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校花的贴身狂少 > 70.第70章 小师妹的情
    “我听姐姐说起过这个门派。”霍欣雅有些惊讶的道:“这么说,抢我画的人,是五毒门的?”

    “应该不是,五毒门的人出手狠辣,要么不出手,出手则置人于死地。而这个人只用了化功散对付你,不像是五毒门的手段。”陈楠摇了摇头说道:“你等会帮我把那中年人的样子画出来,我再想办法找到他,把画抢回来。”

    “好,那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画。”

    霍欣雅点了点头,转身便准备朝楼梯口走去。不过,陈楠却一把拉住了她,“等一下。”

    “怎么了?”

    霍欣雅满脸疑惑的看着他。

    陈楠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以前的那些事情,真的是误会。”

    想到前两天和陈楠之间发生的尴尬事,霍欣雅不由俏脸一红,点了点头,“嗯,我相信姐姐的师兄不是那种人。”

    “那我就放心了。”陈楠说着,随后又皱了下眉头,疑惑道:“对了,我记得依依是孤儿,并没有什么姐妹,你怎么叫她姐姐?”

    霍欣雅沉默了一会,脸上带有几分忧伤,说道:“我父母死得早,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六年前的一个雨夜,依依姐受了重伤,晕倒在我家门口,是我爷爷救了她,后来问起她的身世,得知她是个孤儿厚,爷爷便收她做了孙女。她年龄比我大两个月,我自然就喊她姐姐了。”

    听到这话,陈楠有些心疼,“她六年前受过重伤?”

    霍欣雅点了点头,“她当时身上看不到任何伤口,我们还以为她是病了,其实她是被内力打成的内伤。”

    “多亏了你和你爷爷,不然我可能永远都见不到她了。”陈楠认真的说道:“你爷爷在家里吗?放学我去拜会他老人家。”

    霍欣雅眼神有些伤感,低着头,过了好一会才眼带泪光的说道:“我爷爷他……四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原来她也是个孤儿。

    看到霍欣雅伤心的样子,陈楠心里有些愧疚,正想要安慰她几句,可霍欣雅却擦干眼泪笑了笑,“不过还好有姐姐,爷爷走后,全靠她照顾我;如果没有她,我恐怕现在连学都上不起。”

    陈楠知道,小师妹武功高强,想要赚钱养家确实不是难事。

    难怪霍欣雅学习这么认真,常言道,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至于孤儿,那更是比同龄孩子懂事的早。

    “你也不要太伤心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至于依依,我一定会找到她的。”陈楠说道。

    “嗯!”

    霍欣雅看着陈楠,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会才说道:“姐姐没离开的时候,她经常在梦里流着泪喊师兄哥哥,早上起来枕头都是湿的。虽然你们分别的时候年龄都不大,但我觉得,这应该就是爱情,你……千万不要辜负她。”

    陈楠心中一酸,点了点头,“我知道。”

    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自从和小师妹分别后,陈楠几乎每晚都梦到她。虽然不说泪湿枕巾,但他心里对小师妹的感情,从来都没变过。

    想起当年在树下的那一吻,仿佛就在昨天,那一幕幕的往事,他终生难忘。

    看到陈楠眼眶有些湿润,霍欣雅急忙道:“别多想了,我们一定能抢回那幅画,找到姐姐的。再说了,两年之期时日已近,就算找不回画,到时候姐姐自己也会回来的。”

    再过二十八天就两年了,到时候小师妹回来了还好,可万一要是遭遇不测,回不来的话,陈楠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一定要在两年之期到来之前,找到那幅画,弄清楚小师妹到底去了哪里!

    看陈楠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霍欣雅拉了他一下,“别乱想了,姐姐不会有事的。快要上课了,我们回教室去吧。”

    陈楠点了点头,和她一同朝楼梯口走去,“对了,你这些天为什么每天下午都请假?”

    “我是回家练功了,想把那些毒逼出来,可这么多天了,一点效果也没有。”霍欣雅苦笑着摇头道:“也许这些毒是逼不出来了,我从今天起不会再请假了,认真学习要紧。”

    “你的内力已经被化散了,自然没将毒逼出来,这个需借用外力才行。”陈楠说道。

    霍欣雅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我这些天练功,一点内力也集中不起来。”

    陈楠也从之前的情绪中走了出来,看了她一眼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放学我去你家,用内力帮你把毒逼出来。”

    霍欣雅心中一喜,有些开心的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也想去依依住过的地方看看。”陈楠笑道。

    当两人面带微笑,聊着天走进教室的时候,全班同学顿时震惊了。

    陈楠这禽兽,竟然真的把班长给泡到手了!

    这是班上所有男生的想法。

    “大哥,你真牛!”

    坐在教室后面的朱霸杰,竖起大拇指朝陈楠大声喊道。

    牛?

    陈楠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就跟霍欣雅说几句话吗?牛什么啊?要是班上其他同学跟她说话,以霍欣雅的性格,也同样不会拒绝啊!

    不过,陈楠的这些想法,班上的男生们是不会认同的。

    他们觉得,陈楠之所以不接受其他女生的礼物,甚至不接受校花柳甜甜的约会,目的就是做样子给霍欣雅看,因为他要泡的是霍欣雅,这只禽兽要祸害班长!

    如果让陈楠知道他们的这些想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也许,会跳起脚来破口大骂:草泥马,老子真的很纯洁!

    “大哥,那些礼物都送回去了,还有一盒巧克力没人要,那女生死活要送给你,咋办?”朱霸杰跑过来大声说道,其实目的是想让霍欣雅听到,陈楠对别的女生没兴趣。

    可惜,他想歪了,陈楠跟霍欣雅真是清白的。如果非要说有关系,那也仅仅只是不小心抓过胸,看过她下面而已……

    陈楠拍了下朱霸杰的肩膀,“辛苦你了,既然她不肯要,那就送给你吧。”

    胖子最爱的是什么?当然是吃啊!

    朱霸杰一听,那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呃……貌似本来就肥的只剩一条缝了,只见他口水流了一地,哈哈大笑着,急忙跑回去吃巧克力了。

    这时,上课铃响了,苏清清跑进教室坐下后,便盯着陈楠看了不停,最后撅着小嘴质问道:“臭傻蛋,你真的把欣雅给祸害了?”

看过《校花的贴身狂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