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艳绝乡村 > 562 这个只是胶水而已
    陈若轩依靠在门口,婀娜的身子,慵懒的神韵,她悠悠的吐出口长气,食指抚弄着下唇,诱惑无限。

    李强知道陈若轩在门口观望,他没有停止进攻,反而心头更加兴奋,不像陈西露那般羞涩。

    “强子,你……别,小姨看着。”不管怎么说,当着小姨的面那种事情,心里放不下。

    惊险,刺激,热血澎湃,李强玩过数不尽的女人,但是,还从来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弄过。结合下场情况以及刚刚陈若轩的表现,李强敢肯定的是,陈若轩把自己叫来,就是要让自己跟他侄女搞一回。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被请来了,那就不能就这样罢了,那可不不符合李强的个性。

    “露露,轩儿不是想看吗?咱们就做个她看咋样?呆会儿……”李强挤眉弄眼,故意憋住后面的半句不说,目的是让她明白自己话里面的意思。

    不过此刻陈西露内心慌乱,哪里有时间思考李强的事情,早就失去了作为刑警最基础的侦查能力。此时陈西露心里想的是,如何才能逃离李强的魔掌,开玩笑,这里可是外公林宇封家的厨房,要是被外公发现,那还不翻了天。

    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李强准备褪下裤头,掏出秘密武器的时候,外面传来林宇封的声音,“轩儿,你们三个人做一顿家常饭还这么慢?要不要我来帮忙?”林宇封坏笑道,他大概也能猜到三个人在厨房里做什么,不过要是他知道三个人此时状况,不知道心里会作何感想。

    “好啊,爸,要不你也来露一手?”陈若轩转身媚笑道,同时脸上绽放出荷花一般的笑容。

    “我靠,妈妈的,这不诚心害人嘛。”这时,李强也忍不住咒骂道,叫骂的同时,他快速回复平静。

    乖乖的,要是被发现,小爷我不被拨层皮才是怪事。

    陈西露叫苦不迭,这对父女真是可恶到家了,她心头的**立马消失无影无踪。旋即,她也不顾大腿上的汁液,快速将小内内往上拉,随后职业裙装往上一提,立马恢复平静模样。要不是看见从大腿根部流淌到脚踝的液体,任谁也想不到刚刚她正在做手工运动。

    同一时刻,林宇封这个“魔头”还真的就答应了,此刻正往厨房里这边走来。

    “露露,呆会儿你找个借口出去洗洗,去轩儿房间里换身衣服。”李强坏笑道,目光停留在大腿上的蜜汁上。

    陈西露又羞又闹,哼哼道,“你好意思笑,哼,你等着,我跟你没完,我一定……”陈西露话还没说完就被刚进门的林宇封打断,“露露,跟谁没玩呐?”

    “啊!这个,这个,那个,那个。哦,我想起来,我肚子疼,我出去一下。”说完,陈西露一溜烟的离开了。

    林宇封看了看离去的陈西露,有看了看李强,随后将眼光注视到陈西露留下的那一滩晶莹的水迹上。

    “嘿嘿嘿,这个,胶水儿,胶水而。”说完,李强快速跑出去,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拖把快速抹掉了作案的痕迹。当他再次回来的时候,俩父女已经开始烧菜了。

    看着林宇封熟练的的炒菜技术,李强眼前一亮,夸赞道,“岳父大人,想不到您老人家还有这么一手,真看不出来,按道理说,轩儿也应该继承一定才对啊。”

    话还没说完,李强顿时感觉脚趾一痛,低头一看,自己的右脚被林若轩狠狠踩了一脚,李强吃痛,龇着牙,很痛苦的样子。林若轩得意而笑,撅着,瞪眼,颇有小女人的姿态。

    此刻林宇封一心专注手中的锅铲,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只见他目光如炬,手中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平底锅内的小菜,从锅底一跃而起,大有了鲤鱼跃龙门的势头。

    金灿灿的小菜在半空翻了三个三百六十度的跟斗后,林宇封微微一笑,闪电般的托起先前准备好的盘子,“快到碗里来。”

    话音一落,香气四溢的小菜像是一个个睡美人安详的躺在托盘之中,李强看得目瞪口呆,下意识的竖起了大拇指。

    “爸,您真厉害。”林若轩也看呆了,身为女人,她一时间感觉特别惭愧。

    林宇封点点头,随后将小菜递给李强,“小子,你觉得如何?”

    “好,好得没话说,我服了,服了。想不到岳父大人脑子好使,厨艺也如此精湛,我李强打心眼里服了。”李强打心眼里佩服林宇封。

    半小时后,林宇封大展厨艺,一道道人间美味接二连三的从林宇封手诞生,李强看得目瞪口呆。

    在此期间,陈西露也回到了厨房,当她看到地上的那一滩水迹被清理后,心里多少平缓了一些。委后,当她听见李强说已经被外公发现的时候,陈西露顿时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太没面子了,以后要怎么面对外公,就算外公开放到不予计较,但是,身为女人,本能的羞耻心还有的。、

    “哇,哦,岳父大人,您太帅了,太帅了,要我是女人,估计此刻已经被您的精湛的厨艺给征服了。”李强语气有些颤抖,心中惊异程度已经快赶超亲眼目睹ufo了。

    ……

    “好喽,好喽,开饭,开饭。”林若轩手舞足蹈,首先夹了一块烧菜放入口中,“好吃,真好吃,爸,您真是太厉害了,恐怕有十年没有尝到爸亲手烧的菜了。”

    “十年吗?呵呵呵,想不到已经过去十年了。”林宇封笑容顿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惆怅。

    林若轩仿佛明白了什么,话音一转,“爸,您也吃啊!今天您是最大的功臣,我给爸夹菜。”陈西露附和道,“外公,你的厨艺还是那么帮,孙女我可是怎么也赶超不了,羡慕死我了。”

    呵呵呵,林宇封勉强一笑,随后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这一幕正好被对面的李强捕捉到,“岳父大人,你咋跟娘们似的,轩儿,弄瓶酒来,今儿,我要跟岳父大人不醉不归。”

    林若轩起身从柜子里找出一瓶1997年份dom.romaneconti。

    一打开瓶盖,满屋子的菜香顿时被衣服浓浓的酒香所覆盖,李强目不转睛的盯着林若轩手里的红酒。

    林若轩笑了笑,说,“这款勃艮第红酒散发着独特的莓果、香料和皮革味。它色泽深沉,具有淡淡的酱油香、花香和甘草味,芳香浓郁,沁人心脾。罗曼尼?康帝葡萄酒珍稀而名贵,多年来一直独占世界第一葡萄酒宝座。”

    林若轩说完话陈西露又补充了一句,“这是外公最喜欢的红酒。”

    “呵呵呵,想不到我的露露小孙女还记得。”林宇封一脸惆怅,“只不过,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我都忘记这酒是啥味了。”

    ……

    饭后,两女留宿林宇封家,本来李强是打算跟两女住一间房的,哪知道两女居然同仇敌忾将李强“赶”了出来。

    而林宇封酒喝到一半便离开了,傻子也看得出来他有心事,敢肯定的是,林宇封内心的苦楚应该跟感情有关。

    其实,李强大可以死皮赖脸的住在林宇封家,毕竟自己的身份可是林家小女婿,就算是跟同房,也不会有人说啥。不过既然下了约定,那么就的遵守,至于陈西露嘛,经过白天的尴尬,现在那还有心思跟李强同房,她已经被林宇封妇女洗刷得体无完肤。

    夜晚的岭南县灯红酒绿,恋人们入对出双,李强羡慕得直冒火星,“草,老子坐拥女人无数,改天小爷我一定要带着一大群女人出来逛逛街好好炫耀一把。”

    李强一边走,一边想,“哎,现在去哪儿呢?是去找赵秀雅母女呢,还是去找白怡晴呢?”一想到白怡晴,李强心里一阵自豪,能够征服像白怡晴那种自傲,自大的女强人,那种成就,满足是不言而喻的。

    不过,白怡晴那婆娘还听傲,想要百分百征服还要一些火候。想到白怡晴,李强闹钟又冒出一个人影来,那就是她的助理向琴。向琴这女人太神秘了,体内的阴气真他娘的重,致辞,李强对于向琴的真正身份非常担心。

    “学校?娘的,我怎么走到学校了?”学校大门已经关上了,但是对于李强来说,面前的铁门不过是摆设,很轻松的便能翻过去。不过,李强摇摇头,还是算了,因为她想到了学校西边儿的后门的曹雨晴,想来曹晴雨应该就在店里睡觉的。

    想到这里,先前被陈西露那妮子挑起的浴火顿时轰然而起,李强眼珠一转,三两步窜到曹雨晴小摊上,“老板娘,羊肉串串……”

    “嗯,好,马上,你稍等一下。”曹雨晴甜美的说着,自从上次李强帮自己解决了麻烦,还教自己修炼过后,她的生活越来越滋润,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女人一旦,有了期待,希望,人也也会越来越漂亮。没了麻烦,有了希望,曹雨晴每天都是笑容满面,有时候即便遇上没带钱的客人她也一笑置之,下次来给就是了。

    渐渐的,周围来吃东西的客人也渐渐觉得曹雨晴变了,不仅是人长得好看了,特别是身体散发出一种魅力,气质,非常讨人喜欢。正因如此,晚上来小摊位吃东西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当然,其中不怀好意的人也不少。

看过《艳绝乡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