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星河贵族 > 第六十九章幸福是一件困难的事
    “郑秋水!”

    “竟然亲自在录取通知书上给你留言?”

    看到罗德的神色大变,众人不明就里。

    还是赵靖勉强保持住了没有破绽的表情,问,“郑秋水是谁?”

    郑秋水郑教授的名气主要在科研界和帝国教育界,而哪怕就是这两个圈子内的人没接触到那方面一般也没听过郑秋水的大名。类似赵靖,林威这些,就更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赵靖又补充一句,“这就一定是那人的笔迹?”他想来这个叫郑秋水的可能是清远学院某个重要人物,当然如果只是签字,作假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谁知道罗德转过头,眼神有些神往敬仰得道,“郑秋水……是我的导师!”

    赵靖当时就有些愣神傻眼。

    他突然忘记了,罗德是当年正统清远学院毕业的,如果那个郑秋水是他的导师,那么他老师的亲笔签名字迹,他当然清楚不过!

    “郑秋水,是罗德校长在清远学院的导师!”

    “……而现在,他竟然亲自在这林家私生子的录取通知书上面签名?”

    “所以这个私生子……是真的被清远大学录取了!”

    “我的天!”

    宴席上的人群,这才终于推论得出了他们一直所疑惑着不愿去相信的结论。

    罗德小心折好了手上的通知书,还给了林威,然而这一刻,他却是显得开怀许多,“伯爵大人实在是在说笑了,贵子竟然有资格让清远学院录取,那么我们花岗岩大学,又怎么可以半途抢走这样的人才?更何况,清远学院,确实是比花岗岩大学更好的选择。”

    罗德又无比欣喜的看着林海,“竟然让郑教授都看上的年轻人,难怪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觉得,你有与众不同的聪慧……从入学年份来说,我实则是你的校友兼师兄了。”

    帝国顶尖名校的学生,一般而言都很有归属感,比如罗德,尽管目前身为花岗岩大学的校长,但他却是一直对母校清远学院,抱有崇高致敬的心态,就连花岗岩大学的许多校律纲目,都以清远大学为标杆设立。

    而周围一干林氏家族中人则是哭笑不得,心想您这是在恭维我们林家,还是在对您那位崇敬的导师表达奉承之心?亦或者表彰一下自己的出身?

    这番鉴别,已经让这份录取通知书的真伪,获得了再肯定无误的答案。

    就像是一颗巨石投入平湖之中,在韦恩集团年会宴席引发轩然大波。

    对于林海而言,他选择去参与清远学院的目的,其实很单纯,仅仅是想在更高级的大学里,总能够获取到最顶尖程度的知识,所以参与清远学院考核,是下意识不甘抗争命运的行为,也根本没有想到,从他参加应试那一天之后,会在几个月后的这场年会晚宴之上,以如此夸张的方式,等来清远学院发出的“星球速递”。

    这样的场合,实在是非他所愿,如果可以,他更愿意在僻静的房间里,阅读这封来信。

    因为他此刻无比的想要将这封信,拿给他的母亲,告诉她自己被录取,终于有了可以进入正规学习的资格……只可惜,她再也看不到了,独留林海一人,朝着他曾经所承诺要变得强大的愿望去奋斗。

    头顶夜空那颗亮星还在忽明忽暗,星空下的林海静静站着,就像是当初他来到河畔星林家一样,面对各式各样四面八方朝他望来的目光,在这片喧杂的天地间……孑然而立。

    身影一如既往的孤独。

    “嘭!”“嘭!”“嘭!”

    一朵又一朵的礼花,突然在河畔星的天空绽放。

    整个河畔星天幕,仿佛在这一刻,都成为了焰火烟花绚烂盛开的海洋。

    新年,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来临了。

    *************

    在那些霓虹闪烁的娱乐场,在那些人满为患的餐厅,那些各大名胜度假之地,有太多人在这一刻,于新年初夜微凉的空气中,抬头遥望着天幕那些无数绽放的礼花,回想过去一年的种种。心中充满各种各样的情绪,有幸福,有感激,有辛酸,有无奈,也有憧憬和展望。

    星历2014年即将到来的这个冬天,帝国仍然是一片安宁平和,尽管大局势下星际联盟的构架日益处于瓦解边缘,多国多元化冲突的局面日益加剧。帝国的最高国会天天叫嚣着和邻国各种问题冲突加剧未来即将爆发战争,然而这样的口号喊了许多年,民众也游行了许多年,但数十年过去了,所谓的战争仍然因为多方的克制,最终都没有爆发起来。

    反而在民众的眼里,准备战争只是国会的那些政客贵族们为了扩充军备增加拨款的借口而已,成了民众嘲笑辱骂攻击的宣泄口。

    当然,在这新年的前夕,

    这些有关政治军事民生的新闻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欢庆新年的民众们在聚会时充作交流的谈资。

    对大部分人而言,这些东西,仍然和他们相隔遥远,有时仅仅也是他们在阅读时或唏嘘或感慨或嬉笑怒骂的一则信息而已,生活仍然在鲜活的继续前行,大踏步的向前,不为任何事任何人停留。

    在那些散发着食铺热气的街道上,人们纷纷走出食店,拖家带口兴奋的看着头顶绽开的礼花,摆弄手机,拍下每一个瞬间。

    在城市密密麻麻,灯火辉煌的高层公寓,正在聚会的人们来到阳台,看着那些现代化城市上空的焰火,觉得来年必然会像烟花一样美好。

    往日人流量较大的街区,此时也因为人们的聚会,而显得有些冷清,只有街道上自动清扫车还在闪着红光,像是阿拉雅龟一样慢慢沿着街道行进。

    一对年轻情侣手牵着手走进一家孤寡老人开的杂货店,男孩买了热气腾腾的饮料,让女孩双手捧着捂手,然后和杂货铺的孤寡老人互道了声新年快乐,于是一同兴致勃勃的看着杂货铺那播放着迎新节目的晶屏电视。

    人们有太多庆祝这个新年的方式。而此刻环星2区的林氏庄园,这场年会宴席已经到了尾声,宾客们在对林家的庆贺声中离席。

    漫天礼花的天幕下,田纳西一家的车在离开林氏庄园之后,汽车里除去司机的田纳西三人,都显得异常缄默。

    田纳西夫人张燕清一脸的忧虑之色,望着面容如铁,甚至突然有些憔悴的田纳西,终于忍不住开口,“当初在你要拿出那份合同的时候……我就试图阻止过你,可你这人当时……怎么就能如此不顾后果的冲动?”

    田纳西伸出手来,制止了她的说话。

    张燕清又沉默下去,她知道自己这丈夫田纳西的性格,表面上看上去和和气气,和微胖的外表一样憨厚,但实际上,他很有魄力,有的时候,也很有决断和骨气。否则田纳西家的资源扩展,也不会那么迅速。

    譬如今天,为了自己女儿田小恬的幸福,他可以不惜开罪林家。

    然而谁知道星球速递飞行器的到来,注定了将这场事件,朝另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引导而去。

    世界上有很多奇迹,比如石头开花,比如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比如政客和贵族如他们所宣扬那般的正直。

    再比如,林家的贫民窟私生子……竟然考上了门槛高高在上的帝国清远学院。

    以至于这个消息打得在场所有人措手不及。

    田纳西看向车里的田小恬,田小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者,甚至离开林氏庄园的时候,也是如此。

    田纳西突然叹了一口气,“和林威闹翻,后患无穷……如果有一天证明我们今天的决定错了,你会不会怪我这个父亲?”

    田小恬的眼圈有些红,在宴席之上,林威的那番话,确实让田小恬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和负疚。

    林家是把田家当成是朋友,所以才会提出这样的联姻,很明显,自己父亲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林家这个伯爵家族的威信,造成了不可弥补的裂痕。而她,已经从原来一个田家后面安静的小女孩,成为了要担负起这些责任的女子。

    田小恬私下攥紧了拳头,抬起头来,有些微红的眼眸,却有一丝坚毅,“不,拒绝林家,和林海并没有太大关系……我不是可供你们交易的商品,也不想成为两家维系商业往来的工具……”

    “无论他是谁,是贵族,王子,还是在垃圾星长大,我都不稀罕,也不在乎……但他本不应该就是和我无关的吗?我只希望能够有可以选择的自由,我能够自由选择和谁恋爱,未来和谁一起生活……对其他女孩来说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因为我们家和贵族的牵连,所以连这样自由的选择都是一种奢侈吗?”

    “都是……那么的难吗?”

    说到最后一句话,一直倔强的田小恬在宴会上承受的压力终于爆发,她把头深埋在白皙细嫩的双腿膝盖上。

    用尽量不让人听到的声音,压抑着抽泣起来。

看过《星河贵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