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艳绝乡村 > 560 使坏欺负
    “露露,走吧,今天你怎么也得教我几招,上一次啥都没学到,这一次绝对不能轻易放过你这小妮子了。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林若轩拉着陈西露的手往厨房里拽。

    这时,房里又只剩下李强与林宇封父子俩,“小子,来,陪我下一局棋!”

    “岳父大人,您就饶了我吧,这玩意儿,我可不会。”李强推脱说道。

    林宇封笑着从柜子里面拿出象棋,摆在桌上,随后用命令的口吻说,“来,来,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高瞻远瞩的筹划着,棋,你是无论如何你也要学会。”说着,他一边摆好象棋,一边又说,“看见这些棋子没?众多棋子当中,兵,卒,是最为弱小的,最不起点的。相对应的,帅与将是最为主要的棋子,最为耀眼,他们身上的光环让人无法直视,但是,终究只是棋子而已。你,明白吗?”

    李强摸着脑袋,脑子快速转动,片刻后,他说,“岳父大人,您的意思是我们就像这些棋子一样,虽然有弱小,强大之分,但是棋子终究是棋子,只不过是被玩弄的对象是这样吗?”恍惚间,李强似乎明白了什么道理,但是那种感觉一闪而逝,再也抓不到。

    林宇封赞赏的点点头,随后说,“没错,你,我,他,整个华夏,整个世界,只不过一颗棋子而已。”

    “岳父大人,这,我不太明白,您说我们都是棋子这是怎么回事?”对于林宇封高深莫测的话,李强捉摸不透,听得一头雾水。

    林宇封摆好象棋后,细细给李强讲解道,“世界上的你我就相当于这个棋谱上的棋子,无论你实力多强,身上的光芒有多耀眼,你终究只是个棋子。在强,在厉害,你也跳不出命运的掌握。”

    李强闻言,一时不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说道,“岳父大人,我知道您的意思,其实吧,我是不是棋子并不重要。做喜欢做事的,跟喜欢的女人在一起,无拘无束,这就行了。至于您说的掌控与被掌控,这期间复杂的关系我是不太了解,也不想了解,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简单,开心的活着就是最好的,干嘛去想那么复杂。岳父大人,你说呢?”

    “你能这样想却是更好,不过,这个年代有的事情玩玩是身不由己……好了,好了,来,咱爷俩玩几局。”林宇封笑道。

    李强微微一笑,正襟危坐,说,“那岳父大人你可得好好教教小婿。”

    书房内,林宇封教导李强如何下棋,厨房内,陈若轩在陈西露的教导下热情似火的学习着如何烧菜。

    “小姨,你跟强子做那个没有。”陈西露一边忙着手中的活儿,一边笑问着。

    陈若轩自然知道陈西露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眼珠一转,反问道,“你说呢?”

    陈西露仔细瞅了瞅小姨,发现她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浅笑,还有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后,她娇嗔道,“小姨,你肯定跟强子做那个了,他呀,我还不了解吗,色胚一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看见美女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你要是跟他没什么,鬼才信呢!”

    说起来陈若轩跟李强的事情后,陈西露觉得心里怪痒痒的,自从跟李强有了那关系,巴不得么每天都跟李强来上一局。那种感觉,满满的,涨涨的,感觉都快把下面撑爆了。虽然会觉得有点疼,就跟第一次那样,但是那种感觉让人痴迷,让人疯狂。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陈西露越想越举得兴奋,越想越觉得空虚,下面跟着感觉湿湿的,汁液缓缓溢出来。

    “露露,你怎么了,不舒服?”陈若轩见陈西露脸色涨红,眼神迷离,有气无力,鼻孔里还穿着粗气,顿时知道陈西露到底怎么了。

    看见陈西露不争气的样子,陈若轩顿然觉得无语,嗔道,“小丫头,你又想坏了是吧,不羞不羞。”陈若轩嘲笑着,又说,“小丫头,想不想这里搞一次,让小姨见识见识,行不?”

    啊?不是吧,陈西露一听这话,立马清醒过来。她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小姨陈若轩,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难道说两个人还没做过?不会把,强子什么是变成柳下惠了,不,不对,应该是小姨吧。

    “小姨,你该不会不让强子动你吧,明明身边有那么好的资源你居然不懂得用,真是浪费了,哼哼……”陈西露翻了翻白眼,自己可是想方设法的撮合两人,这下好了,陈若轩居然不让强子动手。

    这就是典型的站着茅坑不拉屎,虽然陈西露心里很是埋怨,但是她也知道小姨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要不然,又怎么会独守寂寞呢?不过,此时的陈西露脑子想的多的是则是刚刚小姨的提议,她是很想很期待的,但是又有些顾忌。

    看着陈西露面色羞红的样,陈若轩嘲笑道,“露露,告诉小姨,你想不想在这里搞,想的话,我去把强子叫来,我看你们搞。”陈若轩说的很认真,她同样很期待。

    由于两人的约定,陈若轩不好打破约定,但是又对那事非常向往,所以脑子灵光一闪,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陈若轩说出这话的时候非常平静,神色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可是心里却是非常娇羞。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下子对这事变得期盼起来。

    “我,我,我不知道。”陈西露心里非常欢喜,期待,可是由于面子的问题,她只能含糊回答陈若轩的提议。陈西露在心里呼唤,期待着,陈若轩能劝解自己,这样自己有个台阶下,只要小姨在说一次,自己就答应。

    “好吧,要是觉得害臊那就算了!”说完话,陈若轩低着头认真的摘菜,干活。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真是的,陈西露一听这话,很是失望,原本激动燃烧的心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拔凉,拔凉的。她很像说,我愿意,我也想,不过,面子始终是一个让人难以逾越的障碍。

    陈西露低着头,咬着嘴唇,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下体的流到大腿的汁水出卖了她。今天陈西露穿的是超短牛仔短裙加t血衫,雪白的大腿上晶莹的汁水早就被一边“认真”干活陈若轩逮了个正着,不过她没有说出来,陈若轩要她亲自说出来,这样自己会有成就感。

    看着大腿上的汁水,又看了看陈若轩,陈西露脸蛋立马从脖子红到头顶,“小姨,你,你……”陈西露话还没说完,立马被小姨打断,道,“我什么我,小姨我早就看见了,说吧,你想还是不想。”

    “我,我。”陈西露还是不敢说出心中的想法,她犹豫了片刻后,使劲咬了咬下唇,狠狠的说,“想,我想行了吧,哼,小姨你欺负人。”陈西露脸上红扑扑的,煞是可爱,柔媚。

    陈若轩在一旁打趣道,“露露,露出本相了吧,你呀跟强子一样,色胚。我看,是你把强子带坏的吧,淫女。”她嘿嘿笑着,紧紧盯着陈西露脸上的变化。

    听着小姨说自己淫女,陈西露羞愧得不敢争辩,她知道自己在怎么说也会被小姨嘲笑。不过,经陈若轩这么一说,陈西露索性放开,大胆起来,反正都被看见了,豁出去了。

    “小姨,你说我是淫女,你呢,你也是,比我还……”说到这里,陈西露嘿嘿一笑,眼里色眯眯的样子,“小姨,你不是说要把强子叫到这里来吗,赶紧的呀,呆会儿,把你羡慕死。”

    陈若轩心里痒痒的,就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她新房爬来爬去,当她看到陈西露大腿上晶莹的白色液体后,她也起了正常的生理反应。这一下陈若轩她这块干柴立马燃起火星子,一发不可收拾,若不是自身拥有练气九层的修炼境界,她早就被这股**征服。

    “好呀,今儿我倒是要见识见识,你等着,我这就去。”说完,陈若轩立马起身,往书房里走去。

    当陈若轩离开后,陈西露在也忍不住,她快步三下五除二的将手中的活消灭后。擦了擦手,一手扶着椅子,另外一只手伸入下身,随后嘴里嗯嗯啊啊的发出诱人的呓语。

    这时,陈西露下面犹如洪水爆发,汁液顺着大腿留到小腿,一时间厨房里响起一阵高过一阵的浪潮。

    “唔……嗯……”陈西露脑子一边想象着与李强的战斗的场面,一边幻想着小姨在一边观察的快感,紧接着,她手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没多久便到达了**的顶峰。

    同时,陈若轩走出厨房后,她并没有直接去林宇封的书房内,而是来到一处无人的犄角处靠着墙壁一手扶着上身突兀,一手掀起齐膝长裙,开始手工活。

    平日里,陈若轩也有这样的运动,但是那都是关上大门,在床上,睡觉之前。从来就没有向今天这样荒唐过,不知道怎么的,她怎么也抑制不了心中的火气,刚一出门就伸手按住下面,试图减少一些犹如蚂蚁挠痒般的折磨。

看过《艳绝乡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