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十九章,嬴政之魂,降临!


    我怎么回的宾馆都忘记了,最后还是被师傅一拳头捶在脑袋上给打醒的!

    我一醒过来,眼泪就在眼眶里转悠,眼看着就要哭。

    “啪。”

    师傅一巴掌抽在我的脸上,把我原本要流下来的眼泪给打了回去!

    我捂着脸,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大叔,你打我干嘛!”

    我咆哮地喊道。

    “你瞅瞅你那娘娘腔的样子,动不动就掉眼泪!告诉你,老子的徒弟个个都必须是真汉子,才多大的事情就哭?男人流血但是不流泪!告诉你,天大的事情都有我扛着,你怕个球!不就是一个妖姬吗?就算是他们十常侍齐来,师傅保证你安然无恙!大不了,老子打开封印……”

    师傅越说越激动。

    “师傅,什么封印……”

    我一愣,随口问道。

    “没啥,别在意这些细节,好了,不许哭了,再哭老子还抽你,明天我们会跟着他们一起去华清池先布置招魂法阵,到时候你和游行道人走在一起,这老家伙本事一般,但是法宝多,保护你应该没问题,而且我们这多高手在,应该无事。”

    师傅说完后,一言不发,倒头就睡,不一会儿就鼾声如雷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很疼,但是心里很暖……

    一般单纯的招魂,只是布置一个困阵或者迷阵,让亡魂无法逃脱即可。

    但是这一次,师傅和王风以及玄风子同时出手,共同绘制阵纹,这倒是让我大吃一惊!

    华清池也全面戒严,各种游客被迫打道回府。

    所谓的阵纹其实并不是大家想像的那样深不可测的东西,而是一种非常精密而复杂的东西。

    它的理论很简单而通俗,但是绘制起来非常困难。

    这一次要对付的是嬴政之魂,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帝皇之一,而且还不知道它是否分解了,甚至是否化作了厉鬼乃至鬼神。

    所以这个阵纹必须绘制的精密无比。而且必须具备攻击性!单单是困阵或者迷阵已经无法对抗嬴政之魂了。

    游行道人今天第一天出现,是一个胖道士,身上穿着金色的道袍,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两条缝,不过我能感觉到,他身上宝贝带的确实多,隐隐约约间我就能看见好几件!

    “你就是蒋天心的徒弟啊?”

    游行道人笑着问我。

    “是的,前辈。”

    我恭敬地回答。

    “真是幸福又不幸啊。”

    游行道人的话让我有些听不懂。

    “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我不解地问道。

    “幸福是因为你跟了一个好师傅,道行深,见识广,负责任,不幸是因为,他总会经历一些很惊险奇特的事情,你跟着他也一定会身处险境哦。算了,看在我和你师傅有些交情的份上,这个送给你。”

    游行道人从宽大的道袍袖子里拿出了两个核桃塞在了我的手心里。

    “这是什么?”

    我疑惑地看着两个核桃,虽然是包浆的,但是既不上品也不是吃的,没有文玩核桃的品相啊。

    “这叫翠木核桃,遇到危机的时候,将它们按进地里,变会长出两棵树精来,听从你的命令,不过只能使用三次哦。”

    我接过这宝贝,越看越欢喜,立马收了起来。

    就在此时,师傅他们的布阵也完成了!

    “吗的,累死老子了,这法阵,累的够呛!”

    师傅一边捶腰一边走了回来,脸上都是汗,嘴里直喊疲惫。

    “蒋道友好手法,浑身是汗,但是双手却很干燥,却不颤抖,可见是布阵行家啊。”

    游行道人笑眯眯地瞅着师傅说道。

    “你过奖了,我就是三脚猫功夫,不值一提。”

    师傅哈哈一笑。

    我看了看天,布阵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整个杀阵直径超过4米,其上纹路分明,且复杂,绝对比最精密的机械设计图还要来的复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周路灯同时亮起。

    景区的工作人员都被驱赶离开,偌大的华清池只剩下我们这群所谓的灵异人士了。

    就在此时,鹰钩鼻男子走了出来,而他的身后,两个黑衣大汉正押着一个人跟在其身后!

    此人正是之前在黑市内被强行抓走的,拥有太阿剑仿品的那个摊主!

    我很好奇,今天是招嬴政之魂,为什么要将一个黑市摊主带上来。

    只见鹰钩鼻男子示意两个黑衣保镖将黑市摊主带到了杀阵中央,随后一脚踹在了黑市摊主的身上,对方吃痛,跪在了地上。

    “在场的都是大师,想必对招魂都颇有心得。可是今天要招的是嬴政之魂,是中国最为的古代帝皇!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利用一种招魂界普遍认可为最有效方法的招魂术!血祭法!由王风前辈实施。”

    鹰钩鼻男子一边说着一边退出了杀阵。

    而王风在此时走了出来,表情凝重,手中提着一把雪亮的匕首,走到了黑市摊主的面前。

    “师傅,他要干嘛?不会是杀人吧!”

    我紧张地看着师傅。

    没想到师傅瞪了我一眼后说道:“血祭法不是告诉过你吗?忘记了?”

    我一愣,脑子里顿时有了印象。

    招魂不一定成功。

    不成功的理由除了魂魄自行分解,或者化作厉鬼鬼神以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召唤的鬼魂不愿意现身。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所以,为了提高招魂的成功率,历代阴阳代理人想出了很多方法。

    其中之一,也是被公认为高效率的方法便是血祭法!

    所谓血祭法就是将一个和亡魂有血缘关系之人带进招魂仪式,随后以其鲜血为引,吸引鬼魂前来。

    血脉越近效果越好。

    想到这一层,我惊讶地看着那个黑市摊主,难道他竟然是嬴政的后人不成?

    “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他可不是嬴政的后人,秦始皇的后代哪里那么容易就能找到。不过这小子虽然不是嬴政的后人,可是他身上应该流着欧冶子或者干将之血。从他打造的那把太阿剑就能看出来,虽然不是正品,但是其上的‘泰阿’两字却非常逼真。他们是想以这黑市摊主的鲜血来吸引太阿剑,引起太阿剑反应,从而勾动嬴政的魂魄。真是好算计啊。”

    师傅这么一解释,我顿时明白了过来。

    王风走到黑市摊主身边,对着他两条手臂狠狠一划,这家伙手上顿时有鲜血流出来,洒落一地!

    “血,血,血……”

    没想到这黑市摊主看见自己的鲜血流了一地,面色瞬间苍白,混了过去!竟然晕血!

    他昏过去后,两个黑衣保镖将他拖走,而他的鲜血留在杀阵之上!

    此时王风手执一把桃木剑,轻轻一点案桌上的两片黄符,这两片黄符立刻飞了起来,在空中悬浮不落!

    随后他再吹动案桌上的蜡烛,蜡烛火光猛的一蹿!

    “华夏大地,万古一帝,秦王之巴,始皇之威,今日我等后人仰仗您之威望,还请降临,还请降临!”

    此时王风桃木剑往天上一戳,两张黄符直冲天空,在天上消失不见。

    这一刻,我看见四周的人都开始慢慢后退,游行道人拉着我慢慢往后退,退到了黑暗里。

    整个杀阵之上,只留下王风一人,我们全都躲了起来。

    王风继续念咒,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反应,黄符连续消失十来张都没有任何变化!

    连杀阵上的血迹都要干了。

    我们都以为,嬴政之魂一定是消失分解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黑色的天幕中传来了一声高亢的骏马嘶鸣的声音,我抬起头,看见黑色的天空中有一团云彩凝聚在了一起,快速飘来……

    先是一声骏马的嘶鸣,接着,当那团云彩越来越近的时候,声音也越来越响!

    我仿佛听见耳边有无数的战马在奔腾,我好像听见了无数的战士在怒吼,我甚至能够听见兵器相交发出的巨大的轰鸣!

    我的脑子被吵的不行,只是我看向身边的人,除了师傅眉头紧皱好像耳朵里很烦躁以外,没有人和我有一样的反应。

    大家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般。

    云彩漂浮到了杀阵上空,停下了。

    我们抬头望去,云彩渐渐散开,这一刻,我看见一辆由八匹骏马拉着的巨大战车出现在了我们所有人的面前。

    即便我知道,这只是亡魂,并不是实体,可是我依然被吓了一大跳!

    八匹战马,全部是黑色的马身,血红色的眼睛,看起来狂暴而强壮,此时盯着地上的王风,露出杀意。

    嬴政之魂还没出现,不过我猜测,一定是在那战车内!

    “果然是了不得的厉鬼啊,不仅是嬴政之魂本身,竟然连战车和战马都一起化作了鬼物,厉害,真是太厉害了!哈哈哈!真是太厉害了,我王风竟然能够面对这么厉害的厉鬼,真是我人生一大幸事啊,哈哈哈哈!”

    王风在此时放声大笑,指着天空中的黑色马屁狂笑不止!他果然配得上他那个疯子的称号,在这个时候竟然怡然不惧,而且越来越兴奋!

    “汝等,为何,召唤寡人前来。”

    低沉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就好像是从天边传来一般,又好像就在我的耳边响起。

    “哈哈,我们是您的后人,今日需要借用您的太阿剑!还请您告知您将太阿剑葬在哪里?我等绝不为难您!”

    王风嘴上这么说,但是眼睛里却散发出好战的光芒,他在渴望,渴望和嬴政之魂交手!

    “大胆!竟敢问寡人索要宝剑,当诛!”

    嬴政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愤怒和怒火,此时华清池边有狂风吹过,大树被吹的东倒西歪,这狂风来的突然,风中带着剧烈的鬼气!

    “哼,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就范,杀阵发动!”

    王风此时先发制人,一只手往案桌上一拍,他们的面前,巨大的杀阵亮起了血红色的光芒!

    整个杀阵亮了起来,血红色的光芒直冲天空,比四周的灯光还要明亮。

    八匹黑色战马在这杀阵之中不断嘶鸣,显得很不安分!

    “玄风子,蒋天心,该动手了!”

    王风大喊一声,自己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站在了战车的正对面,大手按在了杀阵之上。嘴中咒语念念有词,此时杀阵内,竟然有火光闪烁!看的我目瞪口呆。

    一片大火凭空显现,围绕着八匹黑色战马,熊熊燃烧起来。

    此时玄风子也走到了杀阵边上,别看他一脸老相,跑起来竟然比师傅还快几分,同样一掌按在了杀阵之上!

    杀阵内顿时有狂风席卷,这些狂风比尖刀还锐利,撕扯着黑色战马和黑色战车,所谓风涨火势!阵内大火烧的更加旺盛!

    师傅此时也已经到位,默默念咒中,一掌按在了自己面前的杀阵上,这一刻有金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和镇魂符上的金芒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比镇魂符的金芒耀眼数十倍!

    三大高手齐出,杀阵内风火金光肆意,一时间看的我眼花缭乱!

    杀阵内险象环生,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一定以为这是魔术表演!

    三人不断念咒,低沉的咒语在我耳边回荡,这些咒语明明能听清,但是又好像听不懂。

    华清池边,池水翻滚,一直平静的池水此时也翻滚个不停!

    八匹黑色战马不断嘶鸣,上下跳跃,越来越暴躁。

    “加把劲,把这家伙逼出来!”

    王风兴奋地大喊道!

    “应该,没问题的吧,他们三人同时出手,什么样的厉鬼不能降服呢?”

    我对身边的游行道人说道,然而,这一刻,我却看见他的神色有些紧张,一直微笑的脸上一片严肃!

    八匹黑色战马终于不在嘶鸣了,黑色战车也开始渐渐毁灭。

    杀阵的力量渐渐减弱,三大高手也在慢慢力竭……

    就在这一刻,我看见战车上的珠帘被人撩开!

    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在天空中回荡。

    “汝等卑贱下民,由寡人亲自,裁决!”

    这一刻,一个穿着黑色龙袍,头戴帝冠,英伟霸道的男子走出了战车,悬浮在空中!

    这一刻,我看见整个华清池的天空被无数的鬼气包围,连星光都无法照射下来!

    这一刻,我看见四周的草木瞬息间枯死,池水里的锦鲤大片死亡!

    我抬起头,看着战车上这个站在黑暗中的鬼魂,也是我们等待了许久,终于召唤而来的,嬴政之魂!

    “锁住他!”

    王风大声指挥到。

    只是,当他抬起手想要施展锁魂之术的一刻,我看见嬴政之魂缓缓抬起手,无数的鬼影从他身后飘出来,遮天蔽日,带着悲惨的哭嚎,撞向了王风和师傅他们!

    我看着师傅他们三人被这强大的鬼影猛地撞飞,王风直接落入了华清池内!

    只出一招,就将三大高手打败!

    这就是嬴政之魂,这就是千古一帝的力量,生为人帝,死为鬼皇!

    “快逃,小森,它已经化作鬼神,这里无人能敌,快逃啊!”

    我听见师傅对我大声呼喊……

看过《阴阳代理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