说话,片刻后,站在黑暗中的他才坚定地说道:“我要去把我的师傅找回来!”

    

看过《阴阳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