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星河贵族 > 第六十六章解除联姻
    赵靖和田纳西家一并到来,无疑引动了此时宴会的**,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看到五大议长之一的赵靖今日竟然也光临,一时觉得河畔星林家果然还是那个强盛的家族。而有些心知情势的人们,就已经嗅出了不对劲的味道。

    田纳西家和林家今日年会之上,若无意外,是要宣布联姻的。而如今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田纳西家竟然和赵家走在了一起?

    当人们看到田小恬身旁陪同的赵家长子赵茵莱的时候,很多人的脸色,已经是倏然剧变,他们嗅到了一种不寻常的气息。

    而下一刻,人们齐刷刷的调转目光,落向了席桌那头林家的长子,林海身上。

    那边的桌位上,林薇看着赵茵莱,眼神里泛出一种愠色和怒意,而林昊对赵家长子赵茵莱的厌恶之色,更是溢于言表。

    反倒是林海,只是平静的看了进入草坪的他们一眼,便随即任何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把注意力转移开去了。

    田小恬和赵茵莱都面带笑容,迎上那些与他们打招呼的宾客。有那么几次,田小恬的目光停留在林海身上,而让她意外的,不是看到愤怒或低迷这些她本可预料的表情,相反林海的神态很平静,仿佛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她的身上。

    自然也没有任何本认为属于自己的东西,若即若离的那种愤怒和不甘。

    天空绽放出焰火,五彩绚丽,在宴席场地旁的人工湖倒映出无数洋溢的光泽。

    这样的光泽有的晕染在林海的脸上,让他的神情越加洒逸恬然。

    看到林海的侧脸,莫名的,田小恬内心竟然生出一股失落的情绪,她不知道今天和赵茵莱演这么一出戏,到底是为什么?像是突然之间没有了意义,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

    ************

    此时此刻宴会嘉宾们的评价和目光焦点,还是集中在赵茵莱的身上。

    “这位就是赵家的那个长子了吧……果真有“小超人”的称号?”这是指赵茵莱何其父一样,在河畔星公司运营上的天赋。

    “气度不凡啊,看来是很有经历的人……这赵家二子,真如传闻般那么出色,长子目前负责了三菱重工集团好几个子版块公司。而那个二儿子,亦是河畔星传媒界的名人啊……”

    “啧啧……这赵家第三代子嗣,和林家的第三代子嗣相比,差距太大……同是议长,贵族家族,然而林家却无可继之才啊……”

    无可否认,赵靖手下两子,都是一旦亮相会引来众多羡慕赞扬的角色。

    到了林家和赵家这一步,虽然彼此不和,但同是贵族,同是议长,谁也奈何不得谁。下一代的素质,显然就成了决定两家衰亡还是兴盛的关键。

    相比起赵家的这两个儿子。林家第三代人相形见绌,也难怪外界普遍不好看林家的这些子嗣。林克林德伦虽然是林肯大学和沃顿商学,然而却天性凉薄轻浮,只会耍花腔,不是能担大任的料。其余子侄,则更是不堪。

    而林威名下,林昊看上去像是顶着名校光环这样风光无限的身份,但不少人知道,这是林威动用了议长的能量,以及林家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才使得林昊成为清远学院一员,镀了个光环。

    林薇毕竟是养女,无法继承爵位,更不可能成为家主。

    至于才从海州星接回来的林海,当初来到河畔星之时,的确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和议论。

    而最为在意的,莫过于就是赵家。河畔星林氏家族向来很是强势,也是河畔星贵族中的领军人物。一直以来,赵家都是以林家作为一个目标和标杆进行攀比追逐。

    眼看着林家第三代没有杰出人才,而他们赵家却香火杰出旺盛,下一辈很可能超越林家之时。突然林威冒出个私生子来,也不怪赵家一度很是紧张,动用了不少情报网络,打探这个林海的来龙去脉。

    后来通过修身馆,以及设布在韦恩公司,林昊身边一些人的眼线,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扒去了林海的神秘外衣。他就是一个从小捡垃圾长大的野孩子。更别提未来有什么大发展,唯一的存在意义,似乎也就是作为林家的一个符号代表,和田纳西家进行一场今天年会上要宣布的联姻。这可能就是他全部存在这个家族的意义。

    然而现在宴席在场的嘉宾们,看到田纳西家竟然和赵家走的如此之近,想来林海唯一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也都要失去了。

    林家的一干元老亲属,见到这一幕,仿佛面对不知如何宣判的未来走向,脸色也铁青得厉害。

    **************

    桌席已经陆续坐满了来宾,

    草地之上,白色灯柱直刺天幕,将这场晚宴现场,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宴席沿着人工湖边的草坪排开,每一排只设五桌,然后依次排列往下,整个宴会场地,共设置了五十五个桌位。人工湖之旁,就是乐队用以弹奏演出助兴的舞台。

    林海和伯爵林威,夫人宁清,林薇林昊,与田纳西家和赵靖,共座当首的一桌。而林江林远山则与另外一些家族成员,坐在相隔的旁边一桌。

    第一排的五个桌位,安排入座的都是河畔星顶级的名流家庭。在诺大宴会数百嘉宾面前,赵林两家哪怕是再有矛盾,此时也相互有礼有节。

    这场年会宴席,更像是迎接新年的一场设宴,突出的主题是轻松的氛围。

    林威宣布晚宴开始。紧接着就是一些射往天空的焰火。在天幕炸开,染红了这个深蓝色的初冬之夜。同时,乐队也开始了绚丽的表演。

    流光溢彩的湖水,言笑晏晏的晚餐,宴席的氛围,正在往越来越浓郁的方向发展。

    《救世主》乐队没有选择激进澎湃的摇滚,而是很符合此情此景小温馨氛围的抒情歌曲,以至于让一些桌席间的名流,也都跟着哼唱。

    伴随着舒缓的音乐,宴席之中,话题不由自主的就多了起来。

    而在这个冬初的河畔星,还有什么比帝国各所大学的招生季更能成为如今人们竞相关注孜孜不倦的话题?

    ***************

    “我听说新港区,这次被选入就读帝国前一百名校的人,就有二十个之多。其中一位,好像就是米尔斯先生的儿子!”

    “是啊!米尔斯先生不光是米尔斯财团的主席,其子托密本就在新川高中,就能够在民用机甲操控上拥有天赋,所以帝国汉密尔顿学院,才对他这种人才进行猎头录取,据说收到录取通知的当天,米尔斯财团直接在汉江包下了一艘游轮用来庆祝!”

    “应该庆祝,那可是帝国排名18位的名校啊!而且汉密尔顿学院在工商学这方面很有建树,其子日后继承家业,几乎是父子两代人都是成功者的典型!这是否证明了强者越强的理论呢?”

    “我们整个河畔星,能够进入帝国前一百名大学的,不过只有数百名而已……这其中,能够被那些十大顶尖名校录取的,不到十个人!”

    人们交头接耳议论他们目前最感兴趣话题之间,那头突然爆发出一阵喝彩庆祝声。

    众人循声纷纷看去,庆祝声发源自是星球海关总局的局长阿奈尔那一桌,阿奈尔旁边正有一个满脸雀斑,但被赞扬声包围的少年。少年突出的鼻头和脸颊,似乎都因为周围的褒扬,而兴奋得浮现了一层红光。

    “阿奈尔的儿子小奈尔,被帝国排名第48位的普莱克林学院所录取,原因是他在高中时期就表现出来出色的数学技能。据说普莱克林学院的研究室近些年正在进行新式星舰主炮的设计项目,需要大量这样有天赋的生源加入……说不定日后这个小奈尔,成就并不比他当局长的父亲低多少啊!”

    这些人们议论的声音,似有似无的传到了林海所坐的这一桌来。

    听着宴席过半,这些在帝国招生季落下帷幕四起的议论声,田纳西从刚才开始,

    心情就十分的沉重郁闷。

    如何不沉重?在和平年代,通过帝国名校,就是一个人取得功名利禄的最好机会,而帝国对新授贵族的条件,除了一些战斗和对帝国贡献极大的授勋之外,名校出生,就是新晋贵族最起码的条件!

    有关林海的事情,他也通过那些外界或多或少的风言风语,知道了不少,尤其了解到这个私生子,并非从小就受贵族生活的熏陶,反而是垃圾星长大的野孩子。

    想到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种人,谁人心不是肉长的,田纳西尽管是精明无比的商人,但他的心也像是被凭空剐了一块的疼。

    听着周围那些子弟,一个个在招生季获得入学通知书,听到那些庆贺的声音,看到那些优秀的年轻人……对比眼前的林家林海,田纳西此刻仿佛就觉得是无比的讽刺。

    虽然此时的林海显得很安静,但他却是越看,越觉得这林海就是还没有脱离贫民窟的那种低俗气质。试想自己女儿未来若是嫁给了这样的人,他会不会有贫民窟的恶习,暴力倾向?他似乎都已经看到了自己美丽的女儿被折磨,成天以泪洗面,给他们写信的那种凄惨生活。

    更何况,这林海不过是林家的私生子,未来的爵位和家主地位,都会被他弟弟林昊所继承。正统家主和私生子的地位,在贵族家族完全就是两种概念。若是日后分家,他林海兴许只有微末的一丝可供生存的家产,还要看他弟弟林昊是否大度。

    其实提出两家联姻的时候,田小恬表示过反抗,并要求见一次林海本人,所以哥伦比亚节的那场晚宴,她来到了林氏庄园。

    那场宴会怎样结束的田纳西并不清楚,只是在田小恬回家之后并没有反对这场联姻,不过在那一天夜里,她的房间里有低低的抽泣声。

    综合这些,田纳西觉得,他有必要作出今天的决定。

    **********

    然而在这一刻,他想要去拿公文包的手,却被另一只手拦住了,那是自己的夫人张燕清。张燕清的目光从对林海的仔细打量下收回,摁住田纳西的手,轻轻地摇了摇头。

    田纳西没有理她,对他而言,现在只有她女儿的幸福,兴许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打开公文包,取出了一块平板,拨动光屏,同时对林威道,“尊敬的伯爵大人,我今日为这场宴席,带来了一些更促进我们两家合作的东西,劳烦你过目一下。”

    林威本就对田纳西分外尊重,听到他这番话,又从他的手里接过了那块平板。

    这个时候,旁边的那些林氏家族的亲属长者,都纷纷看向两人这私下里的交流。现在两人哪怕最细微的举动,恐怕都牵动着他们的心神。

    林威拨动着平板的光屏,那是一份合同,他仔细的浏览之后,有些意外,同时脸色有些兴奋,看向田纳西,“你这份合同……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纳西顿了顿,道,“如您所见,如果伯爵大人签下这份合同,今后的三年中,田纳西家的矿业,将以低于市价三分之一的价格为韦恩工业供应原材料,也就是在这三年之中,韦恩工业的原材料,可以以低于实际价格三分之一从我们的矿产基地获取。只要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对韦恩工业的需求,我们可以最大限度的供应。”

    这一句话说出,周围听到这番话的几张席桌,人人都哗然起来。

    特别是林家的几位长辈,公司的元老,都一阵惊喜,他们很明白,这份合同,对于现在资源匮乏的林家而言,意味着什么!

    就连一向镇定的夫人宁清,也都从林威手中接过了这份合同,面容露出一种动容,“这太过于贵重了。”

    低于市价三分之一的原材料供应价格,也就是说,田纳西家根本不赚钱。将三年的全部利润,全数让给林家。

    这未免让人震惊。难道这就是田纳西家的嫁妆?

    实在是……好大的手笔!

    “但,我也有个要求……”

    田纳西的转折,让周围的哄然声渐小了下去,“原本我们两家的联姻计划,也因为这份合同的出炉……所以,变得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吧。”

    瞬间……鸦雀无声。

    ***********

    田夫人张燕清的神情显得凝重。而田小恬也坐直了身躯,心底有一丝喘不过气来的压力,又有一丝苦涩,终于……摊牌了么?

    宁清拿着平板电脑的手一时有些僵硬。林威那一刻似乎有些高血压,脑袋微微有些发晕,手撑着桌面,才清醒一些。

    其余林家的那些亲族公司元老,则人人面部表情呆滞。他们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就这么没有悬念的发生了!

    “你是……想要废除田林两家的这桩婚约?”

    好不容易镇静,林威听到自己的声音,像是从肺部很努力的挤了出来。

    “也不是废除……因为这毕竟只是一个设想,它从未发生……”

    “田纳西,我们是朋友……你觉得,凭借这么一份合同,就能让我为利益所动,然而做出改变么?”

    田纳西哑口无言,且看到林威那略微有些阴沉的面色,连他内心都在犯怵。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横空而出。

    赵靖的笑声,打断了林威的质问,“帝国有句谚语,不到时候而强摘下来的葡萄,是酸涩苦楚的!这种事情,毕竟应该是双方你情我愿的吧。”

    事实上,赵靖很聪明的并没有从中干涉田林两家的联姻,免得日后弄得自身声名狼藉。只不过在来到林氏庄园之前,赵靖是给了田纳西承诺的。

    田纳西家今日和林家是否联姻,全在田纳西的选择,他赵靖一概不干涉。

    但是他今日到来,就是保证给他田纳西家选择的自由,而不是迫于林家的权威,导致他们身不由己。实际上,这就是一种无形中很大的支持。

    若无赵靖的承诺,田纳西只怕也不敢轻易拒绝,得罪林威这么一个星球议长。

    然而这一击,确确实实打到林家的软肋。

    林威却突然怒极而笑起来,没有去管赵靖,只目视着田纳西,最后落在了田小恬的身上。

    “恬恬侄女,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现在出落得很漂亮,也很优秀,看来……是我林威的这个儿子,终是配不上你啊!”

    田小恬眼圈红了,“林叔叔,不是这样的!”

    林威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用手帕遮住咳出来的那些红血,微微仰头,“是我林威的错,一切都是我作的孽啊!”

    林威胸腹起伏,然后凛然打断了田纳西急于劝解的话,将宁清递来的那份合同,放回到了田纳西的面前。

    “老田纳西,我一直视你为朋友,两家联姻,其实只是把这种关系更进一步。然而现在,没有必要了!联姻……就此取消!合同,我们也不需要了!我们田林两家之间的关系,除了履行之前订立合约的那些内容外,从今天开始,就再无瓜葛!”

    “什么?”

    此时的林氏家族众人,听到林海的这个决定,无不为之震动,但这一刻,他们随即反应过来,对于一个贵族的尊严来说,特别是议会议长家族的尊严,若是为眼前的利益所动,甚至更让人看到他们的衰弱!而这绝不会是林家所允许的。

    这么一刻,林江和林远山两人,才明白他们之前在哥伦比亚节的行为,究竟犯下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

    昨天去电影院看了《环太平洋》,很不错,真是引燃了心底那抹对机甲拯救世界的热血啊。

    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底都住着一个少年,这个少年兴许在成长的路途中已经迷失或者休眠了,但终有一天会苏醒过来。

    这让我坚信《星河贵族》这本书正走在最正确的道路上。

    下一章凌晨。爆发求票!

看过《星河贵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