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艳绝乡村 > 067 哪有真的好
    “婶儿,有啥不能的呀?”李强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一丝愤怒之色,“我真的不懂,你难道这么些年很乐吗?你为什么被他们欺负了还要一直容忍呢?为什么要容忍别人的欺负?”

    李强的责备让陶桂英深深地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李强:“因为我是天煞星,我注定了一辈子……”

    “一辈子个鸟啊!”李强狠狠地一脚踢飞了屋子里的小竹凳,“陶桂英,你给我听着,不他妈不是什么狗屁的天煞孤星,你就是个女人,一个让人疼爱的女人,你懂吗?我李强喜欢你,我管你是不是什么狗屁的天煞孤星,老子就是喜欢了,不听到没有?”

    说完,李强先前的心思早就没有了,又是不解气地狠狠地踹了一脚先前被自己踢到门口的小竹凳,“草!”

    李强走了,只剩下了陶桂英一人,簌簌的泪珠不要钱似的拼命的留着,她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会这般的关心自己。最她也不知道,这个小男人将会在她以后人生的路上影响深远。多年后,有人问她能够有这般的成就要感谢的人是谁,她只是淡淡一笑,脸上挂起了两行清泪……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

    从陶桂英家走了出来,李强这心里头满是闷闷不乐的低头走着路,脚也不老实地狠狠地踢着路上的石子。嘴里还叽里咕噜地骂着:“娘的,狗日的天煞孤星,草不死的……”

    “哟,这不是强子么?怎么啦?一脸的烦躁啊?谁惹你了啊?”

    李强抬头一看,潘玉莲正一脸媚笑地看着李强,一双骚媚的眼中闪烁着要吃男人都不吐口水的神光,这若是在以前李强早就笑着上去搭话了,对于这样的骚婆娘,不上白不上。

    李强翻了个白眼,没有回话,继续低头往前走。

    潘玉莲的热脸碰了个冷屁股,脸上的媚笑有些尴尬了起来。她是村书记的女人,家里又有些后台,平时谁敢对她不敬呐?可是此刻居然被村里的一个小瘪三这般冷眼相对,若是在以前,潘玉莲早就骂开了。可是对于李强她却舍不得,亦或是说她不敢。

    她潘玉莲找男人从来都是一次情缘,绝对不会沾染到第二次的。因为她怎么说也是有些身份的人,她可不想惹上别的男人,那样对于她来说是丑闻。张雪梅可以,可是她却不行。

    其实她的骨子里还是有些瞧不起张雪梅的,特别是听张雪梅说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离开李强了,她对此是嗤之以鼻,虽然说李强那大的吓人的玩意确实让自己很舒服,可是这也不能够让她改变自己的做人原则。

    可是在家里的这两天,她的心中便如猫抓了一般,下身某点忍不住的骚痒,难受非常。以前她用手扣弄便可以稍稍得到满足了,可是这次却根本不行了。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少了什么。

    她想到了,少了一个能够让自己完整充实的东西,于是,她便再自己家的菜园里摘了两根黄瓜,正值夏天,黄瓜一个个的长的那叫一个壮实。

    潘玉莲用手比划了一下,找了一根和李强差不多尺寸的玩意,满意地点了点头,“哼,我就不信了,都是差不多的尺寸,难道那小子的就有多宝贝么?”

    回到家中,潘玉莲把黄瓜好一番清洗,然后,她有在床头柜里拿出了一个套套,弄好了一切之后,她便迫不及待地捅了进去。她的下身早就湿滑非常了,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前戏。

    刚进去那会儿潘玉莲还觉得感觉不错,可是等她要达到乐巅峰的额时候,那黄瓜居然被她给弄断了,也幸好是带了套套,不然黄瓜留在那洞里头可就羞死人了。

    思量了很久,潘玉莲再也没有办法忍住,跑来找李强了。

    李强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地说:“谁能得罪我呀,倒是我,得罪了你男人才是真的。”

    潘玉莲一听,忙问道:“怎么?葛天宝那混蛋欺负你不成?”说着,她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说:“强子,你告诉婶儿,那混蛋到底怎么你了?婶儿给你出头,一定让你解气!”

    李强见潘玉莲说的实在,犹豫了一下,脸色好了很多,笑着说:“算了,婶儿,没多大事儿。不说了!”这是男人之间的比斗,这口气李强不想靠着女人来帮自己不了了之。

    村里的人都看不起自己,这点李强心知肚明。不过这也没办法,以前他啥本事也没有,除了力气大点之外毛都不是。虽然能打架,但是打架的都是莽夫,这是李强所不齿的。他非常喜欢一句话,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做人,必须得用头脑,一味的靠着自己的拳头只能惹祸,成不了大器!

    潘玉莲见李强脸色好了,也不去多问李强,那骚媚的笑容再次挂了起来,身子也朝着李强身边凑了过去,胸前那两个硕大的东西蹭着李强的胳膊,带着一丝勾引说道:“强子,你说,这田干涸了太久,是不是需要雨水来灌溉啊?”

    打一看到潘玉莲骚媚的笑,李强便知道这个嫂婆娘是又想干那事儿了。本来李强肚子里就被憋着一肚子火,这火有着葛天宝让自己的怒火,也有今天被秦素颜和陶桂英这两个女人撩拨起来的火。

    本来李强是打算等下回家冲个凉水澡好消消暑的,可是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泻火工具,他怎么可以错过呢?

    李强眼中带着阴狠的坏笑,上下的打量着潘玉莲一身风骚的打扮,特别是那连体裙,都没有没过膝盖,这对于李强来说还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嘿嘿,婶儿,这田里干涸了,自然要找个功夫深的牛犊去犁田了然后灌溉了。”李强眯着眼睛,笑呵呵地说着。

看过《艳绝乡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