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校花的贴身狂少 > 28.第28章 吹牛不打草稿


    听到苏清清的话,霍欣雅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狠狠的瞪了眼陈楠后,她便转过头去,视线没有多在他身上停留半秒。在霍欣雅看来,陈楠就是一个流氓变态加混蛋,多看一眼都会弄脏她的眼睛。

    “不是这样的!”

    陈楠有些焦急的说着,弄得旁边的同学纷纷侧目,满是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对谁说话。

    至于霍欣雅,却连头都没回。

    我的名声啊!

    陈楠欲哭无泪,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碰上苏清清这么一个魔女。

    视线投向苏清清,只见她正开心的笑着,陈楠气得差点没把牙齿给咬碎,一字一顿的道:“苏清清,你撒谎就不怕掉牙齿吗?”

    看陈楠满脸气愤的样子,苏清清得意的吐了吐小舌头,眨眨眼睛笑嘻嘻的道:“嘻嘻,我撒谎了吗?没有吧?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你!”

    陈楠强忍着将她骂个狗血淋头的冲动,郁闷道:“你说话可要凭良心,赶紧帮我解释一下。”

    苏清清撅了撅小嘴,朝他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脸,给了陈楠无尽的希望,可就在下一刻,她却满脸坏笑的道:“想解释啊?你自己解释去,我还想看好戏呢,嘿嘿……”

    “这一切都是为了帮你才造成的,你给我证明一下清白会死啊?”

    苏清清朝他扮了个鬼脸,“我不证不证就不证,嘻嘻,傻蛋,看到你这么憋屈,我真是太高兴了,再接再厉哦。”说完,转过身去看书了。

    陈楠恨得牙根直痒痒,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当初打死也不会给苏清清送卫生巾。

    别人以德报怨,而这小妞却是以怨报德,关键时刻见死不救也就算了,竟然还落井下石,火上浇油,实在令人愤怒!

    接下来的早自习时间,陈楠就在郁闷中度过。

    下课后,苏清清幸灾乐祸的朝陈楠露出一脸坏笑,随后跑出教室玩去了。

    陈楠则看了眼霍欣雅那边,正准备再次解释一下,可就在这时,却见她也起身走出了教室。

    “砰!”

    陈楠郁闷不已,忍不住一拳砸在课桌上,大响将教室里的同学都吓了一跳,纷纷朝这边看来,将陈楠当成了神经病。

    “师父,你太不讲义气了,昨天竟然丢下我跑了,害我被打了一顿。”

    朱霸杰的声音传来,陈楠转头看去,只见这家伙戴着耳塞,满脸激动的样子,抓着手机朝这边跑来。

    对于昨天被江小米追打的事,陈楠丝毫不觉得愧疚,“八戒啊,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被女人打了呢?丢人,实在是丢人啊!”

    “靠,还好意思说我,你跑得比我还快。”

    陈楠叹了口气,“我堂堂七尺男儿,不屑跟女人动手,所以才躲开的。”

    “我也是不屑跟她动手,这才没还手的。”朱霸杰昂首挺胸的说着,死毫不觉得脸红。

    “你怎么不去死呢?”

    朱霸杰贼兮兮的笑着,随后将手机往陈楠眼前一伸,“嘿嘿,师父,我请你看大片,高清无码的。”

    高清无码?

    陈楠愣了一下,低头往朱霸杰手机上看去,只见一个脱得精光的女人,平躺在桌上,张开双腿任由一个男人干着,脸上那欲仙欲死的模样,无比**。

    “岛国片?”

    盯着手机上的女人看了看,陈楠眉头一皱,看向朱霸杰训斥道:“你妹的,什么品位?竟然看这种烂片,可耻不可耻?下作不下作?就算要看,那你也得找个好点的啊,你看看里面这女的,长得那么丑,而且胸部还那么小,能有什么看头?”

    朱霸杰被训的一愣一愣的,听前面的话以为陈楠是君子,后面才知道其实也是衣冠禽兽。

    “嘿嘿,你不知道,这女的虽然丑了点,但还是个处女呢,有看头!你看她躺的那桌上,还沾着血呢!”朱霸杰激动的说道。

    “处女?”

    陈楠顿时来了兴趣,可盯着手机上看了几眼后,便失望的摇头道:“处你妹啊,这也叫处女?”

    朱霸杰满脸疑惑的挠了挠头,“难道不是吗?”

    “废话!”陈楠像是专业大师一般,指着手机上说道:“你看看这木耳都黑成什么样了?还处女呢,你见过这么黑的处女?再说了,你看看她这技术,像是第一次干这事吗?”

    朱霸杰挠了挠头,点头道:“确实不像。只是,如果不是处女,她怎么会流血呢?”

    “她大姨妈来了,能不流血吗?”陈楠反问道。

    朱霸杰有些不可思议的道:“大姨妈来了还拍片?不……不可能吧?”

    “一切皆有可能!”

    “这么说,这女人真不是处女?”

    陈楠叹了口气,“你看看那木耳,简直黑的令人发指啊,没被人骑过一千次,那也有八百次了,还处女个屁啊!”

    朱霸杰听了顿时满脸气愤,伸手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直接将片子给删除了,满脸不爽的道:“奶奶的,还以为是处女呢,长得那么丑,害老子还看了这么久,操!”

    陈楠无奈苦笑,这胖子还真有点意思。

    这时,朱霸杰突然又满脸好奇的问道:“对了,你对女人怎么这么了解?你睡过多少女人了?”

    陈楠一阵心虚,睡女人?他睡个屁啊,他毛都没睡过,纯粹就是个理论家,“数不清了,大概……应该……还没有一百个吧。”陈楠一副思考的模样,毫不觉得脸红。

    差不多一百!

    朱霸杰一听,顿时惊为神人,激动道:“难道你是采花大盗?”

    “我采你妹。”陈楠骂了一句,道:“哥那叫魅力,魅力懂不懂?”

    “……”

    就在这两个家伙聊个不停的时候,突然一道女孩的冷哼声传了过来——

    “哼!”

    正吹牛的陈楠和朱霸杰都是一惊,急忙转头看去,只见霍欣雅正在站在座位旁,恶狠狠的瞪着他们这边,双眼中充满了羞涩和愤怒。

    “班……班长……”

    陈楠差点没有栽在地上,刚才跟朱霸杰吹牛吹得兴起,竟然没注意到霍欣雅已经回教室了。之前的误会已经够深了,而现在又被她听到这些话,这还怎么解释啊?听到苏清清的话,霍欣雅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狠狠的瞪了眼陈楠后,她便转过头去,视线没有多在他身上停留半秒。在霍欣雅看来,陈楠就是一个流氓变态加混蛋,多看一眼都会弄脏她的眼睛。

    “不是这样的!”

    陈楠有些焦急的说着,弄得旁边的同学纷纷侧目,满是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对谁说话。

    至于霍欣雅,却连头都没回。

    我的名声啊!

    陈楠欲哭无泪,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碰上苏清清这么一个魔女。

    视线投向苏清清,只见她正开心的笑着,陈楠气得差点没把牙齿给咬碎,一字一顿的道:“苏清清,你撒谎就不怕掉牙齿吗?”

    看陈楠满脸气愤的样子,苏清清得意的吐了吐小舌头,眨眨眼睛笑嘻嘻的道:“嘻嘻,我撒谎了吗?没有吧?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你!”

    陈楠强忍着将她骂个狗血淋头的冲动,郁闷道:“你说话可要凭良心,赶紧帮我解释一下。”

    苏清清撅了撅小嘴,朝他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脸,给了陈楠无尽的希望,可就在下一刻,她却满脸坏笑的道:“想解释啊?你自己解释去,我还想看好戏呢,嘿嘿……”

    “这一切都是为了帮你才造成的,你给我证明一下清白会死啊?”

    苏清清朝他扮了个鬼脸,“我不证不证就不证,嘻嘻,傻蛋,看到你这么憋屈,我真是太高兴了,再接再厉哦。”说完,转过身去看书了。

    陈楠恨得牙根直痒痒,早知道这样的话,他当初打死也不会给苏清清送卫生巾。

    别人以德报怨,而这小妞却是以怨报德,关键时刻见死不救也就算了,竟然还落井下石,火上浇油,实在令人愤怒!

    接下来的早自习时间,陈楠就在郁闷中度过。

    下课后,苏清清幸灾乐祸的朝陈楠露出一脸坏笑,随后跑出教室玩去了。

    陈楠则看了眼霍欣雅那边,正准备再次解释一下,可就在这时,却见她也起身走出了教室。

    “砰!”

    陈楠郁闷不已,忍不住一拳砸在课桌上,大响将教室里的同学都吓了一跳,纷纷朝这边看来,将陈楠当成了神经病。

    “师父,你太不讲义气了,昨天竟然丢下我跑了,害我被打了一顿。”

    朱霸杰的声音传来,陈楠转头看去,只见这家伙戴着耳塞,满脸激动的样子,抓着手机朝这边跑来。

    对于昨天被江小米追打的事,陈楠丝毫不觉得愧疚,“八戒啊,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被女人打了呢?丢人,实在是丢人啊!”

    “靠,还好意思说我,你跑得比我还快。”

    陈楠叹了口气,“我堂堂七尺男儿,不屑跟女人动手,所以才躲开的。”

    “我也是不屑跟她动手,这才没还手的。”朱霸杰昂首挺胸的说着,死毫不觉得脸红。

    “你怎么不去死呢?”

    朱霸杰贼兮兮的笑着,随后将手机往陈楠眼前一伸,“嘿嘿,师父,我请你看大片,高清无码的。”

    高清无码?

    陈楠愣了一下,低头往朱霸杰手机上看去,只见一个脱得精光的女人,平躺在桌上,张开双腿任由一个男人干着,脸上那欲仙欲死的模样,无比**。

    “岛国片?”

    盯着手机上的女人看了看,陈楠眉头一皱,看向朱霸杰训斥道:“你妹的,什么品位?竟然看这种烂片,可耻不可耻?下作不下作?就算要看,那你也得找个好点的啊,你看看里面这女的,长得那么丑,而且胸部还那么小,能有什么看头?”

    朱霸杰被训的一愣一愣的,听前面的话以为陈楠是君子,后面才知道其实也是衣冠禽兽。

    “嘿嘿,你不知道,这女的虽然丑了点,但还是个处女呢,有看头!你看她躺的那桌上,还沾着血呢!”朱霸杰激动的说道。

    “处女?”

    陈楠顿时来了兴趣,可盯着手机上看了几眼后,便失望的摇头道:“处你妹啊,这也叫处女?”

    朱霸杰满脸疑惑的挠了挠头,“难道不是吗?”

    “废话!”陈楠像是专业大师一般,指着手机上说道:“你看看这木耳都黑成什么样了?还处女呢,你见过这么黑的处女?再说了,你看看她这技术,像是第一次干这事吗?”

    朱霸杰挠了挠头,点头道:“确实不像。只是,如果不是处女,她怎么会流血呢?”

    “她大姨妈来了,能不流血吗?”陈楠反问道。

    朱霸杰有些不可思议的道:“大姨妈来了还拍片?不……不可能吧?”

    “一切皆有可能!”

    “这么说,这女人真不是处女?”

    陈楠叹了口气,“你看看那木耳,简直黑的令人发指啊,没被人骑过一千次,那也有八百次了,还处女个屁啊!”

    朱霸杰听了顿时满脸气愤,伸手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直接将片子给删除了,满脸不爽的道:“奶奶的,还以为是处女呢,长得那么丑,害老子还看了这么久,操!”

    陈楠无奈苦笑,这胖子还真有点意思。

    这时,朱霸杰突然又满脸好奇的问道:“对了,你对女人怎么这么了解?你睡过多少女人了?”

    陈楠一阵心虚,睡女人?他睡个屁啊,他毛都没睡过,纯粹就是个理论家,“数不清了,大概……应该……还没有一百个吧。”陈楠一副思考的模样,毫不觉得脸红。

    差不多一百!

    朱霸杰一听,顿时惊为神人,激动道:“难道你是采花大盗?”

    “我采你妹。”陈楠骂了一句,道:“哥那叫魅力,魅力懂不懂?”

    “……”

    就在这两个家伙聊个不停的时候,突然一道女孩的冷哼声传了过来——

    “哼!”

    正吹牛的陈楠和朱霸杰都是一惊,急忙转头看去,只见霍欣雅正在站在座位旁,恶狠狠的瞪着他们这边,双眼中充满了羞涩和愤怒。

    “班……班长……”

    陈楠差点没有栽在地上,刚才跟朱霸杰吹牛吹得兴起,竟然没注意到霍欣雅已经回教室了。之前的误会已经够深了,而现在又被她听到这些话,这还怎么解释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校花的贴身狂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