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文学网 > 星河贵族 > 第五十六章讹诈
    在星历2013年的这个秋末冬初。

    河畔星新港区满树凋零的枯叶中,林海和李安坐在斜坡上,俯瞰着青绿的山脚,那一处不算大但是五脏俱全的修车店。

    那里有一个穿着汽修店制服,戴着鸭舌帽的女孩,亚麻色的头发被她束成一股,从鸭舌帽后沿随意拖迤至后背修长的身线。汽修店的裤脚有些显大,遮住了她的运动鞋,然而上身却偏小,是以她干脆将汽车制服的衣角两侧在胸前扎了个结,有着漂亮肚脐的妙曼腰腹和那些细小的绒毛,就这样混合着香汗在空气里纤毫毕露,约莫有些性感。

    她正在修理一台发动机,所以偶有汗水沿着她腰腹的曲线滑动,顺着她鬓角的发丝落下,被她用手肘擦去,丝毫不影响手头的工作。

    李安手肘捅了林海一下,“看傻呢你!”

    林海有些讪然的回过头来,望着李安手中皮钱夹里的照片,道,“这不像你妹啊?”

    李安皮钱夹上的一张活动照片上,是一个头发波浪卷,身着制服裙的清秀女孩,手上还挎着一个小包,一副某个公司甜美oL的样子。和山坡下那个汽修店,修理发动机的女孩完全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样子。

    “自父母去世之后,我们就相依为命,父亲生前的愿望,就是希望她未来成为一个职员白领,生活安稳,找个疼爱她的好丈夫,过着平和的日子……在和我来河畔星之后,她也是告诉我,她在河畔星一家公司应聘了工作,完全符合了父亲去世前的愿望……但实际上,她在大学就读的不是法律系,而是机械维修,她在这片青山地,开了属于自己的一家修车店。”

    李安摩挲着手中的照片,“她有自己的爱好和想法,但却又不能不让唯一照顾她的我放心。所以每次和我相见的时候,都打扮成这样。但我实际上知道,她最喜欢的,还是接触这些机械的东西……一个女孩子,开了这家修车店,其中的艰辛,其实我都看在眼里…………然而正是因为很苦,所以才越加不能戳破。”

    哥哥和妹妹相互小心呵护着内心最脆弱的事物,想让对方看到的,都是自己最好的一面。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林海不明白。但是觉得,李安这么静静在浅坡处,看着,守护着远方那个女孩的情形,已经在过往的岁月中不知道多少次了。

    想起来,会觉得有些鼻腔微酸的美好。

    这样的一对兄妹,似乎……真的很好。

    “从这里第一家汽修铺,到有了三名员工,升级成为了修车店,再到附近青龙山,都知道美女店主李晴冬的名号。我是一步步看着她成长起来的……今天就到这里了……我们,回去吧。”

    李安起身,拍了拍屁股,正准备离开,突然望着修车店的方向,微微怔住。

    林海放目望去,看到那店铺之外,突然开来了几辆陆航车,为首的一辆,明显是发动机舱的地方,正噗噗得朝外冒着黑烟。

    **************

    李晴冬正在完成手上V8发动机的修复工作,仓库里已经积累了很多活,最近店上的生意越来越好,李晴冬琢磨着再过不久,兴许就可以将店子在扩大一倍了。或许有朝一日,她能真的达成拥有自己民用机甲维修公司的梦想。

    在发动机舱扭上了最后一个螺栓,李晴冬的脸已经被蒸汽和污渍抹得横一杠,竖一道,跟小花猫似的。但也难以掩盖她自发的天生丽质。

    修长的双眉蹙了蹙,她轻描淡写的一抬手,就将螺栓扳手照着躲在车间看着自己屁股和腰部的“小布丁”甩了过去。

    “小布丁”真名叫丁小布,兴趣是偷窥漂亮的女老板娘,眼看着扳手在半空打着旋破空而来,吓得够呛,赶紧一缩头,扳手砸在头顶半寸处的铁管“铛!”一声响。把他骇得狗啃屎一般跌撞脱逃,身后传来让他背脊发麻老板娘冷冰冰的声音,“下次再敢偷看,我就把你丢w号发动机舱蒸桑拿!”

    店铺里有三名员工,丁小布是其中一名。还有一个头发总是梳着偏分的青年马盖先,兴趣是勾搭老板娘,总是显得自己很文艺,力图让她发现自己的优点,没准有朝一日还能本垒打抱得美人归。

    第三个便是个头发终年乱茬的大叔,叫做本杰明。总是会在黄昏落幕或者夜深人静善于营造气氛的时候跟年轻人讲自己二十年前的职业机师之路,漫无边际的吹嘘现今那些知名的民间机甲大师,还是他曾经的手下败将,或者在他的团队中打杂,还经常指着李晴冬念叨,“那时候像是老板娘这样的美女,可是扑着涌着要到我怀里来呢!当年老子还是一夜七次郎!”

    只是每次李晴冬都忍不住红着脸“呸呸呸!”

    其余两个小年轻更是对此嗤之以鼻,这邋遢大叔若是机甲大师,那母猪都可以撑杆跳,自己早可以娶到老板娘了!

    无论店铺四人平时怎么插科打诨,有一点无容置疑,店子的生意在他们四人的共同努力之下,的确是越来越好了。丁小布开始攒钱,马盖先有钱买了贝斯琴,本杰明抽上了好烟,他们都觉得生活在美女老板的领导下,会凭着自己创造财富的双手越来越美好。

    然而那刺耳的刹车声,以及数台驰行而至的陆航车,就这样打破了修车店外的宁静。

    ***********

    “老板娘!前两天在你们这里修的陆航车,居然没过多长时间,发动机就出问题了,你来看看到底怎么解决?”

    数辆车停下来,率先从那辆冒着烟气的车里走出来的是一个平头男子,穿着背心,肩膀有刺

    绣纹身,双目狭长,蹬着黑白相间的皮鞋,一看就是精滑的类型。男子走下车,旁边几个车里,也纷纷走出七八个同样有些牛高马大的青年。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只是最后跟着的那台价值不菲的越野车,就停在距离众人不远的位置,静驻坐镇。

    对方这么一嚷,加李晴冬在类的四名店员就已经走了出来。丁小布看着那台受损的陆航车,喃喃自语,“不可能啊!这车当初的问题时滤芯器,怎么可能伤到发动机了!”

    “怎么可能?我们怎么知道你们怎么可能,反正车是在你们店里修的,当时做检查也是你们说的没什么大问题,结果刚换了发动机上的东西,没过两天就出了问题,呵呵,这车只怕是坏在你们手里啊!”

    丁小布当时就有些急了,对方开来的陆航车他当然清楚,就是他过手修的,这台车是一台价值百万的豪车幻影,当时他还嗤笑着这些有钱人就是折腾,明明只是换个滤芯器的事情,也要大张旗鼓做各种保养,反正钱都是店里赚了,他们何乐不为。乐得这些人有钱没地方砸。谁知道不出两天时间,人家就开着这台冒着黑烟的豪车找上店来了。

    “有什么问题,我看看。”李晴冬冷着面,看到这些人的到来,她多少心里有数。随意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污渍,来到车面前,看着压着车盖的平头男子,冷目逼视着他,“不打开发动机盖怎么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平头男子嘿嘿一笑,在凑近的李晴冬发际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好香!修机械的女人,别有一种性感的味道!”说着这才退开去。

    李晴冬忍着对方的擅越,打开了舱盖,俯身探下去,仔细找着问题的所在。这个时候本杰明也凑了过来,看了几个地方,脸色也越来越凝重,“电喷系统出了问题,发动机气门已经坏了……这台幻影这种程度的问题,我们没法修理。如果要修理,只能找厂家寻求解密码,而不在正规的厂家维护店,是不可能要到解码的!”

    两人仔细看了半天之后,李晴冬终于明白事不可为,她转过头来,面对平头男子,“我们店没有办法修理。这也不是我们的责任,你们故意篡改了电喷系统,就算修好了发动机气门,同样也会出现类似的问题……”

    平头男子面容立即变得狰狞,声色皆厉起来,“我们故意?你们那只眼睛看着我们故意。小丫头你说话前想清楚!前两天在你们店修的车吧,突然就出事了,修坏了谁的责任。我就说嘛,一个破小店,怎么修得起我们老板的幻影?嘿,这不,两天就出了问题,真他妈看走了眼!”

    李晴冬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本杰明想要上前,立即被一个对方随行的男子按着胸口拦住了,本杰明是邋遢大叔,平时就是柴杆一样,被烟酒掏空了身体,哪里硬得过对方。

    李晴冬强行压制了内心的慌惧,拿起了一本保养手册,据理力争,“我们店里有你们的保养记录,全方位检查中,上一次你们只有滤芯器的问题,这些都有据可查!”

    平头男一把就将她手上的保养册拍翻在地,“你他妈有没有脑子,这是你们的店,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当我们不懂吗!?”

    她忍住眼睛里的湿气,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平头男瞬间表情就丰富了起来,“当然是赔钱,车的发动机出了问题吧,这可就是整辆车危及的生命问题,所以这车我们不能要了,但损失你得赔啊。就这样吧,一百万,了事!”

    “放屁!你们这分明就是讹诈!根本就没有问题,是你们自己搞得鬼!”

    丁小布愤怒的高喝起来,然而当即就被旁边一个控制了现场的男子一巴掌打在脸上。

    “小兔崽子,闭上你的狗嘴!”

    平头男骂完,又笑嘻嘻的看向李晴冬,上下在她身上打量了一番,特别狠狠盯了几眼她的胸脯,指了指身后那台黑色越野,道,“这样吧,一百万,看你们也拿不出来,也让你们为难了一点。我们老板吴钟,可是十分欣赏晴冬小姐**自强的性格。只要晴冬小姐今晚赏脸和我们老板吴钟吃顿饭,那么就算交了朋友,这一百万,也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这次轮到马盖先提着一把铁锨冲了出来,“你们不光诈财,还想诈色!千万不能答应,老子跟你们拼了!”

    结果他手上的铁锨没抡两下,就被三个人围上去缴了械,被踩趴在地上。

    “够了!”看到被制住的三个人,李晴冬眼圈一下子红了。

    平头男打了个响指,那三个人其中一个跳起来狠狠踩了马盖先脑袋一脚,让他头在地上撞弹了一下,这才念念不舍的退开。

    平头男这才油然道,“面子是人给的,但却是自己拾起来的。晴冬小姐应该明白这个理。我们吴总可是给议长赵靖办事的,这新港区方圆谁不知道吴总的大名,声誉上没有问题,和你吃顿饭,不掉价吧?但我可是烂命一条,有时候失去理智做些什么事,连我们老板都头疼。当然你可以选择,一是一百万。二是吃顿饭,认识认识。不过如此。”

    “不要去!”

    “分明就是为色而来,老板娘别上当!”丁小布拼命道,又被几拳打得没有了声音。

    李晴冬紧紧握紧了自己的手,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以往她觉得自己的性格很男性化很刁蛮,然而此时此刻,身体却在不受控制的瑟瑟轻颤。她第一次有这样孤立无助的感觉。

    然而她却倔强的抬起头来,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声音却很清晰,“不去!”

    ==================

    求票!

看过《星河贵族》的书友还喜欢