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星河贵族 > 第五十八章贵族!
    银色跑车在这处发生事件人群聚集的地方嘎然刹止!

    吴钟好整以暇,他知道这台跑车是什么人的,所以这个时候理应带着笑容跟对方打个招呼。

    鸭翼车门打开后,陈近南从车中一矮身走了出来。

    陈近南的父亲,可是星区驻地营的少将军官陈毅,陈毅的大名他们这些为议长办事的人哪能不如雷贯耳。如今看到他的公子到来,吴钟哪怕再要处理眼前的事情,也不得不和对方碰个面。

    而陈近南和林海,早一个月前首府星的时候,就和对方打过了交道。是真的“打”了交道。当时的场面有他的父亲,还有江植在场,只是林海怎么都没想到,江植,居然是陈近南父亲的老长官!

    当夜的事情不了了之,那之后林海去了秋水研究院,最终回到了河畔星,没想到时隔月余,还能在这新港区的青龙山上,碰到对方。

    这算是什么?冤家路窄?

    陈近南在车上,显然也是看到了茕然站在修车店前的林海,有那么一刻,他曾经是不愿在这里停下来的,但是,他最终还是把车停了下来,走出了轿车之中。

    “南少!今日怎么这么有闲,居然在青龙山能碰到你?平日可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陈毅少将,身体还好吧!”吴钟面对着他微微一笑,这番话只是普通的问候。但吴钟身边的那些平头男则感觉莫有荣焉,这等于也是在无形向修车店的那一群人,展示他们的背景肌肉。连星区驻地将军都和他们老总熟识,你们这一群人,算是招惹到了大人物,摊上事了。

    他所混迹的是上层社会,眼下这群人,还不是想怎么整治就怎么整治。

    陈近南走下车来,扫了远处的林海一眼,然后这才看向吴钟这群人,大致心里就有了一个数,问道,“怎么回事?”

    吴钟嘿然一笑,“别提了,遇到点小麻烦,让南少见笑了,这群不开眼的人,弄坏了我的车,还打了我的人……和他们的帐慢慢算,倒是南少,什么时候老哥请你出来坐一下,喝几杯?我那边有几个妞,都想认识你呢!……”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陈近南的声音响起,“什么是老哥……?”

    吴钟愣了一下。

    看到陈近南面对着他,“我们好像不熟,你有什么资格敢称是我的老哥?”

    这话顿时像是无数锥子刺得吴钟不知如何是好,不明白到底怎么惹到面前这个南少了,对方竟然满口都是火气?

    当下只好忍气吞声道,“是是是,是我逾越了……”

    他身边的那些人,已经显露了怒气。心想我们老板可是星球议会议长的顾问,给你个面子算看得起你,就算你是少将的儿子,也不能给脸不要脸?

    陈近南看了林海那头一眼,续道,“你说,要和他们慢慢算帐?”

    吴钟刚才被他顶了一句,本就憋着火气,此时则是趁势发挥,表情阴冷的看了修车店前众人一眼,嘴角裂开一道缝,“一群小兔崽子,我迟早整死这些人。”

    “那就恭喜你了。”陈近南道。

    吴钟冷不丁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心里面已经骂开了,你丫冷言冷语一会戳一下一会戳一下什么意思?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陈近南看着他,嘴角扬起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那就是恭喜你……恐怕你要遭殃了,因为你好像惹上的,是会让你先被整死的人!”

    吴钟愣愣的看着陈近南,片刻后,面部肌肉忍不住抽搐鼓起,“噗”得笑出声来。

    他身边的平头男一干人等,也纷纷笑起来,只是平头男手疼骨痛,笑得异常扭曲。

    随即看到陈近南不似在开玩笑,吴钟的笑容渐渐退减下去,看向林海和李安,缓慢道,“他们……是什么人?”

    李安早忍耐不住了,这个时候终于从怀里取出了徽章,这是河畔星林家的徽章,亦是帝国贵族彰显身份的标识,这个徽章同时还是一个身份认证卡片,需要进入一些特殊的地区,扫描徽章便可以进行核对。徽章,就是一个认证,也是贵族的脸面,更是贵族的牌子。

    要知道在西非空域,有些强大的家族,运输飞船只需要挂着家族的徽章,根本不需要护卫舰,那些宇宙间活动的空贼就没人敢去冒着触怒对方的风险去劫掠!

    触怒了一个有强大底蕴的家族,所遭受的反击,也必然是猛烈凌厉的。在帝国,贵族可不是那些拔了牙的狮子,贵族的一些自上个时代衍生下来的特权,就注定了有时候他们根本就不会跟你**律和道德。

    他们本就是超脱普通法律之外的存在,帝国的贵族,从来就不是教科书上那些彬彬有礼温情脉脉的浪漫主义存在!有时候为了利益和颜面,贵族不介意撕下伪装的面具,让你看到血淋林的本质。

    正如帝国那句古话:贵族台面上是矜持高贵和文雅,转身便是疯狂血腥和残忍。

    李安手持徽章,上面银色百合花的电镀钛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在徽章雕塑之下,还有一副刻印的星球表面图,这是代表着河畔星,行星议长家族的徽记。

    这枚徽章是他们作为庄园管事,每个人配备的事物,有严格的出示使用条例。目的是有时候用来彰显身份,以避免一些不必要发

    生的麻烦,或者在需要的时候,让公共资源为之付出必要的便利。

    握着手中的徽章,他现在所代表的,就是星球议长之一的河畔星林氏家族,他的一言一行,从现在开始,都将为此负责。

    这一刻,像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入胸口,李安因为之前斗殴而心生的那丝颤抖和恐惧,也在瞬间消失于无。

    他露出徽章,回想起这枚徽章的使用规范条例,看了林海一眼,然后面对吴钟众人,大声道,“现在在你们面前的,是河畔星行星议长,林威伯爵的第一长子林海!你们的行为触犯了帝国法律,我管事李安,谨代表河畔星伯爵家族做出以下警告!一,你们正以自己的行为,触犯,亵渎一位行星贵族!第二,河畔星林家,会对此事展开调查,将保留追究今日事件的全部权利!河畔星神圣议会制度不容侵犯,河畔星贵族尊严不容践踏!通告完毕……阁下等人,好自为之!”

    吴钟傻了,他身边刚才那个讪笑的保镖也傻了,捂着手的平头男嘴巴像是鲶鱼一样张开,之余其他的黄毛等大汉,此时也震惊而傻呆的站着,看着李安手中的那枚徽章。

    贵族,行星议长。以往他们完全没想过的这些名字,突然铺天盖地压了下来!

    河畔星林家。

    眼前的这个青年,竟然是行星议长,伯爵林威的长子!

    他们得罪的,是一个贵族!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贵族!

    对方出示了徽章。意味着他们现在得罪的,不是个人,而是家族!

    李安出示了徽章后,林家会立刻得到记录,家族亦会随后对出示徽章的情况进行调研,以确定徽章的效力,帝国赋予贵族的保护法律,不是用以滥用。总而言之,他们现在被出示了徽章的对象,接下来便不可避免的会遭到林家调查,甚至各种过不去!

    吴钟悔得肠子都青了,任他如何也没有想到,一个青龙山山腰修车店,竟然也有河畔星林家的背景!若早知道是这样,哪怕这个老板娘长得再如何貌美勾人,这种会给自己惹来无穷麻烦的源头,他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但话说回来,这些年吴钟在赵靖手下做顾问时间也很长了,类似的事情从未出过问题。他以为自己正春风得意时,永不会出现问题。

    谁知道正应了帝国那句谚语,夜路走得太久,终会掉入阴沟渠之中!

    吴钟一头的汗水就直线滑落,他在快速的思考眼下的处境,尽管他是赵靖的顾问,但他自己清楚,今日之事,是他们掀起的开端,是他们对林家的挑衅。赵家尽管同样也是行星议长,然而却绝不可能因为他这个小小顾问,而向林威开战。说到底,林家余威尚在,赵家只能看着林家衰弱,还没敢真向林家动手。林家自大开辟时期留下的家底,仍然雄厚。赵家就算如日中天,林威在位一天,赵家就始终会被压着。

    赵家唯有等待着林威将位置,传给那些扶不起的子嗣,林家走下坡路,才有可趁之机。

    吴钟如今杠上去,就只是一个注定被牺牲的弃子!

    修车店的丁小布,本杰明,马盖先三人,已经惊为天人般看着李安,看到他手上的徽章,当时就已经说不出话来。再听到他话语里的内容,此时此刻,他们的目光已经全数转到了那个笔直站在前方,只给他们留下背影的人身上。

    河畔星,行星议长,伯爵林威,林海,这些名字,铺天盖地的整合在这个冷峻的青年身上。

    这青年是贵族?而那个老板娘的哥哥,竟然是他的管事?可是看过这么有比特种兵还厉害的贵族吗?这小子这样的身手,和他们印象里那些养尊处优,大腹便便的贵族完全不是一个样啊!

    李晴冬捂着嘴,看着身边这个她熟识的哥哥。从刚才双方打起来,他那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惧抖的样子,再到他拿出徽章之后的凛然模样,那一番威严十足的声明,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原来这些年,不仅她隐瞒了真正在做的事情,自己的哥哥,似乎也是如此啊!他们在彼此保护着脆弱的什么呢。

    对面的吴钟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终于回过神来,压下了此时心中的憋屈和怒火,力图从对面那个林威长子的身上,寻找到回旋的余地,所以他赶忙开口道,“你们看,这是个误会……”

    李安上前一步,一声断喝,“今日之事,伯爵家自会追究,滚!”

    吴钟一众人当下什么都不敢再说下去了。只是平头男一干人等,皆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想来对方既然是贵族,你怎么不早亮出徽章啊!这样好玩吗,打击他们有意思吗?却不想在动手之前,李安就在怀里掏徽章,并制止他们殴斗,但那时候谁在意李安掏什么东西,结果他们全被打翻在地,李安也没能掏出徽章来。这群人要是知道,恐怕会觉得自己实在是霉运到家了。

    吴钟一干人哪还敢久呆,纷纷坐上车跑了个一干二净。

    世界仿佛一下子清静下来。

    陈近南看着吴钟等人的车队逃离许久,终于觉得这样站着不是个事,上前走到林海的对面,面对他有些意外的面容,他踌躇了一下,然后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来。

    “还没介绍过我的全名,陈近南……你好!”

    =================

    票,收藏,烤鱼都要。

看过《星河贵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