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星河贵族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步步紧逼
购物中心有数十条高空道路进入庞大的内部,此处事故的生位置也就是在位于东区第三十层的大道之上,因此骤然撞上曹秋道和贡多,绝不是意外。
  
  而此时大道所在立面的三楼一处靠窗的餐厅,也就是大楼第三十三层的落地窗位置,一个靓丽的身影,正观察着此间的一切。
  
  何塞丝穿着一件蓝白色的短裙,两条光洁长腿交叠,在面前麦麸茶的缭绕的烟气中,她两条柳叶般的眉毛扬起,“这种手段,可不太光彩。”
  
  她所在的餐厅内空无一人,负责她个人安危的特保小组除了一位管家式的人物就立在她身旁之外,其余都分散把控了餐厅各道出入口。
  
  她身旁的管家道,“兴许大皇子有他的理由,也许皇帝陛下已经厌恶了这些小国寡宾自以为是的讨价还价……在非常时期,西庞人的展是第一位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哥会对这种事牵线搭桥,圣宁国做的那些事,我也有所耳闻,总是太过肮脏了。”
  
  “据说贡多当庭表示过,如果圣宁国全面占领了云湖星域和葵扇星云,他将会把百分之八十的这些星域资源转让,他们只需要百分之二十,以及西庞人不干预他们在星域的作为就够了……但皇帝陛下也会有所忌惮,因为如此便可能永远招致云湖和葵扇星域人的敌视,更可能影响到国际上对他本人的评价。所以皇帝陛下也在摇摆。”
  
  何塞丝转过头,冷然道,“所以他们今天就要如此作为,以反逼父皇表态?这个贡多,真不是一般人呐……但他居然有曹秋道同行,且在忘忧宫公然生这种事,若无我的那个大哥支持,又怎么可能生?大哥,就真的那么不折手段吗?”
  
  管家淡淡道,“也许大皇子认为,这样才是最有利于西庞局势的吧!至少我们的军队,要抵抗鹰国人的反攻,如果没有足够的能源,战舰就无法开动,机甲更不可能阻挡鹰国人的铁蹄。”
  
  “可这种事情,又是谁先挑起来的呢?做出这样的错误,放在星盟一些其他国家,最高领袖恐怕已经下台了吧。”
  
  “但他是您的父亲,西庞最高权威,至高无上的皇帝,他不能下台,更不能承认这样的错误,他也是在用他的方式,让这个国家抵御危机。”
  
  何塞丝沉默下来,凝视外界。
  
  道路上,从车祸现场走出,终于明白生了什么的云湖星域众人,立即明白了目前的局势。贡多的到来,意味着黑默丁很可能答应了他的“魔鬼协议”,那么,西庞人便不必在和他们云湖星域人达成协议,他们只需要将武器支持给贡多的圣宁国,就能踏平他们全境四国。
  
  布鲁现在也顾不得脸上的血了,似乎要咬碎了后槽牙,“如果我猜得不错,贡多绝对向黑默丁承诺,一旦拿下我们云湖星域,他会为西庞全力输送从我们那里掠夺的所有能源!”
  
  其余众人都面色如土,想来即便布鲁说的不全对,也差不离奇了。
  
  只有林海极其沉默的打量着曹秋道和贡多,不得不说,曹秋道两兄弟的确长得有如同一人,只是有个最大的差异,就是曹秋道比曹师道矮上一点,而在精神魄力上面,的确只有曹师道的八成气势,然而这也已经非常了得。贡多更是出乎林海意料,这个人不仅不是想象中粗犷邪恶,反倒是极其顺眼,如果在路上遇见,肯定会误以为某个帅气有名的男模特。
  
  他身高大约接近一米九,穿着一件皮衣,皮裤,脚下蹬着锃亮的皮靴,头整齐的梳后,在末尾束作一绺,使得他看上去非常潇洒。
  
  但那双眼睛出卖了他,那双在淡蓝中泛着一圈黑边的眼瞳,似乎聚合了世间一切污秽。被他盯着看上数秒,都会让人遍体生寒,只有林海这种从星海战场无数次历经生死,洞悉力极强之辈,才能从他的眼睛里,看清他贪婪残忍的本性。
  
  林海立时感觉到阿夏和妮娜身子颤抖得更厉害起来,只要想到这个人曾经犯下的那些暴行,特别如此震撼的感受到他冲自己方而来的恶意,两个女子都无法抑制出从内心深处源源不断涌出的恐惧。
  
  贡多突然拾步,朝他们走来。
  
  曹秋道全程在旁旁观,丝毫没有出面的打算。
  
  这边身为西庞外宾的五人极其狼狈,流线型的礼宾车完全无法抗衡对方那台蓄意撞来的重型车辆,车门挤压变形,车架生扭曲,惨然的横在一边,保镖所在的车辆完全被撞废在旁边的拦阻墙上,没有一个人来得及下车,突然某处生故障,整个车燃烧了起来。
  
  而曹秋道手下的始作俑者,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一个黑衣人上前解救。
  
  林海向保镖的车辆冲去,但火势涨的太快,林海还没能扑到门前,整个车已经彻底燃烧起来,车头引擎位置遭到撞击,引擎的短路造成了高温反噬,极高温度的火舌从窗户扑出,阻挡了林海的去路,无法上前,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内的几名昏厥过去的保镖陷入火海之中。实际上即便现在能强行将他们拖下来,也已经回天乏力了。
  
  这些云湖星域人的保镖其实非常尽职尽责,而林海被他们纳入保卫范围后,他们很忠诚的执行着自己的使命,每一次和他对视,都会亲切的点头致意。但是就这么在眼前,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窗户中的何塞丝见到这一幕,也是攥紧了拳头,“实在是太过分了,这可是人命啊!在目的面前,小人物的性命,对我大哥和父皇来说,根本就是尘土一样微末吗?”
  
  管家叹道,“在这个时代中,还有亿万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微不足道的。”
  
  贡多走到了云湖星域众人面前,他看了一眼燃烧的车辆,转过头面对四人惧怒的表情,双手突然展开。
  
  四人同时骇然后退一步,布鲁惊怒道,“你要做什么!”阿夏公爵和米娅国总统之女妮娜更是花容失色。
  
  贡多那故意展开的两手动作变缓,幻做一个无可奈何的姿态耸耸肩,道,“抱歉,这是一起交通意外,谁知道居然会碰上云湖星域四国尊敬的几位先生女士……噢,据说你们的保镖都是红叶部队的成员,可惜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说话了。”
  
  塔拉声带颤抖着,控诉道,“你这是报复,我们的红叶部队打击了你们在特南的基地,你这是蓄意谋杀!”
  
  “是吗,居然有这种事,”贡多看向那架快烧成铁架的车,“那么他们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贡多眼睛突然亮起来直刺塔拉,后者双腿软,险些要再后退一步,“谋杀?你确定这是谋杀,他们是禁军的人,那么你可是在指控西庞皇帝的近卫军团蓄意谋杀!你居然敢污蔑伟大黑默丁皇帝的卫队残害你们,你们把黑默丁皇帝当做是什么人了?”
  
  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走过来的曹秋道杀气十足的盯着四人,沉声道,“云湖星域人,注意你们的措辞!你们虽然是外宾,但是如此构陷我们的皇帝,这就是置西庞人的友谊如无物,一旦你们践踏这份友谊,那么就不要怪我们翻脸无情了!”
  
  所有人都知道,曹秋道目前所领导的监察厅,在西庞国内的清洗中,扮演了一个何等可怕的角色。现在的曹秋道,即便远远望着,都能闻到他身上散出来的浓烈血腥味。不知道多少西庞官员和士兵军官,在他的手上变成一具具尸骨,多少个家庭家破人亡。
  
  而即便是外宾,对于目前根本不会按照常理来行动的西庞,想要让他们无法离开这个国度,也不过就是黑默丁动个念头的事情。
  
  “是……我们要修改刚才的说辞……”满脸是血的布鲁,双手死命的掐着,指甲几乎都陷入掌心被撕开的**里,但声音却无比谦恭道,“这只是一场事故……一场交通意外。是我们……一时的疏忽,没能及时躲避相向而来的车辆。以至于陷入这样的地步!”
  
  阿夏和妮娜屈辱的泪水,涌出眼眶。
  
  对方蓄意撞击,如果不是自己的保镖忠诚护主,今天被困在车里活活烧死的,可能就是他们!自己这边四名忠诚的卫士尸骨未寒,那辆车仍然在燃烧,自己却要在对方咄咄相逼中睁着眼睛说瞎话,承认这不是谋害,而是交通事故。
  
  这是何等憋屈,何等耻辱的一件事!
  
  “很好!”曹秋道森然道,“你们总算认识到自己满口谎话!在最后时刻认错,倒也不算太晚!但是今天的事情我必然会向皇帝汇报,当然,可能会小小的让皇帝陛下不舒服,但我相信他的宽大,会饶恕你们一时的蔑语谎言。”
  
  云湖星域四人头猛地抬起来,不敢相信这个曹秋道竟然如此的无耻。这番话的意思,是否已经认定了他们污蔑了皇帝,而皇帝愿不愿意饶恕他们,就看黑默丁的心情了!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而偏偏还被眼前这个西庞皇家近卫军团的团长,监察厅的厅长如此平静的说出来。可想而知,曹秋道平时也没有少说过类似无耻之极的话语。
  
  “云湖星域人完蛋了。”餐厅之中,何塞丝摇了摇头,“父皇尽管在之前可能有摇摆,但是如果得知今日这些人居然对贡多怕成这样,哪怕他有所顾虑,恐怕都要抛开,同意贡多入侵云湖-葵扇星域,占领那里,并且给西庞提供能源的协议了!”
  
  “我们走吧,”何塞丝起身,“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愿意看到这些场面,因为那会让我对父皇和大哥的尊敬,越来越少……可是,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国家策略吧。”
  
  何塞丝现管家并未在她下令后有所动作,而是直勾勾的盯着窗外,何塞丝猛地转身,看到先前扑到燃烧保镖车那头的那个汉尼拔伯爵,站在了曹秋道和贡多两人侧面。这幅场面有些诡异,有些宁静,有些风云凝滞。
  
  林海已经被西庞人和眼前这个贡多的作为烧起了内心的雄火,他直视着贡多。
  
  贡多也次正眼打量他般望过来,那双骇人的眼眸子里闪烁着嘲弄和后续无穷的恶意。
  
  林海却丝毫不受他那几乎能直接压垮一个人的气场所影响,那双眼睛却深沉如大海星辰,开口,“听说你是一等一的机甲战神,红巨星榜上有名的人物,我这个来自潘多拉邦的小小伯爵,愿意和你来一场机甲战……”
  
  而云湖星域这边四人,则无比震惊瞠目结舌的朝林海望去,听到他的话语,波澜不惊却偏偏引炸当场的传来。
  
  “是的,我向你出挑战……我要和你决斗!”
  
  
  :。:

看过《星河贵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