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辉煌岁月 > 1643 修罗
(女生文学)

    听着他这么说。王越在边上当即就有点着急了“那些狼呢。你们把它们弄到哪儿了。”

    修罗看着王越。冲着他笑了起來“放心吧。它们才是我们真正的伙伴。我们是不会伤害他们的。反而我们经常会给它们食物。以保证它们不会灭绝。因为我们需要它们來做我们最外面的屏障。也是我们的防线。一般人。连他们都突破不了了的。”

    “能从吞噬山林长大的野兽。沒有一个是可以小看的。它们大多都是体内基因变异。这些狼各个身带剧毒。而且野性十足。看见了我们。都很可能会主动攻击我们。这些年。不知道这些野兽帮我们阻拦了多少外面想要进來的人。但是我却从來沒有见过有人能让他们护送进來的。它们常年挨饿。饥寒交迫。只要看见肉。都会激发他们本能的野性。狼也不可能是被驯服的。但是你们怎么控制他们的呢。”

    听见这些。我心里面也放松了一些。想來也是。他们希望这样的野兽越多越好。用來抵抗外部的入侵力量。但是对于他们自己來说。确实是很安全的。

    他们这个地方。肯定也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的就能进來的。大家都沉默了。自然不会有人随便的说出來是如何控制这些狼的。而且说实话。打心里面。大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如何控制的。就说是和它们沟通交流的。这话如果说出來的话。肯定会被修罗认为是我们在调戏他。搞不好会让他更加的愤怒。天珠的事情绝对是个秘密。不能说。史振夫不知道去哪儿了。这也是个意外。他是怎么逃脱的。

    大家都沉默了。跟着。修罗从边上打了一个响指。周围七八个守墓者。手上拎着家伙。冲着你我们这边就冲了上來。大棍子就开始往上招呼。我脑袋上连续挨了两下子。鲜血直流。第三下招呼下來的时候。我整个人的脑袋直接就蒙了。看东西都是天旋地转的。再下來棍子招呼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几乎都沒有什么感觉了。浑身上下的痛楚感。我还能听见棍子打在我身上的声音。我不光自己眼前一片血红了。嘴里面也开始往出吐血。如果按照他们这样的打法。在打几下。所有人就都完蛋了。他们下手是真的狠啊。每个人的眼神都是那么的冷漠。很快。修罗在边上伸手示意了一下。

    边上所有的人都停了下來。他离着我是最近的。再次走到了我的边上“你们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其实我不是非要知道这些的。就算不知道这些。我也一样守着虎脉守了这么多年了。这些年我不知道终结了多少入侵者的性命了。你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再给你们最后三秒钟的时间。三。二。一。好的。”

    修罗笑了笑。从兜里面把匕首拿了出來“从你开始。你不是最先醒來的吗。我一个一个的挖开你们的心脏。你们这边有十个人。挺好的。从他开始。到你为止。”

    修罗指着那边的王越。又指了指我。我是开始。王越是截止“这期间。你们谁最先开口告诉我。谁就能活。机会只有一次。我修罗。从來不喜欢开玩笑。”

    所有人都被刚才那一顿棍棒打的满头的鲜血。修罗走到了我的面前。一把耗住了我的头发。转头看着他们。笑呵呵的开口“三。二。”就在修罗要数到一的时候。

    王越从那边开口了“等一等。”修罗随即数出來了“一。”

    “哦。哦。哦。不好意思。你还是晚了。我说了。三秒就是三秒。一秒都不能多。”

    “那个什么。不过你还有机会。”修罗残暴的笑了起來“你还有不少朋友呢。”

    “你住手。我们告诉你就是了。”大钟从边上叫吼了起來“你还他妈沒完了。”

    “对啊。我就是沒完了。我说了。我从來不开玩笑。这个就像赌局。我数一。你叫我。然后呢。平局。平局庄家赢。不过你们别着急。机会还有。而且。一会告诉我的时候。最好说实话。因为我会按照你告诉我的方式去试。如果不对的话。那还是得死人。”

    修罗笑了笑。一把就耗住了我的头发。我知道。他是打算要先杀一个立威的“其实你告诉了我们这么多。不管我们告诉或者不告诉你。你都沒有打算放过我们。对吗。”

    “拿到不一定。我是开心情的。不过和你沒有关系了。”修罗的表情变得狰狞了不少。

    “住手。”王龙从边上开口“你别冲动。这样好了。你谈条件。只要你开口。我们都满足你。我们真的是误打误撞才來到这里的。哥们。你。”

    修罗从边上伸手示意了一下。边上冲上去一个人。上去照着王龙“咣。咣”的就是两棍子。这两棍子直接招呼到了王龙的脑袋上。王龙一口鲜血吐了出來。边上的人瞬间都急眼了“住手。”大钟也好。彭刚。彭华杰也好。都叫吼了起來。

    修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着。他顺手一把就扯开了我的脖颈处的衣服。扣子都掉落下來了。他拿着匕首就顶到了我的胸口“不要。”边上的人吼了起來。

    修罗的匕首已经刺进了我心口的肉里面。一瞬间。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离着死亡是这么的近。这些人。都是沒有人性的。可是他这个时候。却沒有把匕首继续往里面扎。

    边上的一群人都在殴打王越一行人。打的大家几乎都沒有开口说话的力气了。白家豪和翟钊洋早都已经晕厥了。生死不明。修罗这个时候猛的一伸手。身后的人停止了。

    修罗的匕首离开了我的心口的位置。他顺手抓住了我脖颈处的项链。项链的上面。正是虎尚当初的那个戒指。他拿起來戒指的时候。整个人的表情就变了。他看了我一眼。

    我整个人相当的疲惫。这是我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知觉了。跟着。我又昏迷了过去。

    我好像睡了很久很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床上面。身上也被包扎好了。周围还有看守我的士兵。他们看见我醒來了。很快就出去了。沒几分钟。修罗就进來了。他走到了我的边上。拿着手里面的戒指“这戒指。哪儿來的。”

    我看着修罗这个表情。简单的思索了一下“捡的。”我这话傻子都知道是谎话。

    修罗明显的有些着急了“我知道这是谁的戒指。你别和我装。这是你。甚至于你们。唯一可以活命的凭仗。我再问你一句。这是哪儿來的戒指。”

    我这一下根本都沒有任何的犹豫。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眼圈当即就红了“是虎尚将军。临终前。托付于我的。让我带着这个戒指。把这个戒指销毁。只是因为我舍不得把这个戒指销毁。所以就一直挂在脖颈处了。”

    “你和主人什么关系。为什么你刚才不说这些。”修罗一脸的疑问。

    “我是虎尚的贴身保镖。虎尚将军被猫卡他们合谋陷害。最后身负重伤。让我带着戒指把戒指销毁。让我离开。所以我就带着戒指离开了。至于不敢告诉你。是因为他们那些人。穿的也都是缅甸政府军的衣服。你们也都杀了。我们穿的也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说。而且。那会你提虎尚的时候。我沒有想到戒指的事情。我忘记了。而且在我个人的思维认知中。很早以前。我就把这个戒指。自认为个销毁了。”

    “我们是被那群人给追杀过來的。因为我们在国内沒有别的地方可以躲了。实在沒有办法。才躲到这边來的。我和我的朋友。都是虎尚将军最忠诚的下属。”想啊到这里的时候。我才后悔的一塌糊涂。他妈的早就知道这个修罗如此的尊敬虎尚。肯定是虎尚的心腹了。脑子里面却把戒指的事情给忘记的一干二净了。满脑子都是想着戒指的事情。是最后开启宝藏的钥匙。却从來沒有想过。戒指也可以是对付这些人的信物。刚刚那个时候确实是懵了。想到这。别提自己有多后悔了。早点提及这个戒指。肯定就不用遭受这些暴打了。修罗从边上跟着开口“你若是早点提到这戒指。你们也就不会遭遇这么多的痛楚了。”修罗这个时候。脸上也漏出來了尴尬的表情。

    “那个时候。脑袋确实有点懵。你上來就问狼的事情。根本沒有给我们反映的机会。接着就动手了。再下來。就是要杀人。戒指的事情我都沒有想到。因为虎尚将军。当初给我戒指的时候。也沒有告诉过我这个戒指是做什么的。我怎么知道说。”

    “而且。还有最主要的原因。我那个时候说了。我们是被他们追杀的。你不相信我们。因为我们穿着的衣服都是一样的。虎尚将军已经走了那么久了。我想就算是我说的话。你也一定不会相信的。对吗。任何人。进來。都要死的。对吗。不管说他是谁。因为你们与世隔绝。根本不知道外面进來的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是要都干掉的。你之前和我说了那么多。传达的信息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沒有想到要提虎尚将军。满脑子都是在怎么用狼的事情來拖住你。别杀了我们的心思上面了。”

    

看过《辉煌岁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