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帝霸 > 第七十一章鬼楼 上
    第七十一章鬼楼(上)

    “听说那里有鬼。”南怀仁神秘兮兮地对李七夜说道。

    “既然叫作鬼楼,有鬼那也是正常的事情,没有鬼,又怎么会称为鬼楼呢。”李七夜闲定地笑着说道。

    看到李七夜一点都不着急,南怀仁却急得要跳脚,他忙是说道:“师兄,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那里的确是有鬼,真的有鬼,不信你问一下我师父。”

    莫护法也在场,南怀仁这样一说,他沉吟了一下,说道:“鬼楼的确是有不祥,小心一点为妙,虽然没听说过有谁死在鬼楼,但是,听说,大长老在那里都被弄得狼狈不堪,吃了不小的亏。那里是不是有鬼,这还无法下定论,但,那里绝对是有东西,不祥的东西。”

    “鬼嘛。”李七夜双目远眺,望得很远很远,最终笑吟吟地说道:“若是真的有鬼,我倒还真的喜欢,就不怕是鬼。”说到这里,他不由翘了一下嘴角,笑了起来。

    南怀仁对于大师兄的“重口味”顿时无语,对于鬼这样的不祥之物别人躲都还躲不及,大师兄竟然还说喜欢。

    南怀仁的确是关心李七夜,他还想劝李七夜,但是,他师父莫护法轻轻地摇了摇头,他也只好闭上嘴。

    莫护法没有劝李七夜,他看是出来,李七夜已经有了主张,他相信,李七夜行事根本就不需要他们来担心。

    “走吧,我们去看看鬼楼!”最后,李七夜笑着对南怀仁他们说道。

    南怀仁无法,只好认命了,只好跟着李七夜去看鬼楼,不过,他还嘟囔地说道:“师兄,你遇到鬼,可千万别怪我没提醒你,那里真的有鬼。”

    对于南怀仁像妇人那样啰里啰嗦的话,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

    事实上李七夜在去鬼楼面壁的事,洗颜古派的所有弟子都听说了,一提到鬼楼,洗颜古派的弟子都不由打了个哆嗦。

    “去鬼楼呆半年?给我呆一天我都不干,我宁愿在冰洞里受罚,也不要呆在鬼楼里!”有弟子脸色白地说道。

    “莫说是冰洞,就算是去阴干谷我都愿意,我才不要去鬼楼呢。”也有弟子摇头说道。

    “说到鬼楼,连我们的大胆师叔都被吓怕了。”有一个弟子说道:“大胆师叔,可以说是我们洗颜古派最大胆的人了,五年前他不信邪,跟我们赌要去鬼楼住一夜,第二天他天还没有亮,就被吓得屁滚尿流地逃出来了。”

    “小兔崽子,揭我的短,是不是欠揍了。”在旁的一个中年汉子一瞪眼,喝道。这个中年汉子粗汉无比,一看就知道是个大老粗。

    尽管这个弟子瞪眼,依然有弟子不由好奇地问道:“师叔,当时生什么事了?那一夜究竟是怎么样?”

    这个师叔被门下弟子询问,他不由是沉默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说道:“鬼楼有鬼,很可怕的鬼,说不定不只是一只鬼,而是很多很多的鬼。”

    “李七夜去鬼楼面壁,你们说,他能呆多久?”有弟子也不由好奇,说道。

    “我敢打赌,他一个晚上都呆不了。”有弟子打赌地说道。

    也有弟子哼声说道:“一个晚上,哼,我看,只怕到天一黑,他都被吓得屁滚尿流,鬼楼可不是浪得虚名的,那里绝对是有鬼!”

    一时之间,洗颜古派的许多弟子是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所有人都说鬼楼有鬼,但是,具体鬼楼有怎么样的鬼,大家都说不出所以然来。

    事实上,对于鬼楼,连护法都为之变色,因为大长老曾经去过鬼楼,他曾经想以自己的帝术镇压鬼楼的不祥,没有想到,第二天大长老从鬼楼中狼狈无比地退出来,他没能镇压住鬼楼中的不祥。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护法或弟子敢不自量力地想去镇压鬼楼的鬼,连大长老都不行,其他的人更加不行了。

    鬼楼,座落于洗颜古派的一座主峰之上,本来,这座主峰的天地精气还算可以,不过,自从鬼楼闹鬼之后,不单是鬼楼愿意来,这座主峰一带也没有洗颜古派的弟子愿意在此修行。

    现在,这一带乃是一派衰落的景象,就是连主峰方圆几十里都是一派的衰落,连花草树木都显得是病恹恹的,似乎是受到这里的不祥所影响一样。

    听说,在几万年前,这座主峰的弟子可自成一脉,这一座主峰曾经是繁荣好几代人,但是,后来闹鬼之后,这里就开始萧条衰落,直到后来没有弟子愿意再涉足于此。

    当李七夜站在主峰之上,远眺这一带山河之时,不由为之沉默,这里一派衰落的景象,不止是因为这里没有弟子修行的原因,站在这主峰之上,让人隐隐能感受到不安,似乎在这主峰的地下要涌起邪气一样。

    这上万年来,洗颜古派历代弟子认为此处不祥,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同站在主峰之上,南怀仁感觉背脊是凉飕飕的,好像是被鬼盯上一样,让他都不由头皮麻,如果不是有李七夜他们同行,他可不愿意呆在这个鬼地方。

    回过神来,再看耸立在主峰上的楼宇,一派没落,这座被称为鬼楼的楼宇都要化腐一般。李七夜看着眼前的鬼楼,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鬼楼,虽然称之为鬼楼,事实上,它建得十分精致,十分有韵味,它建在这一座主峰之上,宛如是浑然天成一般,让人觉得它与这座主峰融为一体。

    从鬼楼的装饰可以看得出来,洗颜古派曾经是十分重视这座鬼楼,可惜,后来生不祥之后,洗颜古派才放弃这一座鬼楼的。

    鬼楼占地虽然不广,但是,十分精致,可以称得上小巧玲珑,不过,现在的鬼楼已经是积满了灰尘,挂满了蛛丝,野草横生,甚至连松鼠野鸟都在这里面安家了。

    走入鬼楼,踩着由万年玉松所制的地板,出一阵吱吱的响起,在这阴森的气氛之中,胆小一点的人都会被吓得屁滚尿流,特别是走入鬼楼之后,一阵啪啪啪的声音响起,蝙蝠乱窜,这更让鬼楼添增了好几分鬼诡的气氛。

    “这里曾经是洗颜古派的重地之一,可惜,现在已经完全荒废了。”莫护法不由感慨地说道。

    何止是莫护法在感慨,就是李七夜在心里面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遥想当年,修道漫漫,明仁仙帝还没有承载天命,还没有纵横九天十地之时,就在这一座楼阁之中他曾经传明仁小子琴道!

    说起这事,当年还作为阴鸦的他,还曾经嘲笑明仁小子琴艺还真的不咋的,若是让他去学琴卖艺,只怕会饿死。

    遥想当年,明仁仙帝对于这样的嘲笑,也不由是哈哈大笑起来。

    不用李七夜吩咐,莫护法与南怀仁忙是把鬼楼内内外外整理一番,等他们打扫整理之样,鬼楼这才明亮了很多,阴森的气氛这才被扫去了不少,尽管是如此,鬼楼之内依然是有几分阴森森的。

    莫护法与南怀仁为李七夜布置好了一切所需的物品之后,这才向李七夜汇报。

    看了一眼莫护法与南怀仁的布置,李七夜点了点头,最后说道:“不错,不过,我睡大厅,不需要给我专门弄一个房间。还有,怀仁,给我弄一张琴来。”

    “琴?弄张琴来干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南怀仁愕了一下,一般来说,很少修士弹琴赏月这样的雅趣。

    李七夜笑着说道:“既然这里曾为琴楼,这边风景独好,晚上若是能赏月弹曲,那是多么一件有兴致的事情。”

    “呃——”南怀仁忍着不住轻声说道:“师兄,这里可是鬼楼,晚上可是会闹鬼的,你,你,你还有心情弹琴?”

    “臭小子,别坏我兴趣,快去!”李七夜这么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在骂南怀仁骂小子,似乎是有点老气横秋,而南怀仁笑嘻嘻地跑了。

    在南怀仁师徒两人张罗的时候,跟着来的李霜颜似乎也特别的留意这一座鬼楼,她认真仔细地观察着这一座鬼楼,似乎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此时,李霜颜是在观看着大厅内的四根大柱子,一时间看得入神。四根巨柱,由万年玉松所制,经过无数岁月的洗礼,没有任何蛀腐,每一根柱身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纹路,事实上,不止是这四根巨柱之上才有这种密密麻麻的纹路,事实上,整座琴楼都有这种纹路,只不过这种纹路颜色很浅很浅,若不留心去看,根本就不容易现。

    李霜颜,乃是天才,圣命皇体的她,不论是放在哪里,都是天之骄女,她仔细一看这种纹路,就立即觉得这种纹路不凡,作为天才的她,不由仔细地研究起来,欲看透其中的玄奥,但是,她仔细参悟的时候,现这种纹路既不是道纹,也不是章符,但是,她总觉得这里面隐藏有说不出来的玄奥。

    “看出什么玄奥没有。”李七夜走到她身边,惬意一笑,对正在研究纹路的李霜颜说道。

    第三更来了,同学们,你们的票票呢^_^

看过《帝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